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世子的农家小夫郎 > 第1章 清哥儿

第1章 清哥儿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世子的农家小夫郎》

第1节

《世子的农家小夫郎》

作者:梦清音

文案

萧翎从末世穿越到一个没有女人,只有哥儿的世界。

成了个刚被害死,丢弃在山上的小世子。

垂死之际,被一农家哥儿救了。

奈何那哥儿有个一心想要算计他的继母,以他勾搭外男为由,逼着他嫁给萧翎这个来历不明的汉子。

世子攻x红眼大白鲨受

主攻。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天之骄子

主角:萧翎┃配角:沈清┃其它:

第1章

“沈清,我自问待你不薄,你就是这样报答我?”

贺竹带着众乡亲,毫无顾忌地闯入沈清的房间,辟头就是质问,“偷偷带个来历不明的汉子来自己房里藏着?你是不是想让你弟弟他们因为你而蒙羞?”

“我没有,我只是看他快不行,才会出手救他。”

沈清辩解。

“不行?你看看他这红润的脸色,哪里像不行?你果然就跟你那个死去阿姆一样,都是水性杨花的货色。”

“你住口,我阿姆不是那种人。”

沈清红了眼睛。

“里正,你们看看,看看他这是怎么跟我这个阿姆说话?”

里正皱了皱眉,“清哥儿,你继阿姆也是你阿姆,你怎可以这样说话?再说,你阿姆说得对,那汉子看脸色根本就不像重伤,还有你看看你们现在这衣衫不整的样子,你让我如何帮你?”

“我跟他是清白的。”

沈清知道自己的说法很苍白无力,可他说的是事实啊。

当初他在山上遇到他,他确实是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哪里知道,等他好心将人带回来不久,那人身上的伤势,就奇迹般的好转。

甚至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那致命的伤势,竟也好了个七七八八。

“阿姆,我看见清哥儿脱那汉子的衣服,还将手伸了进去,那时大山哥也在,你不信可以问问大山哥。”

沈清的便宜弟弟,沈华趁机插了一句。

“什么?作死你个小蹄子,竟敢在家里做这种伤风败俗的事,今天我要是不收拾你,还怎么对得起沈家的列祖列宗。”

说着,贺竹就冲了过去,狠狠地捏沈清的肩膀肉。

“他当时出汗,我只是好心帮他。”沈清忍着肩上的疼痛,倔强道。

“好心?我看你是春心动,才是真。”

“我没有……”

“我相信清哥儿不会做出这种事。”与沈清阿姆交好的王柳,走了出来,一把将沈清拉到自己身后,不让贺竹在对沈清下黑手。

“哼,你跟清哥儿那个好阿姆是朋友,自然会帮着他说话。”

“沈力家的,是你逼人太甚。”

“够了。”

里正大喝一声,争吵声顿时消失。

“这件事确实是清哥儿不是。”里正转头看向沈清,“清哥儿,你竟然摸了这个汉子身体,就是失贞,按村里的规矩,是要浸猪笼……”

“不可以。”

王柳怒道,“清哥儿是什么人你们会不知道?他只是好心救人,又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们就那么想要逼死他吗?”

“沈林家的,我知道清哥儿为人,但这事,事关沈家村的名声,难不成你要沈家村其他哥儿的名声,都被清哥儿给连累?找不到好婆家?”

里正无奈的摇头。

贺竹将这么多的乡亲都叫到这里来,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根本不可能。

他在怎么可怜沈清,也只能按规矩来。

只能说。

贺竹这会是铁了心,要对付沈清。

“可也不能让清哥儿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没了性命啊?沈力,你站在一边做什么?你是清哥儿的爹,你说句话帮帮清哥儿。”

“他罪有应得。”

沈力别过脸,看都不看一眼,脸色正逐渐惨白的沈清,冷声回道。

“你……你……”

“若我愿意娶他,他是不是就不用浸猪笼?”

第2章

此话一出。

在场的沈家村人,无一不将目光,全都投放在萧翎身上。

许是萧翎一直盖着被子,这一番掀开被子走下来,众人才发现,秦翎竟只是个半大汉子,稚气未脱的脸,看起来,就比沈清要小。

只不过,他脸上未好的瘀痕还在,给他平添几分狰狞。

“嗯,这未尝不是个办法。”

里正摸了摸胡子,“要是他娶了清哥儿,清哥儿就算不上失贞。”

“里正,这汉子来历不明,年岁看着不过十一二岁的,清哥儿怎么能嫁给他?他能养活清哥儿?我看他连自己都顾不好。”

王柳皱眉。

“话不能这么说,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外面那些人,可不会怎么想,现在只有这个方法,竟能保住清哥儿的清白,不用他浸猪笼,又能让村里的哥儿,不受清哥儿的事所累,你为什么要一再反对?”

贺竹冷不防地用锐利的目光,盯着王柳,“沈林家的,难不成你打算为了清哥儿一个人,置村里其他哥儿的名声于不顾?再说,难保清哥儿自己没有对那汉子动心,你们看看,这汉子现在,根本没一点重伤的人,该有的样子。”

“是啊,沈林家的,我知道你跟清哥儿那过世的阿姆交好,可也不能拿我们沈家村的名声,来赌啊。”

“里正,这件事你一定要秉公处理。”

“沈林家的,我家明哥儿,过几天就要出嫁,要是被清哥儿的事连累,可怎么办?你能替清哥儿想,就不能替我家明哥儿想想吗?”

“里正……”

贺竹的话,宛如导火线,瞬间点燃了村民们的怒火。

他们是挺同情沈清,也知道沈清为人。

可谁家没个哥儿?沈清与自家哥儿比,肯定是自家哥儿的名声最重要。

“你,你们……”

王柳顿时被他们的表态给气着了。

“清哥儿,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嫁给那汉子?”

里正摇摇头,看向沈清,要沈清亲口回答。

“我……”

“清哥儿。”贺竹不动声色地打断沈清,“你要想清楚,除了这条路,你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不要再做不切实际的幻想,你的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沈秀才家也段段不会想要你这个儿夫郎,我沈家也不可能将你这种坏了名声的哥儿嫁过去。”

“这就是你的目的?”

沈清垂下头。

“什么我的目的?要不是你将这野汉子带回家里来,能有那么多事?还要让华哥儿替你收拾烂摊子,嫁到沈秀才家?”贺竹不甘示弱地双手撑腰,就是一顿嘲讽。

“阿爹,连你也不信,我是清白的?”

沈清没有理会贺竹的话,目不转睛的看向沈力,一字一句地问道。

“哼,你自己心里清楚。”

沈力冷哼一声。

轰隆隆。

沈清脑海顿时响起一阵巨响,整个人摇摇欲坠。

“清哥儿,你想清楚没有?是被浸猪笼?还是嫁给这汉子?”贺竹得理不饶人,再次逼问沈清。

“我……嫁……”

沈清闭上眼睛,万念俱焚。

这答案,他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为什么还要一再的问出来?让自己难受?

“沈林家的,你听见没有?清哥儿都答应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贺竹得意地瞥了眼王柳。

第2节

“清哥儿,你怎么就……”

“够了。”

里正咳嗽了下,正色道,“既然清哥儿已经答应,这次就到此为止。”

“等等。”

“沈力家的,你还有什么要说?”

里正皱眉。

“里正,各位乡亲们,赶巧你们都在,我就先在这,跟大伙说清楚好了,清哥儿到底是丢了我沈家的名声,我要他净身出户,今后,沈清也不在是我沈家哥儿,更不可能从我沈家大门出嫁。”

“沈力家的,你别太过分。”

王柳听他这么一说,整个人气炸了,死死地瞪着贺竹。

“那是清哥儿自作自受,我对清哥儿算是仁至义尽,他清哥儿不要脸,我家华哥儿还要,要是当这事没发生,让清哥儿从我家大门出嫁,那其他村里的人,要怎么看待我家华哥儿?”

贺竹毫不客气的呛了回去,“再说了,我家华哥儿可是要代替清哥儿嫁入沈秀才家,当秀才夫人,要是被人知道华哥儿有个这样的哥哥,能不被人耻笑吗?”

“沈力,还是不是男人?你就任由你夫郎,作践清哥儿吗?”

王柳朝沈力大喊。

沈力低下头,完全没有回答的意愿。

“呵,我明……”

就在沈清支撑不住,正要倒下来的瞬间,萧翎一把扶住沈清的腰,“你竟答应嫁我,那接下来的事,就该由我来处理,你只需好好看着。”

“你……”

“我叫萧翎,你以后的相公。”

沈清,我不信天,但它却让我在这个世界,与你再次相遇,我无比感激。

第3章

“请你们出去。”萧翎森冷的黑眸,如猎鹰一般锐利,扫向四周,摄得村民们心底莫名发寒,“这里是我夫郎的闺房,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里正这才留意到萧翎的眼神,没有一丝感情,甚至隐隐透出一股蔑视众生的高傲,根本不是寻常人该有的。

一身杀伐戾气,毫不修饰地展露,犹如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

这个叫萧翎的少年,不简单。

里正的脑海,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句话。

与这些村民不同,里正是当过兵,也上过战场的人,自然很清楚这杀伐之气,背后所代表的意义。

这少年身上,怕是背负着不少人命。

里正心惊胆战猜测的同时,另一个疑问,随之产生。

一个半大汉子身上,怎会出现如此重的杀气?难不成他一出生就开始杀人?这也太扯了吧?

“你,你,我这个阿姆都没意见,你在我面前呈什么威风?”

他堂堂一个大人,怎可能因一个半大汉子的话,而感到害怕?那不是丢人现眼吗?

贺竹攥着自己想要颤抖的手,厉声质问。

“你方才,不是已当着这些人的面,要将沈清逐出沈家?”

“住口,我的事还轮不到你这个不知道打哪来的野汉子插嘴。”

“沈清是我夫郎,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萧翎冷笑,眸子中散发着冰冷凌厉的光芒,给贺竹带来强烈的压迫,“像你这样的阿姆,不要也罢。”

“你,你想做什么?”

贺竹被吓到了,猛地退到沈力身边,“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当家的,一定要你好看。”

“我一个‘半大’汉子,能对你做什么?”萧翎勾起一抹噬血的冷笑。

“你……”

“萧翎是吧?你要是真心要娶清哥儿,就帮清哥儿讨回他阿姆留下的嫁妆,沈力家的,用尽各种手段对付清哥儿,就是为了这份嫁妆。”

王柳趁着机会,索性破罐子摔破的大喊,将贺竹的目的直接暴露给萧翎知道。

他承认,一开始他是看不起萧翎,可萧翎接下里的行为举止,打破了他的想法。

或许。

这个叫做萧翎的半大汉子,能够帮沈清拿回属于沈清的东西。

“沈林家的,你污蔑我。”

贺竹索性坐在地上撒泼,死不承认,“作孽啊,我们沈家好好的,怎么就出了沈清这麽个忤逆的东西,现在居然还伙同外人,来欺负我这个做阿姆的,里正,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天地良心,我要是有心对付沈清,怎么还会将这间最好的房间,分给他住?”

“沈力家的,你说得比唱的好听。村里谁不知道,清哥儿阿姆,就是在这没的,你什么心思,你自己清楚。”

王柳冷不防的,就是一句,“你要赶走清哥儿,我是外人管不着,但属于清哥儿的东西,你没权拿走。”

“那都是我们沈家的东西,清哥儿凭什么拿走?”

听王柳这么一说,贺竹不干了,怒道。

岂有此理,那些都是我准备留给华哥儿的嫁妆,怎能让沈清这个贱人生的哥儿拿走?

“沈力家的,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

里正摇头,“清哥儿阿姆嫁过来前,就找我帮忙立过一份契约,内容是,只有清哥儿阿姆跟沈力生的孩子,才有资格拿走他的嫁妆。”

“契约?那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

“不信你可以问问你当家。”

“当家的,里正说的可是真话?”贺竹一把抓住沈力的衣服,就是一顿猛摇。

“他的东西,就让沈清拿走,我不稀罕。”

沈力冷着道。

一点也不想再提起沈清阿姆,直接挥袖而去。

“沈力家的,你也听到你当家的话?”

“什么稀罕不稀罕?我当家的,只是一时被你们气糊涂,才会这样说,做不得真,那是沈家的东西,跟温文没半点关系。”

“你确定?”

萧翎稍嫌稚嫩嗓音,带着几分嘲弄的冷意。

“我……我……”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怎会突然间不受控制?

第4章

“不是,就按我当家的话,把,把温文的东西统统,统统拿走,我们不稀罕。”贺竹神情极度不愿意,可嘴上的话,却是认同。

我这是怎么样?怎么会说出这种白痴话?那明明不是我想说的啊?

难不成是周文阴魂不散?

不,不可能。

贺竹的脸色逐渐发白。

“你不反悔?”

萧翎薄唇浅扬。

“不反悔。”

快停下,快停下来,什么不反悔?都是我的,这一切都是属于我的,温文那贱人的东西都是我的。

贺竹在心里咆哮。

“沈力家的,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王柳不解的皱眉。

贺竹刚才不是还想耍赖,来个死不认账?

“阿姆,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说过,那些东西都是我的吗?怎么就改口了呢?”沈华顿时花容失色。

他前些天,还跟村里与他交好的哥儿,说起这笔嫁妆,这不是摆明了要他难堪吗?

这下子。

在场的其他沈家村人,愣住了。

这算什么?自曝?自己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说话算话,你们不信,可以让里正,立下字据。”立什么字据?华哥儿,快点阻止我说下去,想也知道,阿姆怎么可能为那个贱人生的哥儿打算?

贺竹一个劲的给沈华使眼色。

可惜。

沈华因着他方才的话,打击过大,还沉浸在震惊里,看都没看他一眼。

“里正是吧?”

萧翎冷眸一扫,“他竟已自己开口要求,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里正顿感一阵寒意袭来。

“好,我让人立刻准备。”

虽说贺竹的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