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天降神通大师兄 > 第2章 脑回路

第2章 脑回路

败下阵来。

别看外边小,这屋子里可大了去了,算上大厅足有十几个房间,但不是在山谷两侧的山体里开凿的。

这是老板媚九仙的一件法器-玲珑屋,据说这屋子可大可小,可纳万物。

“今儿准备买点什么呀?”媚九仙二人也随着走了进来。

“这里有张单子,麻烦了!”张神通说着递给她一张信笺。

媚九仙看了看信笺,“云州繁花森林的传送符箓?锁妖网?”说着看向张神通,见后者点了点头,继续道。

“你要去抓妖丹?”

“不错。”见媚九仙一脸怪异,又补了一句,“帮我师妹捕一只火镰山猪。”

“火镰山猪?我们这儿就有呀,何必跑一趟,还没有传送符值钱。”媚九仙说着便要转身去拿。

“媚老板,我们还是自行去猎,师妹初入化神,也是需要修炼的。”张神通客气道。

心里却骂道,老子也不想去啊,繁花森林,是金身境的该去的吗?还要帮化神境的抓妖丹,我真是太难了。

“哦?”媚九仙媚眼流转,看向在一旁没出息偷吃糖果的顾颜笑了笑,这一笑连顾颜都有些痴迷。

“蚀骨符箓?静灵咒符?”媚九仙怪异的看了看张神通,“这”

“繁花森林可不像它的名字那么好听,不是吗?”张神通尴尬的笑了一下道,似是想起了什么,继续道,“老板,你们这里有隐身斗篷吗?”

“有呀,火镰山猪都在繁花森林的烽火谷最外围,不算危险,张公子应该不需要隐身衣吧。”媚九仙边取着张神通所需用度,边笑道。

“没有地仙坐镇,我一个金身境去繁花森林还是有点勉强!”张神通淡然的说道,心中发苦。

倒不是请不来地仙,只是他曾尝试过他人帮助完成系统任务,都会判为失败,无奈之下只得亲自动手了。

“什么,你金身境?!”

媚九仙和顾颜同时转过头来,异口同声道,只是二人语气的含义天差地别。

前者是惊讶于苍云门圣子竟然只有金身境?

后者则是惊讶于昨晚还是淬体境的大师兄为何一夜便突破了?

“我就说有点勉强吧”张神通看着两人怪异的表情,无辜的说道。

第3章三花聚顶

云州,繁花森林,烽火谷。

穿过最后一片密林,光秃秃赤红色的两道山峰显露出来,似是被火炼造过一般,满山的赤色沙土,四周的气温也高一些。

张神通在二人身上贴上清风符箓,立刻感觉清爽了很多,周身黏腻的感觉也消失不见。

“大师兄,你一夜突破,真的是因为玄天宝树的影响吗?”顾颜擦了擦额头的香汗,欣喜道。

“没错,颜儿,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三遍了!”张神通说着,又整理了下二人的银色隐身披风,撇嘴道。

“颜儿,再往前走就是烽火谷口了,媚老板的隐身斗篷虽然玄妙,但也挡不住仙道高手的法眼,没有我的命令,切莫轻易出手!”

“哦!”顾颜摸了摸他整理的领口,低头微笑道。

“大师兄,咱们为什么要穿着隐身斗篷来呀?”顾颜转头看了看这山清水秀,碧草接天的繁花森林,一脸疑惑道。

张神通深深的望了一眼不远处的一块平地,没有杂草,光秃秃的都是土,还飘着些苍白色的火苗,那是元神焚烧后的痕迹。

撇了撇嘴道:“颜儿,修仙的世界并不美好,反而是充满了危机,比如繁花森林,看似美丽,实则杀机处处!”

说完扭过头看向顾颜,见后者面色有些紧张,又微笑道,“不过,幸好咱们准备充足,况且还有你这个化神高手,不怕哈!”

顾颜这才稍稍舒缓,而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大师兄,那狐媚子最后给你的是什么?”

张神通闻言从怀中取出一块羊脂白的玉牌和几张符箓。

那玉牌正面刻着九仙二字,没什么特别的。

“就是一块牌子和几张高级的替身符箓,没什么特别的。”说着又塞入了怀中。

“九仙玉牌?信物?老娘也有!”

顾颜想着从脖颈上取下一块木牌,“师兄,颜儿的信物你也要收了。”

“好端端的怎么想起来送这个?还信物?哪儿来的?”张神通取过来看了一眼,深棕色的木牌上刻着一个旗子的模样,除了古朴一点没什么特别的。

“师傅说,这个是我离家时,爹爹刻给我的,说是刻着招魂旗,是家乡的一个传说,能保佑平安。”顾颜有些害羞的说道。

“既然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你就收好吧。”张神通笑着将它又挂回顾颜的脖子上。

拍了拍她的小脑袋,“颜儿,修仙一路曲折漫长,不要东想西想,早日成仙便是报答师兄了!”张神通当然知道这少女心性,只是不想扰了她修行。

“那狐媚子明明”

“嘘”张神通忽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即拉着顾颜躲到一旁的树下。

二人放眼望去,只见距离烽火谷口不远的地方有一片小树林,树林深处的小湖旁一团团红球缓缓移动,有的在湖边,有的在林间,似乎在土里刨着什么。

“大师兄,那就是火镰山猪吗?怎么会这么可爱?传说不是发起怒来很恐怖的吗?”顾颜严肃的说着,眼睛里却冒出了宠爱的神色,似是要赶紧把这一团团浑身冒火的“野猪”抱过来亲亲。

张神通满脸黑线,心道:“火镰山猪可爱?这心是有多大?”

没理顾颜,张神通先是从怀中取出一张阵基符箓,输送了些灵力。

符箓忽然亮了起来,一圈圈怪异的符号和纹路层层展开,大概扩张到一丈远才停了下来。

阵法分很多大类,有辅助的、有攻击的、有封印的等等,每类阵法大部分的画法都相同,只有核心部位不同,这是由布阵者的灵力强弱和法门不同而定。

而相同的部分,修仙之人称之为阵基,为了快速布阵,往往将阵基的部分先收录在符箓里,使用时便可以快速完成阵基,张神通所用之物便是这个。

紧接着,他右手成剑指,指尖冒着莹莹光辉,在阵基的中心阵眼位置,快速的画着。

每落下一笔,阵法便亮起一分。

“祝福法阵?大师兄,你这么快就学会了?”顾颜说着,一脸的花痴,说起来苍云门上下,除了苍青道人,只有顾颜如此崇拜这个“废柴”了。

说起法阵,随着等级的上升才能解锁更多,比如这祝福法阵,只有到了金身境才能施展。

倒不是张神通真是什么天才,只是他的法器神通万卷记录了中土大陆几乎所有的仙法,而且可以瞬间学会。

正应了他平时的那句话,这该死的系统,封印了自己的实力,总得给自己点补偿吧。

站在祝福法阵里面,顾颜感觉仙力竟然提升了一个小境界,到了化神中境,要知道即便是地仙施展的祝福法阵都不可能提升这么多。

惊讶的顾颜刚要叫,忽然耳畔响起玄天老者的声音,“丫头,别说话,你提升的仙力是我的仙法,三花聚顶!”

“老爷爷,你”

“别问,有一天我会告诉你,这是咱俩的秘密不是吗?”

顾颜闻言又安静了下来,这十年来,顾颜也曾经尝试过询问和探查玄天老者的存在,但是翻阅了苍云所有的经书,都从来没有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

不过不存在也是正常的,因为这个名字也是张神通随便编的。

“顾颜,你感觉怎么样?”看着顾颜愣愣出神,张神通问道。

“好,很好!”顾颜闻言忙答道,表情却有些错愕!

张神通挑了挑眉毛,心道,应该是爽爆了吧,即便是一级的三花聚顶,也有提升25的效果,就算是灵仙的祝福法阵也不过如此,说是神通当真是不为过。

“你在这里躲好,一会儿就该你上场了。”说着,张神通又从怀里取出一个替身符箓。

随手一甩,又一个张神通便显露出来。

“哎!大师兄,你用一个纸人去抓火镰山猪?”

张神通摇了摇头,“我先清理场地。”

“清理场地?除草吗?”顾颜扑闪着大眼睛,四下看去,半人高的杂草确实有点妨碍视线。

“除草?你这都什么脑回路?”张神通怪异的看了顾颜一眼。

“脑回路?是什么东西?”张神通经常说些奇怪的词汇,顾颜也习以为常了,只是不明白的时候总喜欢问问。

“脑回路?嗯这个”张神通绞尽脑汁后叹了口气,“我们还是说说除草的事儿吧!”

“哈哈,我就知道师兄是要除草!不过抓妖丹都要除草吗?好有仪式感的样子!”顾颜说着一脸的兴奋。

张神通看着远去的傀儡一脸坏笑,“嗯,也可以这么说,确实是除些‘杂草’!”

那傀儡走到一棵巨树下停住,背对着二人,忽然撩起裤子,对准树根处杂草最茂盛的地方

哗啦啦

“大师兄”顾颜看了半天才看明白,脸上一红,低下头去。

说话间,那替身抖了一下,提起裤子,手中泛起一团烈火,随手一甩,正朝着一里远的一头火镰山猪扔去。

啪!

那正在翻弄地里蛆虫的山猪被拍了个正着,略微一愣,紧接着周身上下火苗窜起。

“吼!”一声怒吼响彻天际,双目冒火,死死的盯着树下依旧嬉皮笑脸的替身。

不远处的四五只火镰山猪也被吸引了过来。

“诶!大师兄,那树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顾颜也被这吼声吸引了过去。

“嘿嘿,你接下往下看,还有更精彩的。”张神通看着傀儡身后另外一颗树根,坏笑起来。

第4章有点儿用力过猛

嘭!

五只火镰山猪交叉冲锋,一个瞬间便将傀儡撞碎,原本的青草地,赫然出现五道火路,大地都被灼的焦黑。

“烈火径?”顾颜愣了一下,刚才还圆嘟嘟可爱至极的山猪,此时如同炼狱猛鬼一般,面目狰狞,周身火气缭绕,鼻孔也喷出团团热气,两颗獠牙如同两把燃火的镰刀。

张神通撇了一眼顾颜,心道这次不想亲亲吧。

“不错,这火厉害的很,就是化神境碰了也不会全身而退。”

“哎!师兄,不对,他们好像还在找什么?”

只见五只火镰山猪抽动着鼻子来回挪动,慢慢的都朝着不远处另外一颗树聚拢。

“他们呀,还不就是在找那泡尿!”

话音刚落,只听五只火镰山猪猛的一嚎,纵横交错着朝树下一块杂草丛生的地方撞去。

即将撞上之时,忽然三道黑影从杂草中窜了出来,跳出数丈远。

“哪个不长眼的,坏我巫山三邪的好事?”左边上身,端着两柄巨斧的汉子骂道,边骂边朝四周看去。

但此时什么都看不到,没有地仙的法眼是无法看破媚老板的隐身斗篷,而现在这三人最强的也不过是化神中境。

“老二,先处理了这五头猪再说。”中间一身青衫,手持折扇,书生模样的中年人死死的盯着冲过来的五条火径。

“捆仙锁!走你!”靠右的矮个子一手拿着银光灿灿的隐身斗篷,一边抛出一条金色法宝。

那金色法宝虚空中抖开,竟是一条金色的长鞭,朝着山猪群窜去。

最先的一头山猪当下被捆了个结实,摔倒在地。

其余二人也纷纷祭出法宝,两柄巨斧,一把折扇,分别引着另外两头山猪来回奔走。

“大师兄,这些是什么人啊?”

“赏金猎人也不知道吗?”张神通看着顾颜问道,只见后者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

“你以为商店里卖的妖丹都是哪里来的?人工饲养的吗?”

“人工饲养?是什么东西?”顾颜越听越懵。

“那个嗯,我是说那些妖丹都是有专门的人去取来贩卖的,这些人叫赏金猎人。”张神通无奈的说道。

“那我们为什么要害他们呀!”顾颜扑闪着大眼睛问道。

“他们除了贩卖妖丹,还贩卖秘籍、晶石、法器,你说这些东西又是怎么来的?”张神通说到这里语气里透着一股子寒气。

顾颜思索半天,笑道,“大师兄,是不是他们低价买来高价卖掉的?我记得你跟我讲过,叫经什么济来着。”

张神通瞪大了双眼,扭头看向顾颜,在确定后者不是开完笑后,心里暗道,还真是个单纯的姑娘,这尸山血海般的漫漫修仙路,你怎么活到最后,看来今日我要给她上一课了。

想到这里,他再看向对面被四只火镰山猪追的到处跑的三人。

三个化神初期一个中期,即便三花聚顶状态的顾颜也没办法刚正面。

为什么不算张神通自己?

嗯,现在的张神通都单挑不过一只火镰山猪。

“这几头火镰山猪才四级,相当于灵台圆满,对阵起来是有点吃力。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哥的辅助属于幕后黑手流!”张神通想着,狡黠一笑,连续给剩下的四头火镰山猪点起三花聚顶。

“吼!”

“吼!”

“吼!”

“吼!”

一时间,山猪的怒吼此起彼伏,周身火苗乱窜,竟然变得更红,瞬间升为五级。

“大大哥,这猪怎么还特么升级了?”操控着两把巨斧的壮汉,一时间竟然有些招架不住,被发狂的山猪撞的斧子连连后退。

那边拿着折扇的书生也不好受,却闭口不言。

集中精力操控折扇,墨绿色的星辉纷纷落下,刚碰到山猪便冒出丝丝拉拉的灼烧声,疼的山猪嗷嗷直叫。

“颜儿,一会儿等他们两败俱伤,你上去先干掉那个拿绳索的,然后是那个书生,最后是那个拿斧子的。”张神通冷着脸平静的说道,似乎是说着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

“大大师兄,我”顾颜眼神闪过一丝畏惧和怯懦。

“你不会想说你没杀过人吧?”张神通有些诧异道。

顾颜点了点头,红着小脸低下头去,“我我只是还没做好准备,师傅也说过,修仙一路充满杀伐,终有一日,我需要我需要哎,师兄”

正说着,忽然发现张神通将隐身斗篷掀起,朝着安静下来的战场走了出去。

一片狼藉的小树林里,已经安静下来,只有那个被捆仙锁控制的火镰山猪还在哼哼唧唧的挣扎。

纵横交错的火径中间,四只山猪已经被砍得面目全非。

而那三个赏金猎人,也散落三处。

距离他最近的地方,一具拿着银色斗篷的干尸周身还有道道火纹。

张神通小心翼翼的拿起那件完好无损的隐身斗篷道,“还挺抗烧的,幸好没烧坏,这玩意可值点钱。”说着在那具干尸上摸索片刻,却一无所获。

皱了皱眉头,从怀中取出两张符箓。

“蚀骨符箓,开!”

话音刚落,只见那略显黑色的符箓涌出一股股黑色的浓浆,冒着泡朝干尸流淌而去,刚一碰到尸体便发出丝丝拉拉的灼烧声。

那干尸的仙骨随即软化冒烟,渐渐消融,一直消融到头颅,一缕苍白色的仙气冒了出来,凝结成一团漂浮在空中。

“静灵咒符,开!”

只见第二张符箓亮了起来,化作一阵清风吹向那那团仙气,竟然将其缓缓吹散,直到毫无踪迹!

张神通完事儿拍了拍手,再往前走。

那上身的壮汉和书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四周散落着还燃着火苗的山猪肉块,只是那血却冒着墨绿色。

壮汉半边身子已经没了,巨斧也扔在一旁。

张神通举起斧子,只见其光泽暗淡,韧口崩坏,摇了摇头,“可惜,可惜,不过回回炉应该也能打个精品兵刃。”

说着又看了看地上山猪的尸体,“怪不得,这么多人第一个妖丹都抓火镰山猪,可攻可守,还好抓,对于新手来说真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