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鲁滨逊漂流记 > 第29章 简而言之

第29章 简而言之

好。因为如果我们让小船开跑,即使我们把岸上的七个人通通抓住,那也毫无用处。那三个人必然会把小船划回大船,大船上的人必然会起锚扬帆而去,那我们收复大船的希望同样会落空。

可是,我们除了静候事情的发展,别无良策。那七个人上岸了。三个留在船上的人把船划得离岸远远的,然后下锚停泊等岸上的人。这样一来,我们也无法向小船发动攻击。

那批上岸的人紧紧走在一起,向那小山头前进。而那小山下,就是我的住所。我们可以把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可他们根本看不到我们。他们若走近我们,倒是求之不得,因为近了我们就可以向他们开枪。他们若索性走远点也好,这样我们可以到外面去。

在小山顶上,他们可以看见那些山谷和森林远远地向东北延伸,那是岛上地势最低的地方。他们一上山顶,就一个劲地齐声大喊大叫,一直喊得喊不动为止。看来他们不想远离海岸,深入小岛腹地冒险,也不愿彼此分散。于是,他们就坐在一棵树下考虑办法。如果他们也像前一批人那样,决定先睡一觉,那倒成全了我们的好事。可是,他们却非常担心危险,不敢睡觉,尽管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危险。

他们正在那里聚在一起商量的时候,船长向我提出了一个建议;这建议确实合情合理。那就是,他们或许还会开一排枪,目的是想让他们的伙伴听见。我们应趁他们刚开完枪,就一拥而上。那时他们只好束手就擒,我们就可以不流一滴血把他们制服。我对这个建议很满意。但是,我们必须尽量接近他们,在他们来不及装上弹药前就冲上去。

可是,他们并没有开枪。我们悄悄地在那里埋伏了很久,不知怎么办才好。最后,我告诉他们,在我看来,天黑之前我们不能采取任何行动。但到了晚上,如果他们不回到小船上去,我们也许可以想出什么办法包抄到他们和海岸中间,用什么策略对付那几个小船上的人,引他们上岸。

我们又等了很久,心里忐忑不安,巴不得他们离开。只见他们商议了半天,忽然一起跳起来,向海边走去。这一下,我们心里真有点慌了。看来,他们很害怕这儿真有什么危险,并认为他们那些伙伴都已完蛋了,所以决定不再寻找他们,回大船上去继续他们原定的航行计划。

我一见他们向海边走去,马上猜到他们已放弃搜寻,准备回去了。事实也确实如此。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船长,他也为此十分担忧,心情沉重极了。可是,我很快想出了一个办法把他们引回来,后来也真的达到了我的目的。

白马书院

我命令星期五和那位大副越过小河往西走,一直走到那批野人押着星期五登陆的地方,并叫他们在半英里外的那片高地上,尽量大声叫喊,一直喊到让那些水手听见为止。我又交待他们,在听到那些水手回答之后,再回叫几声,然后不要让他们看见,兜上一个大圈子,一面叫着,一面应着,尽可能把他们引往小岛深处。然后,再按照我指定的路线迂回到我这边来。

那些人刚要上小船,星期五和大副就大声喊叫起来。他们马上听见了,就一面回答,一面沿海岸往西跑。他们朝着喊话的方向跑去。跑了一阵,他们就被小河挡住了去路。当时小河正值涨水,他们没法过河,只好把那只小船叫过来,渡他们过去。一切都在我意料之中。

他们渡过河后,我发现小船已向上游驶了一段路程,进入了一个好像内河港口的地方。他们从船上叫下一个人来跟他们一块走,所以现在船上只留下两个人了,小船就拴在一根小树桩上。

这一切正合我的心愿。我让星期五和大副继续干他们的事,自己马上带其余的人偷偷渡过小河,出其不意地向那两个人扑过去。当时,一个人正躺在岸上,一个人还在船里呆着。那岸上的人半睡半醒,正想爬起来,走在头里的船长一下冲到他跟前,把他DD在地。然后,船长又向船上的人大喝一声,叫他赶快投降,否则就要他的命。

当一个人看到五个人向他扑来,而他的同伴又已被DD,叫他投降是用不着多费什么口舌的。而且,他又是被迫参加叛乱的三个水手之一,所以,他不但一下子就被我们降服了,而且后来还忠心耿耿地参加到我们这边来。

与此同时,星期五和大副也把对付其余几个人的任务完成得很出色。他们一边喊,一边应,把他们从一座小山引向另一座小山,从一片树林引向另一片树林,不但把那批人搞得筋疲力竭,而且把他们引得很远很远,不到天黑他们是绝不可能回到小船上来的。不用说,就是星期五他们自己,回来时也已劳累不堪了。

我们现在已无事可做,只有在暗中监视他们,准备随时向他们进攻,坚决把他们打败。

星期五他们回来好几小时后,那批人才回到了他们小船停泊的地方。我们老远就能听到走在头里的几个向掉在后面的几个大声呼唤着,要他们快点跟上。又听到那后面的几个人一面答应着,一面叫苦不迭,说他们又累又脚痛,实在走不快了。这对于我们确实是一个好消息。

最后,他们总算走到了小船跟前。当时潮水已退,小船搁浅在小河里,那两个人又不知去向,他们那种惊慌失措的样子,简直无法形容。我们听见他们互相你呼我唤,声音十分凄惨。他们都说是上了一个魔岛,岛上不是有人,就是有妖怪。如果有人,他们必然会被杀得一个不剩;如果有妖怪,他们也必然会被妖怪抓走,吃个精光。

他们又开始大声呼唤,不断地喊着他们那两个伙伴的名字,可是毫无回音。又过了一会儿,我们从傍晚暗淡的光线下看见他们惶惶然地跑来跑去,双手扭来扭去,一副绝望的样子。他们一会儿跑到小船上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又跑到岸上,奔来奔去。如此上上下下,反复不已。

这时,我手下的人恨不得我允许他们趁着夜色立即向他们扑上去。可是我想找一个更有利的机会向他们进攻,给他们留一条生路,尽可能少杀死几个。我尤其不愿意我们自己人有伤亡,因为我知道对方也都是全副武装的。我决定等待着,看看他们是否会散开。因此,为了更有把握制服他们,我命令手下人再向前推进埋伏起来,并让星期五和船长尽可能贴着地面匍匐前进,尽量隐蔽,并在他们动手开枪之前,爬得离他们越近越好。

他们向前爬了不多一会儿,那水手长就带着另外两个水手朝他们走来。这水手长是这次叛乱的主要头目,现在比其他人更垂头丧气。船长急不可耐,不等他走近看清楚,就同星期五一起跳起来向他们开了枪。他们只是凭对方的声音行动的。

那水手长当场给打死了。另一个身上中弹受伤,倒在水手长身旁,过了一两小时也死了。第三个人拔腿就跑。

我一听见枪响,立即带领全军前进。我这支军队现在一共有八个人,那就是:我,总司令;星期五,我的副司令。另外是船长和他的两个部下。还有三个我们信得过的俘虏,我们也发给了他们枪。

趁着漆黑的夜色,我们向他们发动了猛攻。他们根本看不清我们究竟有多少人。那个被他们留在小船上的人,现在已是我们的人了。我命令他喊那些水手的名字,看看能否促使他们和我们谈判,强其他们投降。结果我们如愿以偿。因为不难理解,他们处在当前的情况下是十分愿意投降的。于是,他尽量提高嗓门,喊出他们中间一个人的名字:汤姆·史密斯!汤姆·史密斯!汤姆·史密斯似乎听出了他的声音,立即回答说:是鲁滨逊吗?那个人恰好也叫鲁滨逊。他回答说:是啊,是我!看在上帝份上,汤姆·史密斯,快放下武器投降吧!要不你们马上都没命了。“我们向谁投降?他们在哪儿?史密斯问。他们在这儿,他说。我们船长就在这儿,带了五十个人,已经搜寻你们两小时了。水手长已给打死了。维尔·佛莱也已受伤。我被俘虏了。你们不投降就完蛋了!“我们投降,史密斯说,他们肯饶我们命吗?你们肯投降,我就去问问看,鲁滨逊说。他就问船长。这时,船长亲自出来喊话了。喂,史密斯,你听得出,这是我的声音。

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投降,我就饶你们的命,只有威尔·阿金斯除外。听到这话,威尔·阿金斯叫喊起来:看在上帝份上,船长,饶了我吧!我做了什么呢?他们都和我一样坏。但事实并非像他说的。因为,从当时情况来看,在他们这次发动叛乱的时候,正是这个威尔·阿金斯首先把船长抓起来,对船长的态度十分蛮横。他把船长的两只手绑起来,又用恶毒的语言谩骂船长。这时,船长告诉他,他必须首先放下武器,然后听候总督处理。所谓总督,指的就是我,因为现在他们都叫我总督。12xs.com

简而言之,他们都放下了武器,请求饶命。于是,我派那个和他们谈判的人以及另外两个水手,把他们通通绑起来。

然后,我那五十人的大军--其实,加上他们三人,我们总共才只八个人--便上去把他们和他们的小船一起扣起来。

我和另一个人因身份关系,暂不露面。

我们下一步工作就是把那凿破的小船修好,并设法把大船夺回来。而船长这时也有时间与他们谈判了。他向他们讲了一番大道理,指出他们对待他的态度如何恶劣,他们的居心如何邪恶,并告诉他们,他们的所作所为,最后一定给自己带来不幸和灾难,甚至会把他们送上绞刑架。

他们一个个表示悔罪,苦苦哀求饶命。对此,船长告诉他们,他们不是他的俘虏,而是岛上主管长官的俘虏。他说,他们本来以为把他送到了一个杳无人烟的荒岛上,但上帝要他们把他送到有人居住的岛上,而且,岛上还有一位英国总督。他说,如果总督认为必要,就可以把他们通通在岛上吊死。但现在他决定饶恕他们,大概要把他们送回英国,秉公治罪。但阿金斯除外。总督下令,要阿金斯准备受死,明天早晨就要把他吊死。

这些话虽然都是船长杜撰出来的,然而却达到了预期的效果。阿金斯跪下来哀求船长向总督求情,饶他一命。其余的人也一起向船长哀求,要他看在上帝份上,不要把他们送回英国。

这时我忽然想到,我们获救的时刻到了。现在把这些人争取过来,让他们全心全意去夺取那只大船,已非难事。于是我在夜色中离开了他们,免得他们看见我是怎样的一个总督。然后,我把船长叫到身边。当我叫他的时候,因为已有相当的距离,就派了一个人去传话,对船长说:船长,司令叫你。船长马上回答说:回去告诉阁下,我就来。这样一来,就使他们更加深信不疑了。他们都相信,司令和他手下的五十名士兵就在附近。

船长一到,我就把夺船的计划告诉他。船长认为计划非常周密,就决定第二天早晨付诸实施。

但是,为了把计划执行得更巧妙,更有成功的把握,我对船长说,我们必须把俘虏分开处理。首先,他应去把阿金斯和另外两个最坏的家伙绑起来,送到我们拘留另外几个人的那个石洞里去。这件事我们交给星期五和那两个跟船长一起上岸的人去办了。

星期五等人把俘虏押解到石洞里,好像把他们投入监牢一样。事实上,那地方也确实够凄凉的,尤其是对于他们这种处境的人,更是阴森可怕。

我又命令把其余的俘虏送到我的乡间别墅里去。关于这别墅,我前面已作过详尽的叙述。那边本来就有围墙,他们又都被捆绑着,所以把他们关在那里相当可靠。再说,他们也知道,他们的前途决定于他们自己的表现,因此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到了早晨,我便派船长去同他们谈判,目的是要他去摸摸他们的底,然后回来向我汇报,看看派他们一起去夺回大船是否可靠。船长跟他们谈到他们对他的伤害以及他们目前的处境。他又对他们说,虽然现在总督已饶了他们的命,可是,如果把他们送回英国,他们还是会给当局用铁链吊死的。

不过,如果他们肯参加夺回大船的正义行动,他一定请求总督同意赦免他们。

任何人都不难想象,处在他们的境况下,对于这个建议,真是求之不得。他们一起跪在船长面前,苦苦哀求,答应对他誓死效忠,并且说,他们将永远感激他救命之恩,甘愿跟他走遍天涯海角,还要毕生把他当作父亲一样看待。

好吧,船长说,我现在回去向总督汇报,尽力劝他同意赦免你们。于是,他回来把他们当前思想情况原原本本地向我作了汇报,并且说,他完全相信他们是会效忠的。

话虽如此,为了保险起见,我叫船长再回去一趟,从他们七个人中挑出五个人来。我要他告诉那些人,他现在并不缺少人手,现在只要挑选五个人做他助手,总督要把其余两个人以及那三个已经押送到城堡里去的俘虏留下来作人质,以保证参加行动的那五个人的忠诚。如果他们在执行任务过程中有任何不忠诚的表现,留在岛上的五个人质就要在岸上用铁链活活吊死。

这个办法看起来相当严厉,使他们相信总督办事是很认真的,他们除了乖乖接受外,别无办法。结果,那几个俘虏反而和船长一样认真,劝告参加行动的五个人尽力尽责。

我们出征的兵力是这样的:一,船长、大副、旅客;二,第二批俘虏中的两个水手。我从船长口里了解了他们的品行,早已恢复了他们的自由,并发给了他们武器;三,另外两个水手。这两个人直到现在还被捆绑着关在我的别墅里,现经船长建议,也把他们释放了;四,那五个最后挑选出来的人。

因此,参加行动的一共是十三人。留在岛上的人质是七个人,五个关在城堡的石洞里,两个没有关起来。

我问船长,他是否愿意冒险带领这些人去收复大船。我认为,我和星期五不宜出动,因为岛上还有七个俘虏,而且他们又都被分散看守着,还得供给他们饮食,也够我们忙的了。

我决定牢牢看守好关在洞里的那五个人。我让星期五一天去两次,给他们送些食品去。我要其他两个人先把东西送到一个指定的地点,然后再由星期五送去。

当我在那两个人质面前露面时,我是同船长一起去的。船长向他们介绍,我是由总督派来监视他们的。总督的命令是,没有我的指示,他们不得乱跑。如果乱跑,就把他们抓起来送到城堡里去,用铁链子锁起来。这样,为了不让他们知道我就是总督,我现在是以另一个人的身份出现,并不时地向他们谈到总督、驻军和城堡等问题。

船长现在只要把两只小船装备好,把留在沙滩上的那只小船的洞补好,再分派人员上去,别的就没有什么困难了。他指定他的旅客作一条小船的船长,带上另外四名水手。他自己、大副和另外五名水手,上了另一条小船。他们的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到了半夜,他们已到了大船旁。当他们划到能够向大船喊话时,船长就命令那个叫鲁滨逊的水手同他们招呼,告诉他们人和船都已回来了,他们是花了好多时间才把人和船找回来的。他们一面用这些话敷衍着,一面靠拢了大船。当小船一靠上大船,船长和大副首先带枪上了船。这时,手下的人表现得很忠诚。在他们的协助下船长和大副一下子就用枪把子把二副和木匠DD了。紧接着他们又把前后甲板上的其他人全部制服,并关好舱口,把舱底下的人关在下面。

这时,第二只小船上的人也从船头的铁索上爬上来,占领了船头和通厨房的小舱口,并把在厨房里碰到的三个人俘虏了起来。

这一切完成后,又肃清了甲板,船长就命令大副带三个人进攻艉楼甲板室,去抓睡在那里做了新船长的叛徒。这时,那新船长已听到了警报,从床上爬起来。他身边有两个船员和一个小听差,每人手里都有枪。当大副用一根铁橇杠把门劈开时,那新船长和他手下的人就不顾一切地向他们开火。一颗短枪子弹打伤了大副,把他的胳膊打断了,还打伤了其他两个人,但没有打死人。

大副虽然受了伤,还是一面呼救,一面冲进船长室,用手枪朝新船长头上就是一枪;子弹从他嘴里进去,从一只耳朵后面出来,他再也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