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红楼之公主无双 > 第1章 厉经亘欣喜道:殿下

第1章 厉经亘欣喜道:殿下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红楼之公主无双》

作者:紫莜dxm

作品简评:

穿成废太子嫡女肿么办?被抽去仙骨堕入轮回的天庭七公主转生到被警幻仙子操纵的红楼小世界,作为注定被炮灰的废太子嫡女,她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来拯救没有安全感的父亲。把二郎神、文昌星君、太上老君要来给太子爹当谋士,这样她的公主之路就没有问题了吧……本文设定新颖,不走传统的炮灰逆袭路线,而是从一开始就占据最高制胜点。文章语言诙谐,故事情节生动有趣,让人忍俊不禁。

第1章七月七

时值七月,一年中最为炎热的季节,从六月下旬开始,天就一直放晴,斗大的太阳高高挂在空中,灼烧着大地,京城护城河的水位极度下降,若是再不下雨,护城河只怕很快就会干涸。

但似乎老天爷不忍心人们一直处在炎热当中,六日深夜就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尽管是在夜间,但当下雨的那一刻,京城格外喧嚣,家家户户都爬起来,看着窗户外的雨幕,脸上笑开了颜,更有人不怕被雨淋,跑进雨幕中,朝天狂笑。

“下雨啦,下雨啦!”人们很高兴,干旱的危机终于过去了。

早在六月初,景元帝领着满朝文武大约三分之二的官员去了避暑行宫避暑,而留在京城的官员只有三分之一,达官贵人家的夫人、太太们也都携着儿女跟着当家老爷前往避暑行宫附近的别庄了,整个六月,皇城在闷热之下,就显得较以往安静。

但避暑的一干人等不包括皇宫东宫,景元帝把所有儿女和一部分嫔妃都带去了行宫,只除了皇太子姬淮和东宫一干妃妾。

太子姬淮十八岁大婚,迄今已七年有余,太子妃却一直没有孕信,倒是一干妾侍生下六个儿女,于是太子便有六个庶出儿女。

但庶出儿女再多,也不及一个嫡出的孩子在景元帝那里加分。

太子和太子妃有心求子,苦心孤诣一番努力之下,年前十一月中太子妃终于被诊出一个多月身孕,算一算日子,太子妃的生产日期便是在一年之中最为炎热的六七月份了。

为了这个嫡子,景元帝在征求太子的意见之后,把太子留在了皇城。

临近生产,太子妃腹部高高隆起,这段时间她其实休息不好,天气太热,即便有用不尽的冰块,但碍于孩子,太子妃不敢用太多冰。

下雨那一刻,她本睡得朦朦胧胧,一下子就被雨打窗户的声音给彻底惊醒了。

后半夜到卯时左右,太子妃纪氏才真正酣睡过去,但一个时辰之后便也醒了过来,因为腹中的孩子好似饿了,一直在动来动去。

纪氏睁开眼,一直守在她床前的赵嬷嬷、钱嬷嬷和一等大宫女春香和初夏也就发现了,而后便是好一通忙碌。

“主子,方才殿下来过,见您睡得香,便没有惊动您。”春香和初夏趁着太子妃洗漱之际,便把身边事务简单汇报一下。

纪氏点了点头,目光掠过腹部,心头很柔软,这个孩子是她盼了很久的,但其实她也不知道是觉得儿子好,还是觉得女儿好呢?毕竟这是皇家,儿子的话,就代表着余生操不完的心,女儿的话,就安全许多了。

心中微微叹了口气,纪氏抚了抚高高隆起的腹部,对丫鬟和嬷嬷们的汇报听过也就算了,现在任何事情都没有她腹中的孩子重要,越是临近生产,她越是不能大意,否则阴沟里翻船,搞不好一尸两命。

纪氏用过早膳之后,太子姬淮从回廊那边一身雨气进来了,他现在门口脱下身上的雨衣,又用干毛巾擦了擦身上少少被沾染上的雨滴,这才走到纪氏身边来坐下。

一干侍从全都站在外间,和候着的一干小宫女们分列两侧,全都静默地站着,规矩好的连眼珠子都不会动一下。

临近生产,每一天姬淮都会来和‘儿子’交流一番,这可是他的嫡子,比老大那嫡子天生就尊贵多了,就像他天生比老大身份地位高一样。

“瑞珍,今天如何?太医说的预产期就这几日吧?”姬淮眉目柔和,一手搭在膝盖上,一手轻轻的抚摸着他期盼了许久的‘嫡子’。

纪氏掩唇笑道:“殿下,妾身很好,这场雨下来,空气就凉爽许多,倒是比昨日舒服多了。”

姬淮心情很好,爽朗笑道:“好好好,太子妃感觉好,我儿子也就感觉好了。”

“哎,殿下,你总是念叨着儿子儿子,若是女儿,殿下就不喜爱她了么?”纪氏眉头微微上拢,整个人就显得很忧愁。

姬淮连忙说道:“女儿当然也好,孤的嫡女那也是千金,比老大那嫡子身份都贵重,瑞珍不可多思。”反正不管如何,先把太子妃安抚下来,太医都说了十有八-九是儿子呢!

纪氏垂眸,半晌叹息道:“是妾身无能,没能早早为殿下诞下嫡子。”

姬淮想起太医说的女人怀孕期间最忌讳多思多想,忧思会影响孩子的发育,便连忙虎着脸说道:“太子妃这是何意?孩子不是已经快生了么?何况就算这次不是儿子,下一次再生便是,有道是先开花后结果,岳母也是先生下瑞珍,才有后面的几位小弟出生,想来瑞珍是遗传了岳母的体质。”

反正不管怎样,想把太子妃的情绪安抚住,这一胎一定是儿子,这可是御医诊断出来的,准没错!

姬淮暗暗给自己鼓劲,这对除了皇帝皇后外天下最尊贵的夫妻不一会就其乐融融、含情脉脉,而腹中的孩子,总觉得耳边好吵,但她又动不了,实在是不舒服,不管了,好困,先睡一觉再说。

半个时辰之后,姬淮亲自见着春香她们服侍纪氏在榻上安睡,他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这安抚妻子是个技术活,幸好只是妻子他才这么重视,换了其他女人,他早就抬脚走人了。

临近午时,从早晨开始的绵绵细雨一下子又变成瓢泼大雨了,纪氏醒来,在春香她们的服侍之下,又吃了一餐。

此时她倒是不困了,被雨洗刷过的天空格外的澄明,她望着窗户外的大雨,嘴角挂着一沫浅浅的笑意。

因为她是第一次怀孕,所以不知道对比,相比于其他人,纪氏怀孕格外的轻松。

要知道在皇宫中,十月怀胎就是在走钢丝,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手段可以让胎儿一千次滑胎。这十个月,不是没有人给纪氏下毒、下药,但就是没见效。

后宫一些嫔妃和东宫妃妾们用过一两次手段之后就不敢出手了,她们还以为是纪氏防范得好,殊不知纪氏确实防范得好,但也不会每次都能防,这都得归功于纪氏腹中的孩子,只是暂时无人得知罢了。

未时过后,天幕晴朗起来,大雨变成小雨,小雨渐渐变得更小。

而这时候东宫刹那间变成了菜市场,尤其是正院太子妃的住处,嬷嬷、宫女和太监、宫女们全都被支使得团团转。

未时一刻,太子妃发动了,四大嬷嬷赶紧如临大敌,开始按照之前设想过千百次的画面控制住整个场面,安排太子妃到产房,又差遣小太监去前院告知太子殿下,又差遣宫女去把早就准备好的产婆叫来,先给产婆做了全身检查、清理,这才允许产婆进产房。

而东宫后院一干妾妃正在赶来正院的路上,主母生产是头等大事,她们必须在场,且她们也担心太子妃到底生个什么,最好是个女儿,妾妃们在心中向诸天神佛祈祷。

但妾妃们速度不慢,只是再快都快不过太子姬淮,听到小太监上气不接下气的通禀,姬淮直接小跑起来了。

他守在产房外面,只看得见嬷嬷和宫女们进进出出的身影,听不到里面一丝声响,他着急得团团转。

妃妾们进来,看到这一幕,顿时整个人心中就发酸,凭什么太子妃就能得到殿下这般看重?就因为她是原配发妻么?她们也是殿下的女人,还早早为殿下诞下儿女,殿下却没有这般对待她们。

嫉妒心、不甘心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慢慢地深植于心,等待他日生根发芽的时机。

妃妾们朝姬淮行礼,姬淮只是抬了抬手,让她们退远点,别把空间堵住了,这又让妃妾们心中不爽,但个个都是演技派,面上却不会显露出这种不忿来,只往后退一步,担心地望向产房。

纪氏听着产婆的吩咐,蓄力准备一鼓作气就把孩子生下来,一波又一波痛楚袭来让她无暇分心关注产房外面发生的事情。

小雨彻底停歇了,姬淮还没有注意到,妃妾们倒是注意到了,可是无人提醒姬淮。

太子身边的大太监厉经亘本也不想打搅主子,但他发现雨停了,就在东宫的天空出现了一沫彩虹。

厉经亘欣喜道:“殿下,快看,出彩虹了!”

整个长廊和院子里的人全都抬头望向天空,雨后澄明的天空,一弯彩虹高高挂在那里。

姬淮喜笑颜开道:“哈哈,这孩子生得好啊!”

“太子妃,用力,已经看到头了!”产房里传来产婆催促的声音,以及太子妃纪氏压抑到极致的痛苦呻-吟之声。

就在这时,天际挂着的那一抹彩虹本来七彩的颜色竟然急剧变化,看得姬淮和一干妃妾,以及满京城百姓目瞪口呆。

彩虹还会变异么?

就见好似一层紫色薄纱在天空散开,紫色的颜色渐渐变淡,那种大自然紫色渐变的美丽几乎无人能用语言描述出来。

姬淮喉结滑动,微张着嘴,还来不及展示他的瞠目结舌,产房里产婆高亢的声音传来:“生下来,孩子平安生下来了!”

就在这一刻,那薄薄的紫色薄纱缓缓散开,虽然是缓缓,但前后也就一盏茶的时间。

姬淮整个人有点懵,这异象是因为他孩子的出生么?

半刻钟不到,赵嬷嬷抱着一个襁褓出来了,她有点胆怯,毕竟太子殿下盼了许久的嫡子,但太子妃诞下的是嫡女呀!

妃妾们伸长了脖子,就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

姬淮张手,赵嬷嬷犹豫片刻,把襁褓稳稳的放在了太子的双手之上,她才说道:“恭喜殿下,娘娘平安诞下郡主。”

太子的嫡女不需册封就是郡主,所以赵嬷嬷便是如是说也没错。

其实姬淮现在头脑还是懵的,他眨了眨眼,呢喃道:“女儿么?”

他没有注意到襁褓里的孩子睁开眼,正兴趣盎然地盯着他,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转生了,还带着前世的记忆,这是救人的福音么?

赵嬷嬷欣喜道:“殿下,郡主睁眼了。”

姬淮看着女儿圆滚滚好似紫葡萄的双眼,木愣片刻,说道:“孤的嫡女,就叫七紫!”

转生还摆脱不了这个名字,姬七紫愣了片刻,然后拽紧了拳头,睁着眼睛嚎哭起来:老娘不要叫七紫,不要叫七紫,求改名!

可惜,无人听得懂她的婴儿语言!

姬淮见女儿哭了,探出手指头小心翼翼地抚摸,嘴里不停的安慰:“七紫不哭不哭啊,你瞧瞧这名字多配你,你出生时可是天降彩虹,紫纱漫天......”

姬七紫直接拽住今生这个爹的衣袖,还恶狠狠的双手抱上去,用力撕扯,哗啦一声,满场寂静。

妃妾们张圆了嘴合不拢,她们神情恍惚,她们刚才看到了什么?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竟然扯掉了太子殿下的衣袖?

赵嬷嬷和一干宫女、太监眼睛瞪大,嘴张得老大,发生了什么事情?

姬淮才是目瞪口呆,他看着女儿睁着眼睛一边嚎哭一边挥舞着那一截衣袖,根本回不过神来!

作者有话要说:提前要说的话:女主就是坠入轮回的天庭七公主,但因为在地府有过一场奇遇,所以她变异了,谁都没有发现她的身份,还是因为她最后折腾得天庭一干神仙没法,才让道祖发现她的身份。

女主金手指:力大无穷,神邪不浸(当然包括毒这玩意儿)。

至于七月七这个乞巧节出生,纯粹是因为七这个数字,和织女没关系哈。

还有女主这出生的一切异常都归于她变异了,所以不要说是错误哈。

还有:本文应该很日常,以及窝好像不擅长日常文,有点伤脑筋o(╥﹏╥)o

第2章傻爹

姬淮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顿时双手颤抖了一下,吓得赵嬷嬷和一干妃妾、太监、宫女们打了一个激灵。

赵嬷嬷更是本能的张开双手,想要接住将会掉下来的郡主,当然姬淮没有把女儿丢下去,他稳稳的抱着女儿。

姬淮大笑:“哈哈哈,孤之嫡女天赋异禀!”他倒是没认为自己女儿是什么妖魔鬼怪,只以为女儿天生神力。

这样想罢,姬淮顿时又遗憾,怎么不是儿子呢?若是儿子,当参军为将,成为大周震慑四邻最为强悍的将军!

姬七紫干嚎半响,发现这辈子的便宜爹竟然完全没有理解她的意图,顿时不哭了。

哭声戛然而止,姬七紫白了便宜爹一眼,把手上那一截褐红色的衣袖一丢,众人目光随着那团褐红色移动,见它在空中飘飘摇摇,好似吹过一阵微风,它往前飘了一米左右,而后翩然落地。

她这一辈子,不,要算上一辈子,她什么都很圆满,就是对名字不满意,但让父母给她改名,派出所那里又挺麻烦的,后来她变成一个人了,可能心中想留着纪念父母,于是就没改名,平常给自己取了个艺名,让人唤她艺名就好了。

现在好了,都转生了,竟然还摆脱不了这么名字,这让外人怎么称呼她?

姬七紫耷拉着双眼,现在她不想理睬这辈子的爹!

傻爹!她心中嘀嘀咕咕。

不对,他刚才自称‘孤’?‘孤’这个自称可不是旁人可称的,好像是春秋战国时期的王的称呼,也好像是后来一国太子的称呼吧?

她瞬间醒神,抬起眼朝还在傻笑的傻爹望去,一身褐红色的龙纹团花锦衣,以她的学识和见识只知道这种款式的汉服大概是宋朝及以后男子的衣裳,至于什么象征身份地位、价值几何她是完全看不出来的。

她嘟囔,莫非这辈子的傻爹竟然是个太子?她瞬间精神一振,傻爹是太子,傻爹当皇帝以后,那她岂不是就是公主?

姬七紫擦了擦嘴角不存在的口水,心中暗道,她这辈子时来运转,竟然变成公主了么?最不济也是个郡主啊!

她的行为动作落在姬淮和赵嬷嬷、妃妾们眼中,他们倒是没有多想,毕竟还是个婴儿,不管怎么做动作之类的,都会觉得很可爱。

因为姬七紫出生的异象,姬淮还没有时间失落她不是儿子,只顾着高兴了。

人都是会自我安慰的,他上午安慰妻子太子妃纪氏说先开花后结果,这会看着可爱的女儿,心中便也自我安慰,女儿就女儿,嫡女也比老大的嫡子尊贵!

一干妃妾们立即朝太子福身一礼,齐声笑盈盈道:“恭喜殿下,贺喜殿下。”

妃妾们说的可是真心话,在知道太子妃诞下的是女儿后,尤其是张良娣、陈良媛、谢良媛三人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没有嫡子,她们的儿子便不会被动摇地位,就算是皇太子的庶子,依旧比肃王、晋王、楚王的嫡子更尊贵。

而柳良娣、戚良媛、候良媛三人心中隐隐暗喜之后,便是有小小的担心,毕竟这是太子嫡女,比庶出的女儿尊贵,有了嫡女,以后她们的女儿会不会受到影响呢?

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