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难驯神算女 > 第1章 当初她们故意在水晶球上洒上魔法

第1章 当初她们故意在水晶球上洒上魔法

《难驯神算女》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第一章

在南太平洋群岛中,有一处这世独立的小岛,名唤白月之岛。

岛上所住以豹一族及狐一族沦为居多,以豹的狂猛嗜血自然成为岛上之霸主,而狐一族沦为弄臣。

不知是岛上居民天生色盲还是地理位置特殊,眼中所见之月尽为白色,光芒不逊晨起之曦光,故而以白月之岛称之。

数百年狐一族以伺候豹一族之王为己任,跟着身侧分食豹王所剩残羹,但久而久之渐生不满。

贪婪野心藏在狡猾天性中,他们不屑捡拾他人的廉价施舍,企图占取豹王掠夺的一切,坐享其成的拥有王者的威风。

狐一族的各长老妄想以美色控制豹王,派出狐一族最美的两位媚女狐莉儿与孤朵儿来蛊惑他,以期令狐一族能在白月之岛拥有一席之地。

豹王接受了狐一族的进贡,享受两大美女在床上的销魂时光,不吝啬地将两人带人豹正寝宫,日夜与之缠绵,好不快意。

但就在狐一族得意之际,误以为已将豹王玩弄在股掌之中,一项决定瓦解了这表面上的和平。

今日正是豹王成亲之日,他所娶之女子并不是孤一族的美女,而是豹一族宰相之女豹云儿。

不只狐一族之长老不甘,豹王身侧两位早已深爱他的狐美女更是恨红了双眼,不愿将深爱之人棋手让人。

“王,你得小心狐一族的人,最近他们小动作频繁,我担心他们意图不轨。”

豹王冷酷地掀掀嘴角。“除非他们不叛变,否则尸骨难存。”他根本不将孤一族的人放在眼中。

统治白月之岛不能心软,豹王心知狐一族的狡猾阴险,但因太过自信而失去了警觉性,忘了在床上娇媚可人的女人亦可能成为最心狠之人,毕竟狐性难移。

几百年来,豹一族从无与狐一族通婚之例,并不是狐一族的身分卑微,而是历代豹王挑选人官的狐美女从未受孕,不管用了什么方法都不成。

豹王从未刻意避孕,肆意地在狐女身上发泄,但就是无法受孕,因此为了繁衍后代,他们只娶豹一族女子,而将狐之女子当成泄欲用的宠物,随其兴致任意使用或抛弃。

现任豹王沿袭先人惯例,先将欲望发泄在自甘投怀送抱的狐女身上,等到适当时机再迎娶得以传宗接代的豹妻,这是豹王的使命。

“王,该举行典礼了。”

在随从的提醒下,豹王走向高架在神庙前的圣台,等候即将成为他子嗣母亲的豹云儿。

美丽而温雅的豹云儿含羞带怯地随宫女走到圣台,娇赧的桃颊低垂着,将手递给她终身依靠的男人手中。

典礼进行着,正在宣誓高潮时,豹王突然头疼欲裂,狂吼声响彻云霄,穿透观擅摹众的耳膜,继而消失在圣台上,留下尚未成为王妃的豹云儿仓皇无依。

这项异象不仅豹一族惊愕,连躲在住后的两大孤美女也吓得目瞪口呆,不知到底哪里出了错。

原来狐莉儿和狐朵儿暗中收买族中巫师,要求巫师为她们作法留住爱人的心,殊不知被长老知情,故而以更高价利诱巫师除去豹王。

但巫师在作法时,地面发生稍微震动,因此他在抖动中错念了一句咒语,从此豹王消失在白月之岛。

※※※

有谁看过在自家客厅走路还要蹑手蹑足,活像小偷般潜行,生怕被某人……哦!是某对没有人性的情侣逮住。

此等人权败落到比钞票还薄之际,不懂得居安思危的道理不足以存活在人之世界,因此裹着紫妙的神秘女子眼睛比探照灯还亮。

身侧的黑猫突然发出两声喵喵音,似在嘲笑她的紧张,辜负恶人之名。

“小声点,喵喵,不要惊扰那两位‘忘恩负义’之徒。”食指轻放在涂满紫墨色彩的唇上,神秘女子以谨慎态度四下扫瞄。

真是活见鬼了,好心救人一命反遭“追杀”,早知道就别去管人家的“家务事”,徒惹一身腥。

小心地跨过地上成排的巴西黑巨腹蛇,楼梯转角处有道白影飘过,神秘女子唐弥弥先是一惊,继而忧胸轻吁,笑着和错身而过的“房东太太”一颔首。

可亲的房东太太虽早已离开人世多年,但不时回来探望结发多年的丈夫,她和那几个房客见惯不怪,反而当她是一家人般亲切问候。

谁说死人可怖,法人更加令人心寒。

瞧她落得像贼一般回家,就是被“人”所通。

“喵!喵!喵!”

体型大如小豹的黑猫,诡魅的眼中闪着绿光,似在提醒有些“白目”的主人,她才是恶人公寓中的正牌住户,何需畏惧一个外来客。

猫胆都如此大无畏,何况是人呢!

“喵喵,好死不如赖活着,与胆大胆小无关,我是怕你找不到像我这么好的主人疼你。”

疼我?明知道我最讨厌鱿鱼罐头还照三餐喂我。黑猫睁着一双绿得发邪的猫眼投诉主人的劣行。

这个可怜……可爱的女主人小声地拍拍它的头。

“我好穷哦!每天只能吃鲍鱼、鱼翅和法国大餐。”

唐弥弥垂泪欲滴想博取同情,以为猫不懂人类的食物,黑猫十分不齿主人的轻抚而甩头。

“哎呀!你别要性子嘛!大不了下回我带瓶龙舌酒给你尝尝好了。”比主人还嚣张的臭猫,她恨不得踢两下泄愤。

黑猫不是寻常家猫,它自认是一只血统纯正的贵族猫,老是骄傲地抬高下巴斜眼睨人,喜欢享用和人一样的高级料理,不屑当一只吃猫饲料的普通猫,也就是平民猫。

而且它很“崇洋”,什么高粱、花雕、女儿红它从不着在眼里,偏爱色彩鲜艳的龙舌酒、蓝姆酒以及珍藏十来年以上的葡萄美酒,其他……哼!它扭头就走,连舔一下都嫌失了身分。

有此爱猫,这个主人……活该。

正当她庆幸决抵房门,一颗吊着的心才放下,悄然地踏入自己的房间时,一只鬼魅的手从背后搭上她的肩,她吓得想尖叫却被另一只快手给捂住。

“弥弥,你当真以为有人敢在恶人公寓谋杀你吗?”亏她还是这条罪恶之街的四大恶人之一。

听到冷静沉稳的尔雅嗓音。她真的是大大放心。

“天亚,你没加班呀!”她简直感动到想哭,有风天亚当靠山,她什么都不怕。

这些天因为天亚不是陪新任总裁出差,就是加班加到天昏地暗,所以她才饱受那对恶质情侣骚扰,扬言要砸烂她赖以维生的水晶球。

天晓得他们结不成婚干她屁事,是斐冷鹰无能说服不了爱人下嫁,又不是她从中作梗……呃!不过是动了一点小手脚罢了,谁叫他们爱情不坚。

她将自己的恶行完全推卸,归罪于两人信任度不够。

“天亚,我好命苦哦!”她反身抱着风天亚的肩膀诉苦。“咱们家那个养虫的恶女一天到晚想在我身上试蛊,还有她那个不肖的’情夫’,老是威胁要炖魔女汤,我的生命宛如风中烛。”

很好的演技。

风天亚略微拉开两人的距离,双手抱胸地说这;“你怎么还没死?”

“没良心的女人。”她早该明了恶人公寓中没供菩萨。“安慰安慰我受创的心灵不为难吧!”

“受创?”她好笑地摇摇头。“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就不足情。”

瞧她说得如外星人入侵地球,谁敢拿一身邪法恶形的女入下手,万一被施了魔法,哭都来不及。

知之者如白紫若,不可能拿命来玩。

“喂!女人,你想撇清呀!”唐弥弥不服气地卸下“工作服”。“你可是轧了一角哦!”

是的,她也是“孽”辈。风天亚好脾气地看着唐弥弥脱下紫色纱袍,拿起卸妆乳液涂抹,把一脸紫紫青青的邪就颜料洗净,还回清丽淡雅的面目。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是吗?”水晶球可不是我的。”她是聪明恶人,懂得推别人上断头台受死。

她不否认这次“玩”得很痛快又不用付代价,一次让两位“家人”活在春天的冰湖上,时时刻刻担心脚下的薄冰禁不起重量而碎裂。

当初她们故意在水晶球上洒上魔法,让白紫若看到完全相反的未来,所以抵死拒绝斐冷鹰的求婚。

而这位黑帮大哥求婚不成,当然把气出在罪魁祸首上,因为娶不到老婆嘛!

杀人不过头点地,磨死人才是真正符合恶人规章。

唐弥弥听风天亚状似清闲的语气,蓦然顿悟。“你好样,连我也设计,不愧是恶人典范。”

“你言重了,这幢公寓大沉闷,总得找些消这自我娱乐。”人总要活得快乐点才不辜负上帝造人的辛劳。

“是呀!我比较愚味嘛!”她抱起黑猫,把不悦表现在脸上。

生气倒嫌浪费,她曾在天亚身上试过魔法,可惜意志力太坚强的人没搞头,轻易就被瓦解,害她乱没面子。

不过四人之中,中妮的脾气最冲,很容易受魔法摆布,可当她得知被摆道,那怒火也不能小觑。

在恶人公寓中住了四位令人生畏的女人,养蛇的蓝中妮是花店老板,人美却呛得要命,但以人血喂食蛊虫的白紫若也不好惹。

除了老是阴森诡想的唐弥弥令人退避三舍,看似温和平淡的风天亚才是拥有恶魔心肠的撒旦王,所以最教人畏惧。

早已习惯这些人习性的房东大人方奇,可谓老好巨猾,凉凉地看一干“好”邻居,吓得不敢上门来“敦亲睦邻”——收保护费。

恶人公寓是这条罪恶之街惟一清流,可没挂牌做些见不得光的丑事。

“天亚,你三更半夜不睡觉堵我,不是想聊东西家的闲话吧?”她刚从猫女会客居回来,正因得很。

还是同类识趣。风天亚掏出一串钥匙。“给你逃难用。”

“逃难?”唐弥弥不解地接过颇为沉重的一串钥匙。

“不用怀疑,我绝对是善意。”她怕真出人命,以后少了个人玩。

哈!哈!善意?唐弥弥打心眼不信任。“说吧!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骗人者人恒骗之,她太了解个中秘辛。

“唉!我是听说斐老大打算去占星馆找你‘算命’,身为室友的我懒得去棺材店订口好棺,所以……你也知道中妮和紫若不会为你办……后事。”

她还加重“算命”两字,谁叫弥弥要断人姻缘,斐冷鹰理所当然找水晶球的主人算帐,虽然他也在场却看不见水晶球上的影像。

“这……”什么朋友嘛!“好歹我是公寓的主人之一,没理由受外来客迫害。”

风天亚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命是你的,我可做不了主。”说完,作势要离去。

她不太甘心地伸手拉住。“好吧!被设计也认了。”她不是怕恶势力,而是怕麻烦上身。

转过身,风天亚一一数着大小不一的钥匙。“这是跑车钥匙、大门钥匙、正门钥匙,房间……”然后她非常正经地打开衣柜,取出已打包好的行李。

唐弥弥瞪大眼,简直佩服到五体投地。“请问,我要到太空避难吗?”

这……这算是有预谋的逃家吧!

她几时落魄到要半夜潜逃,实在教人气闷到想去地狱杀人。

“我在垦丁有幢小木屋,我想你需要去休个假,休息才能走更长远的路,你说是吧!”

其实后弥弥并不是畏惧斐冷鹰的黑道势力,大家闹着玩当不了真,她是怕被他缠着要改变水晶球中的命运,但她能把好友的幸福改成悲剧吗?

答案是——不能。

所以她必须像个“孤儿”一样,暂时离开她好不容易找到的恶地,听从没道义的女人怂恿暂避风头。

“垦丁?好远哦!”一想到要由台北开车到屏东,她的头顶上布满乌鸦。

“会远吗?我以前由北开车到南只需两个小时。”

她觉得很快呀!

唐你弥斜瞪了风天亚一眼。“不要拿我和你这个飙车怪女比,本人十分爱惜生命。”

她曾“不幸”地坐过一次天亚的车,自从体会过那种坐太空梭的“快”感,她发誓绝不再坐会令人丧命的“快”车,还不停和来往车辆抢快。

毕竟生命是很可贵的,绝不能让父母后海生下她。

“随你,反正你善使魔法。”风天亚的意思是叫猫开车,她那只黑猫的智慧可不比人类低。

“疯子。”

就这样,苦命又绝对无辜的唐弥弥背着行李怀抱黑猫,在夜深人静之刻,做了一件相当可耻的壮举。

离、家、出、走。

※※※

“我好像看到咪咪开着车出去。”打着哈欠,白紫若精神不太集中地抓抓背。

“你眼花了,那是红狐狸。”风天亚很光明正大的说谎。

“噢!是吗?明明是咪咪,我看到那只大猫贴在窗户的邪眸。”应该还没睡糊涂才是。

白紫若老爱叫唐弥弥为咪咪,因为音相似的关系,而红狐狸是迷恋风天亚的帅性男子——立扈·洪,反之洪扈立,与红狐狸十分相近。

“你看错了,那是玩具猫。”她绝对不承认是“共犯”,以免惹祸上身。

规章云:死不认错乃为最高守则。

现在的玩具已进化到如此,白紫若仍感到狐疑,“我怎么觉得那只‘玩具猫’在嘲笑我?”和咪咪那只高傲的黑猫如出一辙。

她也许睡得迷糊,但她可以以她最宠爱的金蚕蛊立誓,开车的绝对是女人而不是人高马大的臭狐狸。

而且她肯定在半醒半睡间,有听见几句轻蔑的猫叫声,除了咪咪那只傲气猫,她还其没瞧过谁家的猫儿比人狂。

风天亚若无其事地拍拍她的背。“人都会作些奇奇怪怪的梦,你被那只猫压迫太久才会出现错觉。”

“嗅!是这样吗?”白紫若望着失去光芒的车屁股猛眯眼。“你确定没蒙我?”

为了逮住那个女人,冷鹰是想尽了办法,可惜人家有水晶球护体,早把他的一举一动掌握得分秒不差。

唐弥弥就是厌倦躲猫猫的游戏,所以才会顺从风天亚建议,漏夜跷头去,让他失去一个出气的发泄体。

至于白紫若本来就没打算太早结婚,刚好可以拿唐弥弥当挡箭牌,她认为没理由四人之间她先嫁吧!

非吾之不愿嫁之,实因无奈。

斐冷鹰就是败在这句话中,因此失志要扭转“恶势”,就算把占星馆给拆了,他也要找出唐弥你那小魔女,化解准爱妻的“无奈”而甘心下嫁。

有恒心,人定胜天嘛!虽然方法合了些。

“我何必蒙你呢!蒙你不如蒙你家那只冷冰冰的鹰。”有勇气的男人。

“说得也是。”她打了个大哈大不疑有他。

“两位好闲情逸性,半夜在楼梯口聊天。”冷得如三月霜的切齿声由上传下来。

一张阴沉得发黑的俊脸出现在灯光下,两个女人相视一眼,忘了自古有“隔墙有耳”这句名言,不小心把冰山引爆,让碎冰湿了足踝。

“冷鹰,你怎么起床了?”白紫若打着哈哈,企图把他的情绪缓和一下。

他冷眼一剩。“我不是说不许你在我起床前离床,谁允许你私自下床?”

“呃!我……我口渴。”才怪,她是听见猫声才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