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剑域神王 > 第2章 剧烈的痛楚

第2章 剧烈的痛楚

体七重,但速度却是极快,片刻之间便即跑过大半个奎水城,来到叶府门前。

“来者何人!叶家大院,也是你能乱闯的吗!”

突然间,一声暴喝响起,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楚天策面前,赫然是一尊淬体八重的年人。

楚天策双眉紧锁,望着年人,寒声道:“我是楚天策,你装作不认识我?前天我来叶府,你是怎么招待我的!”

“原来是楚少爷,是在下眼拙了。不知楚少爷驾临叶府所为何事?家主和大小姐此时正陪着贵客,可没有时间陪您这种闲杂人等。”

年人脸色一变,旋即装作刚刚认出来的样子,只是说到最后,眉宇之间已经尽是毫不掩饰的鄙夷和嘲讽,望向楚天策的目光,再也不是数日前那种看少主的眼光,几乎是在看一个门乞讨闹事的穷亲戚、甚至叫花子一样。

楚天策心狂怒,眼神之煞气四溢,正要开口,一道伟岸的身影却是大步迈出。

“叶叔!”

深吸一口气,楚天策尽量保持着平静,只是看着叶飞虎漠然而冷寂的神色,一颗心却是逐渐沉了下去。

叶飞虎点点头,缓声道:“原来是天策啊,还没来得及通知你,岚芷昨夜觉醒四品血脉,同时晋升到淬体九重巅峰,实在是天降之喜。凌少爷昨夜席间与岚芷一见钟情,情投意合,想来你作为岚芷小时候的玩伴,也会替她高兴。说了也是惭愧,这三年来,虽然岚芷常常助你觉醒血脉,平白浪费了许多时间,却依旧没有成功,或许你命该如此吧!”

“三年来,岚芷常常帮我觉醒血脉,平白浪费了许多时间?”

楚天策脑袋轰的一声,险些直接将牙咬碎,身躯都因为愤怒而颤抖着。

他根本没有想到,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为人坦荡正直的叶叔,竟然能够说得出这种厚颜无耻、颠倒黑白的话!

不承认曾经的婚约,不承认自己和叶岚芷一直以来的感情,甚至连觉醒血脉,都变成了叶岚芷耗费心血精力,在帮助自己!

“我要见岚芷一面!”

楚天策声音低沉,如同野兽愤怒的嘶吼。

叶飞虎脸色一寒,冷声道:“岚芷岂是你能够见的?她是天之骄子,四品血脉,十五岁的淬体九重巅峰!而你呢,不过是一个一不名、毫无前途的废物罢了!更何况岚芷已经许配给凌少爷,哪里能见你这种不三不四的闲杂人等?我劝你速速离开,这段时间不要离开罗家了,否则万一出一些什么意外,你舅舅罗元可保不住你!”

楚天策冷冷看了叶飞虎一眼,却是并没有开口,但同样挪动脚步,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

大家族的婚配,其实很多时候是身不由己,作为从小在罗家长大的楚天策,自然知晓。

此时此刻,楚天策已经明白,这个叶飞虎口的“凌少爷”一定是背景惊人,叶岚芷可能只是遵从父命、不得不答应这门亲事。

“小子,不要以为你有罗元护着,我不敢教训你!”

叶飞虎脸色阴森,一缕杀意毫不掩饰的激荡着,言辞之间,再没有对于罗元的尊敬和感激,只剩下阴森的寒意。似乎昨日之前发生的种种,都是幻象,只有现在的叶飞虎才是真实。

在此时,叶府之突然传出一道细细声音,赫然便是叶岚芷:“父亲,我去趟山林崖壁。”

楚天策双眉一轩,深深望了一眼叶飞虎和气派的叶府大门,猛然转身,向着城外疾奔而去。

大概半个多时辰,穿越一片密林,一座巨大的山崖出现在楚天策面前。

这里是叶岚芷和楚天策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当时许多少年人一起进入此地,遇到了一头猛兽,楚天策冒险救下了叶岚芷,自己却是受了重伤。也是在那一刻,叶岚芷突然发现楚天策的血液,对于她觉醒血脉似乎有着一定的帮助。

从那之后,每个月,楚天策都会耗费本命精血,尝试为叶岚芷点燃血脉。

回想着过往的种种,楚天策心还存有一丝幻想和期待,只是下一刻,他的心陡然变得冰冷。

在高耸入云的崖壁之下、密密丛丛的林木深处,一道倩影俏然而立,赫然便是叶岚芷。然而此时叶岚芷漂亮的脸蛋,再没有以往的柔情,只有冰冷和高贵,以及眉宇之间深深的漠然和不屑。

“楚天策,实话告诉你,我已经与凌慕枫少爷订下婚约,你用少时的感情纠缠,根本没有意义。”

“凌慕枫少爷天才横溢,今年同样只有十五岁,已经开辟元府,达到元府二重,是来自紫云峰的真正天才。而且他是无量城凌鬼雨公子的胞弟,凌鬼雨公子在无量城已经进阶内门,前途无量。我叶岚芷堂堂四品血脉,不只要进入紫云峰,更要进入顶级宗门无量城,而你,原本与我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叶岚芷语气平静之极,只是提到凌鬼雨和无量城的时候,双瞳之迸发出渴望之极的精光。

“你专程让我前来,是告诉我这些事情?叶岚芷,你要知道,我楚天策绝不可能一辈子平庸!”

楚天策心交织着绝望的冰冷和愤怒的火焰,声音如同野兽低吼,却是掉头走,再也没有看叶岚芷一眼。

这样的女人,他已经彻底死心,也彻底看清。

“楚天策,你以为我让你来到这个地方,是说这些废话?你这样一个废物,我会浪费时间,和你斗嘴皮子?我告诉你,你唯一有价值的,是精血罢了!今天,我会彻底炼化你的血脉本源,让我的血脉和境界再进一步,奎水城太小,紫云峰也太小,我注定要进入无量城,一飞冲天!”

叶岚芷疯狂的声音响起,下一刻,楚天策突然感到浑身剧痛,一股炽烈至极的火焰,猛然从四肢百骸升起。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防备,炽烈的火焰猛然将楚天策吞噬。

一时之间,楚天策只感觉每一滴血液都在燃烧,剧烈的痛苦,几乎瞬间将他的灵魂和血肉吞噬。

“金阳益血丹!丹有毒!”

第4章觉醒!黑暗剑王血脉

楚天策心霎时间明白,叶飞虎和叶岚芷这一对父女,早已经在谋划自己的血脉本源,之所以迟迟不动手,恐怕是不愿竭泽而渔,想要等到真正觉醒血脉。直接炼化血脉本源,自然一滴一滴精血的力量要浓烈得多,可是叶岚芷未曾点燃血脉,一方面未必能够承受血脉本源的冲击,另一方面则未必能够一举觉醒。

于是才有了三年求亲,一朝翻脸的事情。

即便是一日之前,叶岚芷几乎已经即将觉醒血脉,依旧提亲、赠丹,做足了姿态。

然而一朝觉醒,立刻便将自己抛弃,然后夺取血脉本源、更进一步。

叶岚芷看着浑身浴火,气息逐渐湮灭的楚天策,眼没有任何怜悯,反而升腾起一抹明显的贪婪和渴望。

“将你引到这里来,可不是和你有什么往日余情未了,而是这个地方距离罗家甚远,你那个舅舅根本不可能第一时间为你压制毒性。更重要的是,金阳益血丹之的丹毒乃是我父亲花大价钱求来,足以将你身躯焚灭,但却完整保留下你的血脉本源,甚至彻底激发你血脉最深处的力量,汇聚到血脉本源之,成为我完美根基的最后助力。”

“你知不知道,我父亲曾经打探到,我只有花费三品血脉,才有可能点燃本源、觉醒血脉,可是你竟然做到了!更难以置信的是,你竟然让我的血脉提升到四品!”

“这根本是违背常理,只有一种可能,那是你的血脉品质,恐怕同样达到了四品,甚至还是四品巅峰,只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才无法觉醒。而现在,我得到了你的血脉本源,一举融合你的血脉力量,我甚至有可能直接提升到五品血脉!”

“凝聚你最后的力量,让我更进一步吧,作为你愚蠢生命的终结,这可能是最好的结局了!”

叶岚芷声音交织着火热的渴望和冰冷的鄙夷,大步离开了这片丛林。

收集血脉本源,并不难,但却很麻烦,而且耗时颇久,这些事情,叶岚芷可不会自己做。

更重要的是,她要回返家族,第一时间调整好状态,才能够将楚天策的血脉本源效果提升到极致。

至于楚天策,金阳益血丹是她父亲叶飞虎花费重金,从外城收购而来,连罗元都看不穿其的暗招,品质之高可想而知。这样一枚丹药,即便是罗元、叶飞虎这种元府境强者,都几乎不可能承受得住,楚天策不过是一个淬体六重的少年人罢了,根本没有丝毫生还的可能性。

楚天策已经没有力气去看叶岚芷离开的背影,不断燃烧的火焰,几乎已经彻底将他吞噬。

剧烈的痛楚,弥散在楚天策四肢百骸、周身窍穴,每一滴血液,都充盈着酷烈之极的烧灼焚灭之痛。

“叶岚芷,你真是好狠毒,我楚天策不灭你叶家一族,我誓不为人!”

楚天策心狂怒,剧烈的疼痛和愤怒直冲脑海,甚至连灵魂都开始了战栗,至于身躯,更是在丹毒火焰的折磨下,已经逐渐开始了崩溃。

在楚天策的心,充满了无穷的狂怒,既有对于叶岚芷背叛和暗算的愤怒,更有对于自己愚昧和无知的愤怒,从小受到舅舅罗元照顾的楚天策,第一次感受到了人性的残忍和恶毒。

十二岁前,是无敌的天才妖孽。

十二岁后虽然天赋枯竭,但是舅舅罗元一如既往、甚至对他愈发珍视。

这种深入骨髓和灵魂的恶毒与残忍,第一次让楚天策知晓了修行世界的惨酷。

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没有实力,只是砧板的鱼肉,任人宰割。

暴虐的怒火和无尽的痛苦,焚烧着楚天策的灵魂,而丹毒火焰却是点燃了楚天策每一滴鲜血,不断吞噬着他的身躯。两种力量熊熊烈烈,在火焰之的楚天策,已经渐渐失却了神智,只是心一股浓烈的不甘和愤怒,时刻噬咬着他的心灵,化作疯狂的毁灭和杀戮之心,让他一直没有昏厥,更没有身死魂灭,反而如同浴火的恶魔妖鬼,在不断的嘶吼着。

“杀戮!毁灭!”

“我不能这么死,我要报仇!”

“我要彻底击溃叶岚芷,叶飞虎,我要彻底毁灭叶家一族!我要将他们统统杀光!”

“我还没有见到父母,我一定不能这么死!”

楚天策疯狂的咆哮着,浑身血脉如沸,灵魂疯狂战栗着。

以楚天策淬体六重的境界,根本不可能引动血脉和灵魂,然而此时在楚天策疯狂的怒火和挣扎、在丹毒火焰肆意的焚烧,楚天策却是以一种无法自控的方式,彻底引动了灵魂和血脉的力量,每一丝每一缕的灵魂力量、血脉力量,都被浓烈的毁灭之意和杀戮之心所充斥。

突然,胸口如同被滚烫的铜浆烧灼,楚天策胸前苍白色的兽牙轻轻颤抖,一股高贵而威严的威压缓缓溢出。

下一刻,一滴金灿灿的血珠从兽牙之溢出,落在楚天策胸口。

仅仅一瞬间,血珠便即彻底融入了楚天策的身躯。

恍惚之间,楚天策似乎看到这一滴血珠如同流星一般,划破血脉的禁锢和滞涩,落入血脉最深处。下一霎,无穷烈焰虚空凝聚,猛然从楚天策的血脉最深处腾跃而起,霎时间将他的身躯完全包裹,熊熊燃烧的丹毒火焰在接触到这团火焰的瞬间,便好似沸水泼雪,瞬息之间湮灭于无形。

“血脉,这竟然是血脉之力!母亲留下的这枚兽牙之,竟然有着我觉醒血脉的关键!”

楚天策猛然一惊,却是根本顾不得去思索太多,勉强控制着身躯摆出五心朝天的姿势,随着血脉的烧灼,一种莫可名状的快意渐渐充盈在每一寸筋骨、每一滴血液之。

渐渐地,一股强绝无的力量,逐渐从楚天策血脉最深处弥散开来,所过之处,楚天策只感觉筋骨皮膜、经络血脉都在以一种堪称恐怖的速度,疯狂提升着。

轰隆一声!

清朗的天空突然变得阴沉,无数惊雷疯狂劈落,一道道雷霆如同横贯长空的巨龙,照耀苍穹寰宇。

在雷霆的照耀下,楚天策俊朗的脸庞更增添了几分妖异的凌厉,似乎从无尽苍茫之走出的妖魔,要毁灭一切、杀戮一切、吞噬一切。

在此时,胸口的兽牙突然浮现出一道濛濛的血色光辉,将楚天策的身躯悄然覆盖,与源自本源核心的神火内外交攻,楚天策突然一口紫黑色的鲜血狂喷而出,双瞳却是陡然变得清明而凌厉,一种从未有过的昂然战意,充溢在灵魂和血脉之。

“黑暗剑王血脉,叶岚芷,叶飞虎,你们恐怕千想万想,都不可能想得到,我楚天策根本没有死!”

低沉的声音响起,夹杂着刻骨的仇恨和愤怒,昂扬着不屈的斗志和骄傲,充盈着疯狂的杀戮和毁灭,楚天策双瞳如剑,冷冷望着奎水城叶家的方向。

第5章斩杀

“果然,大小姐说的没错,这废物身一定有着罗家主的宝物,这样都能捡回一条命。”

“有宝贝好,大小姐可是说了,她只要血脉本源,其他宝物都是我们哥俩的。”

充盈着无穷杀意的冷笑,一高一矮两个年男子迈步走到崖壁之下,目光火热地望着盘坐在地、身躯惨淡不堪的楚天策。

此时的楚天策,衣衫都被烧得七零八落,浑身更是被血污覆盖,身前则是狂喷而出的鲜血染成深沉的赭色,任何人看过去,都会感到已经是生命垂危、勉强吊住一口气而已。

楚天策抬眼望去,目光清冷。

两人都是叶家的侍卫,自己曾经见过,淬体七重的境界,在叶家侍卫之绝对算是强者。

楚天策的血脉本源,是叶岚芷晋身的关键所在,即便对于金阳益血丹有着绝对的信心,叶岚芷仍旧没有大意。

“小子,你身有什么宝物,自己乖乖交出来,大爷给你个痛快。否则可不要怪大爷心狠手辣,你这样的废物,根本配不任何宝物!其实不只是你,等到大小姐进入紫云峰,什么罗家,什么奎水城,都会完全落入大小姐和叶家的掌控之。你那个舅舅,早晚也会身死魂灭,罗家的一切,都会变成叶家的。”

高个侍卫语气肆无忌惮,对于罗元都充满了不屑和贪婪。

楚天策冷眼看着两人,寒声道:“你们这样给叶家当狗,不怕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哈哈……凭你这个废物?老子先打烂你的脸,再慢慢找宝贝!”

两人对望一眼,似乎听到了最不可思议、荒诞不经的笑话,肆意的大笑着,一巴掌抽出。激烈的破风声,一道真元凝聚的掌印迎风暴涨,霎时间化作尺许见方,向着楚天策脸颊怒拍而去。

霸道的力量疯狂激荡,沿途的灌木枝桠尽数破碎,这一击,要彻底拍碎楚天策的头颅!

淬体七重!

真元破体而出,凌空杀敌!

他们根本不在意楚天策的死活,或者说,他们这次的目的之一,是确认楚天策的死亡。

如果楚天策没有死,将楚天策斩杀,然后再慢慢收集血脉本源,寻找宝物也不迟。

楚天策感受着虚空之的真元掌印,眼底泛起一丝复杂之极的神色,淬体七重,是他朝思暮想、魂牵梦萦三年而无法达到的境界,然而现在,随着这场巨大的变故,他已经可以感受得到,这一重坚如磐石、无法突破的瓶颈,似乎已经出现了裂痕。

现在的他,再也不是先前那个人人口的“废物”!

更重要的是,经此一事,他的心灵意志,已经再不是从前那般!

流淌在血脉之的,不仅有霸道而凌厉的杀意,更有不朽不灭、至高无的尊严和骄傲!

轰隆一声!

楚天策一跃而起,一拳击出。拳出如剑,剑意纵横,直刺虚空!楚天策没有达到淬体七重,并不能真元破体、凌空杀敌,但是这一拳迅捷无伦、重若千钧,一拳出,凄厉之极的破风之声更胜高个侍卫三分。拳芒所过之处,掌印倏然破碎,霸道之极的气劲和意志,好似山间行走的虎王,挡者披靡!

“这怎么可能,这是什么力量!”

高个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