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笔趣库 > 生活秀章节列表

生活秀

生活秀

作  者:池莉

类  别:文学名著

状  态:完本

动  作:开始阅读 直达底部

更  新:2022-07-03

作家池莉的小说《生活秀》“火”得一塌糊涂:电影版的《生活秀》、电视版的《生活秀》相继播出,接着她又将《生活秀》话剧版的改编权无偿赠送给了北京姜之杰文化传播公司。这意味着观众可以循环着看完了小说看电影,看完了电影看电视,看完了电视看话剧,一部小说《生活秀》秀出了连珠炮似的衍生作品,这还是文艺界近些年少见的现象。来双扬1岁时就挑起了抚养弟妹的重担,能干的她在吉庆街摆出了街上第一个个体摊子,小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可是,长大以后的弟妹并没有很好地报答双扬,弟弟双久吸毒,在电台做编辑的妹妹双瑗一心要曝光吉庆街的个体摊档。另一方面,双扬的哥哥在妻子的教唆下企图与双扬争老房子,双扬耍了一些手段,取得了房产权。双扬决定接受有妇之夫卓雄洲,但卓雄洲发现双扬并非他想象中的女人……读池莉的作品,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真、实在。她写的都是些琐碎的生活片段,可她一样能把你带进去读,让你感动,感动于生活本身的庸常、平凡、苦恼和淡淡的、然而却持久的温情。她一边注视着生活,一边贴心贴肺地倾诉,一桩桩、一件件直说到你的心坎里去,说出了你的、我的、他的日复一日、细水长流、又爱又恨的日子……本书收录了她的两部小说。 青石的地板上是一地的青丝。双扬透过青灯的摇曳,无悲无喜地看着那尘世的月色。不知那个灯火辉煌的吉庆街此刻会是什么景象?会不会有熟悉的客人发现,从此那里少了一个风姿不凡的女人,优雅地站在街头卖着她的久久鸭颈…… 《生活秀》之后,武汉吉庆街也因此成名,每晚上演着大城市小人物的欢欢喜喜,柴米油盐。来双元非常了解老婆小金。但凡是狠话,她一定说话算话。来双元在办完了出院手续之后,怀着侥幸心理往自己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果然没有人接听。来双元只好带着儿子,投奔大妹妹来双扬。来双扬坐在床沿上,两手撑在背后,拖鞋吊在脚尖上,睡眠不足的眼睛猩红猩红;她用她猩红的眼睛死剜着哥哥来双元。来双元和儿子来金多尔,面对来双扬,坐在一只陈旧的沙发上,父子俩撇着四条腿,尽量把裤裆打得开开的。来双元气咻咻地控诉着老婆小金,语句重复,前后混乱,词不达意,白色的唾沫开始在嘴角堆积。随着来双元嘴唇的不断活动,白色唾沫堆积得越来越多,海浪一样布满了海岸线。“扬扬,”来双元最后说,“我知道你要做一夜的生意,知道你白天在睡觉,可是多尔怎么办?我只有来找你。”来双扬终于眨巴了几下眼睛,开口说话了。“崩溃!只有来找我?请问,我是这家里的爹还是这家里的妈?什么破事都来找我,怎么不想想我受得了受不了?你是来家的头男长子,凡事应该是你挑大梁,怎么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既然老婆都没有搞定,你割那破包皮干什么?割包皮是为了她好,她不求你,不懂得感恩,你还去割不成?让她糜烂去吧!你这个人做事真是太离谱了!不仅主动去割,还和多尔同一天割,
简介:作家池莉的小说《生活秀》“火”得一塌糊涂:电影版的《生活秀》、电视版的《生活秀》相继播出,接着她又将《生活秀》话剧版的改编权无偿赠送给了北京姜之杰文化传播公司。这意味着观众可以循环着看完了小说看电影,看完了电影看电视,看完了电视看话剧,一部小说《生活秀》秀出了连珠炮似的衍生作品,这还是文艺界近些年少见的现象。来双扬1岁时就挑起了抚养弟妹的重担,能干的她在吉庆街摆出了街上第一个个体摊子,小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可是,长大以后的弟妹并没有很好地报答双扬,弟弟双久吸毒,在电台做编辑的妹妹双瑗一心要曝光吉庆街的个体摊档。另一方面,双扬的哥哥在妻子的教唆下企图与双扬争老房子,双扬耍了一些手段,取得了房产权。双扬决定接受有妇之夫卓雄洲,但卓雄洲发现双扬并非他想象中的女人……读池莉的作品,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真、实在。她写的都是些琐碎的生活片段,可她一样能把你带进去读,让你感动,感动于生活本身的庸常、平凡、苦恼和淡淡的、然而却持久的温情。她一边注视着生活,一边贴心贴肺地倾诉,一桩桩、一件件直说到你的心坎里去,说出了你的、我的、他的日复一日、细水长流、又爱又恨的日子……本书收录了她的两部小说。 青石的地板上是一地的青丝。双扬透过青灯的摇曳,无悲无喜地看着那尘世的月色。不知那个灯火辉煌的吉庆街此刻会是什么景象?会不会有熟悉的客人发现,从此那里少了一个风姿不凡的女人,优雅地站在街头卖着她的久久鸭颈…… 《生活秀》之后,武汉吉庆街也因此成名,每晚上演着大城市小人物的欢欢喜喜,柴米油盐。来双元非常了解老婆小金。但凡是狠话,她一定说话算话。来双元在办完了出院手续之后,怀着侥幸心理往自己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果然没有人接听。来双元只好带着儿子,投奔大妹妹来双扬。来双扬坐在床沿上,两手撑在背后,拖鞋吊在脚尖上,睡眠不足的眼睛猩红猩红;她用她猩红的眼睛死剜着哥哥来双元。来双元和儿子来金多尔,面对来双扬,坐在一只陈旧的沙发上,父子俩撇着四条腿,尽量把裤裆打得开开的。来双元气咻咻地控诉着老婆小金,语句重复,前后混乱,词不达意,白色的唾沫开始在嘴角堆积。随着来双元嘴唇的不断活动,白色唾沫堆积得越来越多,海浪一样布满了海岸线。“扬扬,”来双元最后说,“我知道你要做一夜的生意,知道你白天在睡觉,可是多尔怎么办?我只有来找你。”来双扬终于眨巴了几下眼睛,开口说话了。“崩溃!只有来找我?请问,我是这家里的爹还是这家里的妈?什么破事都来找我,怎么不想想我受得了受不了?你是来家的头男长子,凡事应该是你挑大梁,怎么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既然老婆都没有搞定,你割那破包皮干什么?割包皮是为了她好,她不求你,不懂得感恩,你还去割不成?让她糜烂去吧!你这个人做事真是太离谱了!不仅主动去割,还和多尔同一天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