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快穿之位面采购师 > 第1章 这记忆却并不是这个孩子记得的那些

第1章 这记忆却并不是这个孩子记得的那些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快穿之位面采购师》

作者:七千里

【文案】

你有愿望想实现吗?

我可以替你实现,前提是,你有我感兴趣的商品!!

公平交易,合情合理!!

内容标签:hp红楼梦情有独钟无限流

主角:季颜┃配角:红楼梦┃其它:快穿

作品简评:

你有愿望想实现吗?位面采购师,可以替你实现梦想!不过,前提是,你有我感兴趣的商品!公平交易,才是位面世界的永恒法则!

这是篇女主在各个位面完成任务的故事。本文中,系统堪称业界良心,无论是任务的难度还是系统提供的各种金手指,都绝对贴合女主需求,全文毫无虐点,爽感十足!

第1章

终南山下,活死人墓。

寒玉床上,十六岁小龙女正静静的躺着。如玉般晶莹的肌肤,跟寒玉相得益彰。她默默的运转着心法,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无喜无悲,无欲无求。

突的,那起伏的胸,停止了起伏。

一息,两息……足足三十息,才在一次更剧烈的起伏之后,再次恢复起伏。然后,寒玉床上的人却猛的睁开了眼。那明明应该清冷无双的眸里,却满是惊奇和喜悦。

“哇塞,我居然变成了小龙女?”那丰富多彩的表情,出现在那张清冷的脸上。虽让这张脸多了生机,添了活泼,却也让这人,少了些什么……

小龙女,确切的说,是小龙女的魂魄,就飘在寒玉床上。她静静的看着那个不知哪里来的孤魂野鬼占了她的身体,在古墓里到处转悠,嘴里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那些话,她听到了,却并没有往心里去。

她依旧无喜无悲。从小到大,她习惯如此。她觉得,自己该是死了的。但人都是要死的,师傅死了,她自然也是要死的。至于那尸身被人占了去,那就占了吧,她反正是死了,要去地府投胎的。就像师傅一样,尸体是放在棺材里,还是被人用着,也没什么不同。

但是,她等啊等啊,却并没有等来拘魂的鬼差。

她不着急,却也不免开始想。难道是因为,她没有被葬在棺材里的原因么?

这么想着,她便去了安放棺材的石室。直接躺进属于她的棺材里,继续等着鬼差。久等不至,她也不急,只是静静的待着。然后,她就看到了棺盖上写着十六个字:玉女心经,技压全真。重阳一生,不弱于人。

小龙女从婴儿起就生活在古墓。她身边的人,一味的阻拦她接触外界,只为了练玉女心经时,不至被外物移了性情,对古墓的诸般种种却知道的清楚。这十六字的意思浅显之极,她冰雪聪明,自然一看便明。

只是她自认自己已经死了,这些也没什么可想的,她的好奇心本也不多。

却不想,棺盖却在这时被人掀了。

便是死人,此时也有些不郁的。

看向动手的人,却见正是用着她身体的孤魂野鬼,带着一个年轻男子。

“杨过,找找看,是不是有机关。”孤魂野鬼激动的道。

那少年跳进棺里,小龙女连忙飘了出去。不愿跟他有半丝碰触,哪怕她还只是魂体,也不愿。至此,她对这个孤魂野鬼到生起了恼意。古墓不许男子进入,她用了她的肉身也罢了,怎么可以破坏古墓的规矩,坏她名节?孙婆婆呢?竟也不提点她么?

才刚这么想,便见那石棺底下果然有开关,且被打开。

两人顺着石阶而下,小龙女犹豫一下,也跟了下去。

…………

岁月不经年。

对于魂魄,时间是最无意义的东西。

可小龙女却也知道,她等了很久很久了。她看到孤魂野鬼跟那个叫杨过的学了所谓的九阴真经,又去学了全真剑法,还练什么双剑合壁,左右互搏,看着他们离开古墓,看到孙婆婆离世……又过了不知多久,他们又回来了,他们都老了,不但成了亲,还有孩子……那个肉身快死了,他们才回到这里来。

没过两天,肉身果然死了。

在她的肉身被葬入石棺,棺盖合上的那一瞬间。她的眼前一黑,叮!完成采购任务,交易完成。叮!获得能量,系统能量不足,能量使用……

眼前再有光时,已离开了古墓,且重新有了肉身。

她所有的记忆便全都恢复了。

第2章

她叫季颜。上辈子死时,才二十岁。怎么死的,她到是忘记了。到是记得,死后无牵无挂。许是有些不甘的,所以,便被一个系统绑定。只是那系统只绑定了一半,且十分不靠谱,什么都没说清楚,就要没能量了。于是,便急急的将她的灵魂投到别的世界里。

于是,就有了她当一辈子孤魂野鬼的经历。

虽说一辈子孤魂野鬼的经历实在让人郁闷,却也有所收获。经过那一辈子,且她乖乖的当鬼,也没有瞎折腾,于是,她的灵魂得到了蕴养,系统也吸收了些能量。

叮!系统完全融合成功。叮!系统能量不足,进入休眠状态。叮!系统休眠。

一道机械声在脑子里响起,干巴巴的,并没有传说中的灵气。

季颜多少受到了小龙女那一世的影响,虽然恢复了记忆,可情绪也没那么激动。在脑子里叫了系统两声,见它不应,也就不再管它。转过头来,决定先顾着眼前的情况。

很显然,她又穿了。

而且,这次有了身体,一个矮小干瘦的小娃娃,估摸着也就五六岁左右。

四下望望,墙壁屋顶,那些窗棱门砖,到不是穷人家。没有一个人,而原身,就躺在空荡荡院子里,手里……手里抓着一个香喷喷的,咬了一半的白馒头。

“咳!”看到这馒头,身体猛的有了记忆,只觉得一阵窒息感袭来。她连忙捶着胸口,好不容易将咽在嗓子里的馒头压下去,这才长长的喘了口气出来。

到这会儿,她这命才是保住了。

原身的死因也找到了。

她这才刚喘上两口清新空气,原身的记忆就蜂拥而至。

这记忆却并不是这个孩子记得的那些,而是这个孩子,从有感知的那一刻开始,她所感知到的一切。不管她记得或是忘记,不管她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记忆……全都一股脑的涌来。以至于,才爬起来不到两分钟的季颜,又一次晕了过去。

等季颜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记忆已经接收完毕,还顺便整理一下。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只记得之前太阳还在头顶,此时已看到一弯下弦月。

原来是《红楼梦》啊!!

这个身体,看着只有五六岁,可实际上,已经八岁了。只是受了太多的苦,所以才会显得这么小。

原身的生父乃是女主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生母,却只是林如海的侍妾。贾敏进门,久未有孕。林如海虽爱重贾敏,可子嗣为大计,且本就有侍妾,在贾敏不便时,也让她们侍候。贾敏手段了得,或明或暗的,或早或晚的,全给这些侍妾下了药。可原身的生母本来也是因为懂药理,所以才成了林如海身边大丫环。几次避过了贾敏的算计,还成功有孕。

贾敏虽然恨及,可林如海看重,到底是让这个孩子生出来了。这个孩子,就是原身了。可贾敏也是有本事的,趁着原身生母生产之际,去母留子。产后血崩,一命呜呼。

留下原身,被贾敏养在身边。

贾敏表面上做足了慈母模样,对原身那是极好。不管明里暗里,让人挑不着半点错来,换得林如海更加敬重。直到原身三岁的时候,贾敏有了身孕。正是端午节之际,原身被人哄逗的,无论如何都要去看龙舟。

林如海对这唯一的女儿十分喜欢,自无不应。于是亲自带着女儿去赏玩。结果一个错眼,就把个女儿弄丢了。回到家里,贾敏一听消息,直接晕了过去。大夫一探脉,才知道是有了身孕。

林如海大喜,一边派人去找女儿,一边却要亲自看顾安慰妻子。

他却哪里知道,这拐走他女儿的人,就是贾敏派去的。这找人的里面,有一半也是贾敏的人。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找到女儿?时间一长,他虽然恨毒了拐子,却也因为妻子有了身孕,勉强算是一种安慰。

时间一久,再多的遗憾,也只能继续遗憾下去。且自那之后,贾敏便再不能听到这个女儿的消息,听到一次哭一次,时不时的还要晕一回。大夫结论为伤心过度,至此,林家上下,包括林如海在内,便再无人提起这个命不好的大小姐了。

等到翻过年,林黛玉出生,便成了林家的大小姐。曾经那一个的痕迹,半丝也不剩。

贾敏却也是个牛人,她让人把原身拐了之后,并没让人把她卖去别处,而是绕了一圈之后,又卖到了林府。她亲自过的手,确定这就是原身,然后才丢到林府最脏最累的地方,跟着一个被毒哑的嬷嬷干活。

原身三岁被拐,在拐子手里,折腾了两个月,又被卖回来。接下来就做各种脏累的活,吃不好,睡不好……幸好贾敏不想一下子就弄死她,所以,她到底是活下来了。

可三天前,哑嬷嬷被人叫了出去,就此再没回来。

小家伙在这里不敢乱跑,饿的不行了,正准备出去觅食。才出院门,就听隔壁的丫环们说,太太的哥儿过周岁,全府的奴才都多得三个月的月银。厨房还给加菜……那丫环见她可怜,给了她个大白馒头,就把她又撵了回来。

结果,吃的太急,一口下去,就把自己咽死了。

季颜起身,手里的馒头还软和,就是不热了。将脏的那些皮扯掉,一口口的塞进嘴里,细细嚼碎,慢慢咽下。待她做完这些,一转身,进了屋。

屋里空荡荡的,一张破桌子,两个破凳子。桌子上一个茶壶,两个杯子,其中一个还破了口。靠墙的地方,是一张床,上面铺着稻草,再上面,才有一层黑漆漆的,看不出颜色的薄被。

她在屋里找了一圈,才找到一根长绳,系在檐两侧,轻轻一跃,跃到绳上,躺倒运功。

古墓派的功法最是宁心静神,一运起功来,其他的杂念,便全都被清空出去,再影响不了她分毫。

一夜到天明,季颜睁开眼,从绳上跃下。走到床前,将稻草扒开,将床板拆开,从里面拉出一个草搓的绳来,那绳子的末端,系着一个精致的荷包,虽然又旧又脏,可针脚细密,花样逼真。可见动手的人,手艺十分了得。荷包里面,塞着一些碎银子和铜板。是哑婆婆跟她两个人,这些年的所有积蓄。

她意识一动,荷包便消失在手里。

系统虽然有些不靠谱,却也留了个有用的东西给她。便是储物空间了,虽然只有一立方米,更不能进人。但放置这小荷包,却是足够的。

没有人给她送吃的。

贾敏当年留下她这条命,为的是折磨她。她把人留在眼皮子底下,怎么糟践怎么来。务必要将她身上所有闪光点,全都消磨的干干净净,成为一个最下等的贱人。

不过,自从她再次怀孕开始,就对原身没那么上心了。对她是死是活,也不在意。

所以,三天没人给她送吃的。也所以,这会儿她一个人独自离开,也没有任何人在意。

她本就住在下等奴才的地方,为了不让她接触外人,贾敏专门给拔了一个小院子给她跟哑嬷嬷,平时更是不让任何人跟她说话。现在她要离开,到是方便的很。

奴仆出入的地方,虽然也有人守着,可到底没那么紧要。而她个子小,速度又快,趁着守门的不在意,非常顺利的从林家跑了出来。

大街上,很热闹。

看到这人来人往,她才有了恍如隔世的真实感。而做了几十年孤魂野鬼的她,一时对这明亮的光线,以及这喧嚣的人声,颇有些不适。条件反射的,她贴着墙角,一动不动的,警惕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适应了一会儿,她才顺着路慢慢往前走。走过两条街,就看到各种商铺。她远远的望了会儿,才来到一个包子铺前,嘴几度张合,才终于憋出三个字来:“要,包,子。”一字一顿,中间愣是隔了好长一段距离。说完,她懊恼的抿唇,她自己是几十年没开口说话,而这身体,也是从跟了哑嬷嬷之后,就没再开口过。在林府里,都叫她小哑巴。如今开口,到是各种不舒服,不习惯。

季颜虽然干干瘦瘦的,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但看起来,却并不多狼狈。且,她穿的是林家下人的衣服,虽然她这个料子很旧,却也是普通人难得一见的布料。

因此,老板没将她当成乞丐。拿了一个包子,用油纸托着,递了过来。

“一个铜板。”

季颜拿了一个铜板递过去,也不离开,只是退到边上,静静的啃包子。久不吃东西,肚子其实很饿。但之前被咽死一回,这包子又刚出笼,滚烫,她实在是没办法大口。

一个包子,到是花了不少时间才吃完。然后才向下一个目标前进。

先在杂货店里买了一包绣花针,一圈丝线,几个小瓷瓶。又到药店里,买了几味常见的药材,甚至花了一块银角,买了一小罐的蜂蜜。

她要炼玉浆。那是疗毒圣品,也是驯养玉蜂的必须品……

之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想着这个,大概是因为习惯吧。做小龙女时间长了,在她是魂的时候,也只有玉蜂相伴。现在听不到那嗡嗡声,到是十分不习惯的。

第3章

转眼又是两年,季颜在林家过得十分自在。

哑嬷嬷再不曾回来,贾敏似乎自此再不记得有这么人。

隔壁原本跟哑嬷嬷关系不错的,叫鹊儿的丫环看她可怜,每天帮她带两顿饭,或是一个馒头,或是些冷饭。偶尔有旧衣服,也会给她。总不至让她饿着冻着……而代价就是每个月,她帮她领的那份月例。她也不知多少,反正她是再不曾拿过。

好在,她也不靠林家供养,虽然受小龙女的性子影响,却到底不是小龙女。不是半点俗事不理,俗物不通。这两年,虽然她没准备做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却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小哑巴,接下来的几天里,你千万别出院子。”鹊儿今天来得晚,到下午的时候,才急急给她送来早上忘记的早饭,顺便警告她:“若是惹了谁的眼,被打死了可没人帮你。”

季颜疑惑的看着她。

鹊儿四下望了望,才道:“府里的哥儿昨晚上就开始不好了,到了今天,扬州城里的大夫全都请遍了,个个都说没办法。太太这会儿逮个人,都恨不能生撕了。你要是冲撞上去,一准打死了事。”

府里的哥儿是指贾敏跟林如海的独子,那个孩子……她也见过。在母胎里就没养好,天生虚弱,那品相,跟林黛玉是一模一样的。但就像林黛玉,富贵人家好米好药的精心养着,也不是活不下来。顶多,也就是弱一些。

可这个孩子不只弱,还中了毒。

她第一次见这个孩子,是在他快两岁的时候。她练功略有所成,才偶尔在府里走动。一个偶然的机会,远远的看了一眼。后来为了确认,又去看了两回。确实是毒,慢性的。正常成年人吃了,有个七八年,也活不了。这就是个孩子,能活到现在,也算不错了。

说起来,这个世界大夫在毒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