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其实我是个炼丹师 > 第2章 谁说我要自己用啊!

第2章 谁说我要自己用啊!

“老板真会说!”

老人哈哈一笑,旋即摇头道:“但问题是,你这药是真的假的,到底有没有用!”

杨青一看,见这老人真的是有需要。

他想了想后,掐了烟道:“这样吧,这药的效果我是知道的。贴上去用不了几分钟您就能感觉到效果好转,不到十分钟就能感觉到痛感全无。半个小时左右,绝对能够根治!”

为了卖药,杨青索性拼了。他拿起一瓶药,递给老人道:“这样,您就坐在这里,现场用药,我就在这儿坐着。要是一会儿没用,钱,我一分钱不少退给您。要是治好了,我也不跟您多要钱。您在有机会的情况下,帮我推荐推荐,怎么样?”

因为这里动静太大,不知不觉吸引了很多人驻足看热闹。

围观的人群,笑呵呵的看着杨青口水乱飞的推荐,眼里满是对老人的同情。

得,又一个老人上当了。

不过,NG市场有NG市场的潜规则。

那就是只要买卖双方愿意,就和他人没关系,你要是旁边出声提醒,那就是坏了规矩。毕竟,这里是古玩市场,市场上最多的就是卖古董的。只要是古董玩家,就得有打眼的心理准备。

见杨青一脸认真,老人握着瓷瓶犹豫了很久,最后,他看了看杨青,又看了看周围的人群。

这时周围的人群,也有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在起哄。

“试试呗,反正没效果就退钱啊!”

“就是啊!”

还有同行的客户,三三两两低声交谈。

“真的假的?”

“肯定是假的呗!”

“这地方,哪有真货!”

旁边有看热闹的老板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他转过头没好脸色的瞪了那几个人一眼。

那几人见状,连忙噤声。

老人犹豫了一番后,看着杨青问道:“在哪儿试?”

杨青闻言,顿时心里一喜。

他连忙对隔壁已经回来的收老酒的老板说道:“刘皇叔!”

正在看热闹的刘黄,连忙道:“来这儿!”

刘黄财大期初,不像杨青那么简陋。他的摊位不仅有货架,而且还有一顶很大的帐篷。因为又是初冬,他里面还弄了个小火炉在煮茶。

杨青连忙招呼着老人钻进了刘皇叔的帐篷里。

随后,老人掏出了手机,扫了杨青的收款二维码,临了输入密码的时候,又和杨青确认是否真的能退款。

杨青拍着胸脯保证道:“大叔,我在这儿摆摊也好几年了。再说,这么多人看着呢,我还能耍赖不成。”

临了,杨青微微一笑,看着这位气质截然不同的老人,笑着道:“而且,我觉得您应该不怕我耍赖吧!”

老人微微一笑,不再迟疑,爽快的输入密码付了款。

“怎么用?”

老人问道。

“您坐下!把裤子撩起来,露出膝盖!”

杨青指着那张藤椅,对老人说道。

老人依言坐下,撸起裤管,露出了肿胀的膝关节。

杨青想了想,又和刘皇叔弄了点酒,用湿巾给老人擦了擦膝盖。

最后,他将小瓷瓶木塞拔开。

将里面粘稠的药膏,倒在了早已裁剪好的麻纸上。

小心翼翼的吹了吹后,他顺势一贴,贴在了老人的膝关节上。

“好了,您放下裤子,小心点!”

杨青站起来,直了直腰,点了一支烟道。

周围围观的人群,看到就这么简单,不禁错愕。

“这就好了?”

“真的假的啊?”

“骗人的吧!”

“你信不信,肯定得给人退钱!”

“退什么退,你觉得可能啊。那老板一看就是个骗子,还留着个光头,说不定才从监狱里放出来呢!”

“一会儿就知道了!”

“嘿嘿,有热闹看了!”

杨青对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充耳不闻。

这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少这种人。见不得别人好,损人不利己,不修口德,满嘴喷粪,大放厥词。

他关心的是此时药膏的效果。

果然,刚贴上没多久,老人眉头一挑,随后松开,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老人惊讶的看了杨青一眼,没有多说。

一支烟没抽完。

老人已经感觉到,平日里酸痛无比的膝盖,此时真的已经没有任何痛感了。那贴着药膏的地方,散发着温热的感觉。

而在这种温热感觉的浸透下,他不仅感觉到膝盖越来越灵活,更让他震惊的是,全身上下都暖洋洋的。

“怎么样?”

杨青笑着问道。

看到老者脸上微小的表情,杨青心里已经笃定了。

老人微微一笑,对杨青竖起了大拇指。

这时,围观的人已经很少了。

剩下的几个人看到老者露出微笑,还对杨青竖起大拇指,不仅错愕的面面相觑。

“难道真的有效?”

“假的吧?”

“卧槽!”

“你们可真是搞笑,你们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职业,叫做托儿!”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

而当事的两人,却了然于心。

而且,随着时间加深,老人脸上的惊讶之色越来越明显,他嘴角的笑意也掩藏不住露了出来。

因为,他不仅感觉到右腿膝盖的胀痛彻底消失,变得灵活。更让他惊喜的是,一直以来,麻木的左腿,那种麻木感也消失了。

片刻后,杨青掐了烟。

“差不多了,来看看!”

杨青蹲下身,对老人说道。

见老人点头后,杨青慢慢的撸起了老人的裤管。

当露出膝盖的位置后,杨青抬起头,对着老人露出了真诚的微笑。

“很棒!”

杨青说道。

老人看了一眼膝盖,又抬起腿活动了一下:“很好!”

说完,他直接有力的站了起来。

“谢谢!”

老人伸出了手,看着杨青。

杨青笑着伸出手,握住了老人温热而有力的手掌。

老人用左手拍了拍杨青的手背,再次说道:“小伙子,谢谢了!”

他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

杨青心里也很开心,不仅仅是开单挣钱了,更深的原因,是他此时感受到了老人内心的欢喜,于是他的心情也变得明媚起来。

随后,杨青又叮嘱道:“看了一眼,还有些膏药没有吸收完先不用斯,等里边的膏药吸收完了,不用斯就掉下来了!”

老人从兜里掏出了一包扁盒中华,递给了杨青一支。

杨青连忙接过,看了一眼香烟,掏出打火机给老人点着了。

老人抽了一支烟,转过头瞥了一眼四周围观的那几个人。

“好像这个广告效果不太好啊!”

老人笑着调侃道。

“哎,估计是把您当托儿了!”杨青看了那几个人一眼,笑着回答到:“不过,我也不怕,反正效果摆在这儿,不愁卖!”

“说的有道理!”

老人叼着烟,再次掏出手机,对杨青道:“把那剩下的都打包一下,我全买了!”。

“必须有道啊?”

杨青愣了一下,被烟呛得咳嗽不已。他错愕的看着老人道:“全买?”

见老人认真点头。

杨青不敢相信的看着老人,再次确认后。他皱眉提醒道:“可是您的风湿已经好了啊,而且这药我知道,一贴足以。用多了,就浪费了!”

“谁说我要自己用啊!”

老人神秘兮兮一笑。

杨青看着老人,恍然大悟。

第三章效果惊人

日头西斜。

火红的晚霞,洒满了龙城。

滨河大桥上,杨青将车停在路边,趴在栏杆上,静静的享受着晚风的吹拂。

微风吹过,河面上波光粼粼。

这个时候是滨河公园最热闹的时候,穿着运动装,勾勒出窈窕身材的美女在滨河公园里跑步,老人们在打太极,老太太们举着花伞练习民族舞。还有孩童在家长的陪伴下放风筝。

杨青就这么趴在围栏上,静静的看着这龙城的傍晚,享受着难得的静谧时光。

心情平静下来,体内的那团灰黑色的火焰,似乎也变得格外平静。

它静静的燃烧着,并且随着杨青的每一次呼吸,在悄然改变着。

似乎比昨天黑了一点!

杨青精心凝神,内视了片刻,发现那团灰黑色的火焰,似乎正悄然朝着墨黑色转变。

而且,好像给人感觉更加深邃了。

火焰的转变带来的好处显然易见,杨青明显感觉到炼气的速度加快了不少,而且炼化出来的真气也变得格外纯粹。

外在表现更加明显,视力提升了一些,站在桥上,杨青就可以看到跑出去很远的那身材窈窕的姑娘扭动的翘臀和甩来甩去的马尾。身体的力量和灵活程度也在发生着改变。而感受最深的,是他对周围一切的感知程度,似乎变得更加敏锐清晰。

内视了一番,发现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杨青满意一笑,收回了神识。

伸了个懒腰,点燃了一支烟。

杨青就这么趴在栏杆上,看着波光淋漓的河面,享受着微凉的晚风吹拂,心里满是安宁和平静。

想到卡里的三万多块收入,杨青就觉得美滋滋的。

依照这个速度下去,买房买车不再遥远了啊!

华灯初上的时候,杨青回到了城中村。

进了出租小院,将车子停好,将背包送回家里。

杨青洗了个脸,就出门去了。

夜晚的城中村,永远是最真实热闹的,这里有烤串,烧烤,街边小店,推车卖鸡蛋灌饼的,也有路边架着衣架买衣服的。

空气中弥漫着孜然和香料的味道,充斥着叫卖声和音乐声

这就是人间烟火,也是让杨青最痴迷的东西。

杨青走了一圈,进了街边一家面馆。

这是杨青经常来的饭馆。

原因很简单,除了老板的手艺还不错以外,主要是他家有电视机!

此时的店内,人还是很多的。

杨青找了个靠里的位置坐了下来。

然后接过老板递过来的菜单,看了一圈后,点了一小份五香花生米,一盘炒羊杂,一小碗面。最后,又买了一瓶牛二。

没多时,酒菜送了上来。

杨青倒了一杯酒,吃着花生米,喝着烈性白酒。

甘冽的酒水下肚,腹内一片火热。

杨青端着酒杯,一边喝着一边看着电视。

老式的大头电视机,摆在门头上方。

画面里播放着一档明星综艺节目,里边的几个美女明星正在海外某个国家旅行,嘻嘻哈哈笑声中,莺莺燕燕,让人赏心悦目。

邻桌的几个桌子上,有一对儿情侣边吃边说着悄悄话,有下班回来的年轻人一个人吃着一碗面,一边吃一边看手机,也有人刚进店,坐在那里一边打游戏,一边等着上菜。

杨青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独自一人身处闹市,看着热闹,就感觉真的很热闹。

龙城桃花岭区,福安小区某个单元房间内。

屋子里,光线明亮。

林长剑穿着一双拖鞋,显摆似的在客厅走来走去。

偶尔还扭个秧歌,做个金鸡独立。

全无平时痛的一瘸一拐的样子。

沙发上,穿着一身青色旗袍的妻子王佳英又担心又喜悦的看着老头子耍宝,乐得合不拢嘴。。

“你小心点!”

王佳英嗔怪着说道。

“没事!”

林长剑蹦蹦跳跳了一会儿后,直接走到沙发前,对妻子伸出了手。

王佳英连忙摆手:“我还要织毛衣呢!”

“来吧!”

林长剑不容分说的拉起了妻子。

然后让智能电视播放了一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如水流般轻缓的音乐声中,林长剑揽着妻子的腰肢,跳起了这支二人初次相识时,跳的第一支舞。

看着怀中妻子年华老去,满头花白,却依然难掩当年那美丽的容颜。

林长剑满心欢喜的同时,也是满怀歉疚和感慨。

他用力的将妻子揽入怀中,一边随着音乐缓缓起舞,一边轻声说道:“这些年苦了你了!”

妻子脸一红,轻声啐道:“老夫老妻了,说这些做什么!”

“不一样啊!”

林长剑低着头,看着怀中眉眼一如当年那般美丽的妻子,轻声说道:“佳莹,你还是当年那么漂亮,可是我却老了!”

“你是非要让我哭是吧!”

王佳英瞪了林长剑一眼,然后依偎在了林长剑的怀中,轻声说道:“我也老了,老夫老妻,你都老了,我也老了!”

林长剑抱着妻子,心里是满满的幸福。他轻声说道:“这些年,你光顾着照顾我了,哪儿也没去过。现在好了,从今往后,我要带你去游遍世界各地,好好补偿一下我们年轻时的遗憾!”

“真的?”

妻子露出了小女孩儿一般憧憬的目光,轻声问道。

“当然,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林长剑帮帮拍着胸脯,然后轻轻的将妻子揽入怀中,紧紧抱住。一边随着音乐起舞,一边说道:“明天我准备准备,后天咱们就走!”

“我要去莫斯科!”

妻子欣喜的看了一眼丈夫,然后脸颊贴在丈夫的胸口道。

音乐在屋内流淌着,夫妻二人静静的随着音乐起舞。听着歌声,他们二人不由的回忆起了五十年代时,二人第一次认识的那一刻。

当时,也是这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个时候,她一身军装,留着两只麻花辫,俏丽的如同寒冰红梅一般,围坐在篝火边,拍着手,看着那个穿着军装,个子高高,怀抱着手风琴的他。

“日子过得真快!”

王佳英心中感慨万千,轻声说道。

“是啊,一转眼,咱们都老了,晚秋都快三十了!”林长剑叹息一声:“在不出去看一看,以后就没机会了!”

“嗯!”

王佳英此时心里也起了波澜,心潮澎湃的说道。

“对了,我给晚秋打个电话!”

王佳英突然想到一事,连忙走到茶几前,拿起了手机:“还有,我们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对对!”

林长剑连忙点头道:“丫头前天还给我找医生呢!赶快告诉他!”

夜,龙城,倾城美容会所。

林婉秋靠在椅子上,端着一杯卡布奇诺,一边舒缓着一天的疲惫,一边看着外面的霓虹闪烁,车水马龙。

她的长发挽起,露出天鹅脖子般细腻白皙的脖颈,她睫毛长长,眸若秋水,肤若凝脂,微微翘起的嘴唇,给人一种俏皮又性感的样子。

“晚秋,你当初为什么不去娱乐圈发展啊!”

坐在她对面,一个酷似杨幂的美女,仔细的端详着林婉秋那绝美的容貌,还有那无可挑剔的身材,不禁啧啧称赞。

“你瞧瞧,这对大白兔!哇塞,软软的,好夸张啊!”

酷似杨幂的美女,突然伸手抓了一下林婉秋的胸部,然后夸张的大叫道。

“死猪,滚开!”

林婉秋红着脸,一把打开了伸过来的咸猪手,红着脸骂道。

眼前这大美女叫刘菲菲,嗯,不大不小一明星,。家庭背景很不凡,不然的话也不至于混了多年娱乐圈,依然单身狗一个。

当初二人是大学同学,又是舍友。

二人关系非同寻常。

只不过毕业后,林婉秋一心想着做医生,后来医生没做成,索性就做了医疗美容这行。而刘菲菲则一心想着往娱乐圈发展。还没毕业,就开始参加各种选秀节目。

如今七八年过去了,刘菲菲已经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小明星了。

人前,刘菲菲保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