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偏执死对头非我妹妹不娶 > 第1章 姓顾的狗东西找你没

第1章 姓顾的狗东西找你没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偏执死对头非我妹妹不娶》

作者:兔子有苹果

内容简介:

管家:“四小姐。”温邪:“讲。”管家:“顾少他,被您送去大少爷那三年了。”温邪:“所以他,认错了?”管家:“顾少他已经和大少爷站为一线了。”温邪:“该死。”

你哥我不屑蹭热度

温邪火了,火出天际的那种。

你以为是靠脸火的?你以为是靠演技火的?你以为是靠人品火的?

No,no,no,no,no

她是被骂火的。

座驾千万豪车疑似来路不明。

狂怼当红女明星仇恨招不停。

与金牌导演酒店房间共处一夜直至第二天凌晨5点才总算离开。

若说温邪,那从今天凌晨可真是火了个彻底。

明明只是一个连龙套都没机会跑的艺人,如果不是因为运气好点上了一次综艺节目做了节目的主持人的话,肯定是无一人识得。

但在这今天凌晨也不知是怎么的,黑料竟然是一窝蜂的全都爆了出来,随之而来的也就是黑红。

温邪给宁静怡道歉!

这等字样的微博热搜此时还挂在热度榜首。

“温邪!给静怡道歉!否则我们会对你的诽谤罪追究到底!”

“温邪这张脸可真的是个不错的东西,居然能够把温言栩那出了名的不近女色金牌导演给拿下,但这依旧不妨碍我骂她!”

“温邪不就是个18线小糊咖?居然能把那价值4000万的车给当座驾?这钱来的太脏了吧!”

“温邪这波热度蹭的是真的不要脸也是真的牛,虽然被挂在热搜榜榜首骂,但想来她心里面应该还在偷偷的窃喜吧?”

“温邪滚出娱乐圈!”

“……”

五月的天气已经有些微微燥热,但此时让人更燥的却是网上更加激烈的事情。

冷色调的灯光洒在整个房间之中,因为极度的安静,所以给了人一种房间主人也极难靠近的感觉。

温邪翻了几下手机屏幕,随意扔在桌面,有些发泄的意味包含在内,双手交叠枕在脑后,透过破洞裤露出的皮肤白的与长裤颜色相比带来些并不强烈的视觉冲击,闭着眼睛开始修身养性。

睫毛很长,薄唇干的有些起皮,平白的添上了那么几分冷淡无情的感觉,倒真是很符合众人口中那种用来形容薄唇之人的薄情描述。

躺了一会,睁开眼睛,伸长胳膊将手机重新拿来。

翻着刚才的通话记录,回拨一通并没有备注的陌生号码。

短暂的三秒振铃,这通电话就已经被那端的人接起。

随即

温邪发了条微博。

配上了几张图,但带上了一句狂妄至极的言语。

“你哥我不屑蹭热度。”

原本网上的方向是无一例外的全都在骂温邪,但这几张图甩出之后却将整个事情给彻底扭转了方向。

又是一阵激烈的争吵及讨论。

“WTF??!宁静怡被包养??!买水军黑对手??!片场耍大牌??!不把助理当人对待??!说好的不食人间烟火仙女呢!我三观碎成灰飞!”

“假的!假的!绝对是假的!温邪这个是在造伪证!诽谤罪罪加一等!我们粉丝必定追究到底!”

“楼上这ncf被洗脑了吧?这还有得洗??宁静怡公然掌掴助理小姐姐这事情也太恶心了吧!请你把那些三岁小孩都能够看懂的证据看看好吗!”

“不得不说,温邪牛批!这些证据都能够搜的出来,还有,那句“你哥我不屑蹭热度。”也太?帅了吧!我路转粉!!!!”

“……”

这十级台风瞬间就换了风向,温邪竟然是莫名其妙的从全网黑成了现在这种大部分路转粉,甚至是黑转粉的人气大巅峰。

但这事没多久,温邪与金牌导演温言栩共处酒店房间致凌晨深夜的消息再次被顶上热搜榜。

偏执死对头非我妹妹不娶

论妹控的微博认证

温邪毫无意外地又是接受了一番群众们的嘲骂洗礼。

“你们都是瞎了吗?温邪和温言栩在酒店房间待了一个晚上这事你们都忘了?温邪买的水军果然厉害!这节奏带的让人恶心!”

“温言栩不是出了名的翩翩公子不搞qgz吗?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温邪这张脸真的是够漂亮,也是够厉害,整个就一妖艳贱货。”

“温邪不是一个连戏都没资格去拍的十八线小糊咖吗?等这风波过去怕不是要成为温言栩手下力捧第一女艺人吧!我死都不看!坚决抵制肮脏交易!”

“……”

温邪这次并未发文。

但从来只会在微博上发布工作之事,从不管外界传闻的温言栩,竟然是难得的发了一条与工作无关的微博。

“温邪,我妹,亲妹,同父同母还有共同哥哥的妹妹,还有,谁说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温夙礼,哥,今天再一起打扑克怎么样?咱俩谁输谁学猪叫,然后小妹输了也是咱俩学猪叫的那种,行不?对了,小妹那车不是你送的生日礼物?[烟熏狗头]”

这段话下面还扔了一张图,可不正是三个人在打扑克吗?

被出来的温夙礼的微博账号竟然是今天刚刚注册。

热评第一的评论是来自于温夙礼,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好。”

而温夙礼那微博认证更是让人瞠目。

“温邪的哥哥。”

是了,微博认证竟然是这么一句话。

还有,在这a国谁不知道温家啊?谁不知道温夙礼啊?

真真正正的a国顶级家族、顶级集团掌权人。

温言栩是温邪哥哥那也就算了,温夙礼居然也是温邪哥哥?!那温邪岂不就是那传闻中被温家众人给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

这点你还千万别质疑,温夙礼那微博认证不就已经说明一切?

也是因此,微博彻底瘫痪了。

虽是能够点进微博主页,但看到的只有一片白屏,无论你怎么刷新,无论你怎么关机重启,都没有办法看到你想要看到的内容。

微博虽然是没办法发布各种言论了,但是其他软件却又是奔走不停。

“我去!!!温邪简直人生赢家!长得好看就算了,居然还有这样神仙的家庭,我原地化身柠檬精!”

“看看温邪的哥哥,再看看我的哥哥,拖鞋毫不犹豫地打到了我哥哥的脸上,暴风哭泣!我哥绝对是上天看不惯我而派来的挑战!”

“温夙礼的颜值简直天神!这么一张糊到炸的照片都能够看出来这逆天的颜值好吗!对不起温导,请允许我脱粉饭上你哥哥一分钟!”

“温夙礼、温言栩、温邪,这一家子的兄妹究竟是什么神仙颜值啊!别的不说,这颜粉我绝对做定了!”

“……”

在讨论这些问题的同时,大家真是确定了一件事情。

温邪还真不屑去蹭热度,因为她自己本身就是热度。

还有那什么一大堆的黑料也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

车?哥哥送的。

黑宁静怡?完全是宁静怡嫉妒温邪美貌所以自导自演的一场好戏。

至于这好戏开场的真正原因倒也简单,毕竟宁静怡在温邪出现在公众视野之前,从来都是娱乐圈中的第一美人,结果现在被一个没有多少人气的小艺人给抢去了视线,所以才有了这么一番举动,而且宁静怡做出来的那些事情才真正的让人恶心。

偏执死对头非我妹妹不娶

姓顾的狗东西找你没

和金牌导演共处酒店房间一夜?

不好意思,那也是哥哥,并且是亲哥,而且当时只不过是在打扑克,还不止两人打扑克。

……

温邪正翻着手机找新番看看,手机界面却突然跳至来电。

“温言栩”三个白色大字在屏幕上跳动。

温邪划了接听,耳边迅速地传来了手机那头的声音。

“哇哇哇,臭丫头,我不给你打电话,你都不给我打电话的吗?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也不见你想二哥我……难受死了。”

温邪呛道:“三天前还在一起打扑克。”

手机那头欢快的男声竟是突然有些委屈的意思:“哎呀,反正就是想你了,长大了一点都不可爱了,虽然小时候也没多可爱,哎呀哎呀,过来看看二哥我呗?”

温邪一下一下的敲着有些单调的纯黑色手机壳:“兄弟,语气有点恶心了,收收。”

又说了几句,温邪打算将电话挂断。

但温言栩突然开口拦住:“那姓顾那狗东西没找你事吧?”

温邪停顿了大概三秒钟的时间,在这第四秒开口:“啧,二哥,这么骂人家就太好了吧?虽然我也挺想骂。”

“没找,不说了,再见。”

温邪这话落音,电话同样挂断,但心情却没有因此好上几分,反而感觉愈加烦躁。

……

哪怕已至深夜,但这是酒吧却依旧如往日那般热闹喧嚣,目的似乎是想要震破耳膜的重金属音乐也丝毫没有要停下的趋势。

已然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那道来自于毫无遮掩的视线,可温邪却并未抬头看去。

只点着几盏昏暗极致的灯的二楼雅座,顾白书一根一根的捏着盘中的薯条,边吃边笑又边说。

“哥,不下去看看吗?温邪就在那里坐着。”

话中带着八卦的意味,这一点顾白书当真是毫无掩饰。

恰好未有灯光照射的暗处那人轻飘飘的一道视线让顾白书瞬间闭了嘴。

“哥,我纯属好奇一下,就仅仅只是觉得应该你应该去追嫂子了。”

况且他哥之前都做了……那样……的事情,现在在这里坐着好像也是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吧?

毕竟喜欢这个东西真的是控制不住的,最重要的就是他哥来这里不就是为了看温邪嘛。

温邪坐在吧台那处轻敲酒杯,发自于指尖的这声音真是有些清脆悦耳。

美人配酒从来都充满诱惑,并且众人也是从心里清楚美人落足之处也是不配让外界之人踏足之地,但总是会有些人不长眼。

这不,不长眼之人已经撞上来搞事情。

“美女,一个人吗?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说话这人长得倒没有让人太过倒胃口,看上去大概三十五六,酒红色西装,纯黑色领带,擦的锃亮的光面皮鞋,似乎是打了发胶,因为发型很有型,但看的久了却会给人一种油腻的感觉。

若让温邪来形容的话,那必定是会使用四个字,“人模狗样”。

仅仅从这副装扮来看,这还未做自我介绍但是目的已然明确的男人或许就是所谓的社会精英吧。

说话时,这男人还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似乎是觉得热,又似乎是觉得这个动作能够发挥自己极致的魅力。

“这是我的名片,有机会一起认识认识?”

温邪接过名片,看到名片上的身份以及就职公司时有些想笑。

偏执死对头非我妹妹不娶

东有顾家西有温家

温邪还未开口,沈律就已经开始自我介绍:“我在顾氏集团旗下的分公司担任副总经理,你可以喊我沈律,那么,小姐你……今晚有时间吗?”

话题已经算是挑明。

温邪拿着那张名片,轻轻敲击着吧台桌面,轻笑出声。

“啧,顾氏集团?”

沈律脸上已经挂上了得逞的笑,伸手便想去拉温邪的胳膊。

“是啊,顾氏集团那可真是商界第一,虽……啊!”

话还并未说完,将未说完的话接上的是一声惨叫,撕心裂肺也同样让大家的视线都朝着这处看去。

温邪优雅的擦着手,居高临下地看着这捂着手腕倒在吧台上的沈律。

薄唇轻启:“心倒是够脏。”

温邪以为自己刻意的随便拿个外套来穿就不会有人动那脏手,毕竟比起酒吧中穿着光鲜亮丽的大家,自己这黑乎乎的外套倒真的是有些吸引不了注意力。

但沈律却差点对温邪上下其手。

眼看着那手就已经要落到他不配碰到的境地,却被温邪用了七分力的直接拧折手腕,刚才那声惨叫也是由此而来。

沈律呲牙咧嘴地想要给温邪一记,那并没有被伤到的左手攥成拳头,直接朝温邪脸上打去。

“贱人!给我去死!”

“……啊!”

可沈律这拳却是并没有碰到温邪,反而还是跟着一声惨叫被踢的最少往后滚了十米。

刚才这些举动就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现在又更是如此,因为这可以被称得上是战场的危险之处出现了一个刚才并未出现的男人。

五彩斑斓的灯将这男人的脸照得阴沉几分,给人一种不得靠近的危险感觉,但却又如有毒的罂粟一般明知危险却又让人忍不住地想要靠近。

无疑,他很好看。

微蹙的眉,阴沉的眸,高挺的鼻梁以及那紧抿的薄唇。

哪怕是在这人群密布的酒吧,他也是非常吸引注意力,而且整个人都给人一种极致危险的压抑感觉。

温邪低着头,隐匿在暗处的唇角压了下去。

放在口袋中的手加大力气的紧紧攥起。

顾白书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去再要了份薯条结果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连忙把薯条扔在一边,走入这硝烟弥漫的战场。

“你放心,那个人渣绝对没有办法再伤害你了。”

顾白书这话说的真的很像是救世英雄一般,但结合刚才的情况,他好像真的是有资格说出这句话,毕竟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他和刚才出手的神秘男人必定是一起的。

人群中不知谁说了一句:“顾白书?!”

顾白书在喊着酒吧经理来时也听到了这声,朝着找寻到的那声音来源处挥了挥手。

“呀?你认识我呀?”

刚才还七嘴八舌说个不停的酒吧众人在这时竟然是非常有默契地同时住了嘴。

顾白书。

这三个字可当真是人人皆知,顾家二少,虽未掌权,但身份却已经到了最极致的高度。

若说是太子爷都丝毫不夸张。

毕竟顾家真的是有着这样的能耐,也能够让大家俯首称臣。

在这a国,东有顾家,西有温家,两大家族可真是将整个a国给完全收入囊中。

两家也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不论是在私事上还是在公事上都是没有任何来往与合作。

这好像也是从多年之前就已经传下来的规矩,毕竟这两大家族已经在a国立足太久,同样是a国历史最为悠久的两大家族,这样并不来往似乎也是为了维持从前的安稳太平。

偏执死对头非我妹妹不娶

你之前都喊我顾汪汪的

而顾白书的名字自然是无人不知,因为属实是足够厉害。

顾白书虽然总是会在外界露脸,但却没听说过他有喜欢多管闲事的爱好呀。

而且这个神秘且危险的男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能够让顾白书有这样的态度?还有这事情中心那穿着与酒吧格格不入的女人又是谁?

大家心中纵然是有疑惑,但却未有人敢问出一个字。

认不出温邪好像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毕竟温邪还真没怎么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

浓重烟熏妆,桃粉色长发,纯黑色指甲,搞死系外套,黑色破洞裤,怎么看怎么不羁。

和主持节目那天的淑女戏风格完全相反,不知道实情之人见到这一幕必定不会将两人放在一起去思考。

顾白书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