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武林第一神捕 > 第38章 燕立行却是轻笑一声

第38章 燕立行却是轻笑一声

笛声越来越清晰,能从中察觉到一些诡异的魔力,仿若魔音侵袭,能够影响心神。

而前方目光所及之处,一道身影站在那里不动,正是追击马车而去的刘世杰。

恍惚间,一道身影从树上飘飞而去。

那侵袭心神的魔音,也渐渐消失了。

第九十章想法

“刘兄。”

燕立行追近了去,来到刘世杰身后不远,开口唤他。

随着那魔音般的笛声消失,刘世杰也终于能够行动,可见此时的他,两颊额头满是溢出的汗水,喘着气,身体也随之微微颤抖着。

听得身后呼喊,忙转过身来。

见到他的样子,燕立行小小惊讶了一番。

“刘兄怎么弄得这般模样。”

对方可是货真价实的先天奇脉境高手,追击一辆马车不至于弄得这样狼狈,莫非是方才惊鸿一瞥的那个身影?

刘世杰有些无奈,惭愧道:“燕兄,是我大意,让马车跑了,丢了那二十万两。”

他也没有抱怨,没有推卸责任,确认自己的失职。

燕立行并没有责怪他,反而问道:“慢着刘兄,先别着急自责。不知方才我听到笛声是怎么回事。莫非除了那马车之外,还有其余人接应?”

这是他感觉奇怪的地方。

从徐威的嘴里,他简单的套出了一些话,除了一些黑衣人外,并没有其他人接应。

但是刚才真切听到的笛声,意味着可能有另外的人插手。

“是有接应的人,十多个骑马的黑衣人。”刘世杰如实道。随即,见他脸色微微变化。“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中途而来的神秘人。”

燕立行眉头微皱。

“神秘人……莫非那笛声就是出自于此人?”

“确实如此。”

刘世杰点点头,脸色有些不好,似乎提及因为此人的原因。之后,他就将从衙门追出来到方才那个神秘身影消失这个时间段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讲与燕立行听,后者听完,轻点着头,脸上若有所思。

果真有意外发生。

否则,以刘世杰的武功,怎么会连几个后天境界的家伙都留不下。

不过,让燕立行尤为注意的点,是那个吹起笛声的神秘人,刘世杰没有看清他的面孔,只见到此人身着白衣。尤其是描述的笛声,幽寒诡异,笛声似魔音摄人心魄,也是因为如此才让刘世杰难以出手行动,让那些黑衣人带着马车逃远了。

“笛声似魔音,诡异之极……”

燕立行眸光闪烁,这般形容的笛声,与他脑海记忆中的某个人,有不少的相似之处。

当初在运来客栈,他还是一个黑衣捕快时,那个要出手夺他黑莲令的红袍女子。此人,也是用一根玉笛,以笛声为武功伤人,描述与刘世杰所说相差不多。

难道这两者间,是相同势力或师承之人?

他还记得慕容情提及过,那个红袍女子是什么杀手组织红音楼的花魁。就在前不久他突破后天境圆满时,一个深夜,此人还潜入衙门入他的屋,对他出手,当时也是慕容情在一旁,只是两人说着一些他不懂的话,似乎确认了自己的身份还是什么,又奇怪的离开了。

一瞬间联想到这些,燕立行呼出一口气,将这些想法又是甩掉。

除了以笛声为武功这一点相似,其余的信息并不能得出更多,燕立行索性也不再多想,见刘世杰脸色疲惫,还是先回衙门。

至于那二十万两的事,也只能再另想办法解决了。

“刘兄,先回衙门吧。”

“好。”

……

回到衙门已是深夜,刘世杰去休息了,他可没那么好,还要处理一堆烂摊子。

吩咐人将死去的一些官兵尸体处理好,明日一早给他们家里送去,还要给一笔安葬费,毕竟是因公殉职。

那些因此受伤的,也各自有所补贴。

还有,被抓起来的家伙,有七八个黑衣人,以及败落被擒的徐威,此时此刻都在衙门大牢内关着,让陈锦、何大为等人看管着,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了。

这些事情处理好,已是辰时。

回到屋里休息,直到正午才醒来。

吃过午饭,燕立行就去了大牢,陈锦、何大为都尽职尽责守着,半步不离,这一点让他比较满意。

“大人。”

见到燕立行来了,他们顿时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

“里面没出什么乱子吧。”燕立行扫了他们一眼,说道。

陈锦恭谨道:“大人放心,我们都仔细看着呢,没有事发生。倒是大人忙碌一晚,才休息了短短两个多时辰,不如去休息好了,这里有我们看着没事。”

燕立行眼神下斜,淡淡看了他一眼,随即道:“我没事。你和何大为随我进去,其他人在这里看着。”

“是。”陈锦、何大为两个人应声道。

叫人打开牢门,燕立行带着两人,慢慢穿过走道,径直朝着最里边关押徐威的牢房走去。

徐威和昨晚抓起来的黑衣人,分别关在最里面的几个牢房。

因为之前钱广昌的事,大牢内的犯人全死了,如今显得比较空。

三人的脚步声在这略空的大牢内显得格外清晰,还未到徐威被关押的地方,一双双目光纷纷朝这里望了过来。其中,也包括了徐威的。

见到是燕立行,这些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尤其那徐威,更是重重冷哼一声。

燕立行自然也将他们的举动收入眼底,嘴角扯起一抹弧度,走到了徐威所在牢房的面前。

“在这凉爽透风的地方住了一晚,可还住的习惯?”

燕立行看着徐威,淡笑道。

“少要对我冷嘲热讽。”徐威怒瞪他一眼,冷冷道。“你来这里,无非是想要从我口中套出一些话来,我还是那句话,你只要放了我,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

昨晚,他抓住徐威之后,从他口中得到一些消息,不过在问他奉何人命令前来时,倒是闭口不谈,即使威逼,也是毫不松口。就是跟他提了一个条件,只要放他离开大牢,便将燕立行想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说出来。

当时燕立行没有理会他,因为急着追击马车上那二十万两。

现在二十万两丢了,想要寻找突破口,知道那背后之人或势力,就必须要从徐威这里着手。

“呵呵。”

燕立行笑了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可以,将牢门打开。”

陈锦、何大为一听,顿了顿,不过还是照做了,上前打开了牢门。

里面的徐威,脸上有些狐疑,看着燕立行走了进来。

难道过了一晚,他想通了?

第九十一章审问

他倒不是担心燕立行对他下杀手,若要如此对方早就这么做了。

那批二十万两的钱财,他也知晓对方没有追回。

那么,燕立行想要知道接下来那二十万两的动向,只能够问他。

这也是,他敢如此与燕立行谈条件的原因。

只不过,他对自己明显有些太过自信,看低了别人。

“你可知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燕立行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地,看着他。“这里是衙门大牢,你一个被抓进来的嫌犯,还妄想与我谈条件,你觉得我会答应你么。”

那张开始有着笑意的脸,此刻已是变作冷冰冰,两眼之中,目光犀利,仿佛将他的皮肤,看得隐隐刺痛。

徐威没想,对方一上来的话,如此果决,看他的眼神淡漠无比。

终归是他太小看六扇门,太小看燕立行了,即便是一个小小的据点,自然也有着六扇门那种令众多江湖势力心悸忌惮的威严。

徐威受到燕立行身上的那股气势所迫,心底有些发寒,但怎么说他也是个先天高手,岂能被一句话就吓住了。

强撑胆气,反盯着燕立行看去,冷声道。

“哼!你不答应就罢了,休想从我口中得知什么消息。”

燕立行却是轻笑一声,紧跟着张口大笑,看着徐威皱眉,陈锦、何大为也在身后带着疑惑。

笑了几声,嘴角掀起一抹冷意。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以为我除了你,便不可能获知那二十万两的去向了?”

看见燕立行的脸色,徐威的心里有些慌了,不过脸上依旧强硬。

“你不说,他们几个,应该会有人说的。”

燕立行转头看了看另一边牢房的几人,都是他那晚亲自抓的黑衣人。

见到燕立行朝他们看去,都是下意识的避开视线。

“不过,我还是要让你知道知道,现在的身份区别……”

一声略带戏谑的笑,燕立行转过头,盯着眼神有些慌的徐威,踏步走去,口中缓缓道。

此举让对方心中一突,不自觉地退后。

“你……”

嘭!

一只脚,飞快地踹到了他的肚子,将徐威直接踹飞,后背实实贴到了墙上,后者感觉腹中胃肠翻滚难受,被踹的地方火辣辣的疼,躬着身子,仿佛要将酸水都吐出来。

刚抬起头,迎面又是吹来一道急促的风,下意识抬手要抵抗,却是感觉到喉咙一紧,一只手已是掐住他,如铁钳一般掐得死死的。

徐威的脸色迅速变得潮红,有些喘不过气来,双手想要反抗,却是感觉到喉咙处的力道愈强,使不上力气来。

瞪大了眼,便迎来一双冷酷的眼睛。

燕立行就这样看着他,用一种很平淡的口吻说。

“现在,你还想跟我谈条件么。要认清自己现在的处境,你只是一个阶下囚,就要有阶下囚的觉悟……”

看着挣扎的徐威,面色因喘不过气变得扭曲,燕立行不曾松手,继续说着。

“还有一点,你也不想一想,那二十万两顺利送到了地点,背后的目的已经达到,你认为他们知道了你被关在这里,会来救你么,即便你是一个先天高手,利用价值也已经到头了。比起暴露身份,我想他们更愿意舍弃掉你,你觉得呢。”

燕立行看着眼前这个手下败将,阶下囚,被自己这样简单的拎在手里,生死就在他的掌控间,身为一个先天高手,觉得实在没什么了不起的。

先天高手饿他一宿,又是身上有伤,在他面前的实力,实在弱小得可怜。

出手威慑,再经过刚才的一番话,很快就能让他心神动摇,自己乖乖吐出实话来。

果不其然。

“放……放……答应……”

从徐威的口中断断续续的冒出几个字,燕立行听了,手上一松开,顿时那徐威弯腰躬着身子贪婪地喘息着。

“也没我想象的那般嘴硬,还高看你了,说吧!”

喘了几口气,徐威总算缓过来了,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看向燕立行的目光中,夹杂着淡淡地恐惧。

随即,他便将是何方势力和人物偷劫衙门府库那二十万两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水帮……看来我的猜测不错。”

燕立行听了徐威所说的,脸上当即闪过一丝了然之色。

他之前便有所猜疑,是不是那水帮在打这二十万两的主意,现在一听,便是确定了下来。

水帮也算家大业大,好歹是南郡中有数的大帮派,却两次派人来为这二十万两,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又问了徐威,对方给他的回答,有点让他意外。

“听说是因为争取更进一步,帮中高层花费了大代价,想要助裴进之当上南郡六扇门的负责人,也就是南郡总捕,最后失败了。不得已才让下面的人,以此办法来缓解一下帮中有些拮据的窘状。”

徐威如实把话说完,现在的他彻底没有了脾气,与一开始的态度判若两人。

“原来如此,没想到水帮与裴进之还有这样一层关系……”

燕立行眼中精光闪烁,脑中飞快的思考着。

难怪上次水帮的人被抓,裴进之知道了此事,后来却不了了之,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那时候的他,貌似正在竞逐南郡总捕负责人的位置,与水帮关系自然还好,这件事情自然而然就会被随手翻过去了。

不过如今,这其中的一些事情,或许他可以借此发挥发挥……

……

水帮,事务堂。

一处宽敞精致的小院内,一个身着黑衫的男子快步走来,见到院子内背对他方向站着的一个身影,当即走到他身后三四尺距离,恭敬地道。

“堂主,衡水县的二十万两,已经得手了。”

那背对他的身影,未转过来,话音传出。

“可将这笔钱的后手都清理了?”

“堂主放心,按照以往的流程都做了,绝对不会留下蛛丝马迹。”

黑衫男子依旧恭敬道。

“嗯,徐威呢,钱财顺利得手,怎么他不来见我。”

黑衫男子脸色有点不自然,随后道。

“堂主,此次回来的人,没有徐威的身影……”话至此处顿了顿,又接着说下去。“据消息称,此刻徐威被关在衡水县的大牢里。”

第九十二章安排

此话一出口,那背对的身影便转了过来。

脸长额窄,细眼薄唇。

那双细眼透过狭窄的眼帘,盯着来禀报的男子。

“哪个衙门。”

“……衡水县衙门。”

被眼神盯着的男子,身上感觉很不自在,有些惊慌道。

“他一个先天奇脉境的高手,怎么会被一个个小小地方衙门擒住。”

被称作堂主的人,皱着眉头说道。

“属下一开始也不信,不过派人去详细打探了,徐威确实被关在衡水县大牢内。擒住徐威的人,是那六扇门据点的一个青衣捕快负责人……”

黑衫男子如实细说,将知道的消息一一说出。

一开始查,他也不相信徐威会栽在一个小小衙门手上,但事实就是如此,容不得不相信。

让他略显惊异的,便是一个衡水县,居然都有先天高手存在,与他心目中大不相同。

“衡水县衙门还有这样的高手……”被称作堂主的人眉头皱的更深了。

徐威被擒,不知会不会透露出将此事抖搂出来。如果是那样,又会给他们水帮带来一些麻烦。

“堂主,要不要属下准备准备,将徐威给……”

说到最后,意有所指。

被称堂主的人,扫了一眼黑衫男子,思索了片刻,后道:“去吧。”

“是。”

黑衫男子恭敬一礼,随即便退了下去。

待其走后,院里只剩下一人,便是那被称为堂主的人。

徐威被抓入大牢,近来水帮也事多,他是不可能去救的,未免他透露过多水帮的事情,只能选择处理掉了。

一个先天高手,总归是有点可惜的。

……

衡水县衙门。

燕立行带着陈锦、何大为离开了大牢,依旧命人看紧了大牢,有什么及时向他汇报。

从徐威的口中,他除了这次衙门二十万两的事情之外,还让其将知道的有关水帮的事情说出来,还有关于裴进之的事。

尤其是裴进之,两人已经是结下了仇,如今虽然没什么事,但他已经突破先天境界,不出几日便要前往南郡城述职,到时难免会与裴进之相碰面,对方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这些事情,他心里可想的清楚。

他也确实从徐威的口中,得到了一些想要的内容。

回到屋内,陈锦、何大为他们守了一夜,此时也让他们都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