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猎梦者小队 > 第2章 不太妙

第2章 不太妙

地固定在那里,怎么样都纹丝不动。

“看来陈雪的梦,并没有涉及到柜子里面的东西,所以柜子内部没有具象化出来。”五一沉思了一下,将注意力放在柜子右侧的冰柜上。

这种冰柜,从样子上来看很平常,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冰柜的柜体与门之间的缝隙里,却一直在渗透着一股肉眼可见的寒气。

五一明白,这里藏匿着什么。

一般来说,一个人在属于自己的梦境之中,都会创造出相对应的东西,有的是建筑,有的是人物,有的则是乱七八糟、无法用言辞来形容的怪异之物。总而言之,一个人的能力有限,对于梦境的创造规模也有限。因此,就像五一经历过的梦来说,这其中不乏有突然截断,或者消失的空间。这些断裂的层面,他们有一个专门的词汇,称之为“缺口”。就好像是刚才五一试图拉开的柜子,柜子内部就是“缺口”,因此,里面的情形是根本不会出现在梦境当中的。

可这个冒着寒气的冰柜不一样。

寒气、冰柜,这两个要素,在这里出现的清清楚楚。

这就代表着……

五一走过去,伸手拉开了冰柜的门。

顿时,寒冷的气体,就如同汹涌的潮水一般,翻涌出去,居然形成了和弥漫的雾气一般的效果,完全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等寒气消失之后,冰柜里的东西已经完全露了出来。

那是好几袋用透明塑料袋封起来的肉块,上面已经凝结起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五一皱紧了眉头,一种不安的感觉,在他心里升起。

为了验证这种猜想,他已经伸手,拿住了其中一袋肉块。

冻彻心扉。

自冰柜里拿出来之后,塑料袋上的冰霜立刻就化了开来,变成了水迹。

他将塑料袋解开来,顿时倒吸了口冷气。

袋子里,赫然出现了从肩膀处切开来的手臂!

“特么的……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不禁骂了一句。

第一时间能想到的,就是门口堵着的那个屠夫所为。

屠夫屠夫……

他一开始以为,陈雪的这个梦境,之所以出现屠夫,是因为陈雪看到了有关屠夫的恐怖片。

但现在看起来,这件事情可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为了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又拆开了放在冰柜里的其余三个塑料袋。

和之前一样,里面装着的,也悉数都是被切开来的尸块,一共有四个部分——分别是两只手臂,一条腿以及半个身躯。而且,从尸块的样子来判断,这应该是一个女人的尸体。

这些肉看起来已经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冰冻,整个都已经硬邦邦了。

五一站了起来,余光却瞥见刚才一直站在门口的屠夫,此刻却悄无声息地不见了踪迹。

屠夫好像对于这个房间里的光亮十分畏惧似得。

这个房间,除了柜子、冰柜之外,还摆放着一个东西。

那是一张放置在了房间正中央的躺椅,躺椅的边上,还架着一个金属的支架,用以支撑住顶部的照明灯。

这东西几乎和医院里用以小手术的躺椅,一模一样。

陈雪是医生……

这个线索,突然闪烁在了他的脑海里。

五一龇了龇牙,暂时无法确定,这个梦境的主旨是什么。

但既然接受了这个任务,那就必须以任务为重。

作为一个猎梦者,他所要做的,就是找到陈雪所害怕的屠夫的秘密,用这个存在于梦境中的武器,杀死屠夫。

四、屠宰场

五一转了一圈,又搜了搜这个房间里的设施,并没有其他可以追溯到的线索。

从这具被切割开来的尸体来判断,这应该是一个女人。

不过,线索也就到这里就终止了。

五一拨开这些塑料帘子,开始步入眼前的黑暗之中。

外面依旧是漆黑一片——和这里的光亮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如鬼魅一般的屠夫,却已经消失了。

它跑哪里去了?

眼下,五一正趁着一片黑暗,摸索着前方的路。

陈雪所创造的这个梦境,透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古怪。

首先是意。

一个梦境,正如先前所讲,最关键的自然是其所表达的含义。一般来说,梦可以分为如下三种:自我、真实和虚假。顾名思义,自我即为真实世界当中自己亲身经历、亲耳听见的一些事情,在睡梦中以梦境的形式重新“播放”或者重新排序;而真实,则是一些符合实际情况的事情;而虚假,则是可以用光怪陆离来形容的怪事,完全不符合任何物理和精神规律。

这三种不同的梦境,都会有相似的一点——可以通过不同的手段,表达出“造梦者”内心的心里感受。

其次是形。

就和作画一样,梦的展开,实属于一种艺术的表现形式。

梦的结构、风格,组成的事物、景色等等,无一例外地是这种表现。

可陈雪的梦……却让五一感觉到,不属于这其中的任何一种。

换句话来说,她更像是将这个梦,当做了一个存储秘密的空间。

五一咬了咬牙齿,继续往前。

如今,这种漆黑的环境,成为了他前进最大的阻碍。他必须摸着墙壁,依靠着其走势,才能找到前面的路。

越往前走,他能闻到越来越重的血腥气味。

这也成为了一种危险的警告,越来越不安。

他走了二十步,如果从距离来算的话,应该走了差不多15米左右——由于视线不佳,他每一步走的都很谨慎。这一段路没有任何拐弯,而说明这里的空间极为宽阔。

而此时,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扇门。

从手感上来判断,这扇门是那种很普通的金属门,里面没有一点声响。

五一拧开了门锁。

里面同样也是漆黑一片。

他缓缓地步入到其中。

现在,过了一段时间地“熟悉”之后,他的双眼也逐渐适应了这种漆黑的环境。在他的右侧,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这个影子呈柜体的形状,被放置在地面上,上面似乎接连着许多细小的“触手”,一直连接到了里侧。

五一伸手摸了上去。

这些“触手”是一根根塑料包裹起来的线,最终插在了金属的机箱上面。

“等一下,如果这里都是停电的状态,那为什么唯独只有那两个房间里有电?”他揉了揉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因为陈雪造梦的能力有限?”

说起来,作为梦境的主体,陈雪居然还在沉睡,这一点也有点不可思议。

或许是因为安眠药的作用。

五一暂时将这个问题抛之脑后,如果想要搞清楚这里的状况,恢复眼前的明亮是首选。

不然他连几步开外的地方究竟有什么,都看不清楚。

而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摸索。

根据双手摸到的情况,眼前这个机箱,很像是那种中央处理机,上面不仅有好多个接口,用以连接一条条线,还有用以按动的按钮。

或许这就是电力的控制点。

他想到这里,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索性将能够摸到的按钮,逐个按了下去。

起初,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但自从他按下了一个按钮之后,原本寂静的环境里,突然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嗡鸣声,应该是隐藏在黑暗里的某个机器被开启了。

下一秒,一片白光闪烁在五一的头顶。

适应了突如其来的灯光之后,五一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果然身处于一个不足十平方的控制室内,刚才按动的,则是备用发动机的开关。如今,随着持续不断的嗡明声,电力让五一有种恍惚的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一般。

虽然这里空间很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监控、屏幕、控制设备一应俱全。

五一看着这些设备,不禁皱起了眉头。

不太妙。

陈雪的梦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怪的东西?

先是和她应该没有一点关系的屠夫,接着又是被冰冻起来的尸块,现在又是一间充满了监控意味的控制室?

“有意思……有意思……”五一不禁念叨了两遍。

不过可能是由于备用发电机功效有限,监控设备仍旧没有正常运行。

监控一共有五个,说明这里至少存在五个房间。

五一环顾了一圈,并没有在这个设备房里找到监控摄像头。

除去一开始的房间以及那个摆放着尸块的,那剩下还有三个房间,五一没有探查过。

“如果光是从那个家伙的身段来判断的话,我估计不是它的对手……可恶,得找到一个适当的方法。”他揉了揉下巴。

得先找个一个突破点。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搞清楚,屠夫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外面的黑暗也已经被光亮驱散了,这样,整个室内空间,也完全展现在五一的面前。

这里是一间硕大的仓库。

仓库的顶部,设有两条如铁路一般的轨道,轨道上悬挂着几个铁迹斑斑的倒钩,上面沾满了一层肉眼可见的血迹,正用一种悄无声息的状态,展示着它作为屠宰场内必不可少的设施,才会带有的血腥感。

在铁钩的正下方,则是一个庞大的机器。

机器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是一条长长的履带。

履带所连接的,则是一张“兽嘴”——o型的开口,呈一个长方体,履带从前方伸入,接着又从另一端延伸出来。

最让人胆寒的,则是架设在这两个部分中间的那柄闸刀。

闸刀的顶部,有一个液压的装置相互连接,最下方则是一道闪烁着寒光的刀刃。

它对准着履带。

五一突然明白过来,那些尸块完整的切口,究竟是怎么产生的了……

五、追杀

完美无缺的切口,凭借屠夫手里的那把刀,肯定做不到。

这些切口必须用最强劲的力道,配合着最锋利的刀刃,才能一刀完成。

这把闸刀,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五一倒吸了口冷气,不禁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危险。

这明显是一个屠宰场的设备,为什么在陈雪的梦境里出现?

而且,就连履带上的条纹都那么清楚,这无疑是在证明,陈雪曾经亲眼目睹过这些设备,并且记忆犹新。

唔——

突然,一阵冰冷的气息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从五一的身后出现。

与此同时,原本发出光亮的灯,居然开始快速地闪烁起来。

下一秒,刀已经贴着他堪堪往右边倾斜过去的身体,砍了下去。

浓重的腥臭味!

一秒黑。

一秒白。

漆黑与灯亮,不停地交错着!

由于这个躲避动作太过于应急,五一的身体倾斜着朝地面上倒了下去。他急中生智,伸出右手,凭借着五根手指的作用力,在地上一推,手指立刻传来了高强度扭动带来的疼痛,同时,他已经借着这个力道,往边上一滚。

等站起来之后,锋利的刀刃,再一次朝他劈砍了过来。

这一次,五一只觉得胸口一阵刺疼,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衣服已经出现了一条裂口,刀刃切开了他的皮肤,鲜血从刀口中流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闻到了血腥味,屠夫仰起头,咆哮了一声。

五一咬了咬牙,却发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屠夫的脑袋,是呈一种浓雾的形态——灰色的雾气,萦绕在它的脑袋边上,将其包裹起来,无法显现成型。

“唔!”

屠夫发出一声低吼,已经朝五一逼了过来。

“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紧追不舍?!”

屠夫哪还能听懂五一的话,左手缠绕着的链条,经过甩动,发出哗哗的响动,朝五一飞了过来。这一下,铁链犹如一条灵活的蛇似得,紧紧地绕住了他的右脚。紧接着,屠夫往后一扯!

五一顿时失去了重心,被拉扯到了地上。

屠夫紧靠着左手的力量,就已经将五一整个人不停地拉向自己,与此同时,它右手中的屠刀,已经举起了起来,正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机会,就会手起刀落。

五一挣扎起来,试图用手解开缠绕住自己的锁链。

但不知怎么回事,这仓库的地面却突然变得异常的湿滑,他的背部紧贴着地面,居然没有办法依靠自身的扭动来阻止被拖拽往前的势头!而缠绕住他的铁链,则不停地发出当当的响动,像是一个阴森可怕的魔鬼似得,嘲笑着、期待着五一的死亡……

“啊!”

突然,一个尖锐的女人叫声,在这个灯光闪烁的屠宰场里响起。

而伴随着这个让五一觉得耳熟的叫声,屠夫居然一下子停住了刚才的动作。

它松开了手里的铁链,抬起了被灰色雾气遮挡着的脑袋,出乎意料地说了两个字。

“陈雪。”

它说出这个名字的语气,充满了一种愤怒。

五一深吸了一口气。

他原本以为,这个屠夫只是一个怪物,只会发出哼哼的声音,结果没想到,它居然会说话!

而且叫的居然是陈雪的名字!

屠夫紧接着又发出了一声哀嚎,直接松开了铁链,竟是举着屠刀,看向五一的身后。

后者回过头,看见在闪烁不停的灯光之下,陈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一个拐角处,正茫然地站在原地。而下一秒,屠夫已经一把扔出了手中的屠刀。当——!屠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直接插入到了墙壁当中。

“啊!”

陈雪再一次喊出一声尖叫,整个人转身往后面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屠夫也已经放弃了五一这个目标,转而开始追击陈雪。

这怎么可以!

要是屠夫直接追杀到了陈雪,整个梦境都会因为陈雪的害怕和死亡被强制性终结!这样一来,一切都是半途而废!

五一咬紧牙齿,一只手捏成了拳头,在地上砸了一下。

他立刻起身,开始加入到这场追逐战内。

屠夫的身材虽然十分臃肿、庞大,但速度却比五一要快一点,更别说是陈雪了。不过由于它必须拿下刚才抛出去的屠刀,因此也算是为五一争取到了一点时间。

可他现在一没有屠夫的身材,二手头上没有武器,要怎么才能搞定这个屠夫?

该怎么办?

时不待人!

必须先阻止屠夫!

他整个人朝屠夫扑了过去,双手紧紧地勒住了屠夫的脖子,就好像是一只猴子一般,挂在了屠夫这颗巨大的树木上。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让他差点晕过去的血腥臭味!屠夫身上套着的风衣,也十分滑溜,想必是因为上面沾满了血迹的关系。五一整个背部弓了起来,两只脚死死地踩在了屠夫的腰上,打算用这种方式来阻止屠夫。

后者一把将深深插入墙壁的屠刀拔了出来,反过手来,试图用屠刀将五一打下去。

但五一现在所处的位置,恰好是屠夫攻击的死角。

它怒吼了一声,迅速转了个身,竟直接将自己的背部,朝墙壁狠狠地撞了过去。

这一下,挂在它背部的五一,直接被撞的七荤八素,他感觉自己的脊椎都因此被撞烂了一般,胸口传来绞肉似得疼痛。但他的手,仍旧卡在那里,不敢轻易地松开。

屠夫趁此时机,抓住了五一的手臂,犹如拉扯一只虫子一般,将其狠狠地拉到了前方。

被甩出去的五一再一次撞到了地上,两眼黑了一秒钟,接着浑身散架般的疼痛,犹如一只巨大的手掌,盖到了他的身体上。

屠夫哼了一声,拿着屠刀,追了上去。

“妈的……”五一呸了一声,嘴巴里早已经充满了鲜血的腥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