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我等你到风景看透 > 第1章 没人陪

第1章 没人陪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我等你到风景看透》

第1节

《我等你到风景看透》

作者:香小陌

文案

逗比版:老北京土著的胡同工厂青春日记。

文艺版:他们识于微时,共同成长,在逆境中坚守初心。很多年过去了,瞿嘉没有变,周遥也没有变。他们仍然唱着少年时代就属于他们两人的歌,仍然爱着那时就爱上的男孩。

本文原名《浪子》。

cp:两个酷帅狂霸拽任性生长的少年

竹马,双向暗恋,情有独钟,青春怀旧,家长里短式流水账,1v1,he。

一个叫做命运的茫茫旅途;

我们偶然相遇然后离去。

我们路过高山;

我们路过湖泊;

我们路过森林,路过沙漠;

路过人们的城堡和花园……

我们路过幸福,路过痛苦;

路过一个男孩的温暖和眼泪;

路过生命中漫无止境的寒冷和孤独。

--朴树《旅途》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青梅竹马励志人生

主角:瞿嘉,周遥┃配角:┃其它:竹马,双向暗恋,情有独钟

第1章初识

周遥直到许多年后,还清楚地记得,他第一回见着瞿嘉时候的样子。那年冬天北京的雪特别大,漫天雪花从乌蒙蒙的天上旋下来。他背后一条街就是机床厂铁灰色的厂房大楼,一面耀目的红旗倔强地迎在风口上。

他眼前就是胡同口,台阶上雪水泥泞,站着那个穿蓝色运动裤、头发炸着刺儿的男孩。

那时候瞿嘉还不叫瞿嘉呢。多少年过去,无论那小子换成什么名,变成什么样儿好死赖活的臭德性,烙印在周遥的成长记忆里的,仍是那块揉入他灵魂的鲜活的血肉。

他索求的真的不多。很偶尔的,这个人只是一本正经坐在他面前,低头拨弄琴弦,对他笑一下,就像拨弄着他的心,让他疯狂。

瞿嘉。

……

……

那天,周遥是从厂子的侧门溜达出来,在雪地里滑着小碎步,一步一出溜,走路都自带活蹦乱跳的节奏。

厂里大拨的职工正要下班,把厂子的大门口堵个严实。

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冒着风雪,都是一脚踩着自行车镫子,另一脚撑地,全部像在路口等红灯一样,压线等在大铁门前,压抑着奔向自由的冲动。只等下班铃一响,铁闸门一开,下班大军就“呼啦啦”成群结队地冲出去了……

自行车大军浩浩荡荡,周遥机灵地溜了旁边的小门。传达室叔叔冲他一笑:“哎。”

周遥也点个头,一笑:“叔叔好,打个电话行么?给我妈打。”

“打吧!”传达室的人一点头,孩子进来。

“妈,我,您回家没呢?”周遥在电话里问,“今儿能有我饭吗——”

他妈妈工作也忙,电话里很直白地告诉他,下午还有课,还有学生谈话,家里没饭,你姥姥也回老家了不在这儿了,中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剩菜都没一口,在你爸单位食堂自己解决吧。

“这么大个男孩子了,自己用饭票到食堂去吃,成吗遥遥?”他妈妈小声说,“我这里还有学生,谈话呢。”

他妈妈搞音乐的,说话声音特别动听,但就是俩字,“没饭”!

“哦……这么大男孩子了……饿死我啦!”周遥挂电话之前哼了一句,我怎么就不是您学生呢。转念又一琢磨,哎呀妈啊,幸亏不是您学生。

他都连吃三天食堂了。

周遥小声嘟囔着,北方食堂大锅饭的“老三样儿”,就是炒土豆丝、酱汤焖胡萝卜和白菜熬豆腐!食堂就是小爷的家,可是谁家当妈的做饭,敢管酱肉汤焖胡萝卜叫“胡萝卜烧肉”家里老爷们儿小爷们儿还不造反的?……肉呐?!

传达室值班的人都笑他,给他抓了一把花生,揣他大衣兜里,还有几颗奶糖。周遥也笑,是个乐天并且讨大人喜欢的孩子。他特有礼貌地点头“谢谢叔叔阿姨”,跃下台阶跑出去了。

传达室的回头跟同事打一眼色:“哎这就是那个,从哈尔滨重工刚刚调到咱厂里的。”

“那谁家的孩子吧?你看穿得这衣服、帽子,还挺时髦的。”

“肯定的啊……一看模样就是不错的孩子。”

……

工厂大门正对一条宽阔的马路,马路对面就是关东店副食商店。下班的职工有些人进去买菜买副食,还有些人急匆匆地往家赶,马路上全是乌泱乌泱骑车的人,与挥舞着两根“长辫子”受电杆的无轨电车争夺地盘。路边横七竖八码着由自行车组成的壮观的铁桶阵……

周遥在副食店窗口买了三根炸羊肉串吃,太他妈奢侈了,一顿饭钱就当成零花给花光了。

商场门口拉着庄重热烈的红色标语,挂了仨月了还舍不得摘,代表国营单位职工喊着口号:【庆贺亚运圆满闭幕,坚守标兵光荣岗位】!

大楼顶上,竖着巨型的广告牌,上书“团结”“友谊”“进步”。旁边是一个巨大的卡通形象大熊猫,举着金牌笑逐颜开做奔跑状,傻萌傻萌的。那是全国人民都爱戴的亚运吉祥物,名唤“熊猫盼盼”。

那年是一九九零年,正值运动会在北京召开和闭幕,也是周遥上学后头一回来北京。

周遥就是溜达到他们机床厂附近的几条小街,漫无目的瞎逛。

他初来乍到,他对哪都不熟。家庭里面总之对男孩儿都是放养,拎着书包在脖子上挂一串家门钥匙,就敢在大街上逛。谁家男孩儿都是这样顽强而茁壮地成长,在大城市的旷野里自由恣意地奔跑。

那边一个破篮球场,几个小孩在雪地里打野球。那个球实在太破,在雪地上拍都拍不起,还打个屁,一帮孩子于是又改踢足球了,一窝蜂似的疯跑。

周遥把帽子外套都扒了,喊了一声过去,双方互瞄一眼,喊了几句“还加人吗”“带我玩儿吗”“跟我们这边一头”!他就顺利加入了野球队。

学生们玩起来就这么简单。一打照面先互相打量,一看,第一都是男生(认为女孩儿麻烦、事儿多、不带女孩儿玩);第二,年龄都差不多(再大的大孩儿都去台球厅录像厅了);第三,其实都是机床厂职工子弟,在外面拉帮结伙一起玩儿,有这三个满足条件就够了。周遥在外面挺合群的,尽管内心极度无聊,跟谁他都能伸能屈,凑合瞎玩儿。

周遥抢着脚底下这个破球,琢磨着,既不像篮球,也不像足球,这破玩意儿是个排球吧?

他一脚抽射终于把破排球给抽漏气了,球瘪了,没法玩儿了。

“怎么踢的啊你?!”有人埋怨他。

“谁的球啊?”周遥表情很无辜,回一句,“球也太破了吧!”

“你丫拿个球来啊?”有人说他。

“我明儿给你们拿个球。”周遥往场边走开了。

再次耍单儿了,他随手在旁边堆了一坨雪,慢悠悠地捏个雪球,想堆起个雪人。

这天其实是个周六,午后的太阳温突突的,把一片浅金色的光芒洒在雪地里。学校都开始改革施行五天半工作制。要说周六的这半天,纯粹就是不当不正地瞎耽误,没有一堂是正经课,学校中午就下课散伙了还不管饭!周遥想把自己放羊,却都找不着别的合眼缘的羊都在哪儿野着……真无聊啊。

没人陪,就堆个雪人陪伴自己,他与雪人饶有兴致地对望。

篮球场正对着一条胡同,瞿连娣拎着洗菜盆出来,往街边的铁篦子上“哗”得泼了一盆。水泼在一层薄冰上,迅速又冻成铁板一块。

这胡同口的铁篦子就是个万能下水道,一坨冰里边冻着白菜帮子、柿子皮和生活垃圾,好像还有没公德的小孩儿撅屁股对着下水道拉了一泡,也一起冻成了冰雕。瞿连娣拎着盆抖了抖水,没什么表情,抬眼扫过篮球场上一群孩子。

她一抬头,看见的就是周遥。

瞿连娣拎着盆站在那儿,就挪不开脚,定定地瞅着不太眼熟的少年。周遥没有穿回他的外套,只有一身单薄的毛衣长裤,走在冰天雪地的午后,抬头叫人:“阿姨。”

都是一片厂区的,对孩子而言,这就是与他父母平辈的职工,都应当喊“叔叔阿姨”。

他穿得干干净净,踢野球也没弄脏衣服裤子。咱们周遥小爷爷踢球还可以的,不被人绊不会随便摔跟头,不影响他体面的造型。

“厂里的?”瞿连娣点点头。

“哦,”周遥随口一答,“我爸是厂里的。”

“你爸哪个车间的?”瞿连娣忙问,“哪个科?”

“啊……”这问题问着了,周遥揉一下脑袋,自己先乐了,“机械一车间吧?好像是吧,我也弄不清楚,阿姨。”

瞿连娣不断打量他好几眼,突然拉住他:“哎你等一下,你站这里等一下,你别走啊!”

说着就往台阶上走,往家门里喊人。那是胡同里一个大杂院,从一道窄门进去,一个大院里塞了七八户人家的那种大杂院。

“我喊喊我家孩子,你千万别走啊!”瞿连娣这忙忙叨叨地两头喊话,就生怕他一扭头跑了。

周遥自己家不住这里。那天就是碰巧了,他恰恰出现在这个胡同口,遇见了瞿连娣,而瞿连娣偏就叫住他不让他走。

事后回想,一定是小爷们儿咱长得帅,有路人缘,就是好看呗。

他自己也没太意识到,他和远处那群打野球的职工子弟太不一样了。他脸冻得发红,满嘴呼出很浪的白气,就是野场子上厮混的少年,但他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纯棉衬衫,衬衫领口系得规规矩矩,外面套了一件灰色羊绒衫,下身是灯芯绒长裤。

那可是羊绒衫啊。

而且是一件合身的纯羊绒衫,不是家里大人旧衣服剪剪改改出来的。

头发剪得很整齐,理出微微三七开的发型,在理发店里花几块钱剪的,看起来干净利索。在深灰色的城市背景中,他显得白里透红。

“你等下啊——”瞿连娣半个身子探进院子,喊,“陈嘉!!

“屋里干什么呢?

“你赶紧出来一下,小嘉你先出来,有个同学跟你玩儿。

“诶你磨蹭什么呢啊?你赶紧的!!

“陈——嘉——”

瞿连娣终于暴吼了。

这位少爷真够难请,嚎得整个胡同一条街都听见了。

第2节

也是听多了,各家都没反应,该炒菜做饭的继续在窗口炒菜,该出门泼水的朝着周遥脚边的街道“哗”就一桶水。邻居不会以为是瞿连娣她们家孩子丢了、磕了碰了或是怎的,因为瞿连娣家这孩子,反正谁喊也都没多大反应。

瞿连娣又出来了,解释:“他就这样,其实没事……我们家孩子,不太会跟别人玩儿,内向,不会交朋友,所以我……这同学你跟他玩儿一会儿成吗?”

周遥点点头,玩儿呗,有什么不成的?

大杂院门口台阶上,走出来那个男孩。一件果绿色旧毛衣,一条嘬腿深蓝色运动长裤,两侧带两道白色条纹。那时候人手一条这个裤子,土掉渣的款式。

“你们俩玩儿一会,好好玩儿啊!”瞿连娣嘱咐。

“玩儿什么?”男孩挺着一脑袋乱蓬蓬的头发,半眯着双眼,没有看人。那头发吧……像扎了一脑袋“小鞭儿”而且已经点燃了捻子,随时都能炸。

“一起玩儿啊。”瞿连娣小声道,“跟同学一起。”

“跟谁玩儿。”那男孩低语一句,空手攥住旁边房檐上挂下来的冰棱子……明明都不认识对方么。

“跟‘人’玩儿啊!”瞿连娣皱眉。

“哪有人?”男孩神色游离地回应,手里攥出冰碴和一摊冰水,也不怕凉。

“那边不是人啊?!”瞿连娣一脸无奈,耐心也快消磨光了,一口气顶在胸口某个地方郁结难发,每一天就在“攒气——撒气——攒气——撒气”之间绝望地循环。那一团沮丧显然已压抑多时,每讲一句话都尽力简短,讲完就紧闭嘴唇,极力忍住不对孩子发无名火——发火有什么用?

“那边是个雪人儿。”那男孩把一双细细窄窄的眼皮翻了一下,扭头就想回屋。

“雪人儿旁边还有个活的人,我啊!”周遥就站在雪地里,挺胸抬头喊了一声,“你过来吧,一起,咱俩堆个雪人儿?”

他是班干部当习惯了,很会指挥别人:哎,你,拿着你的小铲子,过来,配合本指挥!

瞿连娣蓦地笑了,内心生出感激,对周遥道:“不好意思啊,他就是不太会跟别人玩儿……你们俩待一会儿,好好玩儿,别闹啊别打架!”

男孩走下大杂院台阶,偏偏不走正路,踩着台阶旁边的冰泥混合物趟下来,低着头:“灰不拉叽,白衬衫,我以为是个雪人儿。”

“鼻子是胡萝卜的那个,那才是雪人儿呢。”周遥回敬。

“你嘴巴上边长那玩意儿,不是一根胡萝卜?”男孩说。

“我长得是胡萝卜?”周遥反问对方。

“你都冻成那样儿了。”男孩哼了一声,典型的胡同痞子口音。

“哎,我脸上长胡萝卜了么?!”周遥紧随两步,追着那小子问。怕你啊,今儿还就不信了!

那小子嘴边浮出个小表情,皱眉:“鼻子下面那是你的嘴么?别人嘴都能合上,就你合不上,话那么多。”

“……”周遥扭头想走人了。

怪不得没人跟这小子玩儿,哪旮旯儿的,是够烦的。

那男孩顺手把掰下来的冰棱子,插在雪人土肥圆的身子上,做成一条“胳膊”。

“哎,你再整一根棱子给我!”周遥蹲着堆雪,往房檐那边指挥对方。

男孩站着就没动,能是听他吩咐指挥的?

周遥把自己一只手套脱了,扔给对方:“一人戴一只。”

那男孩本来不想动弹,脸色跟雪泥塘子一样灰白相杂,极为冷淡,可能就因为这只存了体温的手套,默不吭声把手套戴上了,暖烘烘的……

又掰了一根冰棱子,俩人把“土肥圆”的两条胳膊凑齐了。

“我叫周遥,遥远的遥。”周遥说,“你叫啥名儿?”

其实他刚才听见那阿姨喊了。

对方就懒得理他,不想说话,白日梦游一般贴着胡同墙根的边缘,慢慢地就要走开了,就像从墙根下划过一道暗色的影子。瘦削的身影剜过墙砖缝隙,甚至隐隐能听到男孩肩上尖锐的棱角刮过墙缝的那种声音,就这样从周遥眼前过去了……

“哎?”周遥站起来喊住对方,“只有鼻子和胳膊,还没有眼睛嘴,你们家有石榴皮没有?有栗子吗?”

俩人不由自主地,就往大杂院里寻么。隔壁大妈家,墙根码着一溜大白菜,窗台上是一排红彤彤诱人的冻柿子。

心有灵犀,下意识互相打个很“不善良”的眼色,男孩一步上前伸手就往窗台上的冻柿子扫荡过去了。

“哎哎哎……”周遥绷不住“噗”了一声,一把抓回来,“别别,人家要骂你了。”

“那用什么?”男孩说。

“豆子吧?大豆蚕豆啥的便宜,我们都用豆子、玉米。”周遥说。

“豆子,玉米,”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