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游走于记忆的时间 > 第1章 温暖的男声在酒吧内飘荡

第1章 温暖的男声在酒吧内飘荡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游走于记忆的时间》

作者:末流写手的歌

内容简介:

遭遇打击跌入人生低谷的他,获得了再来一次的机会,把握过去,还是现在暂定羊

第一章

‘陈幻生,你知道公司对待内部恋爱是什么态度吗?’

‘逐出公司。’

‘你作为出道组的成员,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要犯?’

‘……’

‘她现在已经离开公司了,但你的话,鉴于你的实力和多年来的努力,公司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断绝以前的杂念,把心思全都放到出道企划上来。’

‘我……’

‘怎么?出道在即,难道你想要放弃这大好的机会?和她一样滚出公司?’

‘我……我想走……’

“哥!哥!”

稚嫩而又急躁的男声吵醒了正趴在桌子上的青年,陈幻生抬起头,眼前有点灰蒙蒙的。

“哥,我听其他的女练习生说,美延姐她离开公司了?”

稍微恢复了些清醒,陈幻生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侧,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正看着自己,一副火烧眉毛的模样。

“是啊。”

陈幻生晃了晃脑袋,有些无力地挪动了下双腿,却发现吉他还压在自己大腿上。

双手用力撑在桌子边缘,将自己连人带椅子推离了几步。然后将吉他拿起,站起身,摆靠在墙边。

“那……那……”

身旁的少年犹豫着要说什么,但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们的事情被公司发现了,她走了,公司留我出道,就这样。”

陈幻生快速解释了一句,然后开始收拾起桌面上散乱的纸张,其中有两张已经被陈幻生的额头压出了几道印子。

“哥你一晚上都在这里吗?”

少年知道陈幻生昨天晚上没有回到宿舍,也知道他现在正在收拾的纸张上,是这次组合出道准备的歌曲之一。

陈幻生是公司里练习时间最久的一批练习生之一,实力也是最,陈幻生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和他们一样当指导老师,完全超出其他人一个层次。

所以公司也把他列入了最新的出道企划,一切都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除了,除了那件不能让公司知道的事情……

“是啊,在谱曲,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陈幻生随意地说道,然后转头看了眼背后墙上的时钟。

“舞蹈练习课开始了吗?”

“嗯,还有十分钟。”少年点点头,“但是室长他们不是说了你已经不用和我们一起练习了,专心写好出道曲。”

“都要一起出道了,哪有不一起练习的道理。”陈幻生摇摇头,将手中收拾好的纸张夹好在文件夹中,转身就要离开休息室。

少年神色为难的看向陈幻生,犹豫地跟在他身后走了两步,才又接着问道,“那哥,你就这么看她离开公司吗?”

“呵。”陈幻生转过身,抬手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走和留,不是我自己说了算的。”

少年看着这位尊敬的大哥本就厌世模样的脸上布满了哀愁,心情不由得更加低落起来。

就这么走出休息室,明亮宽敞的过道里,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向舞蹈练习室。

只是才走了一小段距离,拐角处忽然走出一个人,直奔陈幻生而来。

是个和陈幻生差不多年纪的青年,只见他快步走到陈幻生身旁,附在他耳边,轻声道,“美延她去金浦机场了,她家里人要送她去外国的音乐学院,短时间内你要见她就这一次机会了。”

陈幻生脸上的表情猛地一变,之前的厌世和忧郁浑然不见,他看向来人,又看向身边一脸坚定神色的少年,点了点头。

“谢谢。”

说完陈幻生猛地转身,向着电梯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想和她一起走,但是公司的合同,让他左右不了自己的命运。自他们的事情被公司发现,他就没有再见到过她。

被迫答应分手也罢,即将出道也罢,他现在,只想去见她一面。

狂奔至电梯口,按下一层,电梯里陈幻生紧张地踏着步,在度秒如年的等待中,轿厢终于到达了一层。

电梯门还没完全打开,陈幻生就侧着身子冲出了电梯,向着大门狂奔而去。

“金浦机场,金浦机场……”

冲出大门的陈幻生嘴里念叨着,开始盘算怎么去才是最快。

现在是上班高峰期,这个时间打车去机场肯定会堵到爆炸。不如……不如坐地铁到离金浦机场最近的地方,然后再打车。

思虑完毕,陈幻生猛地向着地铁站的方向冲去,不顾是否撞到路上的行人,也不顾是否……

“哔哔!”

震耳的鸣笛声打断了陈幻生思念女友的心情,下一秒,他才发现他身处马路中间,而他的右侧……

“嘣”

巨大的惯性造成一道抛物线,陈幻生在地上翻滚了五六圈后,缓缓失去了意识。

红蓝的灯光模糊地穿过眼帘,过了一会儿又变成白色的闪烁的规律闪烁的光,最后,一切归于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意识终于回归到陈幻生的脑海中后,他缓缓睁开了双眼。白色,全都是白色。白色的墙壁,白色床单,就连吊着的腿上也裹着厚厚的白色……纱布。

“嘶。”

下一秒剧烈的疼痛传来,陈幻生刚刚想要动一动自己的腿,就得到了来自身体的如此强烈的反馈。他丧气的偏过头,看到自己的床头右侧,一个白色按钮孤单的挂着。

“叮咚”

机械化的电子提示音响起,陈幻生看向门口,过了一会儿,一名年轻医生走了进来。

白色的大褂,胸口的口袋上别着支圆珠笔,还插了个小本子。他看向已经清醒过来的陈幻生,略带惋惜的说道。

“你醒了。”

“我的腿。”

陈幻生的嗓子眼干的冒火,但是他还是想先搞清楚这个吊在自己面前的问题。

“你的腿不是特别严重,以后正常生活还是没问题的。”医生从口袋里抽出小本子和圆珠笔,看向陈幻生道,“你现在头晕的严重吗?”

“什么是正常生活?”

陈幻生没有回答医生的问题,直勾勾地盯着他。

青年医生晃了晃手中的圆珠笔,看着陈幻生,叹了口气。

“听说你是练习生,很可惜,你以后恐怕不能再跳舞了。”

第二章

一五年下半年,夜晚的灰喉酒吧。

“你的鼻子,眼睛,双唇~”

“你那曾经温柔抚摸我的手~”

……

温暖的男声在酒吧内飘荡,伴随着音乐,闪烁却并不怎么刺眼的舞台灯像是在轻轻回应。台下的客人们安静的听着,少有自顾自的,所有人都被舞台上的年轻男生所吸引。

白皙透亮的皮肤正在散发着柔和的光,湖泊般清澈的眼眸却又显得有些深邃。轻柔而又深情的音节从他的喉咙中飘出,伴随悠扬的音乐形成绝妙的搭配。

“虽然痛彻心扉,但今后……”

“就把你当做回忆吧~”

去年发行的bigbang太阳的《眼,鼻,口》,经过一年的时间,已经成为半岛上大大小小的ktv中的经典曲目之一。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完美演绎出其中的深情,不过从舞台下观众们的表现看来,很明显,这位青年演唱的很棒。

“vo!”

一曲结束,青年站起来同众人鞠了下躬,然后带着自己的吉他在众人的鼓掌声中走向台下。另一位年级稍微轻些的少年同他点头示意后穿过他,走到钢琴前。

“又一场完美的演出。”

熟悉的吹捧声响起,陈幻生把吉他摆到舞台侧下方的乐器架上,然后走到吧台右侧的座位坐下。

另一个人跟在陈幻生的身后,在陈幻生坐下后,满是大大咧咧地坐到了他身边不远处。

陈幻生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平静的看着舞台上正在弹钢琴的少年。盯了一会儿后,才忽然说道,“文尚泰,你今天又不用表演吗?”

“你知道的。”文尚泰笑着摊开手,“我和你是错开的,明天才是我。”

陈幻生不置可否,视线开始慢慢移向别处。

酒吧里的人形形色色,大多都吞吐着酒气。按理来说应该是他最讨厌的环境,但是,工作让他渐渐习惯。

“你真的就打算一直在这里唱歌吗?”文尚泰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些,略显认真的看向陈幻生。

“至少今年是这样的,先休息几天。”陈幻生瘫倒在沙发上,看向文尚泰。

“但是你的实力,在这里不是都埋没了。”文尚泰劝道。

“我还有什么实力。”陈幻生懒洋洋道,“一个iu已经是奇迹了,你还能指望再出一个男iu吗?圈子里那么多纯唱歌的歌手,加我一个,那我要熬多少年。”

“你这一头卷毛就不能换换吗?”陈幻生忽然抬手指向文尚泰,满是疑惑道,“真的好丑。”

“没有啊,我觉得挺好的。”文尚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切。”见文尚泰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陈幻生摇了摇头,看向别处。

忽然,舞池中走出一个西装男,四处环顾了一圈,在看到了陈幻生,径直向他走来。

陈幻生认得来人,下意识地摆正坐姿,然后想要站起身,同时扫了一眼坐在旁边两三尺距离的文尚泰,后者正用唇形比划着“机会”两个字。

“金理事。”

“不用了,坐着吧。”被称为金理事的中年人冲陈幻生压了压手,示意他不用起身,然后看向他身边,指了指说道。

“我可以坐下吗?”

“嗯。”面对昔日的领导,陈幻生拘谨地点了点头。

金铉浩走到陈幻生的身边坐下,理了理西装,然后转头看向这个公司昔日的王牌练习生,面容上浮现出一丝唏嘘。

“腿怎么样了?”金铉浩来了个很直白的开场。

“完全康复了。”陈幻生拍了下自己的大腿,略显惆怅道。“就是不能……”

“不能舞蹈练习了。”金铉浩知道陈幻生的伤势,如果不是这样当初陈幻生也无法离开yg。

“是的。”陈幻生点点头,“不能激烈运动,承担不了舞蹈练习带来的负荷。”

“其他地方没什么问题?”金铉浩上下扫视了一眼陈幻生,看上去十分和蔼。

“没有。”陈幻生摇摇头。

“和她还有联系吗?”金铉浩似是在打趣的问道。

“没有了。”陈幻生低下头,“从那天处分下来就没有联系过了。”

金铉浩点了下头,沉默了两秒,然后看向陈幻生,“那你愿意重操旧业吗?来我的公司。”

“代表你?”陈幻生有些愣愣的看向金铉浩,同时快速瞄了眼坐在一旁兴奋地手舞足蹈的文尚泰。金铉浩这句话的信息量有点大,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金铉浩扭头看了眼陈幻生刚刚瞄的方向,没说什么,返回来看向陈幻生。

“愿意吗?”

陈幻生还是有些不明所以,他看向金铉浩,想要等待他的解释。

“是这样的。”金铉浩也知道陈幻生应该是不知道,便笑了笑解释道,“我和杨贤硕他们出了点矛盾,我和宋理事脱离出来了。”

“宋承范理事?”陈幻生试探着问道。

“嗯。”金铉浩点点头,“然后进行了一系列的合并操作,我原来的cy娱乐,你在yg呆的久你应该知道的。”

陈幻生点头。

“一系列合并下来,就我的cy,dreatea。”金铉浩大概解释了下,“中间环节有点复杂我就不具体解释了,你要是想知道来公司经纪人会告诉你。”

“但我的腿……”陈幻生摸了摸自己的大腿,显得有些犹豫。

“不当idol练习生。”金铉浩摇摇头,“当演员。”

“当演员?”陈幻生有些质疑自己刚刚所听到的。

“是啊,你一开始在yg不是进的演员部,后来杨贤硕把你调过来的。”金铉浩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道。“公司最近新签了两个演员,yg里也带出来一些,准备成立演员部了。我感觉你形象不错,完全适合去当演员。当然了,以你的实力,也完全可以在业余时候指导指导后辈练习生们的唱歌,你可是主唱定位。”

“唔。”

陈幻生低下头,然后又看了眼坐在斜对面拼了命点头的文尚泰,后者的模样似乎恨不得替陈幻生答应。

“好,金理事,我愿意。”

第三章

“这是你的专用休息室,声乐练习室在楼上,声乐课应该是两个小时后开始。如果你想去指导他们的话,我有和崔老师他们说过你的事,不过我可以在开始时带你过去,大家相互认识一下,不过里面应该有几个是幻生你的熟人。”

“啊,理事,等会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dreaea大楼三层的过道里,陈幻生正和宋承范理事站在休息室的门口,前者同后者恭敬地鞠了一躬。

宋承范点点头,他和陈幻生介绍的也差不多了,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看向陈幻生。

“当初你受伤前写的那首歌,其实差不多已经是完成品了。我听说杨贤硕也有用作第二张专辑主打曲的意思,你怎么想?”

“我……”

陈幻生面露苦色,摇了摇头。

“就留给他们吧,在那里快十年,好歹要留下点什么。”

“好。”

宋承范也不多说,一首歌在他眼里也算不了什么,陈幻生送了也就送了。

理事转身离去,陈幻生看着看着面前的复合板木门,抬手握住门把,轻轻按下。

推开门,仍然是熟悉的构造。

黑色的沙发,透明玻璃茶几,乐器架旁的电脑桌,该有的家伙都有了,旁边一大片开阔的地方,但显然不可能留给陈幻生练舞了,他的腿里已经钉上了好几根金属的家伙了。

陈幻生看着面前似曾相识的场景摇了摇头,金铉浩这种唯我独尊的人不可能会为了他陈幻生的怀旧特地把休息室做成这样,很明显,他想让自己帮他写歌。

“咚咚咚”

陈幻生刚要掏出手机,背后的房门忽然被敲响。

这才进来一分钟,就有人来了。陈幻生转过头,房间门是开着的,一个年级似乎比他大了一轮的男人正站在门口。

“陈幻生xi,我是今后负责你的经纪人,郑宇哲。刚刚在和演员部的人交接事务,所以来晚了。”

“宋理事和我说了。”

来人同陈幻生微微颔首,然后伸手过来。陈幻生也伸出手同他握了握,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男人手中那稍显单薄的文件夹上。

“这是朴室长他们关于您接下来的业务的具体安排。”

“这就有业务了吗……”陈幻生挑了下眉。

郑宇哲笑着摇摇头,“呵,并不是什么通告,只是一些培训安排。”

说着他翻开手中的文件夹,一样样列举道:“从今天下午一点那堂开始到以后一段时间的演技课安排,还有晚上幻生xi您要去找新人们声乐……唔……您明年的入学计划也安排好了,但是考试要靠您自己了……”

晚上就要去教新人声乐了吗……

陈幻生心中默默念叨了一句,这个金铉浩来之前可是说要是我愿意就去教,这就直接给安排上了……

“哦,有一样算得上是通告的。”郑宇哲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