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最强功法升级系统 > 第2章 一锅热粥下肚

第2章 一锅热粥下肚

只要有一部地级功法,我做梦都会笑醒!”

曾小鱼闻言,双眼放光,露出一副眼馋的模样。

“只要是有潜力的功法,理论上系统是可以将它们给升级到地级的!”

系统答道。

“好!回去后,我再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功法可以升级的!”

曾小鱼眼中精光一闪,没有留下来研究升级版的小培元功,而是立即离开了灌木丛,朝曾家堡赶去。

这里猛兽出没,曾小鱼如今的实力低微,可不愿意留下来给野兽当点心。

。。。。。。

曾小鱼刚一进曾家堡,就直接往自己的家走去。

就在曾小鱼刚要拐进一条巷子时,拐角处突然走出几个人,曾小鱼差点就跟这几个人撞个正着。

曾小鱼连忙刹住脚步,抬头一看,见来人一个是他的二哥曾小宇,另外几个都是同宗的兄弟。

“二哥,怎么是你!”

曾小鱼有些尴尬地说道。

曾家实施的是优胜劣汰的精英教育制度,家规极严。

子弟们按照资质实力,被分成好几个等级,犹如金字塔一般。

资质好的子弟能够获得家族的重点培养,家族的资源也都朝这些精英子弟倾斜。

资质不好的子弟,家族只能确保他们的温饱。

至于修炼资源,却是没有的。

曾小鱼的两个哥哥的资质很好,很早就被选入祖宅,跟随三位老祖修炼。

曾小鱼的资质废柴,自然无缘进入祖宅修炼。

很小的时候就独自居住在祖宅外面的一座小院,与两个哥哥分开,平时也很少交流。

故此曾小鱼对于两个哥哥,心里难免产生出一点陌生感。

曾小鱼的二哥曾小宇锐利的目光扫向曾小鱼。

见曾小鱼鼻青脸肿,衣衫不整,英俊的脸上没来由一怒,沉声问道:“谁打的?”

其他几个同宗兄弟却都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语气轻松地凑起了热闹:

“小鱼,你今天又挂彩了!

说说看,今天在外面,是被罗家子弟欺负,还是被张家的子弟欺负?”

他们的目的只不过为了调侃曾小鱼而已。

即便知道曾小鱼受人欺负了,也并未打算替曾小鱼报仇。

毕竟像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司空见惯了。

曾小鱼每次回来,身上几乎都带着伤。

他们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将那些欺负曾小鱼的人给一一找出来,教训一遍呢!

再说了,在这个以拳头为尊的世界里,你自己不自强,被人欺负了,只能怪你自己功夫没有练好。

故此,曾家的少年们对于曾小鱼在外面受到欺负的事情,表现得十分冷漠。

如果不是今天偶然碰到,他们甚至连问都不会问一下。

面对这帮少年带着讥讽的嘴脸,再看看自己的二哥,发现二哥的脸色依旧有些微怒。

但这怒气,似不是放在身边的几个少年身上,而是放在了曾小鱼的身上。

曾小鱼抿了抿嘴,清秀的脸庞透着倔强,如同一根木桩一般,站着不语。

“废柴就要有废柴的觉悟,整天跑出去被人欺负,有意思吗?”

“资质差,还不知道以勤补拙,这样的人,即便是在外面受了欺负,家族也是不会管的!”

“没有本事,就老实待在家,跑出去,也是丢人现眼,给咱曾家抹黑!”

刺耳的讽刺如同暴风骤雨一般,落入曾小鱼的耳朵里,扎得曾小鱼的心微微刺痛。

握紧了拳头,明亮的眸子扫向这帮少年可恶的嘴脸,曾小鱼的脸上露出了冷笑。

若换成是平时,在面对这些无端的讽刺时,曾小鱼很有可能会感到激动愤怒,浑身发抖。

但是今天,曾小鱼却表现得十分镇定淡漠。

因为今天的他,已经不是昨天的曾小鱼了。

今天的他,已经激活了功法升级系统,并且已经把家族的小培元功给升级到了玄级上品。

曾小鱼相信,即便是自己的资质再差,但是拥有了升级版的小培元功,他一定能够凭借自己的刻苦修炼,最终赶上甚至是超越这些人的。

到那时,曾小鱼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你就不能上进一点,老实待在家好好练武?

整天出去惹是生非,尽给咱家丢脸!”

曾小宇看着曾小鱼一言不发的倔强样子,心中更加来气,眉头微皱地数落了曾小鱼两句。

曾小鱼听了二哥的话,突然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清秀但却有些苍白的脸,冷笑道:

“二哥是家族的精英,自然知道什么才是上进!

我只不过是家中的废物子弟,上不上进,结果都一样!

还不如到外面闯闯,找点自力更生的事情做!”

若是平时,曾小鱼绝对不会与自己的二哥顶嘴。

但是今天,家族的几个兄弟出言讥讽他。

二哥不单没有拦着,反而出言教训了他几句。

这让一向性格平和的曾小鱼也感到愤怒,不免顶了他二哥两句。

“你”

曾小宇何曾见到过自家的小弟这样顶撞他?

闻言气得脸色发白,一只手指指着曾小鱼,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最后只得无奈叹了口气,学着家族的长老训斥子弟的口吻说道:“朽木不可雕也!”

说罢,就不欲停留,带着失望的表情,离开了巷子。

第三章意外突破

曾小鱼回到家,家里冷冷清清,锅冷灶冷。

大哥和二哥早在十年前便已入选成为家族的精英子弟,一直都居住在祖宅内修炼。

曾小鱼的父母也在几年前离开了曾家堡,到外镇经商。

故此如今偌大的一所房子,就只有曾小鱼一人居住,显得十分冷清。

看着空荡荡的院子,曾小鱼长叹了一口气。

将今天赚来的五两银子小心藏在床底下的木盒后,就来到厨房,开始熟练地烧火做饭。

今天曾小鱼一早就出门,粒米未进,现在已经过午,曾小鱼早已饿得饥肠辘辘。

不到半个小时,一锅热气腾腾的大米粥就已经煮好,曾小鱼迫不及待地给自己盛了一大碗的粥,放到桌子上。

曾小鱼的肚子很饿,可惜刚刚煮好的粥实在烫得难以下口。

曾小鱼坐在桌子前,看着身前清可鉴人的粥,吞了吞口水,有些憧憬地想道:什么时候能够有实力多加一块肉?

曾小鱼可是知道的,祖宅里的精英子弟,每天吃饭,都会有肉的。

这与每天粗茶淡饭的曾小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故此,曾小鱼在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个梦想,就是每天都能够吃上肉。

可惜曾小鱼的资质太差,曾小鱼整整努力了十五年,依旧没有实现这个梦想。

不过拥有了功法升级系统,曾小鱼相信,他距离实现这个梦想,应该不会太远了!

片刻后,粥稍冷,曾小鱼便迫不及待地端起碗,狼吞虎咽了起来。

如同风卷残云一般,直至将一大锅的粥都给喝光后,方才作罢,食量大得惊人。

没办法,曾小鱼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平时练武,对于身体能量的消耗也非常大。

平时又没有什么油水可以吃,故此曾小鱼只能以增加饭量来补充身体的消耗。

穷文富武这一种说法,不无道理。

毕竟人,粗茶淡饭,也照样可以坚持下去。

但是练武之人,每天除了需要摄入大量的营养之外,还要不时购买一些名贵的药材进行辅助,打熬身体。

若是没有一定财力的支持,习武难成。

毕竟营养不够,拿刀都没力气,还有什么精力去习武呢?

一锅热粥下肚,曾小鱼感觉浑身暖洋洋地,十分舒坦。

于是便反锁了房门,开始在屋子里研究起升级版的小培元功。

小培元功是曾家的嫡传功法,曾小鱼自小修炼,对于这门功法已经十分熟悉。

小培元功经过功法升级系统的升级后,就直接传输到曾小鱼的脑海里。

经过系统输入到脑海的升级版功法,就犹如被曾小鱼本人给下力气背诵和参悟过的一般,早已牢牢地烙印在了曾小鱼的脑海。

曾小鱼不需要耗费太大的力气,就已经把整部升级版的功法给理解得十分透彻。

经过曾小鱼的研究对比,曾小鱼发现,升级版的小培元功的确比原版的小培元功要完善了许多。

经过系统的升级,升级版的小培元功无论从功法理念,行功路线,修炼细节等方面,都要高了几个档次。

使用升级版的功法进行修炼,无疑将更加流畅省力,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更加容易成就,威力也更大。

曾小鱼心中大喜,暗叹:

玄黄级功法和玄级功法之间的差距未免也太大了吧!

使用玄级功法修炼,其效果比起黄级功法,要好上十倍!

这就是为什么武者们对于高等级的功法趋之若鹜的原因所在了!

曾小鱼将升级版的小培元功在心中过了几遍,稍稍平静了一下有些波动的心情,这才盘坐起来,开始修炼。

曾小鱼双目微闭,手结定印,丹田内那团并不浑厚的真气,随着曾小鱼意念的操控,沿着新的行功路线,开始在体内运行起来。

修改版的小培元功在行功路线上与原版的小培元功已经有了较大的差别,真气需要经过的经脉和顺序也已有了很大的改变。

曾小鱼刚刚修炼了一会,便震惊地发现,自己的第一次修炼竟然是这样的顺畅!

曾小鱼可以感觉到,他的经脉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变得十分宽阔坚韧和顺畅。

与之前的经脉比较起来,就犹如宽阔的高速公路和乡间的羊肠小道一般。

以往,每当曾小鱼运功修炼的时候,总难免被体内那些细小的经脉所困扰。

功法在行进过程中,总会出现磕磕磕巴巴,运转不畅的情况。

这导致曾小鱼的修炼效率十分低下。

枯坐半天,也不一定能够完成一个周天的运转,其效果可想而知。

但是现在,曾小鱼只不过是用了不到一刻,就已经完成了一个周天的运行,并且期间顺畅无比,毫无一丝阻滞!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我全身的经脉突然打通了?”

曾小鱼暂停了修炼,挠了挠头,清秀的脸上带着迷惑不解。

“难道是今天吞下那两只东西的原因?”

不过曾小鱼的见识有限,至今也没弄明白所吞的那两只东西究竟是什么。

曾小鱼摇了摇头,只能暂时将此事给放下,再次平复了一下心境后,又继续修炼起来。

窗外,月上枝头,月光透过枝叶,投下斑驳的树影。

屋子内,曾小鱼突然睁开了双眼,脸上挂着极度难以置信之色。

他原本以为,即便改修了玄级上品的小培元功,想要进入后天四重,应该还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和积累才可以。

但是就在刚才,曾小鱼竟然意外地突破到了后天四重。

突破的过程如同水到渠成,顺畅得让曾小鱼感到万分不可思议。

要知道,他被困在后天三重已经整整五年!

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无论曾小鱼如何努力,却始终无法冲破横在后天三重和后天四重之间的坚固壁障。

如此结果曾经让曾小鱼痛苦不堪,失望透顶。

就是因为久未突破到后天四重,才使得曾小鱼无缘入选成为家族的精英子弟。

看着那些精英子弟每天大鱼大肉,实力突飞猛进,而他却只能每天青菜淡饭,修为寸步不行,曾小鱼也曾伤心彷徨过。

花了一段时间,才从这种颓废的情绪下走了出来。

努力,失败,再努力,再失败

屡败屡战的曾小鱼原本以为,他这一辈子应该是无缘后天四重的了。

但是,惊喜来得太过突然,使得曾小鱼有一种如坠梦里的不真实感。

“不容易啊!花了五年的时间,终于从后天三重进入到后天四重了!”

这就好像是一个留级多年的学生,突然通过了考试,顺利晋级一般。

让人感觉胸中阴霾全扫,有一种畅快的感觉。

第四章后天第六重

曾小鱼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发现脸上的确有一些痛感。

随后,曾小鱼又狠狠地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一股剧痛从大腿传来,使得曾小鱼倒吸了一口凉气,终于相信,这次真的不是在做梦。

“这是真的!而且我有种感觉,我还有余力冲击更高的境界!”

清醒过来的曾小鱼激动得难以自已,心跳开始加速,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淡定!淡定!后天四重只不过是修炼之路的开始而已,后面还有后天五重,六重十重境!

后天十重之后,还有先天境,筑基境,金丹境,元婴境

我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学无止境,修炼同样没有止境!

我不能因为一点小进步,就感觉沾沾自喜!”

曾小鱼暗暗告诫自己,慢慢将激动的心情给重新平复了下来。

“后天四重,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

曾小鱼语气坚定地对自己说道。

紧接着,又重新沉下心去,继续修炼。

进入后天第四重,曾小鱼丹田内的那一团真气变得更加强大起来,运行的时候,所带来的畅kuàigǎn,就更加的强烈。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东边升起的圆月,已随着时间的推移,升到头顶。

这个时候,曾小鱼第二次从修炼当中清醒了过来。

曾小鱼的脸上虽然古井无波,但是一双漆黑的眸子却闪烁着激动之光。

“后天五重!想不到我只用了半晚的时间,就接连突破了两重境界,进入到了后天第五重!”

曾小鱼搓了搓脸,脸上依旧挂着难以置信。

“难道我的资质真的变好了!”

一想到这点,曾小鱼原本只是略微有些波澜的心又掀起了惊涛骇浪。

资质太差,一直都是曾小鱼的心中之痛,喉中之刺。

曾小鱼曾经想过无数种方法,试图改善自己的修炼资质。

可惜资质这种东西都是天生的,靠想靠后天去改善,方法不多。

而且所需要的东西也都极为珍贵。

曾小鱼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东西可以在一日之间,就把一个资质原本废柴的人,变成一个资质妖孽的天才的!

是的,按照曾小鱼如今这个修炼速度,只能用天才来形容了!

毕竟整个黄岐县,历代这么多的武者,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可以在一夜之间,连破两重境界的!

“虽然我是个天才了,但是我还是要低调不是?

淡定,淡定!我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我不能骄傲,不能自满,我还要继续修炼”

曾小鱼恢复了一下心境,又如同疯魔了一般,继续进入到了修炼状态。

黎明破晓时分,月亮早已西沉,东边的地平线缓缓升起了一轮红日。

旭日之光,彻底照破了黎明前的黑暗,也宣告着新的一天的到来。

“哈哈哈!后天六重!想不到我曾小鱼终于也有一天能够达到后天六重!”

屋子里面,突然传来了曾小鱼那有些沙哑的笑声。

连续不眠不休地修炼,使得曾小鱼此时有些疲惫。

头发蓬乱,脸色有些苍白。

不过曾小鱼的眼睛却是明亮的。

经过一整晚的修炼,曾小鱼连破sānjí,在破晓之前,终于成功进入到了后天六重!

后天六重意味着什么?

十五岁的后天六重武者,放在整个黄岐县内,已经属于天才般的人物了!

要知道,林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