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巴黎圣母院 > 第2章 就在此时

第2章 就在此时

父到子,哪个不是成了家的呢?

大家听了更是乐不可支.肥头胖耳的皮货商没有理会他们,拼命要躲开四面八方向他射过来的目光;尽管挤得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但只是白费劲:好象一只楔子深陷在木头里,越用力反而越卡得紧,大脑瓜随着挣扎越发紧长在左右旁边人的肩膀中间.他又气又恼,充血的大脸盘涨得紫红.

最后这伙人当中有一个出来替他解围,此人又胖又矮,同皮货商一样令人起敬.

罪孽呀罪孽!有些学子竟对一个市民如此不敬!想当年,要是学子敢如此不敬,就得先挨柴禾棒子打,再用柴禾棒子活活烧死.

那帮学子一下子气炸了.

嗬啦啦!是哪只晦气的公猫在唱高调呀?

嘿,我认得,他是安德里.缪斯尼埃老公.有个人说.

他是那个在大学里宣过誓的书商.另外个人插嘴道.

我们的那所杂货铺里,样样都成四:四个学区,四个学院,四个节日,四个学政,四个选董,四个书商.还有一个人说道.

那么,就应把这一切TF!约翰.弗罗洛接着说.

缪斯尼埃,我们要烧光你的书!

缪斯尼埃,我们要把你的听差全揍扁!

缪斯尼埃,让我们好好揉一揉你老婆!

肉墩墩的可爱的姐姐乌达德呀!

比小寡妇更娇嫩.风骚!

你们全部见鬼去吧!安德里.缪斯尼埃嘟哝着.

安德里老公,不要再放屁了,要不,看我掉下去砸在你的脑袋上.约翰一直吊在柱顶上,接过话头说道.

安德里老公抬起眼睛看了一会儿,好像在估量一下柱子有多高,促狭鬼有多重,再默算一下冲重,然后就不敢作声了.

约翰成为这战场的主人,便乘胜追击:

我虽然是副主教的弟弟,但还是要这么干.

高贵的先生们,学堂的学人们!像今天这样的日子,我们失去了应该得到的尊重!别的姑且不说,你们看看,新城有五月树和焰火,旧城有圣迹剧.狂人教皇和弗朗德勒的使君,但是我们大学城,有个什么呢!

可是我们莫贝尔广场够大的了!一个趴在窗台上的学子叫道.

DD学董!DD选董!DD学政!约翰大声叫着.

今天晚上就用安德里老公的书,在加伊亚广场放焰火吧!另一个接着喊道.

烧掉学录的书桌!旁边的一位补充说.

烧掉监堂的棍棒!

烧掉学长的痰盂!

烧掉学政的食橱!

烧掉选董的面包箱!

还有学董的小板凳!

DD!小约翰附和地接着喊,DD安德里老公!DD监堂和学录!DD神学家.医生和经学家!DD学政.选董和学董DD他们!

世界末日到了!安德里老公塞住耳朵咕噜道.

噢!学董来了!正在走过广场.有人在窗台上突然喊到.

人人争先恐后扭转过头向广场望去.

真是我们可敬的学董蒂博大人吗?风车约翰.弗罗洛问道,因为他被攀附的里面的一根柱子挡住看不见外面的情况.

对,对,是他,就是他:学董蒂博大人!

果真是学董及所有学官列队前往迎接使团,此刻正穿过司法宫广场.挤在窗前的学子们,冷嘲热讽,鼓掌喝倒采,向他们表示欢迎.走在最前面的学董,先遇到一阵谩骂,骂得可凶呐.

您好,学董先生!嗬-啦-嘿!这厢有礼了,您好哇!

这个老赌棍,跑到这儿干吗来啦?他竟然肯丢下骰子不赌了么?

瞧,他骑着骡子小跑的神气模样儿!骡子的耳朵还没他的长呢!

嗬-啦-嘿!您好,蒂博学董先生!赌徒蒂博!老笨蛋!大赌棍!

上帝保佑您!昨晚上赢了不少吧?

唔!瞧他那张衰老的面孔,铁青,消瘦,憔悴,这全是爱赌如命.好掷骰子的缘故!

掷骰子的蒂博,您屁股转向大学城,向新城跑,这要上哪儿去呀?

当然是去蒂博托代街开一个房间过一过瘾啦!风车约翰叫道.

大伙儿一听,拼命鼓掌,雷鸣般重复着这句俏皮的双关语.

学董先生,魔鬼赌局的赌棍,您是到蒂博托代街去开一个房间过把瘾,对不对?

其他学官挨骂了.

DD监堂!DD执杖吏!

你说,罗班.普斯潘,那个人究竟是谁呀?

吉贝尔.德.絮伊,吉贝尔.德.絮伊奥坦学院的学政.

给你我的一只鞋:你的位置比我的方便,拿去狠扔到他的脸上.

今晚上就叫你尝个够!

DD六个神学家和他们的白道袍!

那些人就是神学家吗?我原来以为是巴黎城的圣日芮维埃芙送给鲁尼采邑的六只大白鹅呢!

DD医生!

DD那些无休止的胡扯般的教义争论和神学辩论!

给你,我这顶帽子,圣日芮维埃芙的学政!你徇私,叫我吃了大亏-这是实实在在的!他抢去了我的位置给了小阿斯卡尼奥.法尔扎帕达,就因他是意大利人,是布尔日省的.

真不公正!学子们一齐喊道.DD圣日芮维埃芙的学政!

嗬-嘿!阿尚.德.拉德奥老公!嗬-嘿!路易.达于尔!嗬-嘿!路易.达于尔!嗬-嘿!朗贝尔.奥特芒!

让日耳曼学区的学政被魔鬼掐死吧!

还有圣小教堂里的那班神父和他们的灰毛披肩;灰毛披肩!

以及,让魔鬼掐死那些穿灰毛袈裟的!

嗬-啦-嘿!艺术大师们!清一色的漂亮黑斗篷!清一色的漂亮红斗篷!

就像尾巴一样!

好比一个威尼斯大公去参加海上婚礼!

你看,约翰!那不是圣日芮维埃芙主教堂的那班司铎!

司铎统统去见鬼吧!

修道院克洛德.肖阿院长!克洛德.肖阿博士!您是不是去找那个骚娘儿玛丽.吉法尔德?

她在格拉提尼街.

她正在给您这个好色的大王铺床哩.

她要四个德尼埃.

有一大群蜜蜂来了.

要不要她当着您的面卖呀?

学友们!庇卡底的选董西蒙.桑甘老公来了,他带着老婆,就是骡子屁股上的那个.

骑马人的身后坐着黑色的忧虑.

不要害怕,西蒙老公!

早上好,选董先生!

晚上好,选董夫人!

这一切让他们很开心吧!磨坊的约翰叹道,他一直高踞在拱顶的叶板上.

这会儿,大学城宣过誓的书商安德里.缪斯尼埃老公欠身,贴着王室皮货商吉尔.勒科尼老公的耳朵悄悄地说:

先生,我告诉您,这是世界的末日.从未见过学子们这样的越轨行为.这都是本世纪那些该死的发明把一切全毁了,什么大炮啦,蛇形炮啦,臼炮啦,尤其是印刷术,即德意志传来的另一种瘟疫!再也没有手稿了,再也没有书籍了!刻书业被印刷术给毁了.世界末日到了!

这从天鹅绒的日益发达,我也确实看出来了.皮货商答腔说.

就在此时,正午十二点到了.

哈!......整个人群不约而同叫了起来.学子们也默不作声了.随后一阵激烈的骚动,一阵乱哄哄的挪动脚步和摇动脑袋,一阵爆炸似的咳嗽和擤鼻涕声;人人设法抢占一个好的地形踮起脚尖,聚集成群;接着一片寂静;个个伸长脖子,张开嘴巴,所有的目光都射向了大理石台子.依然空空荡荡,台子上只有典吏的四名捕快一直站在那里,身体笔直,一动也不动,宛如四尊彩绘塑像.大家的视线便转向留给弗朗德勒使臣的看台.看台的那道门还紧闭着,台上空无一人.这人群从清晨就眼巴巴等候三件事来临:晌午.弗朗德勒使团和圣迹剧.唯有晌午准时来到而已.

真令人无法忍受.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五分钟.一刻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动静.看台上仍然没有一个人影,戏台上仍然鸦雀无声.这时,愤怒随着急躁接踵而来,带火药味的话儿在人群中散播开来,当然声音还是低低的.圣迹剧!圣迹剧!大家低低地这么嘀咕着,脑子渐渐发热起来,一场风暴尽管还只是轻轻咆哮,却在人群上面震荡.磨坊的约翰带头煽动起来.

圣迹剧!弗朗德勒人见鬼去吧!他用浑身劲儿,大声吼叫,同时像条蛇似地绕着柱头扭动着身子.

观众一块鼓掌,也跟着吼叫:

圣迹剧!弗朗德勒去死吧!

马上给我们演圣迹剧,否则,我们就演一出喜剧和寓意剧希望把司法宫典吏吊死.风车又说道.

说得好极了!民众吼叫起来.那就先吊死他的几个捕头.

话音刚落,一阵欢呼.那四个可怜虫面色煞白,面面相觑.人群向他们拥去,中间隔着一道不十分牢固的木栏杆,眼看这道围栏在群众挤压下扭弯变曲,就要冲破了.

情势实在是太危急了.

砸烂!砸烂!四面八方齐声叫着.

就在这会儿,前面描述过的那间更衣室的帷幔掀开了,出来了一个人,大伙一见,突然站住,似中了魔法一般,顿时愤怒变成了好奇.

肃静!肃静!

这人提心吊胆,战战兢兢,毕恭毕敬朝前走,越往前走便越近似卑躬屈膝,就这样走到了大理石台子的边上.

这时渐渐平静下来了,只有轻微的嘈杂声从安静的人群中传出.

市民先生们,那个人说,市民太太们,我们将十分荣幸地在红衣主教大人阁下面前,朗诵和献演一出非常精彩的寓意剧,名为《圣母玛丽亚的公正判决》.在下扮演朱庇特.大人阁下此刻正陪着奥地利大公派来的尊贵的使团在博代门听大学学董先生的演讲,等显贵的红衣主教大人一到,我们就开演.

用不着什么别的办法,朱庇特这一席话,便着实挽救了司法典吏那四名倒霉捕头的性命.纵然我们不胜荣幸,构思了这样一个千真万确的故事,因此应在批判之神圣母面前承受责任,人们也许在这种场合会引用众神不要来干涉,这么一个古老箴言:并非来刁难我们的.况且,朱庇特老爷的服装那么华丽,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对于安定观众的情绪也是起了一定作用的.朱庇特身著锁子铠,外面披着金色大钮扣的外套,头戴镀金的银扣子的尖顶头盔;如果不是他脸上的胭脂和浓须各遮住面部的一半,如果不是他手执一个缀满金属饰片.毛刺刺布满金箔条子的金色纸板圆筒-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它代表霹雳,如果他那两只光着脚没有按照希腊方式饰着彩带,那么,他那身威严的装束,真可以同贝里公爵禁卫军中布列塔尼的弓箭手相提并论了.

第一卷二皮埃尔.格兰古瓦

本章字数:6924

可是,随着他夸夸其谈,被他那身装束激起的欢愉和赞叹,渐渐消失了.等到末了他说出等显贵的红衣主教大人一到,我们就开演这句不合时宜的话时,他的声音被雷鸣般的喝倒采声淹没了.

马上开演!圣迹剧!马上开演!圣迹剧!民众吼叫着.在这吼叫声中,风车约翰的嗓音盖过一切,好象演奏中的尼姆乐队嘈杂的短笛声,刺透了喧嚣.他尖声叫嚷:马上开演!

DD朱庇特!DD波旁红衣主教!罗班.普斯潘和高坐在窗台上的其他学子大吵大闹.

马上开演圣迹剧!立刻!马上!否则吊死演员!吊死红衣主教!群众连连喊着.

可怜的朱庇特惊慌失措,魂不附体,涂满脂粉的红脸蛋变得煞白,丢下霹雳,拿下头盔,频频鞠躬,战战兢兢,口里语无伦次道:红衣主教大人......御使们......弗朗德勒的玛格丽特公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其实,他害怕成了吊死鬼.

民众因为等待而要吊死他,红衣主教由于他不等待也要吊死他,他反正都得死,两边各是万丈深渊.换句话说,都是绞刑架.

亏得有个人来替他解围,把责任包揽下来.

这个人一直站在栏杆里边,大理石桌子旁边的空地上,谁都没有瞅见他,因为他又长又瘦的身子靠在圆柱上,柱子的直径如此之大,以至于它能挡住所有人的视线;这个高挑个儿,消瘦干瘪,脸色苍白,头发金黄,额头和腮帮上都有了皱纹,但还很年轻,目光炯炯,满脸笑容,身上穿的黑哔叽衣服旧得都磨破了,磨光了.这时,他走近大理石桌子跟前,向那位正受着痛苦煎熬的可怜人儿,那可怜虫吓晕了,并没有发现.

这个新出现的人再向前迈了一大步,叫道:朱庇特!亲爱的朱庇特!

此时的朱庇特什么也没听见.

末了,这个金发大个子不耐烦了,靠近他的脸大喊一声:

米歇尔.吉博纳!

是谁在喊我?朱庇特如从梦中醒来,问道.

是我!黑衣人回答道.

啊!朱庇特叫了一声.

快开始吧.那一位说.马上响应群众的呼声,我去让典吏不要过于发火,典吏再去请红衣主教大人不要生气.

朱庇特松了一口气.

观众还在不满的嘘他,他使出浑身劲儿叫道:市民先生们,我们马上就要开演了.

欢呼您,朱庇特!鼓掌吧,公民们!学子们叫道.

绝啦!绝啦!观众叫道.

接着,掌声震耳欲聋.朱庇特早已退回帷幕后面,欢呼声仍在大厅里震荡.

这时候,正如我们那个亲爱的老高乃依所言,那位神通广大的无名氏,化狂风暴雨为风平浪静的人物,也谦逊地早已退回到那根柱子的阴影里去;如果不是前排观众中有两位姑娘注意到他刚才同朱庇特米歇尔.吉博纳对话,硬把他从阴影中拉出来,或许他还像原先那样无人看得见,一动也不动.

长老!一个姑娘叫了一声招手让他过来.

住口,亲爱的莉叶娜德.她身旁的那位俊俏,娇嫩的姑娘,再加上盛装艳服,越显得好看的了,说道.他不是神职人员,而是在俗的;不应称长老,该叫相公.

相公.莉叶娜德说.

无名氏靠近栅栏,用讨好的口气问道:

小姐,您们招呼我有何贵干?

哦!没什么.莉叶娜德脸红着,忙说.我身边的这位漂亮姑娘吉斯盖特,芳号叫让茜安娜,是她想跟您说说话.

没有的事.吉斯盖特低着头说.我告诉莉叶娜德不应叫你长老而应称为相公.

两位倩女慢慢低下眼睛.无名氏,巴不得跟她们攀谈,遂笑咪咪瞅着她们直看,说道:

小姐,您们确实没有什么要跟我说吗?

哦!什么也没有.吉斯盖特回答道.

没有.莉叶娜德说.

高个子金发青年退了一步,准备走开,但是那两位充满好奇心的姑娘哪肯罢手.

相公,吉斯盖特连忙说,语气急促,就像水闸打开了似的,或者说,就像女人横下了心.您认识那个在剧中扮演圣母娘娘的大兵,对吧!?

您是指那个扮演朱庇特的吧?无名氏顺下来说.

哎,可不是!看她多笨!那您认识朱庇特吗?莉叶娜德说道.

米歇尔.吉博纳吗?无名氏回答道.我认识那个人,夫人.

看他那胡须多神气!莉叶娜德说.

他们马上要上演的戏,很精彩吗?吉斯盖特不好意思地问道.

十分精彩,小姐.无名氏毫不犹豫地答道.

戏的名字叫什么?莉叶娜德问道.

《圣母娘娘的公正判决》,是寓意剧,小姐.

啊!那可是不同.莉叶娜德接着说.

短暂沉默.无名氏先开口说:

这是一出还没有上演过的新编的寓意剧.

那不是两年前教皇特使大人入城那一天演的那一出了,剧中有三个靓女扮演......吉斯盖特说道.

扮演美人鱼.莉叶娜德说.

而且还全身赤裸哩.那个青年补上一句.

莉叶娜德立刻红着脸地垂下眼睛.吉斯盖特一看,也马上低眉垂目.那青年却满面笑容,接着往下说:

那真是好看呀!不过今天是一出专门为弗朗德勒的公主编写的寓意剧,.

有唱牧歌吗?吉斯盖特问道.

喏!寓意剧怎会有牧歌!无名氏应道.剧种是不可搞混的.要是一出傻剧,里面会有唱牧歌的.

真可惜.吉斯盖特说.当年那一天,有些粗俗的男女在蓬索泉边打架,而且高唱赞歌和牧歌,还露几手哩.

适合教皇特使的剧,并非一定适合公主.无名氏的语气相当生硬.

还有,在他们眼前,几件低音乐器竞相演奏可带劲啦,乐声那才悦耳哩.莉叶娜德接着说.

还有,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