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撒娇霸总最好命 > 第2章 她觉得没意思

第2章 她觉得没意思

惑地看着宿管阿姨。

“说你呢,就你,戚琦是吧?”

听到名字,她这才把脚收回来,迈着步子走到宿管阿姨面前,小声道,“阿姨有事吗?”

她们宿舍这个月没被查出来违章电器啊。

阿姨从身后的柜子上拿过一个纸袋递给她,“有人转交给你的。”

戚琦一愣。

转交给她?

她有丢什么东西吗?

抓了抓脖颈,戚琦接过那个袋子,还是说了声谢谢阿姨回了宿舍。

一口气爬了6层楼梯,戚琦感觉自己气都要喘不过来了。

杭川大学什么都好,食堂便宜饭菜好吃,图书馆位置多,书也足够,就是宿舍楼,整整18层,只有7层以上才能乘电梯。

好巧不巧,戚琦她们宿舍,就住在6楼。

这是什么悲惨世界啊。

刚开学来的时候,金灿灿还试过坐电梯到7楼,然后走楼梯。结果两个人兴高采烈的到了7楼之后发现,楼梯间,被锁了。

金灿灿那时候在她耳边哭天抢地的埋怨道,“这要是着火了,7层以上,跑都跑不出去。”

戚琦觉得,确实如此。

当时也没想到,金灿灿这句话,就这么应验了,而她这个住在六楼的穷苦学生,还真的没跑出去。

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她们这种6楼的,也只能爬楼梯锻炼身体了。

戚琦回宿舍的时候金灿灿还没回来,也不知道这个会约到哪里去了。

她拉过椅子坐下来,这才去翻那个手提袋。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袋子里没什么东西,只放了一瓶消肿的红花油。

???

谁送这玩意干嘛?

戚琦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这才发现袋子外面贴了一张便签纸。

“额头肿了,记得涂药。”

落款是肖慕清。

她抓了抓头,不记得自己在学校认识这一号人物。

不过这字写的是真丑………

歪歪扭扭的,像是小学生爬似的。

戚琦啧了咋舌,顺手把那个袋子扔在一边,想起今天被篮球砸,这才拿过镜子仔细看了看。

………

是真的肿了。

而且还很大。

怪不得刚才从图书馆走回来,一群人用一种看二哈的表情看着她。

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叹了一口气,还是认命似的拿出那瓶红花油,涂在了额头上。

感谢这位字丑的好心人。

下次见到他再还他一瓶。

第4章穿成这幅鬼样子

第二天一早,戚琦还没睡醒,就被金灿灿从床上拖了下来。

“你快点收拾收拾,今天社团招新。”

她揉了揉发胀的双眼,还有些睡意朦胧,冷冷道,“关我什么事,不去。”

金灿灿双手叉腰站在她面前,“去,包一天饭。不去,替我点一周到。”

………

戚琦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猛地从床上爬起来,“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金灿灿早上那节课总是起不来,然而英语专业像是被人施了咒似的,一周五天,有四天早上都有课,还都有早自习。

帮金灿灿点到这事,有点恐怖,她可不想被抓个现行影响奖学金评比。

床下那个妖娆的美女得到回复,心满意足地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一条连衣裙递给她,“来吧大长腿,今天让姐姐见识一下你的魅力。”

戚琦盯了盯那个像是去夜店蹦迪的连衣裙,嘴角抽了抽。

“你有毒?社团招新穿成这样干嘛?”

金灿灿把那条连衣裙放在她椅背上,折回自己的桌前继续化妆,“姐姐我今天要亮瞎全场,你也不能逊色,不然配不上我。”

呵呵。

她也没想过要配得上她。

不过金灿灿这人做事雷厉风行的,她也没有反抗的余地,不就是一条亮闪闪,布料少的裙子吗,怕什么。

戚琦从床上爬下来,又顺势扯了扯倒在床上的江秋和许真如,“你们俩去不去。”

金灿灿从化妆盒里拿出一支口红,“问过了,她们俩等着下周学生会招新呢,不去社团。”

“啧啧啧,那你干嘛不去学生会要去社团。”戚琦问道。

许真如扯了扯被角,幽幽道,“她说学生会要搬砖,还都是丑男,社团不学无术的帅哥多。”

………

当她没问。

戚琦洗漱完之后坐在镜子前捯饬了一下,还是像平常一样,就只涂了护肤品和防晒,还顺势擦了擦红花油。

换上金灿灿那条裙子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可以原地去世了。

这到底是什么风格,为什么又是露背又是超短裙的,这真的是社团招新该穿的衣服吗?

她扯了扯那根纤细的肩带,语气无比阴森,“金灿灿,你今天是要把我卖进窑子吗?”

金灿灿化好妆,对着镜子挤了个k,这才回过头去看戚琦。

果然身材好的美女穿什么都好看。

这条裙子她在商场提回来的时候还能穿,但是没想到过了一个暑假自己胖了几斤,当时试衣服的时候就是硬塞进去的,如今更是穿不了,不过放在戚琦身上却很合身。

虽然她身子偏瘦,还是个对a,不过皮肤白皙,挂在身上还有另一种味道。

她扣住戚琦的肩膀,把人转了个方向,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眼,“你怎么连个口红都不涂。”

戚琦翻了个白眼,她觉得金灿灿就是要把她卖进窑子。

“搞那么多干嘛,有条裙子衬你就行了。”

她说完便起身拿过背包,像是催促似的,“快点吧大小姐,我要饿死了。”

宫靖和莫旭涛俩人在食堂吃过早饭,站在入口盯着人挤人的招新会。

杭川大学虽然学生多,也算是国内顶尖,但是校区和周边学校比还是小了些,今年新生入学晚,社联那边又规定社团招新要赶在国庆节之前,没批下来场地,一个又一个小社团只好搬着桌子椅子挤到了食堂门口,毕竟这地方上课下课人流量最多,正是招新的好地方。

莫旭涛抬手捋了一下寸头,“今年翻译社还招人不?这届外院的小姑娘都挺漂亮。”

宫靖笑了笑,盯着那一排又一排的桌子,打趣道,“哪届外院的小姑娘不漂亮?”

莫旭涛被噎了一下。

确实如此,外国语学院,英语,法语,德语,日语,全是清一色各式各样的小姑娘,要找个不漂亮的吧,才是难的。

聊到这儿,莫旭涛又想起昨天的篮球比赛,侧过去撞了撞宫靖的肩,“昨天那个戚琦,确实挺对慕清的胃口,那两条腿又长又白,走过来都特么晃眼,肖慕清是腿控吧?”

宫靖没说话,转头冲走过来的男生扬了扬下巴,“你自己问他去。”

莫旭涛一脸狗腿的凑到从门口出来的肖慕清跟前,打趣道,“你昨天那个妞不错啊,又白又嫩的,就是太瘦了,胸前都没二两肉。”

肖慕清掀了掀眼皮,没什么好表情的扫了他一眼,“你再开她一句玩笑试试。”

莫旭涛一下子被肖慕清给震住了。

俩人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还从未见肖慕清为个女生这么说过话。

他正姗姗然的时候,宫靖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我们慕清啊,现在心上有人了。”

莫旭涛抬脚踢了一下柱子,“特么的,至于么,我以前不是也这么和你们家昱晴说话。”

宫靖挑了挑眉,“那你以后说话可要注意点了。”

肖慕清没理俩人,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朝着社团的桌子走过去。

哪知道刚刚抬脚没走出几步,就隔着人群看到了那个显眼的身影。

怎么穿成这副鬼样子了。

第5章你能不能安静点

戚琦被金灿灿拉着,哪有帅哥往哪奔,恨不得一双眼睛都长在人家身上。

她没劲,甩开了那位花痴的大小姐,自己去看社团的排位。

一个个桌前都门庭若市的,尤其是街舞社和吉他社前面小姑娘最多,毕竟那几个门神都挺帅。

戚琦走了一路,手上被塞了一叠传单,还有几个男生走上前想拉她去桌前。

她觉得没意思,随手将那些叠传单塞进包里,余光瞥到了躲在树下一张孤零零的小桌子。

对比其他社团那热火朝天的模样,这桌显得格外冷清。

桌前坐了个戴眼镜的小男生,也不知道是起来的太早了还是昨晚没睡好,枕着双臂趴在桌子上像是来补觉的。

戚琦拢了拢头发,走上前,看清了上面的招牌。

翻译社。

啧啧啧,果然需要脑子的社团都没人。

她抬起手在男生面前晃了晃,没反应。

还睡得挺香,这么吵都能睡着,睡眠质量可真好。

她啧了咋舌,轻轻地从男生手臂下抽出一张报名表,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从包里翻出一只签字笔,女孩儿把头发挽到耳后,低头,认认真真地开始填报名表。

肖慕清的视线望过去的时候就看到戚琦一双纤细白皙的腿交叠,黑色的连衣裙下摆顺势向上滑了上去,露出一截白皙的腿根。

他动了动喉结,想到刚才莫旭涛那不着边际的话。

确实很是晃眼。

女孩儿手臂纤细,他走过去的时候还能看到她纤长的睫毛在阳光下微微颤着,像是一把小扇子,直直的想往他心上打。

肖慕清站到她身后,替她挡去了大半个太阳。

戚琦没注意到有什么异样,还在专心致志的填报名表。

他闻到了她的洗发水上的柠檬香味,混合着她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就是穿得太少了。

就算是夏天,这背露的也太多了。

虽然头发长盖去了一半,但是一站到她身后,就能看到她若隐若现的蝴蝶谷和白皙的肩膀。

耳廓上有一颗小小的红痣,和肤色一对比,很是漂亮。

戚琦正专心致志填表的时候,倒在桌上的那个男生突然醒了,抬起头隔着眼镜睁了睁眼睛,喊了声,“慕清哥。”

???

怎么叫她哥了。

她这么像女装大佬?

不对,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正发愣的时候,头顶传来一声轻轻的“嗯”。

戚琦转过身,仰起头,这才看到身后站了一个男生。

仔仔细细地辨认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是昨天在体育馆说她额头肿了的7号。

慕清?

戚琦一愣。

昨天送药的那个,好像是叫肖慕清………

不会这么巧吧。

眼镜男回过神,这才看到他面前坐了个扭着脖子,以一种怪异的姿势看向身后人的,大美女。

他清了清嗓子,温声提醒道,“学妹,你要入社吗?”

戚琦这才回过神,感觉脖子都酸了。

她把最后一栏填好,推到眼镜男面前,“嗯,报名表填好了。”

声音微热,还有点甜。

肖慕清仔仔细细竖起耳朵听了听,嗯,这才像是暑假的那个小丫头。

昨天一张冰块脸,确实像是别人欠了她五百万似的。

眼镜男从桌斗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她,“我们社长规定的,这个段子翻译过了才能入社。”

???

不是,这社团都没人来,还有这种诡异规定。

眼睛男见她没反应,以为她是被吓到了,解释道,“还是很公平的,你可以拿回去翻,晚上5点收摊之前送过来就行了,我们社长会批改的。”

戚琦咽了一口口水。

嗯,你们社长还挺厉害。

她没说话,淡淡扫了一眼眼镜男,拿起那张纸看了看。

过了大概三十秒,女孩儿重新低下头,“不用晚上,十分钟就给你。”

!!!

眼镜男一愣,抬头看着肖慕清。

那眼神好像是在说,这事还能这样?

肖慕清勾唇一笑,走到一侧,从桌斗里抽出一件白衬衫,抬手,犹豫了一下,正想往戚琦身上盖。

衣服刚抖开,他的肩就被人猛地拍了下。

“老肖今年准备招几个?”

戚琦没抬头,还沉浸在那个全是生僻词的段落里。

肖慕清侧头,看到了莫旭涛那一张欠扁的脸。

他把衣服重新塞回桌斗,淡淡扫了他一眼。

莫旭涛没察觉出他神色有什么不对,低头,这才看到坐着的人是谁。

“哟呵,这不是我们长腿小姐姐吗,咋跑老肖这儿来了。”

戚琦仍然没抬头。

莫旭涛刚想发火,就被宫靖伸手拦了下来,“没看人家考试呢。”

莫旭涛啧了咋舌,拉过椅子坐在了眼镜男旁边,“我也是真无语,你办个社团,社团就你和小斯两个人,平时一堆小美女为了看你进社团你还要给人家考试,结果考下来没有一个能进的,你把这当成四六级考试了啊。”

肖慕清没说话,倒是一直没开口的戚琦咬着笔帽,冷冷道,“手残,你能不能安静点。”

第6章咬了他一口

空气凝结了三秒。

莫旭涛抬眼,看了宫靖和肖慕清一眼,“她骂我呢?”

肖慕清勾唇一笑,刚想说是,戚琦就补了一句,“不然呢,这里除了你,还有手残吗。”

她说话的时候一直没抬头,右手在纸张上飞快的写着,字迹娟秀小巧,中英文都恰到好处,花体字也不差。

莫旭涛猛地踢了一下桌脚,站起身愤愤道,“你特么骂谁呢。”

戚琦被他踢的膝盖不禁撞上了桌斗。

她抬起头,蹙了蹙眉,眼底划过一丝不悦,“你昨天砸了我一球,没道歉,现在又踢了我一脚。”

莫旭涛感觉喉咙里塞了一颗馒头。

宫靖抬手,把莫旭涛重新压回椅子上,“行了你,跟学妹计较什么。”

戚琦扫了他一眼,又重新低下头继续。

就在肖慕清在心里丈量着怎么开口的时候,戚琦把笔扣在桌上,将那张纸推到莫旭涛面前,淡淡道,“她们进不来,是因为她们蠢,冰心的文学翻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肖慕清盯着女孩儿被热的微红的脸颊,眼底染上了淡淡的笑意。

他拿过那张纸,盯着上面已经被戚琦写完的汉译英和英译汉,面色柔和,心情好到不行。

这丫头不仅人对他的胃口,就连智商都对他。

戚琦站起身,不想继续和这几个人搭腔。

一看就不正经。

肖慕清翻出手机,挡在她身前,开口道,“可以进社了。”

戚琦一愣,定定的看着他。

男孩儿比她高出半个头,挡在她身前,替她挡去了大半个太阳。

刚才那么刺眼的阳光,在这一刻也消失了。

她扫了他一眼,“你是社长?”

肖慕清挑了挑眉,“不像吗?”

戚琦突然觉得有点晕。

所以她刚才在他面前班门弄斧干什么。

她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想快点逃离案发现场。

肖慕清轻声笑了笑,点进微信,把手机递到她面前,“加个微信,以后社团活动要联系你。”

社团就两个人,能有什么活动………

不过她没表现出来,从包里翻出手机,扫了男孩儿的二维码。

总算是告一段落,戚琦抬脚刚刚要走,就感觉身后有两团东西贴在了自己背上,她一个重心不稳,朝面前的男孩儿扑了过去。

肖慕清看到了从戚琦身后飞奔过来的金灿灿,但是没料到力气这么大,能把戚琦压的一个踉跄,朝自己跌了过来。

他下意识的伸手,扶住了女孩儿的腰。

细软的手感传来,惹得他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脚底滑了滑,直接向后栽了过去。

戚琦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就感觉两眼一黑,整个视野飞快颠倒,然后,砸在了一个肉垫上。

好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