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攻打牛头山 > 第2章 本宫乃是北秦皇室之女——秦红玉

第2章 本宫乃是北秦皇室之女——秦红玉

青萝说北秦公主是将“水源珠”进献给了仙云宗才获得内门弟子门额,那可是夏家几十代人不曾寻到的水系至宝“水源珠”啊!

其实在这北秦地界,知道“水源珠”功效的人绝对不少,能够给水系仙术增幅。这对专修水系仙术的修者来说绝对是至宝。但是,夏流川却知道“水源珠”只有到了自己手里才能发挥出它的真正功效!

因为他是河神血脉,夏流川!

而“水源珠”本来就是河神的东西,是夏家遗失千年的神物!

数千年后的今天,神灵已逝,修者当空,人们只知道世间最强的是大罗金仙,忘记了亘古时代曾有真正的神明。

——

“我虽然不是修仙者,但水源珠本就是我夏家的东西,我要去仙云宗拿回来以慰祖上之灵!”

夏流川暗暗发誓,但是眼下必须想办法让北秦公主带上自己才行。夏流川盯着面前的商队心思急转,忽然一对呆萌的大眼睛引入脑海,让夏流川激动的跳了起来:

“哎呀,驴兄,原来是你啊驴兄!”

众人懵-逼的看着夏流川冲向商队最后面的一头毛驴,那头毛驴也是被吓了一跳,惶恐的看着那个泪流满面的男人!

“大当家的疯了……”

“夏流川你又搞什么!”

猪横三和青萝一前一后喊道,只是少年对此充耳不闻,抱着那发懵的驴脑袋大声感叹:

“驴兄,当年你出生的时候是我看着你长大的呀,我还给你换过驴嚼子,你可还记得当年那夕阳下的奔跑么?”

说到动情处,还在驴脑袋上亲了一下。

这下连那北秦公主都是一阵恶寒,鸡皮疙瘩突突直掉!

更绝的是那毛驴似乎真的被夏流川感动,竟然驴叫一声洒着泪花狂奔起来,很快没了踪影!驴子身上的行李掉的一地都是。

众人目瞪口呆,久久无言。

“那个,公主,驴跑了,那些多出来的行李套头谁扛啊?”

半刻钟后,商队里面领头的仆人战战兢兢问道。

北秦公主黑着脸指了指夏流川。

“让他扛!”

……

第3章仙云宗!

热泪挥别了一众山贼手下,夏流川扛着驴套头和一麻袋行李,“呼哧呼哧”跟在商队最后面,看起来活像一只受虐的驴子。

“这群孙子,自己只是暂时性离开好不好,至于提前过年么!”

夏流川想起刚才与猪横三等人分别的场面就是一阵咒骂,这边才刚走出半里地,就听见牛头山上放鞭炮的声音……

这有趣的一幕让众人对那牛头山越发好奇。

“哼!自讨苦吃,以为本宫闻不到你手心里花椒粉的味道?为了个外门弟子的名额连驴都不放过,本宫不成全你实在对不起你这牛头山大当家的身份!”

听到轿子里北秦公主的冷嘲热讽,即便以夏流川的无耻厚脸皮也禁不住阵阵发烫。

竟然还是被识破了么……为了抓住这个进入仙云宗得到水源珠的机会,他的初吻竟然是给了驴子。

“还好只是亲了驴脑袋,不然真是亏大了!”

“嘻嘻——”

青萝不知何时来到夏流川身边,将一个水壶塞进他的怀里:“多谢你了夏流川,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刚才的人情我记下了,等你进了外门我会罩你的。”

说完快步回走,北秦公主不喜欢她擅离岗位。

看着青萝那窈窕健美的腰身,夏流川激动的不能自已:“真的会罩我呀?小弟求包裹!”

“流氓!”

听到夏流川的喊声,青萝红着脸啐骂。

已经深知夏流川是何等货色的北秦公主直接将其无视了,一路闭目沉思仙云宗入门之事。

虽然她贵为北秦公主,但整个北秦皇室在修真者眼中不过就是个政权傀儡,真正支撑起这北秦大地的还是那些修仙宗门,只有拥有强大仙术的修真者才能对抗北秦边界的妖兽和坠魔者。

“我虽然能够直接进入内门但也是根基浅薄,有青萝和小子在外门做耳目手脚也算不错……”

就在夏流川第十次累晕之前,终于是到了仙云宗所在,面前的仙云山脉亘古连绵不知几万里,好些巨峰插入云霄霸道无比。

“真壮观,要是我的牛头山也有这么大就好了,能养多少猪啊!”

听到夏流川发自内心的赞叹,青萝再次无语,终于明白那些胖山贼为什么在夏流川走后放鞭炮了。

“什么人敢来仙云宗喧哗?”

“咦,是青萝师妹。”

巨型山门旁边两个执勤的外门弟子显然是一眼认出了青萝,这种等级的美女果然到哪里都备受瞩目。

“季师兄,刘师兄你们好!”

青萝不敢托大急忙走上前打招呼。

虽然同是外门弟子,但因为数量众多,拉帮结派反而更加严重,外门弟子的实力也是各不相同。甚至有些外门弟子已经通过外门任务奖励修成初级仙术摆脱凡人之躯,在数万外门弟子之中称王称霸,美女钱财数之不尽,比一些内门弟子过的还要舒坦。

而面前这位被青萝喊做“季师兄”的家伙,就是外门弟子之中少见可以使用初级仙术的难缠角色,他在外门弟子之中号称能够排进前二百五。

“青萝师妹数日不见真是越发美丽撩人了,今日换班之后青萝师妹务必去我那儿‘做做’,师兄也好为你接风洗尘!”

“对啊,知道青萝师妹出去办私差,季师兄可是夜夜挂念你呢,今晚必须去季师兄那里好好叙旧,秉烛夜谈才是!”

那刘师兄明显也是以“季”姓男子为首,虽然同样对于青萝的美貌垂涎三尺,却不敢与其争抢。

“你们!”

听到两人近乎强迫的邀请,青萝面色发白,却又不敢严词拒绝。

能够使用初级仙术的季海龙绝对不是她单凭刀剑拳脚就能应付的!

并且拒绝的狠了还会惹恼对方,日后在外门的生活将会举步维艰。在她加入外门的这半年,不但要忍受这些人的无礼骚扰还要抓紧一切时间磨练功夫,能拖到现在还是清白之身已经是极限。

“大胆!你们区区外门弟子也敢妄图染指本宫的婢女?”

身后华轿之内传来女子的喝骂声,让季、刘二人同时愣住了,他们刚才远远看到青萝之后竟然忽略了周围还有这么多不相干人等。

已经累得晕晕乎乎的夏流川,听到北秦公主喝骂也是恢复了些精神向场中看去,这人形牲口的差事往后是打死也不会干了。

“你才是大胆,区区凡俗竟敢坐轿来到仙云宗山门,还不下来受罚!”

季海龙起初也是被轿中女子的气势震慑了一刹,但随即听出这声音根本不是那些内门高手。

内门师姐也就那么些人,他季海龙还是能分辨出来的。更何况此女竟然是坐轿?修仙者会坐轿?笑掉大牙!

所以季海龙很肯定的推断出轿中女子,只是一个有些钱财的凡俗!

“哈哈,季师兄,她刚才自称本宫,不会是哪一国的公主妃子吧?但是很抱歉,就算世俗皇帝来到咱仙云宗也得落轿步行。”

听到季、刘二人不但没有被自己吓到,反而转头调笑自己,北秦公主冷哼一声愤然走出华轿。

“嘶——”

“好有气质的美人儿!不会真的是位公主吧!”

季、刘二人顿时被北秦公主的绝色容颜吸引,齐齐咽了口唾沫。

“本宫乃是北秦皇室之女——秦红玉,来仙云宗之前已经与贵仙宗的外事殿孙长老打过招呼了,你们还敢放肆!”

“咳咳,虽然你的脸蛋儿和身材很有说服力……但可有其他凭证么?不然的话……”

“睁开狗眼看清楚了!”

秦红玉没想到自己北秦公主的身份在仙门如此不中用,竟然连两个外门弟子都压不下?

气急的她明知自己还没有进行参加内门弟子大典,不能妄称仙宗门人,却还是忍不住将孙长老提前给她的内门信物扔了过去!

“这是……内门弟子令!仙云宗外门弟子季海龙,刘伯通,见过秦师姐!”

看清秦红玉的信物之后,季、刘二人面色大变,额头冒着冷汗以最隆重的方式向秦红玉躬身行礼,头都不敢抬起来。

如此大幅度的弯腰躬身已经是季、刘二人能做到的极致。

一入仙门凡俗两分,修仙练道本就逆天而行强夺造化,世间无物值得一跪!

当然,此类事情也不是绝对,青萝就是个悲惨的反面教材,一言不合罚跪挨打是常有的。

“内门弟子真是太牛掰了!刚才这两家伙连秦红玉的公主身份都敢调笑,却被区区一个内门令牌吓成这样,有朝一日小爷也得加入内门威风威风!”

夏流川将眼前的一幕看在眼里,羡慕的腿都抽筋儿了,但随即又来气!

要知道这秦红玉用来开后门的礼物,可是他夏家遗失千年的水源珠啊……

“很好,我警告你们,青萝是本,本师姐的人,平日为我办差,你们不准再为难她。”

似乎很满意眼前的效果,秦红玉的声音恢复往日的清冷,同时越发坚定了修仙的决心。

“是是!”

听到秦红玉的吩咐,季、刘二人再次忙不迭点头,这让青萝大大的松了口气,有靠山的感觉真好,公主果然还是在乎她的。

就在一行人准备跨过仙宗大门往里走的时候,季海龙望着队伍最后那个奇怪身影,实在忍不住再次发声:

“那个,秦师姐,这头人形驴子真的也要跟进去么?”

季海龙指着那个身披驴行头,累得口吐白沫的猥琐身影问道。

第4章轰下山去!

仙云宗,外事殿偏殿,秦红玉终于完全放下北秦公主的架子,恭敬的站在偏殿中央等候通报。

她的身侧只剩下青萝和夏流川,其他仆人放下行囊就被遣散下山了。

“夏流川,你不想死的话给我站规制点!”

秦红玉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嘴里却是对着夏流川轻喝。不知这累得半死的家伙怎么就忽然就来了精神,一路东张西望好不猥琐。

要是在别处,以秦红玉的修养也就不去管他。

但这里可是长老殿,孙无忌身为仙云宗外事殿长老,不但权柄极大,修为更是达到中天仙位后期的恐怖存在,能够使用移山层次的中天仙术!

也就是说那孙无忌若是不顾一切全力施法,甚至能够将牛头山整个搬过来……

在修仙界,修者境界从最初的脱胎位,地仙位,小天仙位,中天仙位,大天仙位再到最高的大罗金仙,能够使用的仙术也从初级仙术,地级仙术,小天仙术,中天仙术,大天仙术到传说中毁天灭地的金仙神罚。

别看境界总共只有6重,但每层还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三个小境界,这样算起来足足有18重境界之多!

刚才山门执勤的外门弟子季海龙能够使用初级仙术,也就是说他已经是脱胎位的修仙者,但距离孙长老的中天仙位后期境界差着十万八千里,就连内门弟子到达小天仙位的也是少之又少。

总结成一句话,那尚未露面的外事长老孙无忌若是不高兴的话,只需一个屁,就能让夏流川毫无悬念的扑街当场……

“别吓我行不?我胆子本来就小,吓破了苦胆你吃啊?”

夏流川本来就有些不忿,丫的为了进这个山门他一路吃尽了苦头,累晕9次还让自己扛行李,这秦红玉的心肠可谓狠毒!

若非为了取回祖传宝贝水源珠,他早就撂挑子不干了,堂堂的牛头山大当家何时受过这种气?

真惹急了往河边一站,大招使出来连自己都害怕!

更何况他人已经进了仙云宗,夏流川相信凭借自己的帅气生猛,就算不用秦红玉举荐也能顺利加入外门,要有机会考核灵根资质,进入内门也不是不可能。

觉醒了上古河神血脉,灵根会比你一个世俗公主差么?笑话!

反正夏流川是这么想的……

“好小子!你这是要反我?”

秦红玉眉头一挑,神色冷了下来,正待有所打算,大厅一阵响亮的笑声传来:

“哈哈哈,秦丫头你身边人才不少啊,连个随从都这么有意思!刚才通报的弟子说你又要了个外门弟子名额,是给这小子的么?”

一袭青白长袍的老者虎步而来,身后还跟着两名紫色服饰的青年男女,那男子在看到秦红玉的刹那就是眼神儿大亮,到现在也没从秦红玉的脸蛋儿上移开目光。

“北秦皇室之女秦红玉,见过孙长老!”

“外门弟子青萝,见过孙长老!”

“额,牛头山大当家夏流川,见过……”

噗哈哈哈——

夏流川还没介绍完,那孙长老身后的紫袍女子第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对,对不起师傅,但这人的名字好‘夏流’啊,竟然还是什么牛头山大当家,难道是山贼么,笑死我了可……”

此情景让秦红玉真的有些抓狂了,若是知道这混蛋如此白痴还不受控制,决计不会带他来到这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大师姐,在人家公主面前注意点形象好不好。”

孙长老身后的紫袍男子对秦红玉投去一个“我看好你”的目光,让秦红玉更加无语。

“你们两个给我消停点!”

孙无忌回头给这一男一女赏了个爆栗,转头对秦红玉三人尴尬笑道:

“你们别介意,这两顽徒仗着是老夫的真传弟子给惯坏了,秦丫头你送给老夫的那颗水源珠实在大善,正好对上老夫最近修习的水系仙术!你那内门弟子的名额我已经跟那边打过招呼,三日后去传法殿跟其他晋升弟子一起举行入门仪式即可。”

听到孙无忌的安排,秦红玉一颗心终于是彻底落下。

而夏流川却是神色一怔,水源珠的下落,终究是找到了!

只是,对方这身份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这完全断绝了自己硬抢跑路的途径啊!

“谢过孙长老,原来这两位是您的真传弟子,果然人中龙凤。”

“嗯,那就这样吧,你身后那小子外门职务就由云燕安排,老夫我先找刘四九捣腾丹药去了。”

孙无忌话音未落就化为青烟不见了踪影,这神仙般的能力看的夏流川等人一阵骇然。

“好厉害!这是瞬移么?这效率用来养……哎呦,青萝你踩我干嘛?”

青萝距离夏流川最近,听这货又要犯浑一脚踩在其脚背上!

天了的,若是这种大逆不道、侮辱仙门长老的话传出去,大家真的要被发配去养猪好不好!

青萝在两位真传弟子面前不敢说话,低头假装不认识此贼。

“秦师妹,你的两个跟班儿果真有些意思,我叫罗云燕,竟然你已经是师傅认定的外事殿内门弟子,大家就是同宗同门,你可以喊我罗师姐。”

刚才取笑夏流川的年轻女子最先走过来说道,师傅孙无忌不在场,她就是这外事殿大师姐。

“秦师妹你好,我是孙子真,前些天虽然听师傅说过有位北秦公主要来我仙云宗外事殿入门,没想到这位公主长得如此美艳,不知可否做我的道侣一同双修?”

“这……”

秦红玉真的有些懵了!她万万没料到身为真传弟子的孙子真竟然如此做派!这才刚认识好不好,直接省略了几万字前戏啊!

此刻她终于体会到青萝在外门被那些臭男人纠缠骚扰时的痛苦,自己虽然已经算是内门弟子,但孙子真的身份却在内门弟子之上,修为怕是已经到了小天仙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