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重生之秦武大帝 > 第1章 陈轻扬想起来了

第1章 陈轻扬想起来了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重生之秦武大帝》

福建风轻扬著

第1章梦竹林

白鹭市位于著名的东方文明古国华夏国的闽省东南一隅,背靠东华夏海,以市鸟白鹭而得名,白鹭市的白鹭大学是该省的知名学府,此为背景。主人公陈轻扬是白鹭大学中文系的一名学生,恰逢读大四下学期,还有几个月就要毕业了。跟大部分的大学生一样,参加社团,还担任了学生会主席,倒也混得风生水起。白鹭大学有一座举市闻名的白鹭林,旁边更有一座中外皆晓的龙舟池,每年的国际龙舟赛都在这里举行。

白鹭市的龙舟池位于白鹭市著名景点鳌园的南侧与龙船路之间的海边。著名闽省华夏侨民陈嘉庚先生多年前在东华夏海的海滩上筑堤围垦外、中、内三池。外池俗称“龙舟池”也就是现在的白鹭市龙舟池,宽三百米,长八百米,总面积二十五万平方米。

白鹭市的龙舟池的池畔建有式样各异的“启明”、“南辉”、“庚”及“左”、“右”、“逢”、“源”七个亭子。池畔四周建有数座仿古建筑的琉璃瓦顶楼台、廊庑和亭榭,以北岸居中的“南辉”亭为主观景台和指挥台,建筑为廊庑式,长四十八米,宽八点五米,两端连以双层八角亭攒尖顶,中为二层楼重檐歇山顶,均为琉璃瓦屋面。龙舟池周围亭台建筑风格具有深受东南亚文化影响的强烈的闽南地域特色,是龙舟池的重要组成部分。

龙舟池引海水注入,为纪念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每年白鹭市都会在端午节前夕举办龙舟赛进行纪念。

而白鹭林与龙舟池遥相对应,老人们说白鹭林里有一座梦竹林,相传是上古白鹭仙子居住的地方,可惜白鹭大学谁也看不见,更别提走进梦竹林里了。

由于环境幽美,海风习习,夏不觉热,冬不觉寒,白鹭市的大学生都很喜欢在这里复习功课,背诵文章。这一天风和日丽,陈轻扬邀着欧阳瑶瑶,韦小宝跟往常一样在白鹭林里背诵枯燥的古代。

此三人号称白鹭大学的“白鹭林三人组”,读着读着居然忘记天色渐渐黑了,三人打算打道回府,忽然发现白光一闪,面前居然出现了一道白茫茫的雾气,瞬间三人消失在原地……

陈轻扬一阵迷蒙,不知身在何处,天旋地转中思绪纷乱。在白鹭市这座城市,不像北国那么四季分明,春天过去就是夏天!在白鹭市,可能今天是春天,明天就是夏天,后天可能是秋天,大后天就是冬天。

“我昨天还穿厚厚的衣服,今天早上,烈阳高照,怎么夏天又来了,这会夜晚怎么那么凉,春夏秋冬循环播放。一转身,远方变得更远!只一滴老酒,流淌在风中,便可染红所有的记忆!”陈轻扬迷迷糊糊地想。

可是,迷蒙过后陈轻扬睁开眼睛看见的就不那么熟悉,“我喝醉了吗?这是哪里啊……是梦竹林吗?还是哪里……为什么这里那么多古董?不对,还是新的。工艺那么好,莫非在拍戏?瑶瑶呢?小宝呢?不对,头好疼,出发前不是还大热天的吗,怎么那么冷。这鬼天气不会下雪了吧。不会不会,白鹭市怎么可能下雪!”陈轻扬胡思乱想一通,终于头一痛,又昏睡了过去……

这雨怎么下个没完没了啊,陈轻扬做着梦也那边没完没了下起雨来,一会担心白鹭市旁边的岩城被淹了,一会担心鹭江泛滥,白鹭大学要变成泽国了……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这陈轻扬还以为还在白鹭市呢。

夜半,这货终于睡醒了,这会看清楚了,盖在身上的那个是貂皮面羊毛被,更衬托身份的是挂在剑台旁边桌上那个虎裘,还有旁边多盏形状奇异的青铜灯。

他狠狠掐了一下大腿,很疼。哇塞,我不是做梦。我不是跟瑶瑶,小宝去白鹭林了吗?这是哪里。刚掀起貂皮被子,一阵寒风袭来,他不由的打了一个喷嚏。

两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小姑娘,慌慌张张闯了进来,齐声道:“大王您醒了!。”

陈轻扬脑袋有些不够用了,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应答,只能嗯了一声。

一个红装女子对旁边的绿衣女子道:“大王醒了,快有请相国。”

不多时,一个全身带甲的壮汉及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进来了,看见坐在床上的陈轻扬,忙上前跪拜,“臣白起,拜见大王。”

“臣张仪拜见大王。”

“臣等有罪,坐视大王举鼎受伤,臣该死。”

什么,白起,张仪?举鼎?……白起不是战国时期秦国的大凶神,长平之战坑杀赵军几十万大军的杀神吗?历史上举鼎而亡的唯有秦武王嬴荡。陈轻扬终于明白了。怪不得四周都是古董,还是新的,怪不得脚上那么痛。自己应该是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了二千多年前的先秦时期,自己居然成了战国时期赫赫有名举鼎而亡的秦武王!!天哪,我该怎么回去啊!

陈轻扬心中巨震,生怕他们看出破绽,连忙装模做样挥手让几人下去,道:“寡人乏了,你们先下去。”

“诺!”

然后陈轻扬这货一阵头晕,还没想出以后怎么办,往后一倒,居然又昏昏睡去。

等到陈轻扬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在两个宫装女子的伺候下,洗漱完毕的陈轻扬吃了一整只烤羊腿,这货吃饱喝足打算出去晒太阳了。

拉开营账,齐刷刷的一片下跪声响起:“天佑大秦,武王万岁,武王万岁,武王万岁,武王万岁!”

整齐的黑漆漆的铠甲,还好这货是中文系出身,认得上方大篆书写的军旗的字样——秦!终于确认——我真的穿越了,居然还是两千多年前的秦朝!

陈轻扬一阵眩晕。这个时代没有电,怎么看电脑,如何聊微信。(手机控自嘲一下。)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秦武王复活了,那么就应该好好活下来,不出意外,这里应该是周朝周天子的王城,而陈轻扬这会应该是在举鼎而亡的秦武王魂飞魄散瞬间与他和二而一的。对,肯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陈轻扬咳嗽了几声,道:“都起来吧。”

外面这是歌声吗。怎么如此悲壮,苍凉。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这是秦风,对!陈轻扬热血沸腾了起来。是啊,既然已经重生,那么就轰轰烈烈干一番事业,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第2章秦武王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低沉的声音传来,秦军的王师已经到了洛水边上了。

武王的醒来,对大秦将士是很大的鼓舞,商鞅变法以来,大秦发展迅猛,武王继位以后更是有灭韩吞魏的趋势。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的秦国已经站稳了黄河西岸,有问鼎周天子之意。

武王好武,才跟下属比试武力,举鼎走了几步砸中脚丧命,才有了如今的陈轻扬布衣得志。一个平头老百姓穿越千年成了逐鹿天下的一国之王。历史上,秦武王这货就是举鼎而亡的啊,真是死的窝囊。

“报——!报告陛下,周王在大军后希望能够探望陛下。”年轻的白起将军就这样来到了武王面前,跟过来的还有一人,陈轻扬这时已消化了秦武王的大部分记忆与情感,知道这是左相甘茂。

白起正说着,又听营帐外快马嘶叫。

“报,报告武王,周王仪仗已到五里开外。”原来是斥侯。陈轻扬动了动脚,伤口已经几乎痊愈,在这样医学落后的时代能把那么重的伤养好,可见太医下了不少功夫。

陈轻扬想起来了,自己是因为获得周天子九鼎,被周天子及诸臣激将挑唆,奋而举鼎身亡的,心中大怒。原来上古时代,三皇五帝时期,大禹划分天下为九州,令九州州牧贡献青铜,铸造九鼎,象征九州,将全国九州的名山大川、奇异之物镌刻于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并将九鼎集中于王朝都城。

《史记·封禅书》:“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皆尝亨鬺上帝鬼神。遭圣则兴,鼎迁于夏朝与周朝。周德衰,宋之社亡,鼎乃沦没,伏而不见。”所以,九鼎也有代指天下之意,春秋时期,楚王就曾经问鼎中原,成就霸业。而鼎重达万钧,每钧折合地球的三十斤,饶是秦武王力大无比,举鼎走了两步也终于不支,砸到脚上,所以重伤不治身亡,才有了陈轻扬的穿越成功。

“怎么,是姬延想看看寡人死了没有?甘茂,你率领大军给我灭了他周国。”陈轻扬占据了武王的躯体,多少受到秦武王记忆的影响,姬延即是当时周天子周赧王,春秋战国时期,周天子虽然还是天下名义的共主,但是谁也不会把一个领地只有王都洛邑的小小一城之主放在眼里了。要不是姬延的手下用激将法说九鼎谁也搬不动,秦武王也不会………唉,陈轻扬想起来就冒火!

“武王陛下,不可,周王是不过二十骑追来,估计是请罪的。我大秦将士二十万大军,杀鸡何用牛刀。然姬延还是名义上的天子,小不忍则乱大谋啊。不如就看看他是何说法。”甘茂力谏。

陈轻扬想,甘茂的似乎有几分道理,无奈的扬扬手道:“让他帐前等候。”

秦武王的王帐是马拉的,跟后代蒙古人的蒙古包差不多。王帐安装木轮子,由数十匹骏马拉动,属于加长版的战车。由于武王受伤颇重,行军不快,是以经过了两天行程才到洛水边上。

陈轻扬慢慢往回走了两步,站在营帐门口,望着远处,接着下令:“甘相,点将去吓吓那个周天子再带过来。”

甘茂忙跟上:“诺!”

“传大王旨意,大军原地等候,树战斗队列,迎接周朝的城主。”一旁的左丞相甘茂策马传令下去。不一阵,西边扬起了一阵风沙,接着马蹄声响起,原来是那周天子来了。

只见那二十余骑快马追来,居首的果然姬延。在靠近秦国大军还有五百米处停下,侧立两边的是权臣东周公及西周公。

东周公道:“秦乃虎狼之国,我就说不可贸然前往,你看看你看看,现在羊入虎口了吧。那分明要列阵斩杀我等,灭我周朝祭祀。”

西周公道:“我看未必,我周朝天子毕竟是天下共主,他秦王总不能杀死我等。”

姬延居中竟然屁也不敢放一个。没有法子,周王室直辖只剩一郡王都之地,三四十小城池,总人口不过三万,男丁可战兵力不足五千,老弱病残扣除不过五百。武器更是良莠不齐,这几匹马已经是全部家当。东周公飞扬跋扈,早已经自理东周城,俨然一国之君,姬延王城在西周公治下,已然就是一个傀儡天子。也难怪,东西周二公协商要来秦师请罪,他堂堂周天子不敢不来了。

这边,陈轻扬忽然脚上吃痛,吸收秦武王的记忆知道秦武王倚仗亲兵白起,此刻由于之前武王重伤,回忆历史担心宫中可能生事,于是陈轻扬对白起说:“白起,扶寡人回营帐。“

白起赶紧起身,战战兢兢地扶住武王进了营帐。

陈轻扬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先下去。”喝令左右宫装女子出去。

陈轻扬问白起:“宫里情况如何。”

白起道:“回大王,宫中随时可能哗变,秦国若内乱伤筋动骨,将给关东六国有机可趁。惠太后以为大王伤重不治,已给公子壮前锋营虎符准备起兵夺王位,大夫魏冉勾结严君樗里子调动城防营准备迎立公子稷,赵武灵王更是出兵亲自护送。现在国内风云变幻,虽大王已然痊愈,不过臣以为即刻回宫安稳人心应为当务之急。”

陈轻扬道:“阿起!四下无人,你喊我师兄即可。”

陈轻扬已经开始慢慢消化秦武王的记忆。原来,这白起是陈轻扬的师弟,既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太子侍读更是贴身侍卫,一身武艺不弱于武王,更是熟读兵书,从小卒做起也不过掩人耳目罢了。

白起道:“末将遵命!师兄,起认为,有大王在,公子稷也罢公子壮也罢,都很难成事,唯独严君毒辣,先王在时更是很有名望,不如回京稳定军心为妥。迟恐陷王后于险境。”

原来秦武王受伤后,宫中传言武王重伤不治,开始商讨另立新君了。

第3章周天子

陈轻扬对白起说:“你过来。”白起一开始还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大头兵,因为作战英武,在攻打韩国时候一举破城,被武王破格升为校尉,为亲兵队长,后更升为大将军,虽然跟武王看重有关,但是白起有真才实学,并非完全依仗师兄秦武王的关系,相对比后世许多不学无术的关系户、官二代及富二代,那可是强太多了。

白起急忙上前,惶恐地说:“陛下,有何吩咐,小人万死不辞。”

“你跟甘茂吓吓周天子就好,你现在去把他喊过来。”陈轻扬沉思道。

“诺!”白起出门快马而去迎接那周天子……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整齐,苍凉的而低沉的歌声传来,吓得周王室的人打了一个冷战。

这是秦风,秦军战歌,为秦武王继承王位之后所创,此歌一出,战无不胜!

“秦国要灭亡我们周朝吗?”姬延吓得一声冷汗。

“傀儡总好过灭族吧。”姬延心道。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低沉是声音继续传来,姬延快马继续前进,不论武王是否重伤不治,总得去探个究竟。东周公与西周公及身后武士也只好跟随。

“来者何人?”白起在陈轻扬授意下,带领五十乘秦军战车及千余名先锋虎卒将周人团团围住。

“风,风,大风!!!”听见秦军喊风之战歌,东周公及西周公吓得差点掉下马去。

秦军歌秦风必有开战之意,周人焉能不怕。不过周人这回倒是领悟错了,此次纯属威吓。

只见居中的,如同白面书生一般的周天子(后世也称为小白脸)向前道:“孤乃周天子姬延,来看看秦王是否安好。洛水一过就是出周境,也来送送各位将士。”

“原来是周天子啊。臣披衣带甲不能行礼,您多多包涵。”白起语音阴阳怪调不说,还顺带嘲讽。白起话音一落,秦军哄堂大笑。

那周天子连忙说道:“不碍事不碍事。”顿时憋得满脸通红。

白起道:“秦王陛下有令,周天子来了可直接卸甲过去。这就请吧,东周公西周公可以一并过去。余者就这里等吧。”话音一落,秦军又是整齐的吼出“风,风,大风”吓得周人不敢动弹。

那周天子也非凡人,很快反应过来,秦武王这是要立威风呢。当下立刻下马丢掉兵器铠甲往白起那边走去,东周公西周公也果断下马丢掉武器铠甲。白起及身边两位副将纵马单手拽起周王室的三巨头,横抱马上,向武王营帐而去。

区区这点距离,快马转眼就到了武王营帐。

陈轻扬看了看周朝三人,居中这位失魂落魄的家伙就是传说中的九五之尊、九鼎的拥有人、周王室的最后一任王吗?也太寒碜了吧。王袍居然还打补丁,前几年还跟秦朝借钱借米解决宫中用度。当天子混成这样,一个弹丸小地还分成两个小小国中国,整个就一穷酸秀才的范。

“罪臣姬延,害陛下受伤,臣罪该万死。”果然居中那位开口道。姬延堂堂周天子居然在陈轻扬面前如此低三下四,当陈轻扬与周天子四目相对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