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暗夜妖都 > 第1章 然而

第1章 然而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暗夜妖都》

作者:迷津道

内容简介:

连环谋杀,古城暗涌浮动;妖王归来,掀起腥风血雨。潜藏在人类社会中的妖兽族蠢蠢欲动,伺机占据世界的主导权。第一桩谋杀案,将温文乖巧的摇滚歌手林默卷入其中,嚣张跋扈的暴躁警长厉苍办理案件,逐步揭开林默身上不可告人的秘密。亦敌亦友,边缘对决。是兵捉贼,还是无间道?

第1章满月将至

夜幕笼罩洛都以后,整座城市上空映照着霓虹灯忽红忽绿的妖娆。

位于老城区的迷津道——人们更习惯称之为酒吧街,入夜时刻便开始苏醒,跟随着这座千年古城的脚步迫不及待地奔放起来了。

狂躁的架子鼓点、炸裂耳膜的电吉他……让人脑袋发热的乐声从每家酒吧夺门而出,拉扯着过路的潜在顾客。

曼努酒吧的歌手很年轻。他目测身高超过185,高大且瘦削,黑色的鸭舌帽压得很低,但当天花板上转动的射灯划过他的脸庞时,能看出他眉清目秀,乖巧得不像一个摇滚歌手。

衣着也很普通,红色的字母印花t恤、破洞牛仔裤,和大学城路边走着的随便一个大学生没两样,如果不是他抱着电吉他上台时引发的掌声和尖叫,没有人会注意到他。

他调整了下麦克风的高度,向观众们微微鞠躬,说“谢谢”的声音谦和有礼而略带腼腆。

场内的观众多到前胸贴后背,就连通往门口的过道上都挤满了人。可是他一说话,人们的躁动瞬间停息了,所有人屏息等待着。

他扭头对鼓手点了点头,鼓槌砸稳了第一个鼓点,键盘、吉他和贝斯相继切入。随之而来的还有观众们欢脱的掌声,看得出大家对他要唱的这首歌很熟悉,对他也很熟悉。

掌声恰如其分地在他开腔的时候停下了,取而代之的是观众们情不自禁扭动的身躯。

他的歌声与他的外表、仪态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声线浑厚中略带沙哑,音域宽广,吐字清晰有力,歌声拉至高音处时,也将观众的热情推至了。

他在台上一连唱了六首歌。最后一首,他换了一把民谣吉他,温和的弹唱沁人肺腑,与刚刚舞台上的霸气又完全不一样了。

演唱完毕,他将吉他轻轻放下,对着台下深深地鞠躬。

有人举起一只拳头嚷道:“林默!”

所有人在这叫声的带动下,纷纷加入到整齐的呼喊中:“林默!林默!林默……”

林默调整了下方向,朝四面再三鞠躬后离开了舞台。

“小伙子唱得不错啊。”

充当后台的休息室其实就是一个杂物间,靠墙的角落堆着纸箱,几张破旧的桌椅凌乱地放着。林默走进房间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翘着二郎腿在椅子上坐着。

“谢谢……您是……哪位老师?”林默不认识这个男人,但礼多人不怪,称呼“老师”总没错。

“这我名片。”男人从西装内兜掏出一张黑色烫着银字的名片递给林默。

林默双手接过,男人又说:“我们公司在文昌广场那边有个录音棚,你知道吧?有兴趣的明天上午九点来试音,说找老何就行。”

“何老师,很感谢您给我的机会,可是,我明天上午有课,我还是希望以学业为重。”林默小心地斟酌着用词,说道。

老何没有生气,而是仰头哈哈笑了两声:“小伙子挺实在的啊,不急不躁的。不过我告诉你,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你再考虑考虑吧。”

林默点头称是,恭恭敬敬地把老何送出了门。回过头,酒吧老板沈彬正好从过道上走来。

“这是第三个了吧?林默,你以后要是红了,别忘记咱这小店啊!”

“沈哥,你别笑话我了,不是大家看得起,我连饭都吃不上,哪里敢忘本。再说了,那个圈子太复杂,你知道我什么出身,没有背景也不敢贸然闯进去。我还是好好念书,借大家的地儿好好磨练磨练自己再说吧。”

林默不卑不亢地说着,让沈彬想起两年前的他。

那时的林默,和许许多多背着吉他流浪的年轻歌手一样,在傍晚来临,酒吧作营业准备时,一家家店地闯进去,问是否需要歌手表演。

18岁的林默比现在还要稚嫩,说话的声音含在嘴里发不出去,没有人需要这样害羞的歌手。

可是沈彬给了他一个试演的机会。其实无他,纯粹是因为那天晚上驻场歌手有事来不了,他不想空场子,反正试演也不用给钱。

结果林默唱得出乎意料的好。

当时他上台差点被电贝斯的电线绊倒,观众这时才留意到他,并发出了一阵讪笑,接着又沉寂下去了。

然而当他开口唱第一句,舞台上就仿佛产生了强大的磁场,在场没有人能把自己的目光挪开。

他在舞台上的状态与现实生活中的他完全不一样。

沈彬很庆幸当时作出了这个决定。他把手里的白色信封递给了林默:“喏,这是你这个月的演出费。”

林默察觉到信封的厚度与往常不一样,他打开信封,愣住了:“沈哥,你给多了。”

沈彬摆摆手笑说:“这几个月营业额增加了不少,来的都是你的粉丝。这是你应得的。”

林默捏着信封的手指紧了紧,又对沈彬再次道谢,然后才从后门离开了曼努酒吧。

不走前门,是因为总有些不愿散去的粉丝在门口等着堵他。在月亮不那么澄明的夜晚,他也会乐意停下来和他们拍拍照,随便聊几句。

可今晚不行。

酒吧后巷弥漫着一股糜烂而潮湿的气息,月亮穿云而出。林默在巷口抬头看了看天,将外套兜帽翻到头顶上才走进了月色中。

明天……就是农历十五了吧。

从他有记忆的时候起,满月就充满了血的味道。每逢月圆之夜,整个洛都城布满红色的迷雾。

这座城很老,历经过战火纷飞,尸横遍野。在漕运发达的往昔,因为地处洛河水路要塞,历朝历代都把它作为兵家必争之地。

战火将洛都一次次地焚毁,通过战争站起来的统治者又一次次地重建洛都,历史的车轮滚至现代,洛都成了一座糅杂着现代与古典风格的城市。

拔地而起的高楼像捆成一把的牙签,一束又一束地扎在一个个新兴的区域,连接这些区域的是修得笔直的马路,高悬的led灯将路点成雾白色。

然而钻进窝在洛都城西的老城区,会让人产生时空错乱的感觉。这里比从城西蔓延开去的新城区矮了一截,低矮的建筑外墙斑驳,像是爬满了疮疖。

迷津道就是其中一条这样的老街。在城中村的正中心,酒吧一家挤着一家,各具特色,将这条一度奄奄一息等待拆迁的老街救活了。

林默沿着小巷拐进城中村。他希望今晚一如既往地平静。

曾经,妖在人中行,人在梦中游,也只是曾经。

第2章妖王归来

林默将手插在外套口袋里低着头走,吉他背在身侧,随着迈出的步子轻轻拍打着他的大腿。走到某个拐角处时,他停下了脚步,鼻子微微动了动。

他不是今天才有所察觉,最近这些日子,那股蠢蠢欲动的危险气息越发强烈了。

林默心里略略有点厌烦:真不希望发生什么破事,他身上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然而,轻叹一口气,他贴着墙根走了几百米,还是在下一个巷口转了进去。

老城区原住民的自建房密密集集的,从大路看进去,每条巷子似乎是平行的,但走进去后,没感觉到拐弯,巷子与巷子的交叉点就突如其来地出现了。

楼建得方方正正像刀切的豆腐,除了顶层基本上其他楼层永远见不到太阳。楼与楼之间都有一条小巷子,虽窄,三两个人并行不是问题。

可是到了顶层,对开两扇窗伸出来的两只手可以毫无压力地握在一起,让人搞不清楚两栋楼到底是哪一栋建歪了。

声音在其中一条这样的巷子里传出,低低的呜咽,不认真听,会被认为是野猫在嚎叫。

林默向那声音靠近,路越走越深,黑暗的力量也越来越张牙舞爪。

巷子深处,幽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林默目中似放着光,他能看清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与他身下压着的女人。

女人嘴里塞了一块布团,双手被男人的一只手钳住了,正竭力扭动着身子,躲避男人撕扯衣服的另一只手。

“今晚不是觅食的好时候。”林默走向两人,稀松平常的语气,仿佛在谈论天气的好坏。

男人浑身一震,单膝跪在地上,回头看林默。

林默背光而来,在男人眼中,只是一个黑色瘦长的影。从背上的吉他来看,应该是刚下班的歌手。高,可威慑力不足,何况这声音听着也年轻而温和。

男人打了个酒嗝,顿时又壮起了胆子:“小子,不该你管的事,你最好别管。大爷玩高兴了,没你什么事。”

林默站定了说:“告诉你们的人,别在我的地盘上闹事。”

男人怔了一下,随之恼怒起来:“小子口气不小啊,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

“啧啧……我会让你记住我是谁。”

男人弹跳起来时,手上多了一把小刀,刀光挥动,滑出一道银光直冲林默身上去。

林默依旧把手插在口袋中,等男人挨近后,忽地伸出一脚,顶住男人的喉头,把男人横扫到了侧面的墙壁上。

男人瞪大了眼,眼珠在眼底颤动着,看着这只脚的主人。他的手没被钳制住,可是刚刚握刀的右手麻痹得仿佛不是自己的,刀在什么时候已脱了手不知所踪。

最让他惊慌的,是他根本看不到对方是怎么动脚的。

林默就这么站着,手还在口袋里,一只脚压得男人几乎无法呼吸。

他扭过头看男人,目光冷峻:“滚。”

男人随即身子一软又一僵,林默松开脚后,他就像丢了魂似的一声不吭地朝巷口走去。

原本瘫软在巷尾那堆纸皮箱上的女人在这时站了起来。她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最后才把口中的布团吐掉。

“我没听说洛都老城是谁的地盘。倒是,你今晚坏了我的兴致了。”女人扭动腰肢,丰姿绰约地走向林默,“你放走了我的猎物,你得赔。”

“看来,不是你太年轻,就是我太老了。”林默把吉他靠墙放下,他没有看女人。

女人咯咯笑道:“老么?没看出来啊。不过,你这精魂比刚刚那个人类要好吃得多……我……饿了……”

话音未落,女人已扑向了林默,她身形快如闪电,五指指尖伸出了尖利的指甲,身后幻化出一条毛发丰富而油亮的黑色尾巴。

林默身形微动,躲开了女人接连的攻击。他微蹙着眉说:“是你疯了,还是黑狐族全族入魔了?吞食妖兽精魂,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女人奋力一抓,被林默的手刀劈中手臂,利爪落空,在墙上留下了五道深深的划痕。

“后果?你在战斗中还苦苦隐藏着自己身份,吸食你的精魂,会有人知道吗?”女人嘴角挂着轻蔑的笑,林默一再躲避着她的攻击,刚刚的手刀力度也不重,她没太把他当回事。

跑了个人类,来个小妖兽更好,那些游魂野鬼般飘荡在人类社会的小妖兽实在太合胃口了。这半年,她就遇到了好几个。

对吸食妖兽精魂这件事,刚开始她是有忌惮的,毕竟“同类相食,血光之灾”的诅咒传说自古流传,所有妖兽也默默恪守着这一古训。

然而,当她第一次吸食了炎鼠族的那个小妖兽,发现自己体内的玄力获得了比吸食人类精魂更大的增强后,她把这所谓的古训抛诸脑后了。

这些神神叨叨的规矩,大概是用来吓唬胆小鬼的。比如眼前这个连自己半兽形战斗形态都不敢幻化的小妖兽。

女人心里暗自得意。在吸食妖兽精魂之前,她只是个一级玄力的小妖兽,如今她已达到了三级玄力。这个小妖兽在不幻化半兽形的情况下能走个十招八招算他本事。

也就这样了。她今晚是带着觅食任务出来的,没兴致陪他玩,还是速战速决吧。

林默也是这么想的。

他在女人凌厉的爪风中,读出了她体内的玄力值。不过在杀不杀她这件事上,他犹豫了一下。

如果只是吸食人类精魂的话,她罪不至死。妖兽需要活着,就离不开人类的精魂。可是,她刚刚明确地表示了她准备吸食妖兽精魂——大概也曾经吸食过。

妖兽界有妖兽界的法则。尽管和他没什么关系。

容不得他多想,女人尖啸一声,一爪照面而来。

林默这次没有闪躲,他左手如疾风卷来,攫住了她的手腕,右手已扼在了她喉上。

女人使劲挣扎,全身却像被胶住了似的,丝毫无法动弹。

她瞪圆了眼睛,简直无法相信她的三级玄力在对手面前如此不堪一击。接着,惊恐写满了她脸上的每一块肌肉:“你是……你是……”

林默没有接话,他收紧了手指。然而,就在他即将捏碎她喉骨的那一刻,她张大的口中窜出了一团黑色的物体,朝林默脸上抓去。

林默丢下手里像只麻包袋般瘫软着的女人尸体,后退一步躲开袭击。那团东西撞到了墙上,顺着墙壁往上一蹦一溜,消失在楼顶,只留下一串飘渺的话音:

“哈哈,我道是谁占领了老城区呢……原来是天狼族……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妖王即将归来,你们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第3章一宗疑案

林默叹了口气,他应该有所防备才对。黑狐族擅于穿人皮活动,被猎食的人类先吸掉精魂,再藏身其中,简直是连渣滓也不浪费。

他转身走向巷口,背起吉他往外走,他整理了一下鸭舌帽,再将刚刚战斗时滑落的兜帽重新戴上,尽管心烦,他没忘记即将月圆。

每逢十五的夜晚,他都会向酒吧请假一天,这是两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沈彬是知道的,只当他领了工资需要休息,从来不多问。

而明天上午他确实有课,他是洛都大学新闻学专业大三的学生,家境贫寒,靠每天晚上在酒吧里驻唱赚取生活费。

他没有多刻意去维持这个人设,没钱是真的,他需要像个普通人般该吃吃该用用,人类社会不好混,除了唱歌,他想不出别的正当的赚钱法子。

越唱越火,还接二连三地被星探盯上则是个意外了。

正儿八经当艺人当然能赚更多钱,可是他不能离开洛都老城区。这儿有他必须守护的东西。

他边走边沉吟着,现在,更大的麻烦出现了。首先,是他守护着的老城区暴露了,接着,刚刚那个狐妖提到妖王即将归来……

如果妖王当真觉醒,那他就更必须守住这最后的防线了。

确实让人头疼。事情已经发生,恐怕明天人类社会就会察觉到异常。

人类不会一下子联想到巷子里那女人的尸体与妖兽有关,尽管在一千多年前,这是个人类与妖兽共存的世界。

人类早把妖兽忘光了。因此,女人的尸体大概会让人类感到棘手。

最先发现她的是自建房的房东,那个脸圆圆的胖阿姨喜欢把用过的纸箱囤在这窄巷里,这天清晨,她正准备往里面再扔一只纸箱时,女人的尸体差点把她绊倒。

胖阿姨的尖叫声唤醒了两栋楼的租户。

警察很快就来了,巷子外拉起了警戒线。巷子太窄,警车无法开进去,车子都停在了大路边,警员们下车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