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游走于记忆的时间 > 第2章 没事

第2章 没事

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纸,递给陈幻生。

“这是aileexi即将发布的《ifyou》,幻生xi您要在v里出演几个镜头。这是歌词和剧情梗概,或许您可以揣摩一下。”

“好。”

陈幻生立刻恭恭敬敬地接下来,怎么说也是第一份正式工作。

“我的办公室在二楼大办公室那里,平常您要是只待在公司的话我也会在那里,您有事就找我。”

郑宇哲接着说道。

“唔,现在倒是就有一件事。”陈幻生面色有些尴尬,“你能不能不要再说您了,用平语就行了,以后要相处很久,这样总这样喊我有点尴尬。”

“呵,好。”郑宇哲点点头。

“那我现在,就是等演技课开始是吧。”陈幻生将手中的纸张折了折,然后说道。

“嗯,不过还有一件事。”郑宇哲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递给了陈幻生。

“这是公司发的手机,我的号码还有室长造型师他们的号码都在里面。您……你的私人手机并不会干涉,但几个社交平台,t之类的还是要归公司艺人与媒体部来管,我也会参与负责。另外kakaotalk上我已经加你了,或许等会你通过一下。”郑宇哲娓娓道来。

“ok,ok。”陈幻生点点头,拿起公司的手机摆弄了两下。看上去是崭新的,壁纸也是经典的三星壁纸。

“幻生xi你还有什么想要了解的吗?”郑宇哲大概是终于说完了,开始问陈幻生有无需求。

“没了。”

陈幻生摇摇头。

“好,那我这就回大办公室去了,有事电话找我或者发个消息。”郑宇哲最后陈幻生嘱咐了一句。

“好。”

一长串的交流后,终于送走了郑宇哲。

陈幻生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来。拿出公司的手机,看了眼号码簿,然后又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kakaotalk。

果然,郑宇哲的申请信息正醒目的躺在列表当中。

点击了通过后,编辑了个备注。陈幻生切到了屏幕,打开了一个卡通人物头像的a,剑与魔法。

离演技课开始还有一个小时,这个时间应该够他把今天的日常清完还有神力用完了。

这是最近刚出的游戏,画质和玩法都很新颖,两天前还是酒吧驻唱歌手的陈幻生闲着的时候也会玩一玩。

签个到,公会看一眼,打两把竞技场,在到要刷副本的时候,陈幻生看了眼好友列表,他好友里战力最高的那个冰法师正好在线。这个人虽然技术一般般,但是架不住他氪的金多,经常带飞自己。

陈幻生当即发送了个信息过去

skyri:‘不行,我在上班,马上就要下了。’

skyri:‘哈哈哈’

既然人家有事要做,陈幻生便也不再打扰,一个人去世界频道里寻找队伍。

…………

首尔市的另一栋建筑里,一名金色短发女生正坐在二层平台上,抱着手中的手机。

“可以开始拍摄了。”

“啊,内。”

女生放下手机,迈着轻快的步伐,沿着楼梯走了下来。整个一层都布置的异常精致,但奇怪的是底部积着可以漫至小腿肚的水,女生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但是导演是这么安排的。

“ra,第一幕第二十七条,a!”

第四章

dreaea大楼,五层西南角的一个大房间里。

周围得墙面全都覆盖着黑色的幕布,房间中央摆放了几张座椅,活脱脱像个摄影棚。

“来,你带入这个设定,把这句话再说一遍。”

“……”

“语态对了。”

“你现在再说一遍。”

“……”

“再说一遍。”

“……”

“自己有没有觉得不一样……这个叫做人物关系的距离,会产生不同的生理反应。”

“对于剧本的理解,决定了你的表演。”

整个下午,陈幻生的状态都从懵逼到恍然大悟,紧跟着再回到懵逼,然后又恍然大悟。

陈幻生在yg的演员部就呆了半年就被杨贤硕拉去唱歌跳舞了,大脑定期清理信息的他已经把演技课上教的东西忘了一半。

现如今再回来上演技课,自己的状态倒是和之前差不多。

从满是压抑感的房间里走出来,陈幻生长呼了一口气。

但陈幻生瞥一眼窗外,外面的天色已经只比刚刚的墙面浅上几分,吃完晚饭之后的教学让陈幻生忘却了时间。

他抬手看了眼手机,已经是八点半了,楼上,不,现在是楼下,那群孩子应该是要练习到晚上十点。

那么,他还有一个半小时的空闲时间。

‘我去以前上班的地方拿点东西。’

‘哪里,需要我帮你吗?’

‘不用,只是我的吉他,和其他一些零碎的东西。’

‘好’

陈幻生想回酒吧去拿自己的吉他,那是韩彬从yg拿出来放到他病床边的,他从yg带出来的唯一的东西,他现在还不太想抛弃它。

本着互相尊重的原则和出于对自己现在身份的考虑,陈幻生在kakaotalk上给郑宇哲发了条消息,后者似乎有正在忙的事,话不多。

走出公司大门,陈幻生随手招了辆出租车,就奔着灰喉酒吧而去。

灰喉酒吧是父亲的朋友开的酒吧,他从出院之后就一直在酒吧里,每隔一天上去唱个歌,另外还有一些零碎的工作。

至于他老爹,应该正在清源的道馆里痛击他的弟子。

八点半这个时间晚上的下班高峰已经差不多过去,陈幻生这一路还算顺通无阻,到达酒吧时刚刚八点四十几。

推开熟悉的酒吧大门,穿过银色玻璃走廊,陈幻生刚进到酒吧内部没走几步,文尚泰就忽然出现在他的身旁。

“喔,喔!看看这是谁?”文尚泰的造型浮夸而又声张。

“我们伟大的表演艺术家,陈幻生!”

“我给你一拳。”

陈幻生看都看不看文尚泰,径直向着吧台走去。

但文尚泰却做出有些害怕的样子,还往旁边闪了闪身。

“朴叔。”

陈幻生看见,吧台处一个高个子中年男人正安静的擦着酒杯,身上穿着制式的服务生衣物,与旁边的年轻员生形成鲜明对比,满是岁月的沧桑。

“来了。”

酒吧老板朴奉浩对陈幻生投去一个会意的眼神,然后扭头指向吧台一侧。

“你的吉他,还有包,都在那里。”

陈幻生走到吧台前,看了看自己已经收拾好的东西,低下头缓了缓,然后看向朴奉浩。

“朴叔,接下来我可能……不怎么过来了。”

“我知道。”朴奉浩淡然地点点头,然后视线往陈幻生的腿上瞥了瞥,“你这腿,能行吗?”

“能行。”陈幻生忽然露出一个笑容,抬起腿拍了拍,“以后没有跳舞的机会了,我今天下午念了一下午台词。”

“好。”朴奉浩笑着转过身,指了指吧台侧面的墙壁,“回头我要在那里装个电视,到时候要让给我在上面看见你啊。”

“没问题。”陈幻生点点头。

“啪”

“西八……”

两人正聊着,忽然从大概是卡座区的方向传来一阵嘈杂声。陈幻生顿时没好气地摇摇头,然后转过身向着卡座区走去。

“哎,你可又是艺人了。”朴奉浩自然知道陈幻生要去干嘛,赶紧放下手中的杯子,出言阻拦。

“没事,还没出道呢。”陈幻生摆摆手,“这这么黑,他们也看不清我。”

朴奉浩有些无奈,但也不阻拦,就这么看着陈幻生悠哉悠哉地向卡座区走去。

果然,陈幻生刚走到卡座区,就看到两个面红耳赤的男人正扭打在一起,旁边的酒瓶子碎了一地。服务生谨慎地站在一旁,用着“你可算来了”的眼神看向陈幻生。

只见陈幻生走近后,快步上去就是一脚,正好踹在稍矮一些男人的胯骨处,将他一脚踹回了沙发上。另一个男人有些懵,但陈幻生没有丝毫犹豫,紧跟着就是一拳抡上去,将肇事者二号打趴在了桌子上。

“俊基,扫一下。”陈幻生看向一旁站着的练习生挥了挥手。

服务生千俊基赶紧点头,拿着扫把簸箕就走了过来,只是他刚刚走近两步,刚刚被踹回到沙发上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抄起一个酒瓶子就向着陈幻生砸来。

陈幻生有些不耐烦地抽了下嘴角,一侧身,轻松地躲过了这一击,左手抬手正好击打在醉酒男的手腕处,而右手顺势接住了酒瓶子,朝俊基一抛,后者稳稳接住。

而就在这时,刚刚被打趴在桌子上的男人也站了起来,两个人一起挥拳向陈幻生打来。只是两个人的形迹实在太过明显,陈幻生抬手便挡住,然后左右手一探,各抓住两人的脑袋,双掌用力一敲,两个人晃晃悠悠一下后,便一齐倒下。

低头看了眼,确认两个酒鬼都晕过去了之后,冲着千俊基和站在旁边拼命鼓掌的文尚泰不耐烦地招了招手。

“拖走拖走。”

周围的其他客人们有的惶恐,有的却是见怪不怪,酒吧喝醉酒是常有的事,打起来虽然不太多,但他们这些常客也不是没见过。

灰喉酒吧一般对于闹事打架的人的态度都是直接轰出去,如果有反抗的那就先“教育”他们一番再轰出去,老板朴奉浩的儿子在江南地检上班,自然是这里最大的靠山。当然了,朴奉浩也给手下的员工们分发过一张不好惹的富二代列表。

解决完麻烦,陈幻生一脸轻松地走回到吧台边,以前练过一段时间的他对于处理这种事情一般不会超过五分钟。

“朴叔,我走了以后你再找点别的人吧,俊基哥太瘦了镇不住人。”陈幻生大大咧咧地说道。

朴奉浩扫了眼陈幻生的身材,“你不是也挺瘦,还没你爸一半壮。”

“我跟他不能比啊。”陈幻生摊摊手,“他老人家估计现在清原那里揍人呢。”

“这个点道馆差不多该关门了。”朴奉浩看了眼时钟说道,“行了你走吧,别让别人看到你这新人演员在我这里打架。”

“年轻人你是演员吗?”忽然,陈幻生左手边传来一道中年人的声音,陈幻生转过头,一个带着眼镜,发际线略高的中年人正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

“嗯……是的。”陈幻生看向眼镜男,略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不过才签约,还没什么作品。”

“身手挺灵活的嘛。”中年眼镜男身边,一位短发中年女性忽然也看向陈幻生。

陈幻生快速看了眼朴奉浩,然后谦虚地摆了摆手,“打两个醉鬼而已,不算什么本事。”

“那你以前学过武术吗?”中年眼镜男摆出一副很正经的姿势,看向陈幻生问道。

“额……”面对突然蹦出来的一对对他十分好奇的中年男女,陈幻生越发尴尬起来。

“他父亲是开道馆的,这小子从小被带着练了好几年了。”酒吧老板朴奉浩突然替陈幻生回答了一句。

说罢朴奉浩从一旁递来陈幻生的包和吉他,一大一小堆在桌面上。

“行了,赶紧走吧,你不是说你晚上还有事吗。”

“是的,确实该走了。”陈幻生拿过自己的背包背在身上,然后拿起吉他,同朴奉浩点点头,又同旁边的两人示意了下。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啊?”中年眼镜男似乎还不肯放过陈幻生,追着问道。

陈幻生站住,转头同朴奉浩对视了眼,后者笑了笑,然后看向吧台边的两人。

“他叫陈幻生。”

第五章

dreaea大楼。

陈幻生来到声乐教室的时候,大楼已经黑了一半,几个练习室常在的楼层倒是还亮着。

“咚咚咚”

陈幻生礼貌性地敲了下门,然后推开走了进去。

“你们好……”

陈幻生的话说到一半便止住,因为靠墙边的座位上,正坐着两位他意料之外的人。

“啊,幻生xi。”

身穿一身休闲装的方敏雅从座位上站起,脸上满是笑容,看上去和练习生们聊的很愉快。

而在她身侧金亚荣也微笑着站起身,看向陈幻生。

“前辈。”

多年的练习生涯让陈幻生下意识地就开始弯腰问候。

但问候完陈幻生就觉得有哪里不对,自己现在……是演员了。

抬起头,很明显的,方敏雅和金亚荣的脸上也有些不知该如何回应。

方敏雅笑了笑又说道:“这是第一次见面呢,幻生xi。我们就是和孩子们聊聊,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走了。”

“嗯……好。”

陈幻生觉得自己实在是不太擅长人际交流,只能简单回应。

目送了两位girl&039;sday成员离开了声乐教室,陈幻生视线转回到正站成一排等待着自己发话的年轻练习生身上。

五名女练习生,这就是金铉浩给他安排的活计。

金铉浩也没和他说过要把这几个女生带成什么样子,估计是随他自己来。

几名女练习生看上去都挺年轻的,陈幻生目测她们应该都要比自己要小上三四岁。

“先坐。”

陈幻生摆摆手,然后自己找了个座椅先坐了下来。

室内六人都坐定后,陈幻生扫了一圈五名女练习生,平淡道,

“我叫陈幻生,应该会带你们一段时间。你们先自我介绍下吧,顺便说下有没有在别的地方学过声乐。”

五名女生互相对视了下,坐在左手边的马尾辫女生举了下手,先行开口。

“韩智恩,只在本公司上过一个月的声乐。”

紧跟着她身边的中短发直刘海小圆脸女生也举了下手。

“曹柔理,和智恩欧尼一样。”

“李诗恩,在jy待过一年半,每周会有四节声乐课。”

“半声半空气?”

“内。”

……

一般自我介绍下来,陈幻生记住了五名女生的名字,除了李诗恩是有一定基础的,其他基本都是新人。

这个李诗恩还是个麻烦,学了一段时间的jy唱法,那是让她改呢还是就这么保持着……

“唔……”

陈幻生想了想,一脸认真的看向五名女生说道。

“我以前是yg的,待了不少时间。不过我不会完全教你们yg唱法,追求速成用的还伤嗓子,但鼻腔共鸣还是有必要练一下的,有些歌用这个有利于情感表达。”

“内。”

五名女生回答的很整齐。

“呐,你们先来随便唱一段,让我了解一下你们大概的状态。”

陈幻生拍了下大腿,犹豫了下后,指向了坐在第二个的曹柔理。

“你先来。”

有些可爱风的直刘海女生被点到名后显然有些紧张,但酝酿了下感情后,还是开口唱道。

“我就像个傻瓜,只能默默凝望着你……”

金泰妍的《如果》,知名ost之一,只不过,曹柔理的声音有一种烟嗓的感觉,但也不是很重。另外,她的口音……

“cut。”

听了一小节后,陈幻生喊了停,想了想后看向曹柔理。

“釜山人?”

“内。”

曹柔理也知道面前的年轻老师很明显听出来了自己的口音,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唔,尽量改了。”陈幻生较为委婉的说道,然后又开了个玩笑,“除非你觉得你能火到郑恩地xi那个地步。”

声乐教室里,陈幻生和五名年轻女练习的教学互动算是十分和谐。而再往上面几层的理事办公室,却不是那么平静。

金铉浩刚刚从声乐教室那里回来,他到那里溜达了一圈,陈幻生的教学课堂看上去似乎还不错,他便安心回到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