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武林第一神捕 > 第5章 果不其然

第5章 果不其然

就只好选择从地下河游出来。

为了从那里游出来,九环刀,还有一些搜刮到的银子之类都丢了,减轻负担,也差点淹死在那里。

摸了摸怀里的东西,还好剩下一些银票,武功秘籍,还有那块黑色莲花令牌。

这时候,他才仔细端详起这块黑色莲花令牌,似铁非铁,似木非木,摸上去手感很好,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

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那个面具男子提醒过他,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这块令牌在他手里,否则引来杀身之祸。

他想不明白,就这样一块没什么奇特的令牌,何以给他带来杀身之祸呢。

不去多想,将其贴身收起。

银票、武功秘籍还有些湿,燕立行将之甩了甩,尽量将之甩干,却不料从那本沙三彪手里得到的内功心法中,甩出来一样东西。

燕立行将它拾起,是一张薄薄的毛皮,摊开来有三尺大小,上面画了不少图案,还有运功路线。

看了最上方斗大的三个字体,燕立行的面色登时大惊。

“神足经!”

要知道,燕立行的灵魂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在前世可是看过不少知名武侠小说,并且深深迷恋其中。其中的一个门派少林的武功,被誉为武林的泰山北斗,相传就有一门《神足经》的神功存在。

眼前,这张古朴泛黄的毛皮上,燕立行若是看的不错的话,就是《神足经》的武功心法,就是不知道与少林有没有关系了,毕竟这个世界,也是存在少林这样一个门派的,同样是武林中的名门大派。

“我记得,原来检查沙三彪那本内功心法时,没有发现这个东西,怎么突然多了出来。”

燕立行压抑住心中的躁动,沉下心想了想。

“莫非……是那个面具男子!”

燕立行双眼精光一闪,想到这样一种结果。

当时自己不小心摔了下去,醒来后就在山洞之中,也没有仔细检查身上的东西,极有可能就是面具男子趁他昏迷时,塞到他身上的。

若真是如此,他这样做,又有什么目的呢。

喜欢将事情想明白想通透的燕立行,此刻感觉正有重重迷雾笼罩,感觉自己卷入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中,已经没办法抽身而退了。

低头看了看《神足经》的武功心法,燕立行眼中光芒烁烁。

“不管那么多了,既然送到我手上来,不练岂不是可惜了。管他什么阴谋诡计,只要自己实力够强,就有办法应对!”

于是,燕立行果断开始修炼起《神足经》。

第十一章精进麻烦

《神足经》上,共有十二幅图,摆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匹配有相应的运功路线。

燕立行照着第一幅图形,依式而为,心中更是按照相应的运功路线凝神存想,与一般的基础内功心法有些不同。

慢慢的,只觉得一丝丝温热的感觉,如同一条丝线,在打通的第一条经脉中来回游走,原本的《养元诀》内力,也被这温热的丝线所引导,最后竟然融合到了一起,那条丝线似乎也壮大了些,体内传来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第一幅图,记载的行功路线有三条,意味着要打通三条经脉,燕立行不过才打通了一条。

于是,保持着那种古怪姿势,按照行功路线继续朝着第二条经脉冲击而去。

燕立行的脸上,开始泛出丝丝汗珠,身上还未干透的衣裳,似乎又被汗水浸湿了。

这打通经脉的关卡,历来就是武者修炼很困难凶险的一种,然而对于燕立行来说,此刻却显得有些简单了。

“叮!同化《养元诀》内力,《神足经》第一层熟练度提升到66%。”

伴随着第二条经脉的打通,燕立行的脑海中也同时响起一道声音。

看来《神足经》的修炼,也被武学修炼系统数据化了。

这打通了第二条经脉,内力顿时增多了一倍有余,并且比起原来的内力更为精纯,燕立行心中不免有些狂喜。

原本,燕立行打算一鼓作气打通第三条经脉,彻底练成第一幅图,也就是《神足经》第一层,不过看看周围天色,似乎太阳都下山了。

“居然这么晚了,修炼中不觉得时间流逝,还有肚子……”

燕立行这才发觉,腹中传来一阵饥饿感,显然长时间没有进食,手脚都有些发软。

当务之急,是先填饱肚子,还有回去跟韩明达复命。

才又想起,到时候韩明达问起黑色莲花令牌的事,自己该怎么应付。

脑海中,又不自觉回响起面具男子的话,燕立行感觉有些纠结。

是说真话?还是说假话?是交出来?还是不交出来?

感觉两种情况,对他都有危险的样子。

“算了,那就隐瞒到底,谁也不说。还有着《神足经》,这些东西都不能让别人知道!”

燕立行咬咬牙,将这些东西全部贴身收好,慢慢朝树林外走去。

天色渐渐暗下,燕立行加快了脚步,他不太确定自己具体在哪里,走了几里路,途径一个小村庄,问过后才知道,这里距离平顶山不过十几里路,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离得太远。

索性,燕立行看天色已晚,不好再赶回衡水县,从这里回到衡水县,至少也要两三个时辰,不如在这里暂住一晚,明天一早再动身回去。

身上还穿着一身褴褛,拿出一张十两的银票,主人一家连连感谢,燕立行也换了一套干净衣裳,粗茶淡饭填饱了肚子,在一个简陋的房间内端坐着。

不过,吃饭的途中,他听到了主人家的闲言碎语,引起了他的注意。

仔细一问,燕立行心中一惊。

三星帮的人,在平顶山的上下必经路口埋伏了一整天,像是在蹲守什么人。

傍晚的时候,村庄里还有三星帮的人来过,询问有没有在这平顶山附近见过奇怪的人,还查过一遍村庄,最后没有发现什么就都走了。

燕立行的到来,刚好晚上那么一些时候,错过了三星帮的人。

然而,燕立行想到的是,三星帮为什么在平顶山附近搜查,刚好自己今天去了平顶山,将沙三彪那伙强盗给灭了。他们蹲守在下山路口,会不会就是为了自己呢?

若真是如此,那自己的行踪肯定又不知不觉暴露了。

想到这里,刘炳这个名字在他脑海中飘过。

这家伙对他下过手,出卖过他,必须找个机会,将他做掉才行。

燕立行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忽闻,房间外面传来一些嘈杂之声,引起了燕立行的注意。

顺着窗户朝外看去,外面火光摇曳,似乎有不少人,走动的身影,燕立行一看之后,顿时警觉。

三星帮的人!

不是才搜查过么,怎么又来了!

随后,不少人已经朝他这间屋子走来,一些人手中拿着火把,将屋外照得通亮,映出这些人清晰的面容。

一个个来势汹汹,恐怕是发现他这个借宿之人,要查看个究竟。

哐当一声,门被踹开两边,十来个身影跨步进来,正好看见屋内转身过来的燕立行,上下打量,面色不善。

“你是哪里人?为什么借宿这里?”

当前之人,指着燕立行问道,只是这个语气不太友善。

燕立行眼神隐蔽的扫过他们,一个个手里都握着兵器,随即心念一动,面露惊慌之色。

“我是隔壁余阳县的人,本想去衡水县探亲,岂料昨天路上遇险,被人打昏过去。等我醒过来后就在附近树林里,看天色渐黑不好赶路,我才在这里留宿一晚的。”

当前之人一脸不信,说道。

“探亲?被人打昏过去?你的经历还颇为可怜。说说你亲戚是谁,住哪里。”

燕立行保持着惊慌之色,心中随意捏造了一个名字、住址,他就不相信三星帮的人真去查,这种时候就要说的流畅肯定,不能被他们看出马脚。

燕立行演得很不错,就是不想和这些家伙正面冲突,谁知道外边还有多少三星帮的人,他可没把握直接杀出去。

突然,这群三星帮的人之中,一个瘦小身影指着燕立行大叫。

“我认得他!他是孙堂主要追杀的人,杀死孙堂主弟弟的那个六扇门捕快,就是这个人!”

他这话一说出口,燕立行心里咯噔一声,暗道要糟。

果不其然,其他三星帮的人一听,霎时目光齐齐落在他身上,眼中闪过惊讶,随即化为贪婪之色。

没想到啊!

孙堂主可是说了,谁能杀了这家伙为他弟弟报仇,立即提拔为大头目,赏一千两白银,再传授一门精妙武功。

如此大的诱惑,岂能不心动?

“上!拿他人头回去,即使今晚没有收获,想必孙堂主也会很高兴的。”

当前之人,哈哈大笑一声,握刀一指燕立行。

第十二章月黑杀人夜

未等他们上前动手,燕立行已经夺身而进,暗运内力,径直冲向众人。

好家伙!这小子真不怕死啊!

众人见他不但不退,反而朝自己冲来,手上空空如也,当真是有勇气。

“有胆色,吃我一刀!”

当前之人最先动手,长刀斜劈而来,仿若三把刀在燕立行眼前晃过,正是《三星刀》中的三星乍现。

燕立行丝毫不惧,他也懂得《三星刀》,比之眼前之人还要精熟,身体扭动间,轻易避开了刀势,抢上身前。

那人脸色一变,哪里想到自己自信一刀毫无用功,一晃神的功夫,手中的长刀已经被夺走,出现在燕立行手上,反手一刀削去,脖子上立时飙起一串血水。

解决掉一个,其他人才朝他冲来,脸上都带着惊色。显然没料到他如此生猛,各自杀招都使将出来。

霎时间,眼前一片刀影闪烁,燕立行识趣暂退,待一轮刀势使完,已经迂向右侧,长刀起落,又是杀翻两人。

燕立行心中暗喜,察觉到自己身体素质有了充足的提升,每一个动作都能更快完成,刀法的威力也提升不少,一切都是那《神足经》的效果。

长刀在他手中连连翻飞,每一刀又快又准,三星帮十多人,短短时间被他一人杀翻好些个,威猛如斯,心中都升起一丝胆怯。

见他们以求自保,不敢贸然上前进攻,燕立行抓住机会一个窜身冲出屋外,迈开大步朝着大门外奔去。

三星帮众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急忙快步追上,还朝着门外大喊。

“快拦住他!”

大门外也有二十来个三星帮的人,听到屋内大喊,有些不明所以,正好见到一人提刀冲出,急忙围了上去。

“我去,屋外还守着这么多人!”

燕立行见到二十多人朝他围过来,不由惊道。

打量一下,便朝着人的方向,握刀疾冲过去。

如今谁敢拦他,就杀谁。

实力的提升,心中也不免有些豪气干云,身上的气息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

眼前刀锋斩来,伴随着吆喝声,燕立行身子向后一仰,避开刀势后横刀一划,长刀带出两道血迹,撞开身前两人,已然冲出了包围圈。

这时,刚从屋内出来的几人,见到燕立行突围出去的身影,有些气急败坏。

“追!那人是杀死孙堂主弟弟的捕快,拿下他,我们就是大功一件!”

其余人听明白了,登时眼中升起贪婪之色,朝着燕立行脱身的方向紧追而去。

然而,燕立行并不是朝着道路上逃跑,而是深入树林之中。

在路上逃跑等于找死,三星帮人多势众,附近还不知道有没有更多的人,万一遇上了,来个前后一包抄,以他现在的实力,肯定死路一条。

深入树林之中,夜色昏黑,却有很大机会逃出去,摆脱掉这些三星帮的家伙。

燕立行冲进树林,借着月光也能看清周围,避开那些树木,逃向深处。

不多时,后面追来的三星帮帮众,两个人手中拿着火把,瞬间照亮了一片区域,失去了燕立行的行踪。

“朝哪个方向去了?”

这些人停在树林中,四处打量着。

“找找地上有没有脚印和踩踏的痕迹,就能找出他逃跑的方向。”

这些人中也是有聪明人的,其他人听了当即提着火把查看四处地面,片刻后似乎找到了一些可疑痕迹,被踩过的落叶。

“痕迹指向那个方向,追!”

这些人发现了燕立行逃跑的方向,接着又紧追上去。

……

跑出一段路的燕立行,已经处于树林的深处,到处都是茂密的草丛树木,月光都照不进来,黝黑黝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但他却能看见一些轮廓,这很让人惊奇。

莫非……这又是那《神足经》的功劳?

索性,燕立行想到一个计策,或许能摆脱眼前的危险,还能够将三星帮的人尽数反杀呢。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攀到一棵树上,隐藏在繁茂的树梢中,露出眼睛看着下方。

他知道,这些人有火把照着,若是循着脚步肯定能追上来。

果然。

火焰的亮光靠近这里,还有急促的脚步声,是三星帮的人追上来了。

这些人从他脚下缓缓经过,大概有三十来人,看来是全部都追来了。

燕立行心中思忖着,他现在的武功,对付这些人十来个不成问题,但是三十多人,恐怕不太好办。

没想到,下面三星帮的人分开两队,他们手中只有两个火把,显然打算分开来找人。

燕立行的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他只要想办法,将这些火把灭掉,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这些家伙还不是他宰割的羔羊。

就这样办!

两帮人分开来,在树林中来回搜寻,口中还嘟囔着。

燕立行找准时机,在其中一队路过身下的时候,轻轻一跃而下,长刀力劈而下,砍向那个拿火把的家伙。

噗!

鲜血飙起丈高,这些人才反应过来,被人偷袭了,连忙看向燕立行!

只是,那个死掉的家伙,手中的火把被燕立行第一时间夺过来,一下拍在地上,挑起一些泥土落叶给灭掉了,顺便朝着一边躲藏。

瞬间,周围一片漆黑。

三星帮的这些家伙当即慌张大喊,四处挥刀乱叫。

“谁砍我?出来!”

“你找死!砍我的人在那里,上!”

“你们砍错了,自己人!”

“我们中计了!”

这些人互相砍过一轮,才意识到中计了,可惜有几人死在自己人刀下,此时更被人有意弄熄火把,四周看不清轮廓,就算那人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认不出来。

燕立行已经悄悄靠近了他们,他能大概看清这些人的身影,嘴角露出危险的笑容。

追杀我这么久,该我反击的时候了。

就算你是三星帮这样的庞然大物,我也要崩掉你几颗牙下来,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唰唰两下手起刀落,几个人颈部喷血,啊了两声,当即倒下。

“那人就在附近,大家小心!”

这些人开始慌张了,这样漆黑的环境下,他们连自己人都分不清,怎么对付那个人。

“跑!跟另一队的人会合!”

有人提议,开始往前面跑,然而这人没跑出几步,胸口就突然中了一刀,最后无力地倒了下去。

“现在想跑,晚了。”

燕立行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