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武林第一神捕 > 第2章 燕立行也看清楚这人

第2章 燕立行也看清楚这人

吩咐店小二,上了一顿丰富的菜肴,燕立行没打算客气,该吃吃该喝喝。

柜台前,店小二对钱广昌张口说着。

“掌柜的,用得着这样巴结那个小子么,就算他进了六扇门,也没必要这样吧?”

“你不懂,那小子年纪轻轻就能进去了,总是有点本事的。最主要他是我们衡水县本地人,很可能今后的捕头位置落到他身上,与他交好些关系,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做生意的,就是要学会投资,如何用最小的回报,获取最大的利益。交好这小子,远比那些涉世已深的老江湖简单容易得多。”

钱广昌没有理会,眯着眼看了燕立行所在的方向,摸着两撇八字胡,轻笑道。

燕立行吃着喝着,大快朵颐之际,旁边一桌刚坐下的人说的话,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有人在衡水县外的破庙内,发现了飞贼孙二的无头尸体,啧啧,也不知道是谁杀了。”

“还能有谁,杀了还取下孙二人头的,只有衙门的人。”

“也是,不过听说了,孙二有一个大哥孙大海,知道了弟弟的死讯,已经放出话来,要替他弟弟报仇。”

“还有这种事,他大哥居然是孙大海?那可是附近三大帮派三星帮的新晋堂主,地位可不一般,我想那个杀了孙二的家伙,恐怕要倒霉了。”

“难说,若是入了六扇门的人,三星帮也不好下手……”

燕立行没有转头去看,只是内心震动不小。

居然还有这等事!他没有听到一丝风声!

孙二正是他杀的,却不知道孙二大哥的来头,还是三星帮的堂主。

衡水县附近,有着三大帮派,白驼帮、三星帮、青河帮。

这些帮派都有不俗的势力,最强的三星帮有八百多人,其余两个帮派也有五百余人。

此地也不过是一个下县,山高皇帝远,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些年发展下来,一般三大帮派没犯什么大事,衙门都是相对宽容的处理,毕竟都有着某种利益关联。

如今,孙二为燕立行所杀,拿他的人头做了进入六扇门的投名状。三星帮堂主放话出来,要为孙二报仇,此事恐怕有点难办了。

燕立行吃完,临走前看了眼钱广昌这边,迅速离开了运来客栈。

“杀了孙二,三星帮一位堂主的怒火,可不是这么好平息的,就看看你怎么度过这次劫难了。”

钱广昌摸着两撇胡须,眯着眼睛说道。

……

出了客栈,燕立行火急火燎的朝着衙门赶去,就是想借衙门这个地方,暂避风险。

路上他还将《穿心剑》给学了,虽然只有5%的熟练度,但也算增多一分实力。

此时天色已黑,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几家几户昏黄的灯火,将街道的轮廓照了出来。

今晚的温度,似乎有些出奇的凉,燕立行刚离开客栈不远,穿过一条巷子,脚步越来越慢。

这一刻,他身上的气势变了。

前世对于危险的灵敏感知,让燕立行心头一紧。

有杀气!

燕立行握紧了腰间的长剑,浑身处于一种高度戒备的状态,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第一时间察觉。

嗒嗒!

行至某一处,暗影遮蔽的地方,突然冲出两道黑影,手持寒光闪闪的刀刃,袭向燕立行。刀刃对准的方位,皆是燕立行身上的各处要害。

锵!

刀剑碰撞,惊起一道鸣响,燕立行侧退两步,一个俯身,躲过了背后的致命一刀。

好险!

俯身的燕立行,催动一丝丝《养元诀》内力,长剑一扫向前,速度骤然加快,隐隐带着一丝剑啸,让身前的黑影似乎有些吃惊,刀身朝前一挡,却是被震退两步。

这一击的威力,也让燕立行判断到了这两个黑影的大致实力。

之前的燕立行或许难以对付,但修炼过《养元诀》的他,还有《穿心剑》这个还未暴露的杀手锏,胜算很大。

而两道黑影,却是内心震惊,他们想不到这小子的实力如此厉害,两个偷袭一个的情况下,居然毫发无伤,还能做出极其合适的反击。

最让人震惊的,是对方方才的一剑,居然蕴含一丝内力。

修炼出内力,意味着对方踏入了后天武者的境界。

第四章穿心剑三星刀

后天武者,在江湖上才算有立足的实力。

后天武者,旨在打通十二正经,让体内内力在全身完成周天循环。

打通三条经脉,是为后天境前期,打通六条经脉,是为后天境中期,打通九条经脉,是为后天境后期,打通全部十二条经脉,即为后天境大圆满。再进一步,既是到先天境界了。

他们二人,身为三星帮堂主孙大海的手下,也不过只打通区区一条经脉。

没想到今晚要刺杀的小子,居然也有后天武者的实力,与情报中所说的不相符啊。

然而燕立行,才不会管他们的惊疑,他首先所想,便是如何突围,度过眼前的局面。

两道黑影,再度进攻,刀刃翻飞,气势凌厉,比之方才的刀法更强,俨然不是一般的基础刀法。

燕立行对此有点印象,似乎原来的记忆中,这是三星帮有名的《三星刀》,在南武林也是较为出名的武功。

“三星乍现!”

两道黑影齐齐出手,分作两路,朝着燕立行前后夹击,携刀锋冷冽之势,直取身前与背后要害,稍有不慎,即会刀刃穿身,命丧当场!

基础身法被燕立行展现到极致,达到九成趋近圆满的地步,配合前世的一些临敌作战经验,不同于一般的闪避手段,以一种稍显难看却极其实用的姿势,躲过了两道黑影的致命一击。

抓住一个极好的机会,《穿心剑》猛地刺出,快、狠、准,讲究的就是一剑穿心,干脆利落!

一道黑影甚至没足够时间反应,察觉到胸口一疼,一截长剑穿过心脏,黑纱面具下的表情凝固,双眼充斥着不甘和震撼,感觉到全身的力气在迅速消失。

另一人这才瞧见,却为时已晚。双目充满狠厉之色,急忙又是数刀斩来,要置燕立行于死地。

此刻燕立行的长剑,还在一人的胸口,后方刀锋如芒在背,忙身一蹲,朝一边挪步,同时撩起已经死去的黑影握刀的手,朝身后一划而去,铿锵一声挡下一击,长刀应声而落,燕立行已然躲开位置,抽出了长剑,回身猛地又是一记《穿心剑》。

此举,旨在出其不意的杀伤,他的行动极具迷惑性,身后的黑影一个不察,险些也如死去的黑影一般,被一剑穿心。好在他身体避过一些,只是刺中了左肩位置,带出一串飘零的血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

黑影有些怕了,他虽是后天武者,何曾见过如今犀利的年轻人,面对偷袭以一敌二的情况下如此冷静反击,瞬间击杀他们中的一人,自己也几乎难逃一命,内心升起退却之意。

“临敌之际,还敢分神其他,也不怪你死在我手上。”

黑影双目一瞪,身躯微微颤抖,低头一看,胸前不知何时已经透出一截剑尖,感觉到心脏剧痛,体内力量正快速流失着。

刚想忍着,拼死也要反击一下,胸口剑尖一闪而逝,却是整个颈部一凉,就没有了知觉。

可见,燕立行出手极快,抽剑再出剑,已是削掉了黑影的头颅,身形疾退,避开喷洒出来的鲜血。

却在这时,他的脑海中响起一道声音。

“武学修炼系统开启,窃取模块激活,击杀敌人,是否窃取对方身上武学?”

“嗯?”

燕立行下意识愣然,窃取对方身上武学,这个又是什么鬼!

虽然一时不明白,但貌似是好事,燕立行确认“是”,只见一道朦胧的光辉闪过眼前,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两道黑影的尸体上抽出,进入自己体内。

“窃取成功!获得敌人身上武学《三星刀》残缺版。”

燕立行的内心,此刻惊喜交加。

还未来得及欢喜,见到前方街道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燕立行立即躲到不远的暗处,朝着此处警惕地望过来。

不少身影出现在视线中,其中一些举着火把,正是衙门的捕快。

燕立行眼神一眯。

捕快有十来人,但燕立行想不通,很长时间没有捕快夜间巡逻了,今晚突然如此,其中必然有些猫腻。

这些捕快里,其中带头的一位长相普通的男子,瞧见了不远躺着两具尸体,心中咯噔一下,暗暗震惊,却也不露声色地朝前走去。

燕立行也看清楚这人,他也认识,叫刘炳,是衙门捕快中的一个老资历了。

随着他走上去,还有其他捕快也迅速围上,用火把将两具尸体的现场照个通亮。

“这两个人刚死不久,身体还有温度,血也没有完全凝固。”

刘炳简单查看了两具尸体,随后站起身来,四处望了望,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影。

“这下杀手的人太狠,一人穿心,一人断头,不过这两个人好像不是我们衡水县的,没见过的生面孔。”

一个看过两具尸体面孔的捕快,开口说道。

刘炳收回眼神,又看了看两具尸体,脸上的神色略微变化,在燕立行的角度,刚好捕捉到了。

有点可惜的神色,还有震惊。

前世的职业,也让燕立行对于一个人脸上的细微表情,有着敏锐的观察力。至少刘炳的脸部表情,他是能看出一些猫腻的。

他认识这两个杀手!知道这两个杀手的身份来历!对于他们的死,有些不敢相信!

如此想来,这次自己遇到刺杀,恐怕跟他有关。

燕立行心中,将刘炳打上了重要符号。

“老刘,现在怎么办。”

“将他们带回衙门再说,明天由陈捕头定夺吧。”

“也只能这样了。”

众人都同意,他们没办法追查下去,只能先将两具尸体带回衙门,明天由陈捕头来看看。

来得快,去得也快。

这些捕快小心地将尸体运回衙门,刘炳走在最后,还不时偷偷打量四周,脸上的表情,暗中一直观察的燕立行,几乎将他列入了必杀名单。

他从来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除了对待亲人朋友、手足伙伴,那些对他心思叵测、别有用心的家伙,几乎都丧命在他手中。

待到刘炳这些人走远,他也悄悄潜入夜色,迅速回到自己的住处。

第五章首次任务

家中,燕立行盘坐于床上。

他脑中,依旧想着今晚刺杀一事。

毫无疑问,那两个家伙是三星帮的人,若不是自己修出内力,恐怕今晚还真要栽在他们手里。

想到这里,燕立行神色一动,注意到之前杀死两个人,窃取到《三星刀》的武功。

那个武学修炼系统……

燕立行心神进入其中,那本残缺版的《三星刀》武功,就在脑海某处浮现。

“《三星刀》,精妙级刀法,宿主窃取为残缺版,只有两招,降为普通级。是否进行学习?”

精妙级刀法!

燕立行暗暗吃惊,他身上所有学会的武功,包括《养元诀》和《穿心剑》在内,都只是普通级武功,更上一等的精妙级武功,说实话一门也不会。

三星帮的《三星刀》,居然列为精妙级武功,不愧是南武林都有名气的刀法。

“是!”

燕立行心中暗道,《三星刀》残缺版化作一道白光,融入他整个身躯,两式刀法在脑海中铭记,瞬间有了5%的熟练度。

三星乍现!

飞沙走石!

先前两个杀手所用,只是第一招三星乍现。这第二招飞沙走石,他们还没用就被燕立行斩杀,也许还施展不出。

脑海中浮现这两招的招式轨迹,确实当得上精妙级武功。

就单一的杀伤力而言,《穿心剑》无疑更强,洋洋洒洒只有一招,所有的精髓也尽在一招之中——一剑穿心。

燕立行虽是使用剑法,但他刀法同样精熟,甚至由于前世记忆,他更偏爱大开大合、果断直接的刀法。

不过,这《三星刀》从三星帮杀手上得来,他身为六扇门捕快,明面上不可暴露,也就只能暗中施展了。

仔细想了想,或许这《三星刀》,暗地里发挥的作用更大,燕立行的脑中,似乎有了一个简单的计划雏形。

针对那刘炳的,是不是他想的那样,待明晚试探一番,便可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

夜深人静,屋内一丝微弱的灯火摇曳着。

床上,燕立行盘膝而坐,凝神屏息,以修炼《养元诀》代替入睡,吐纳呼吸均匀节奏,一丝丝微弱不见的灵气入体。

就这样,时间不知不觉流逝。

待燕立行醒转过来,外面已是鸡鸣鸟啼。

一晚修炼,《养元诀》熟练度已然达到46%,第一条经脉已经打通,第二条经脉也打通近半,《养元诀》熟练度到达100%时,便能打通三条经脉,踏入后天境中期。

燕立行从床上跃下,伸长腰杆,全身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早起是习惯,燕立行简单洗漱一番,便是在小院内练习武功。

从昨晚的事情上看,两个三星帮的普通杀手,就有这等实力,他必须更勤快练武,增强实力。到时候三星帮派了后天境中期的武者来杀他,那真是凶多吉少了。

因为武学修炼系统这个金手指般的存在,燕立行的武功熟练度飞快增长,《基础剑法》、《基础身法》皆是九成以上趋近圆满,《穿心剑》也到了30%的小成地步,至于刚学不久的《三星刀》,熟练度增长比较慢,只有区区8%。

太阳缓缓升起,越升越高,燕立行见时间差不多,换上捕快行装,出门去了。

他挺早便赶到了衙门,只是想不到,第一个撞上的,就是昨晚得见的刘炳。

刘炳见到他,脸色有一瞬间的古怪,随后若无其事的打了声招呼。

“小燕,这么早就来衙门了?”

“是啊,在家中没什么事,就早些过来。”

“昨晚睡得可好?”

刘炳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燕立行心念一闪,脸上表现很平常。

“还不是跟往常一样。”

见刘炳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两人也没再说什么。待刘炳走后,燕立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方才对方有意无意的试探,他何尝不知。

看来,自己遇到刺杀一事,还真是与这家伙有关,很可能就是他透露消息,出卖自己。

这种人,还真是不能够留,必须找个机会做掉他。

朝着衙门最里面的院子走去。

昨天,韩明达让他一早来此报道。刚进去院子,就看到韩明达一人等在那里,背对着他。

燕立行收敛心神,走上前去,拱手。

“韩大人!”

韩明达似乎早就知道他的到来,没转过身,话已出口。

“气息悠长平缓,看来我给你的《养元诀》,练得不错。”

这话一听,让燕立行心神一凛,暗道这韩明达厉害,看都没看他就能发觉他的大致实力。

“韩大人谬赞了,小小成绩,哪里入得您的法眼。”

燕立行客套一句,语气不卑不亢。

“不用妄自菲薄,一个没有任何内功底子的人,短短一日就能修出内力,如此人物别说衡水县,就是整个南安郡也没几个。”

韩明达转过身来,略带玩味的看着燕立行。

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