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龙魂崛起 > 第2章 疼

第2章 疼

余的时间都在教室,从内心里不想与同龄人去玩,总是感觉那种玩耍不是自己应该干的,感觉很幼稚,虽然他自己也才三岁,根本不知道幼稚什么意思,然而他内心就是这样的感觉。

除了老师教授的文字,拼音字母,英语字母外,学习中不作他想,根据拼音字母思考者一点点的读者汉字。

李斗上午较晚,拼音字母已经教授完,总是在课余时间拉着欧阳晶晶指给他读什么?

谁都没有发现李斗的超强记忆力和理解能力,强大的学习能力,否则会引起震惊。

开饭了,跑的最快的就是李斗,都是四五岁的孩子,李斗的年龄最小,可个头很五六岁的孩子差不多,他有一个甚至成年人都比不了的饭量,食堂的香气早就让他问到了味,并确定了方向。

女老师看着李斗飞快的身影摇摇头,心想这孩子饿坏了。

当李斗跑进食堂的时候,李晓燕已经等着了,看见李斗呵呵一笑,给李斗盛饭,幼儿园的饭都是营养搭配好的,每个小朋友中午一个鸡蛋,一个小馒头,比正常的馒头小了一半,还一份肌肉和米汤,饭食定量一天的菜谱不会重复。

李晓燕知道李斗饭量大,但不知道能吃多少,也就为李斗准备了两份,饭碗也大了一倍。

“姐姐俺饿!”饭食不热不冷,李斗吃的速度很快,李晓燕看着李斗端正空空的碗,惊讶了一下,有添了半碗,可是李斗还是捧着碗:“姐姐,不够。”

“斗儿,你喝完了再乘好吗?”李晓燕的笑容很温暖。

然而李斗抱着碗咕噜噜的喝了个干净,速度快的很,其他的小朋友也才用调羹喝了几口儿子。

这一次李晓燕惊呆了,小伙伴们发现了,都静静的不吃饭看着李斗。

李晓燕震惊了,又盛了半碗,李斗又喝了,还要!

这时候幼儿园外响起李大锤的呼唤声,李晓燕愣了下,抱起李斗走出去。

李斗呵呵一笑:“姐姐,爸爸给俺买好吃的来了。”

真如李斗说的一样,李大锤提了一包包子,看上去有十个左右。

“这个,俺儿子能吃,这是给俺儿子的,还有这学期的学费。”隔着校门,李大锤尴尬的递过去。

“斗儿吃的完吗?都顶两三个大人吃的了。”李晓燕担忧把斗儿吃坏了,毕竟已经吃了那么多的饭了,把学费和包子接过来。

“姐姐,俺吃的完,还没饱。”李斗眼睛死死盯着包子,这是他最喜爱的食物,肉包子。

李晓燕瞪大了眼睛,惊讶中眼神询问李大锤。

李大锤尴尬的脸一红:“这个,吃的完嘿嘿,晓燕,孩子就交给你了,晚上来接。”

李大锤逃跑似的离开,很害怕李晓燕让自己把儿子领回家。

李晓燕把李斗领回饭堂,再盛了一碗汤,老师孩子们刚刚吃完饭都围了过来。

李斗嘿嘿的笑笑,一口一口的喝着汤把包子吃药,打了个饱嗝。

老师们和李晓燕吸了一口气,一个老师嘀咕道:“大胃王啊,真是个饭桶。”

谁知道李斗憨笑的脸突然黑了,小脸生气的涨红,小小的身板把五六斤的凳子举了起来,扔到了那个老师的脚下,震惊,整个饭堂鸦雀无声。

这个孩子是那么的与众不同,生气后的李斗哇哇大哭起来,他委屈,真实的感觉到了委屈。

第4章:打架小子去参军

李斗的大哭让老师们吓了一跳,刚刚嘀咕的女老师更是吓了一跳,李晓燕用眼睛瞪了一下这个女老师,不免感慨李斗小小年纪生来的暴脾气。

这女老师微微一愣后,才发现自己的话被这个能吃的小孩子听见了,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就有了自尊心,立即扶起脚下的板凳,把李斗扶起来:“对不起,老师说错话了,不哭了好不好,等下老师给你买好吃的。”

听到吃的,李斗安静了下来,呵呵笑了起来,变脸很快,在老师的安排下进入了午休。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下午的时间,李斗都在琢磨认识汉字,直到日落,李大锤到幼儿园把李斗接走。

从老师的嘴里听说了李斗今天发生的事情,简直幸福的身心爽快,这一天他都没有从集市离开,打算好了今天李斗放学后去刘大爷那蹭饭吃了。

寄存在刘大爷家的单车被车主推走,寄存单车的存号的柜台上放着一个存钱罐,一块钱每天都会塞满,这个时候集市的人就少了。

还是那很长时间在大门口下放着不变的摇椅,不知道多少年前哪儿个木匠做得,也只有刘大爷知道,整天的时间都会看见刘大爷躺在摇椅上,吃饭的时候都没有离开过,他的日子总是惬意。

然而今天却不见了刘大爷的人影,听说家里有老朋友来,离开到集市买酒买肉去了。

今天是刘大爷还算高兴的日子,那李大锤很长时间没有陪着自己喝酒了,在这镇子上他是孤家寡人,老伴十年前走了,两个儿子都在南方工作,幸好还有几个娃不算寂寞。

李大锤带着李斗出现在刘大爷家门口的时候,大门处已经摆好了饭桌。

饭桌是小版的八仙桌,这是北方独特的农家饭桌,每家的饭桌都有很久的历史,用几年十几年一辈子,两辈人都完好无损,刘大爷家的不知道用了多少岁月。

两瓶白酒,四个菜,一大框的馒头包子,刘大爷用尽了心,酒是大人喝的,那馒头包子是为李斗准备的,幼儿园中午只包一顿饭食。

李斗抓起包子就吃,刘大爷招呼李大锤坐下,感叹一声:“大锤啊,好久没来了,记得你家祖坟的风水还是我的祖爷爷选的,那可是风水宝地,最容易出将入相了。”

瓷酒杯能装五钱的酒,也就是半两,李大锤把两个酒杯倒满,酒是烈酒,瓷酒杯少说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空杯都能散发酒香,李大锤眼馋的紧,看着两个酒杯就口中生津。

刘大爷这些话他听了很多次,直到现在才相信这句话,以前总是感觉这刘大爷是忽悠,而这几天儿子的突然通窍了,开始信以为真,农村人都是这个样子,迷信这种东西很邪乎。

刘大爷看出李大锤的心思,呵呵笑笑,举起酒杯与李大锤碰了碰,一些东西可说不可说,他认为心中有数就行了,说这命运这个东西也是很玄乎,只在一个争字,不然再好的命也没用。

三杯酒下肚,李大锤就打开了话匣子,多长时间了,今天是第一次不喝闷酒,带着激动,添油加醋的把李斗今天的事说了一遍,刘大爷呵呵的笑着,一杯一杯的陪着,满脸皱纹的面容,笑起来更加深了。

一瓶酒下肚,李大锤有了醉意,这酒喝的痛苦万分,这时电话铃声响了,李大锤从怀中逃出杂牌蓝屏手机:“喂,大哥,咋了,啥,龙又打架了,在县城把别人的头打破了,这小兔崽子。”

李大锤非常气愤的挂了电话,李龙是李斗大伯的儿子,唯一的小子,比较受宠,从小就调皮捣蛋爱打架,就是个孩子王,这到高中了更是无法无天,在李大锤看来,初中的时候还能管教,第一次把同学的胳膊打骨折,抽烟喝酒,赌博是样样精通。

高中也是不入流的县四高,还是改不了坏习惯,这不,平常不惹事,这一次是大的,竟然谈恋爱了,还为了女人打架,这小子有种。

李大锤跟刘大爷说一声,急忙带着儿子李斗去县城,有了酒劲,心中发狠:“一定把这小子打改不成。”

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李龙打伤的是县城的有钱人,直接被带进了派出所,这是要去派出所去劳人啊,这大哥听说过早就起的犯病了。

大哥小时候被老鼠咬过,一激动生气人就会全身抽搐,不省人事,被大嫂掐人中才醒过来就给李大锤打了电话。

李大锤到县城派出所,把李龙给提了出来,走出拘留室,还没有出派出所大院,十七八岁的李龙屁股上就挨了李大锤几脚。

李龙疼得捂着屁股大叫,说实话感觉这一次叔踢的真狠:“叔,疼啊!”

“疼,疼是吧!”说着脚就抬了起来,李斗旁边看着嘿嘿的笑着。

“臭小子跑啥,把你弟抱着回家,人家都堵家门口了。”李大锤咆哮道。

李龙吓了一跳,人家爸妈去自己家了,感觉祸真的大了,嗯一声,抱着李斗坐上二叔的电单车回家。

“叔啊,你啥时候换辆单车啊,瞧这车破的。”李龙看叔路上不说话,一直叹气,内心七上八下的,试探开口道。

然而这句话真捅了马蜂窝,李大锤气的脸涨红:“老子想换,本来你弟上学了,买辆新电车,这下泡汤了,你小子就是个惹事精。”

打伤了人要赔钱的,两兄弟都不富裕,一辆新单电车几千大洋,这一次不知道怎么把事了了,想想就更气,接着骂道:“臭小子,早知道老子年轻的时候挣钱,不听你奶奶的让你练武,打人打上瘾了你。”

“练武练武!”李斗在李龙的怀里比划着小手喊道。

啪的一声,李斗的小屁股被李龙拍了一巴掌:“你给憨货懂个屁。”

啪!岂料李龙的脸被李斗的小手打了一巴掌:“你才是憨货。”

李龙愣了,这一巴掌着实疼,跟大人打的似的。

李大锤呵呵一笑:“斗儿可不傻,呵呵呵~好了,事情出了处理了就是了,不过,这个事情过了,谁说都不算,学不上了,我想办法让你当兵去。”

“啥?当兵!”李龙的脸顿时落了下来,开始垂头丧气。

第5章:一晃十八岁

李龙可不想当兵,听说当兵比练武还苦,没事受那罪干啥,然而他自己的命运现在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下河村,夜晚八九点才回到了家中,来问罪的同学父母刚走,父亲东拼西凑才凑齐五千块钱,这下日子都揭不开锅了。

“给我跪下!”李龙的父亲厉声喝道,李龙吓得一个哆嗦,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李大锤静静的看着不作声,脸色却很严肃。

李龙的父亲顺手提起一个板凳碰的一声砸在了李龙的背脊上:“惹祸,你都多大的人了,我和你叔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成婚了,家都分了,一个人养过一家人,看看你,什么玩意,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逆子。”

李龙父亲的脾气很暴躁,再次提起了一个板凳,李大锤赶紧拦了下来:“哥,让这小子去当兵吧,现在正招兵,我来想办法。”

李龙的父亲吸了一口气,平复下来,很是愧疚的看着自己这个弟弟,李大锤叹息一声走出了大哥的家门,走出门外还听见大哥再一次暴怒的骂自己这个大侄子。

一晃十五年过去,李斗上了高中,此时正在学校的操场上拔河比赛,李斗一个人对十人,这是一场打赌,赢了一人十块钱,输了他自己掏一百。

其中一个胖子在发令,一声令下,李斗全身青筋直冒,大喝一声,一步步往后退,十秒钟,胜利。

胖子倒吸一口气,一脸的佩服:“麻痹的,大哥这么叼,天生神力啊,怪不得这么能打。”

李龙如同正常人一样一年年完成学业,他是学霸,从小一个年级的书本,一个学期就看完吃透,第二个学期就开始完,睡觉,要么就是吃,过了一个美好的童年少年时代。

李斗吐了口气,他现在正在自读大学的课程,没有人知道他聪明到什么程度,都知道他每一次考试都是第一。

李斗长了一个一米七八的个头,样貌憨实,怎么看都人畜无害,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谁小看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把你卖了还帮着输钱,还是学校有名的混混头头。

李斗做事滴水不漏,打人打架从不让父母知道,做人义气,混混都服,打伤了人,自有手下的兄弟筹钱。

很多同学都去告状,说李斗是县城最大的混混,可是老师不信啊,校长更不相信。

开什么玩笑,一个清华大学的苗子,成绩斐然,学校混混,是嫉妒啊,还是骗我啊,李斗是个多大憨实的一个孩子啊,好人绝不能受欺负。

校长并不知道,在整个县城听到李斗的名字十八岁以上的凡是道上混的都会忍不住颤抖。

昨天夜里凌晨两点,李斗翻墙出了学校,手里用布缠绕着钢管去了夜场,手下的一个兄弟被富家子弟用啤酒瓶打破了头。

夜晚星星布满苍空,一轮圆月高挂,照耀着围墙外的竹林,李斗翻墙之后吹了一个口哨,扑通扑通扑通,二十多个青年从学校翻墙出来,从竹林里转出来十几个染发的社会青年。

“斗哥,黑子被他们挟持到了包间,王嘉豪动的手,他的保镖很能打,我们几个根本进不了身。”染黄发的青年气愤道。

李斗嘿嘿一笑,笑容带着冷意:“十分钟给我跑到夜场,谁跑不动掉队,自己看着办,到地方,下手给我狠点,什么狗屁富二代,老子让他尿裤子。”

很少有人知道,十年来他一直练武,从不间断,一手八卦拳出神入化。

夜场包厢,黑子被踩着脑袋,嘴里发着闷哼声,包厢内五六个年轻人穿着西服一人一脚的踹。

黑子的嘴角带着血丝,躺在地上抱着头,,没有发出一丝的惨哼,愤怒的眼神盯着皮沙发上躺着的青年,青年嘴里叼着烟,一女子被她死死的压着,女子奋力挣扎发出求救声。

黑子的心在咆哮,这是自己的女朋友,被这个二世祖看中了,他是李龙最好的兄弟,他也有钱算是县城排上号的富家子弟,奈何却比不过眼前这个二世祖,他家在县城手眼通天,更是县城的首富。

啪的一声,二世祖狠狠抽了女子一巴掌,愤怒道:“妈的,就一次,挣扎什么,****,十万!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没有老子得不到的。”

二世祖扯着女子的衣扣,刺啦一声撕破,女子惊骇的全身颤抖,此时此刻她感觉到了无助与欺辱。

然而此刻的黑子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却出现了惨叫声,黑子被打中找到空隙抓住一人的大腿上去咬掉一块肉,嘴里血液横流。

碰!包厢的门被撞开,李斗一铁棍把一人击倒,十几人提了家伙扑上去就打。

二世祖一愣,眼睛看向门口的李斗,此时李斗的身后还有二十几人没动,然而夜场也静了下来,夜场的老板关上了门,并对着一个手下耳语了一番。

李斗眼睛撇了撇夜场的老板,夜场老板身体一颤,此时黑子被解救了出来,二世祖五六个手下被打翻在地,却还有一人冷冰冰的站在二世祖的身边。

女子蜷缩在沙发上,上身的衣服破烂不堪,黑子夺过一铁棍就扑了上去:“老子要杀了你!”

碰!全身冰冷的青年一脚把黑子踹倒向李斗,李斗上前一步把黑子扶起,拍了拍黑子的肩膀以安慰。

“哥,那个人很能打!”黑子颤巍巍的站起来担忧道。

李斗冷哼一声,众人让路,一拳就打了过去,拳风呼呼作响,冰冷青年眼睛陡然收缩,一拳对轰,碰!卡咋,骨头碎裂的声音刺激着众人的耳朵。

碰!又是一拳,拳头骨折剧痛而迟钝的冰冷青年被击中腹部,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寂静,二世祖全身颤抖,震撼并被吓的,冰冷青年可是一级保镖,有多厉害他可是一清二楚:“我是谁你知道,你不能动我,好,好,你不动我十万,不一百万,一百万?”看着李斗嘴角笑着一步步靠近,他的心愈加的不寒而慓。

李斗狠狠的扇了二世祖一耳光:“我是李斗,呵呵,他是我兄弟。”李斗指了一下黑子。

这是昨天的事情,而整个县城都知道了李斗这个人物,而今天李斗打算是在学校的最后一天,昨天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第6章:李斗出山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