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怜心清莲 > 第1章 骤然起身

第1章 骤然起身

《怜心清莲》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第一章

曾经,在某所私立女子中学,有五个来自不同家庭的女孩在此相聚,她们欢笑、哭泣,用青春洋洒一篇美丽年少,结成情同姐妹的莫逆之交。

更巧合的是,她们的名字皆以花命之,因此五位美丽、出色的女孩特别引起外校男学生注目,所以封她们为花中五仙。

黎紫苑:紫苑的花语是反省、追思。

她是个聪明、冷静,外冷内热的女子,对家人十分照顾,有两位弟弟,父母仅在,目前是某家族企业的跨国总裁。

霍香蓟:霍香蓟的花语是信赖,相信能得到答复。

她是个优雅、恬静,追求享受的知性美女,个性矛盾、反复,是企业家之女。目前是红透半边天的影视红星,更是唱片界的天后人物。

金玫瑰:玫瑰的花语是爱和艳情。

她艳丽、妩媚、高眺,是个相当有自信、大方仅有些偏激的名模特儿,父亲是房地产大事兼议长,她开了间女同志酒吧,男宾止步。

白茉莉:茉莉的花语是胆小、内向。

她温柔、善良,有些自闭和害怕与男性接近,像朵小白茉莉花一样可人父亡。母是广告公司经理。继父是法官,继兄是检察官,而她的职业是指导员,即是社工。

何水莲:莲花的花语是心的洁白、幻灭的悲哀。

她高雅而圣洁,总爱甜甜的谈笑,是个成熟。理智的感性女子。祖母十分严厉,因此显得父母无能,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她身上,是至美连锁饭店的负责人。

※※※

一位年过半百的精瘦老妇透过老花眼镜,凌厉目光审视着畏畏缩缩的儿子、媳妇。

“你们俩是怎么为人父母的?”

“妈——”

“别喊我,只不过要她当个炎黄子孙光耀门楣,她居然用憋脚的中文回问我炎黄是谁?哪个新起的摇滚明星?这样下去还得了!”

两夫妻惭愧的低下头,长期在母亲的强势作风压力下,养成不多话的习惯。

“香兰,你在台湾念的女中满不错的,叫什么名字来着?”

雍容华贵的美妇讶然的问:“妈,你要莲儿回台湾念书?”

这年头的父母巴不得把儿女往国外送,怎么婆婆反其道而行呢!

“哼!总比她被黄头发、蓝眼珠子的外国佬带坏,不中不西。”

“可是……”

老妇语锋一冷,“你有意见?”

“没,我马上安排莲儿入学。”

那年,何水莲十四岁,成为私立兰陵女子中学的一年级新生。

※※※

一朵水莲花儿,两行无泪。

三滴、四滴是强颜欢笑,舞弄陆上风月。

七月、八月谁借问,窃来九月鱼鼓声十月闲数桐花落,十一朵、十二朵、十三朵,朵朵是清莲。

今中分十三,一个在西方人眼中的禁忌数字。

光明之役的黑暗色彩。

不祥的十三号星期五,向来循规蹈矩的乖乖女做了一件后悔多年的事一婚。

在她二十五岁的生日宴会之役。

望着枕畔陌生的脸孔,明显比她小的男孩睡得多安稳,好似无忧的孩子,嘴角犹带着满足的笑容,何水莲觉得自己的心好老,玷污了他的纯洁。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嫁了个认识不到三个小时的丈夫,“已婚”身份十二个小时,回想起来真是好笑。

“好无辜的你。”她同情床上的男孩。

生日应该是个喜悦的日子,可是她却无法快乐,沉甸甸的心如大石,重重的压在她自以为坚强双肩,让她刹那间苍老。

刚取得旅馆管理学位,兴冲冲的打算放个长假,准备以充沛的学习力由基层做起,进人何家的饭店王国,因为她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在专制奶奶的掌控下,欢乐的宴会顿成商界较劲的场合,一场权力的转承,她成了新任的总经理,掌管全美的家族企业,绑死在冰冷的四十坪宽的办公室。

惶恐、畏惧在心底盘踞,但她没有表露于外,那不被允许。

一个身价上亿的女继承人自然成为追逐的目标,周旋身边的有富商矩子、攀龙附凤的中生代企业家、不学无术的二代祖,她是有价自表的美钻,人人争相取悦,宛如新的人肉市场。

真是好笑,她居然有种错觉,好像自己是失去生命的人偶,手脚关节各穿着一条细白小线,线的那一端握在奶奶手中。

忍耐到宴会结束,她像被鬼追赶似的匆匆向奶奶道别,飞奔向私人飞机,任性的来到拉斯维加斯——一个赌徒的天堂。

说来令人称奇,她是预期来输钱的,没想到身上百来万美金不减反增,还一口气赢了好几百万。

她恼了,随手拉了一位近身的男孩,把筹码全往桌面堆,由他决定红或黑,压她的年纪,二十五。

或许那晚财神当道,两人竟赢得有史以来的最大奖。

当场健男孩根本不知所措,在她近乎鸣响俄、大笑中任愕住。

何水莲不是处女,她突然想堕落一番,筹码未换便拉着男孩到吧台喝酒,然后拎着一瓶红酒逛大街。

路经教堂,她看见一对对新人正等着接受神父的祝福,当下觉得好寂寞,好想找个人来爱她,轰轰烈烈的背叛理智一次。

于是,她结婚了。

“丈夫?”呵呵!她笑自己的傻气。

她几乎可以确定他是第一次,生疏的技巧和拙劣的吻,甚至找不到该进入的幽道,之任懵懵懂懂地将灼热的精华喷洒在她体内,在她刚有点感觉时。

不过,年轻人的活力不可限量,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往校的第二、三、四……次灵活多了,懂得让她快乐。

看看凌乱的被褥,两人身上激烈的“战迹”,何水莲不由得轻笑,他真是个有天份的好学生,将来前途……大有发展空间。

“只可惜我们有缘无份,就像一场闹剧。”

光着身子,何水莲轻盈的走向浴室中冲净一身的湿部,站在浪白的水花中,她如同一朵盛开的紫色莲花,美丽而孤寂。

莲,冷洁而孤傲。

步出浴室,穿上隔夜的经衣,她心中没半丝犹豫,这是很普通的一夜情而已。

她找着躲在床底的高跟鞋,不意瞧见那张掉落地板,签上她英文名字的结婚证书,好笑的看了一下“丈夫”的名字,就当是回忆吧!

段天桓。不错的名字,只是倒霉遇上不负责任的她。

“抱歉了,小老公,你不该属于我,就当作了一场梦,醒得又恢复平行的两条线,永不交集。”

嘶、嘶、嘶!

何水莲心中玩笑式的婚姻证据在她手中肢解,素手一扬,瞬间满地飞屑。

门一开,天涯各一方。

许久许久之后——

沉睡的男孩睁开惺松的眼,眷恋的手寻找他的缀斯女神,他一见钟情的妻。然而探去的手……一空。

他看似清明的黑瞳倏地转沉,不复应有的澈净,像头年轻的狼。

段无桓,一个天生的赌徒。

一双闪着金芒的狼眸横扫四周,嗅闻到空气中仍布满欢爱的气味,以及一缕淡雅的莲花香气,唯独不见那抹清丽身影,他有些慌了。

骤然起身,脚底踩上异物的感觉,让他低下头注意到一小张碎片,其上似曾相识的字母让他为之一震。

这是……

结婚证书?!

他急切的拼凑一片片碎纸片,逐渐成形的事实令人错愕,一夜的婚姻竟散得如此快速,叫人难以接受。

不用刻意去搜寻,惯于在人群行动的他很清楚房内只有他一个人的气息,再无旁人,虽然他的心仍存着万干希冀,只盼她只是一时出走。

但,人再自欺也该有分寸,她真当一场游戏走了。

“真以为走得掉吗?我的妻。”

指间不断抬着遭遗弃的初爱,信念坚定的段天桓不想放手,年纪不代表一个人的智慧盈缺,他比同龄的男孩早熟,因为环境的历练。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长久的孤独让他遇着了生命断层中的炫丽,沧桑的灰狼不愿再绵行,在心中汲取百有的温暖,任其低荡。

人不可能凭空而俏,必定有迹可循。

一股深沉、不该在二十三岁男孩身上出现的气质辊射而出,摊子破碎的结婚证书,段天桓的眼中有着三十岁成熟男子的精睿,他会等待的。

等待她的归来。

“哎哟!我的大小姐,你想害死我呀!”

一个俊朗的阳光大男孩顶着一头操金发色道,快三十岁的大男人看起来好像高中刚毕业的小毛头,眯笑的眼拉成狭长,可见说得多言不由衷,纯粹闹着玩。

“奶奶找你麻烦?”

“你是明知故问嘛!我可是你的‘机要秘书’,上司行踪不明是下属的疏失,不挨骂才怪。”不过,他习惯了。

河水莲露出恬淡的一笑。“原来你也被奶奶点召了,看来不是我一人受苦。”

“小设良心的,要不是看在你是我表妹,管你死活。”还能幸灾乐祸。

游少槐是少见的商业天才,可是人偏怪奇得很,课上得好好的却半途辍学,跑去当美发小弟,主要原因是想追求老板娘的女儿。

结果,人家嫌他太滑头,申请到哈佛大学法律系读书去了,听说不到两年就被个年过四十岁的中年教授给追走,现在是三个孩子的妈。

而他一失意就嚷着要出家当和尚,可惜美国少寺庙,人家不收他这半个洋鬼子。

他的身世也很平凡,他的外婆是何家老太爷的妾室,当老人家两腿一伸回老家省亲,原本不受宠的小辈自然受排挤,尤其是正房的大老婆可是非常强势,他的母亲就像家门斗争下的牺牲老,缺少个人声音。

因此,在无法自我作主的情况下,指婚指给了和饭店有利害关系的市长之子,然后生下他。

没多久,郁郁寡欢的新妇不得夫意,在丈夫频频外遇又无处投诉之际,和自己的公公有了不伦之情,最使传统的道德感逼死了她,以一瓶安眠药结束她的年轻生命,死时才三十二岁。

游少槐的父亲再娶的第三任妻子容不下前妻的儿子,十二岁的他被带回何家,改以外婆姓氏继续当个被漠视的小孩。

不过,他倒是满乐观,庆幸自己的不被重视,不然老是受一双利眼监视,做什么事都不自由,缚手缚脚。

“奶奶给了你好处是吧!”何水莲笑脱着他的一脸无辜。

他怔了一下,随即开朗大笑。“别说破嘛!各取所需。”

“各取所需?”好怪的说法,像……她的眼神奇怪的落在他身上。

“喂!少胡思乱想,不是男欢女爱那一套,而是……”他有些局促的扯扯稍感紧窒的领带。

老夫人都一大把年纪了,难不成还和孙辈的他搞黄昏之恋,荒唐。

“你又瞧上了谁?”她好笑的问道。

那张娃娃脸总是不得情终,可怜情花未开先夭折,叫人为他掬一把伤心泪。

好在他是不死蟑螂,愈挫愈勇,百折不挠。

“还是莲儿意质兰心,表哥小小的心事瞒不过你的慧眼。”他好想交个可爱的女朋友。

“该不会最奶奶指派的另一位秘书店云巧吧!”唐云巧是她母亲的外甥女,大舅的女儿,长她一岁的表姐。

“对对对,她长得好甜,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涡,眉毛细细的,像上弦月……”

“嗯!打个岔,你堵在我的公寓门口是为了向我形容你的白雪公主吗?”她不得不打断他的啰唆,否则不知要站到何时才能进屋。

何水莲在外购置了一间较朴实的公寓,为的是一时的逃避压力,这里等于她私人的小天地,除了几位亲近的家人知道,很少人知情。

而她不想被打扰或是思考时,总会以此为第一落脚处,伪装好坚强再回何宅。

讲得正高兴的游少槐不悦的一膘,“你真的很不够意思,缺乏爱情滋润的女人。”

钥匙一转,两人转移阵地进了房屋,毕竟以他们出色的外貌很难不引人侧自。还是认份点好。

“冰箱里有过期的果汁,我建议你喝矿泉水补充唾液。”避免他出师未捷身先亡。

“嫌我话多?”

婉约的如莲女子轻耸小肩。“奶奶为难你了,是不是?”

“还好啦!反正让她嫌弃了一、二十年,皮练得厚如钢,没那么轻易打穿。”他不是容易向现实屈服的人,玉石磨久会更精亮。

“奶奶掌了一辈子权,到老还不懂得放下的道理,累了我们这些小辈。”傀儡不好当,她已经感到疲累。

“别在我面前发牢骚,快把你‘消失’三日的行踪交代清楚,我不想一上任就被革职。”他半开玩笑的说道,还特别强调消失两字。

“我结婚了。”

“嗄?!”

游少槐膛大了一双深灰色的眸,看起来吓得不轻。

“你认真了?”何水莲眼中有一抹苦笑。“你想有可能吗?”

他回过神,神色正经的说:“你该找我当伴郎。”

“咦?”

“瞧我,长得俊逸非凡、温柔多情、人品清高、为人感性、说话风趣,搭配你出尘的气质、高雅的修养和美丽,简直是人间壁人,无人能及。”

“我以为你应做的职位是伴郎呢!原来想窜位。”想荣升第一主角一新郎。

神色一整,他喝了一口矿泉水润喉。“说真的,你到哪去了?”

他动用了许多人力、物力,就是探查不到她的下落,差点要报警处理。

不过,为了维护何家在商业圈的声誉,他只能苦着一张脸私下寻访,鞋底都快磨平了,就在他快被削爆头皮之时,终于堵到人。

何氏“东方之星”连锁饭店的新任龙头失踪可是大事,他在爆闹之余仍不免关心。

万—一不小心闹出个不当消息,饭店营运下跌是小事,真正过不了关的是,她那位高权重的奶奶,一个小小的吭气不知要害多少人失业。

“我说了,我去结婚呀!”轻松自持的,何水莲说完,就见他笑脸一收“别再兜着我玩你是何人也,哪有结婚的自由……”一出口,他惊觉失言的歉然收回。

她笑笑表示不在意,一副似真非假的说:“我飞去拉斯维加斯和一个小男生结婚,他长得很不错,可惜……”

“可惜什么?”他当听故事地接着问。

“我抛弃了他。”

走出两人“新婚”的饭店,一度她有个可笑的冲动,想回头找她缘浅的小丈夫,可是理智阻止了她的愚蠢。

他和她是没有未来可讲的,除非她能勇敢的摆脱奶奶的掌控,或是他甘于沦为影子,成为她豢养的小情夫,不然今生他们是找不到共存点。

除了名字,她几乎快要忘了与她共度一夜,并有了夫妻关系的男孩长相。

隐约记得他有一张瘦削的脸,眉粗唇厚,五官深邃,瞳孔的颜色藏在他紧闭的眼皮下不得而知,整体来说,他是个不难看的男孩。

“莲儿,下回编故事请看最佳范本。”游少槐指指自己。

她笑而不答。

不知被她留下的“丈夫”可有怨慰?她心中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