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皇极至尊 > 第2章 这是什么东西

第2章 这是什么东西

亲自出面?”

“你不懂,坐在车里的那位,可是咱们东平国圣庙的祭司,县令他们当然得亲自过来。”镇长信誓旦旦道。

周围的人全都跟着倒吸一口冷气,有人小声问:“圣庙祭司,可是跟国君地位相当的人,他怎么会来咱们小小的暮山镇?”

镇长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大家都规矩一点儿,争取给祭司大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很显然,所谓的祭司大人并没有下车的打算,交代美丽女子几句话之后,便放下布帘。

女孩子穿的祭师服,袖口和领口绣着青竹叶,祭师在巫师的九个等级中排位第三,算不上高,却也足够让小镇里的土包子们仰视的了。

她深吸一口气,县令满脸堆笑的对着她点点头,然后转身朗声道:“暮山镇的子民们,这位是来自咱们东平国都圣庙的东方伊雪祭师,负责今天的灵图启蒙,所有参加启蒙的少年排队进入广场,不得喧哗。”

有人小声议论:“她姓东方,不会是祭司东方平泰的家人吧?”

“我知道,她是祭司大人的孙女。”

听着大家的议论,叶云扬随众走进广场,里面已经准备好了数百张桌子,垫着毛毡铺着宣纸,以及笔、墨、砚等物。

待少年们全都就位之后,东方伊雪迈步走上正前方的高台,伸出藏在宽大袖子里的右手,举起一根尺余长的古朴法杖,然后用宛若黄莺一般好听的声音说:“请大家做好准备,灵图启蒙现在开始,此次展示的是《万里河山图》,时间为一刻钟。”

说完,她开始默念咒语恭请神祗,随即手中的法杖大放异彩,紧接着天空出现一副气势磅礴的画卷,金色的太阳位于图画右上角,放出万丈光芒,其下峰峦叠嶂、沿路缭绕,参天古树交相辉映,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江蜿蜒于画卷之中,山地、丘陵、平原交错,宫殿、楼阁点缀其间,三五路人各行其道,庭院内六畜其乐融融。

图画以泰山压顶之势,停留在距离少年们头顶一丈高的地方,大家站立的位置不同,但是看到的画面却是一模一样。

少年们从最初的惊慌,到慢慢沉迷其中,由于时间紧迫,必须快速将图画内容记于识海之中,能不能通过启蒙,全看接下来能画出多少。

按照规定,一刻钟后图画会消失,届时每个人要根据识海中的记忆,画出两种以上的不同事物,方为过关。

过关的后的人,通过识海中的画面进行修炼,直至将整幅画映入识海之中,便可成为启灵境初识期的灵图武者。

蒙童们开启的是位于脑部的天机宫位识海,灵图武者全身上下共有九个承载识海的宫位,对应九个境界,分别是启灵境、玄光境、修元境、明窍境、聚神境、通渊境、金身境、曜空境和圣道境,突破一个境界之后,便可开启下一处宫位,进入新的境界。

根据对灵图的理解和掌握,每个境界又细分为十个等级,分别为初识、阅笔、认墨、读色、观形、闻声、品势、鉴韵、赏意和大道乾坤。

所有人都仰着头认真观看,只有叶云扬除外,他一双贼眼滴溜乱转,目光至始至终没离开台上的美女。

而且,是那种带有侵略性的目光。

东方伊雪正集中注意力维持空中的灵图,感觉到两道火热的目光在身上来回移动,一不注意分了神,手里的法杖差点儿掉地上,好不容易才做到心神守一,心中愤恨道是谁啊,不看灵图却盯着我看,真是过分。

第三章技惊四座

东方伊雪找到两道目光的主人,那是一个身穿旧衣衫,脑袋裹着发黄白色棉布的家伙。

叶云扬的打扮略显怪异,其实脑后的伤已经不疼了,可王婶极力阻止他摘下绷带。

若是换成其他人,肯定不敢跟启蒙师对视,但他有这样的胆量。

四目相对,他反而更强势一些,以至于东方伊雪在几秒钟后败退下来,不得不将注意力再次放在法杖上。

她心里愤愤的想,这个家伙真是太讨厌了,一会儿不能放过他,倒要看看他记住了多少灵图内容。

县神庙祭师恭恭敬敬的来到马车旁边,恭敬无比的深深一礼,然后笑着说:“祭司大人,令嫒表现的很出色,天空中的灵图一直都很稳。”

车里传出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祭师谬赞了,伊雪毕竟是第一次主持启蒙,经验不足,刚才她至少有两次走神儿,还好及时回归原位,我替她捏了一把汗呢。”

祭师一脸信誓旦旦的说:“我觉得伊雪祭师做的很好啊,本人多次亲临启蒙现场,几乎没谁能比她做的更好,她能以不到二十岁的年龄成为祭师,已经让很多人望尘莫及。”

“也许吧。”东方平泰一脸忧虑,孙女三年前就已经晋升为祭师,以她的天赋完全可以在两年内再升一级,却因为一个小小障碍久久不能突破,到现在都没能成功。

在圣天大陆,各国都奉行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条真理,巫师和军人的地位很高。

巫师一共分为九等,分别是巫师、大巫师,祭师、大祭师,三级祭司、二级祭司、一级祭司、大祭司和圣祭司,外加一个象征性的第十级——皇祭司。

皇祭司其实是个虚职,只有皇帝才能担任,真正主持帝国最高圣庙的是圣祭司。

在东平国,国都圣庙是众庙之首,三级祭司东方平泰是职位最高的人,地位等同于国君。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过去,天空中的画卷逐渐暗淡起来,直到完全消失,东方伊雪收起法杖,总算是没有出纰漏,顺利完成任务。

她第一时间回头看了一眼爷爷的马车,然后正色道:“各位考生,接下来你们要画出识海中留下的画面,不可随意涂鸦。”

“遵命!”数百名少年齐声道,大家纷纷拿起画笔,蘸饱墨汁开始作画。

根据要求,必须画出两种不同的东西才算过关,比如一块石头和一棵树,这就是两种,一堆石头、一大片树都只能算一种。

通过启蒙的少年可以正式开始修炼灵图,直到整幅灵图印在脑海之中,成为初识期武者,然后继续努力朝着阅笔期、认墨期等更高的层次进发。

画笔、墨汁和宣纸不是普通物品,而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只有动用识海之力才能在纸上留下墨迹。

东方伊雪走下高台,一边叮嘱少年们不要紧张,一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走向叶云扬,在这个过程中,有几个人达到考核要求,获得她的赞许。

画不出两种或者是连落笔能力都没有的人,她也会进行鼓励,不像其他启蒙师那样板着脸喊出淘汰二字。

叶云扬还是那么的卓立不群,他站在桌子前方,至始至终没有伸手去触碰画笔。

“这位考生,你为什么不动笔?”东方伊雪皱眉问道,叶云扬比周围的考生年龄大不少,可以断定他不是第一次参加启蒙。

这时,旁边一个通过考核的人插嘴说:“祭师大人,他叫叶云扬,是第四次参加启蒙,前三次全都没能通过,画出来的东西一次不如一次,估计这回什么都画不出来。”

东方伊雪挑了挑眉毛,心想刚才他根本就没有看灵图,能画出来东西才怪,但她还是心平气和的说:“你为什么不落笔呢。”

叶云扬抬起头,直视对方绝美的脸庞,说:“画纸太小。”

“标准的三尺宣纸,怎么会小呢?”美女祭师说。

用于启蒙的《万里河山图》看起来很大,其实是一张标准三尺画卷,只不过是祭师动用神祗之力,将其放大置于空中,目的是为了让考生们看的更清楚。

也就是说,桌上的纸完全可以承载整幅的《万里河山图》,更别说只是画出两种不同的东西。

她几乎就要相信旁边考生的话,因为是第一次当担任启蒙工作,她的耐性比较好,说:“你就把识海里出现的画面画出来,不管是什么都行。”

“好吧。”叶云扬这才拿起画笔,那是一只三狼七羊的兼毫笔,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直接去蘸墨,而是将其放入水碟之中,仔细的润湿,用一只手轻轻的将多余水分挤出,这才探向墨砚。

从他拿起笔的那一刻,整个人的气势为之一变,美女祭师不由自主的瞪大眼睛,这种气质她太熟悉了,和爷爷每次作画时一模一样。

叶云扬握笔的姿势亦十分专业,他用笔尖蘸墨,墨汁自行向上,达到笔锋三分之一处,果断将提起笔杆,笔墨分离。

然后,他曲臂前深,气定神闲的下笔、回锋,动作极为潇洒。

大师风范,绝对的大师风范!

东方伊雪忍不住激动起来,可是叶云扬在回锋动作之后,便收起毛笔离开纸面,这么快就画完了?

她低下头望去,顿时气了个半死,在洁白如雪的宣纸上,右下角位置多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灰色长方块。

这是什么东西?

以她对《万里河山图》的了解,里面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一笔,但令人疑惑不解的是,叶云扬能在纸上留下墨迹,说明他的确是动用识海之力所做,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很多人都过来凑热闹,嘲讽声四起。

“果然啊,第一次画树,第二次是石头,第三次是一根草,这次变成一个小点儿,一次比一次小。”

他一点儿都不在乎,对着美女祭师说:“我说过,画纸太小。”

“那你画的又是什么呢?”东方伊雪觉得有必要搞清楚这个问题,要是换成其他考核者,早就拂袖而去了,才不会跟叶云扬多说一句废话。

他放下笔,指指自己的脑袋,说:“我画的,就是识海里留下的东西,如果画纸可以大一些的话,我想我能把更清晰的内容画出来。”

这时,镇长走过来喝道:“叶云扬,不可对祭师大人无理,什么画纸太小,我看你故作乖张,还不赶紧离开这里。”

东方伊雪把手一摆,说:“给他上四尺宣纸。”

镇长一愣,可是这边的叶云扬马上说:“四尺也太小。”

“那就五尺。”

“还是小。”

“六尺!”

镇长赶紧说:“祭师大人,我们这里能拿出来的最大纸张,就是五尺的。”

叶云扬耸耸肩,嘟囔说:“算了,还是再给我来一张三尺宣纸吧,反正最大号儿的也满足不了要求,我勉强将局部内容画出来。”

镇长刚要开骂,美女祭师说:“给他。”

“还有颜料,不需要太多种类,石青和藤黄两色即可。”

镇长黑着脸,却也只能照做。

宣纸铺上桌面,他便再次抓起画笔,蘸墨、落笔一气呵成,点、顿、拖、颤等笔法相互结合,藏锋、顺锋、转折提按,很快就画出高山的轮廓,紧接着是大树、巨石以及河流。

这时,嘲笑他的人基本上全都傻眼了,虽然叶云扬只是勾勒出一些线条,却已经至少囊括了山、石、树、草、水等七八种事物。

画完轮廓之后,他开始使用皴擦笔法,表现山水中山石树木的脉络、纹路、质地、阴阳、凹凸、向背。

仅仅一盏茶的功夫,一副水墨《万里河山图》跃于纸上,他很随意的将用淡墨在右上角画出一个圆圈,墨水随即洇如画纸之中,快速变淡,成为空中的太阳。

然后他洗去笔上的墨汁,开始调色。

没办法,主考方就提供了一支笔,他不得不画完水墨部分之后,再用它来渲染色彩。

寥寥几笔,在藤黄色的衬托下,太阳变成了金黄色,发散出万丈光芒,经过调色的石青色渲染之下,山石、树木和水流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和气质。

东方平泰再也坐不住了,从车上下来直奔考场,要知道他没打算露面的。

画完最后一笔,叶云扬洗去笔上的颜料,重新蘸墨,习惯性的在左上角位置进行题款,用行书体写“万里河山图”几个字。

现场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他面带疑惑的抬起头,这才想起自己画的是灵图,而非普通画作,没人会在灵图上题款,更不会留下姓名、年月日等信息。

他赶紧放下毛笔,干笑着说:“不好意思,一不留神就把字写上了,各位勿怪。”

当然不会有人怪他,因为是灵图,想要留下墨迹必须使用识海之力,也就是说,他的这几个字,同样是在识海之力下写出来的,跟画作的其他内容浑然一体。

东方伊雪咽下一口唾沫,喃喃道:“这幅画,恐怕至少有九品吧……”

“不对,不止九品。”东方平泰沉声道:“至少有是十品灵图,若是使用更好的纸张、笔墨和颜料,达到十二品也不无可能。”

“十二品!”美女祭师的眼睛瞪的滚圆,爷爷不会对别人的作品妄加品论,除非是真的是极品。

东方平泰拿出一方赭石色印章,此物名曰试灵石,用来鉴别灵图的品级。

试灵石刚刚接触到纸面,画作便发出金黄色的光芒,这正是十品灵图才会有的反应。

灵图共分为十一个品级,一到十品十级,外加被称为圣级的十二品,其实十品已经被成为帝级,九品被称为王级,皆属不可多得之物。

回想叶云扬画画时的几种手法,东方伊雪觉得受益匪浅,指着画作问:“这条最长的线,你是怎么画出来的,为什么经过多次转折,丝毫不显顿挫,仍有一气呵成的感觉。”

叶云扬回答说:“遇到转折处会因为画笔停顿出现断开的感觉,避免这种感觉最有效的方法是转腕,具体分为旋转和翻转两种,笔停在纸面上不动,但手腕必须保持不停顿的动作,这样就能保持线条的连贯性。”

解释的同时,他用右手进行示范,手腕灵活的上下左右翻转。

东方伊雪看的很仔细,再对比桌上的《万里河山图》,她突然好像感悟到了什么,身体周围的空气随之一滞,随即以她为中心快速旋转起来。

东方平泰不由的激动起来,沉声道:“所有人不要动,不许说话,违令者杀无赦!”

说完,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孙女,很显然她就要突破了。

第四章国学邀请

考生们在强大压力下,谁都不敢大口喘气,东方伊雪宛如女神一般,身体周围环绕着青白色的薄雾,以她为中心缓慢旋转。

东方平泰心中激动,不由自主的去看叶云扬。

叶云扬表情自然,他正在仔细观察东方伊雪的变化。

这样的气定神闲,让东方平泰很是惊讶,以他三级祭司的实力,放出的威压能让修元境以下的灵图武者胆寒,更何况这些连启灵境都算不上的少年。

几分钟后,东方伊雪睁开双眼,眼睛里精光一闪而逝,众人明显感觉到她的气质和刚才大有不同。

在东方平泰激动的眼神中,她将一张长条形的金色符纸放在最近的桌上,也就是叶云扬用的那张桌子,伸手拿起他用过的毛笔,蘸满墨汁后开始小声默念:“共工大神在上,晚辈诚心借用您的力量,请赐我笔走龙蛇之术。”

咒语过后,她握着笔的手散发出微微的金色光芒,而后信心十足的下笔,一阵龙飞凤舞之后,符纸上出现复杂的图案。

她继续挥笔,墨汁就好像用不完似的,毛笔在她的手里灵活无比,点、顿、拖、颤、转折提按,图案上的线条愈加丰富起来。

很多人都屏住呼吸,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祭师画符可不是谁想看就能看到的,但不少人都察觉到一件事,东方伊雪此时用的笔法,和刚才叶云扬作画时极为相似。

随着她最后的提笔动作,金黄符纸上的图案全部完成,铁画银钩一般的线条放射金色光芒,一秒钟后逐渐消失,黑色的墨迹中隐隐泛着金色。

东方平泰激动万分,说:“雪儿,你升级成功了,能够借助共工神祗之力,用平常的墨汁画出辅助类符箓,着实不易呢。”

“爷爷,我真的做到了。”东方伊雪同样激动。

三年前她从巫师晋级为祭师的时候,东方平泰断言她能在两年之内晋升大祭师,成为大汉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祭师,可是整整三年过去了,她一直都很努力,却因为一点小小的障碍不能晋级。

抱着换环境换心情的想法,她请求爷爷担任启蒙师的工作,东方平泰欣然答应,可毕竟孙女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工作,万一失败是很丢脸的事情,所以他找个偏僻一点儿的镇子,而且自己亲自陪同,确保万无一失。

就算退一万步讲,万一孙女失败了,也能轻松封锁消息,将事态控制在最小范围。

令他没想到的是,孙女不但成功给主持了灵图启蒙,还在这个过程中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