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其实我是个炼丹师 > 第1章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第1章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其实我是个炼丹师》

作者:蛋糕好好吃

内容简介:

杨青在龙城的古玩市场摆了一个小摊,一次偶然的淘宝,杨青得到了炼丹术的传承,并且唤醒了体内的混沌之火。

于是,金灿灿的大道,就此铺开在他面前。

……

第一章住在出租屋里的炼丹师

龙城市,大王城中村。

一间出租屋里。

杨青从入定中醒来,发现窗户已经明亮起来。

桌子上,摆放着九个小瓷瓶。

瓷瓶的口用木塞封着,但依然有芬芳的药香在屋子里萦绕。

杨青看了一眼这些瓶子,心里升起了满满的憧憬希望。

这九个小瓷瓶里,装着的不仅是他经过十几次失败,终于炼制出来的风湿膏。同时,还装着他的致富梦。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将体内纯净的元气压到丹田中。随后,他起身走到窗户前,哗啦一声,拉开了窗帘。

天色蒙蒙亮,东方翻出鱼肚白。

夜幕还未完全褪去,但上班一族们,已经开始忙碌着出行了。

杨青打开窗户。

顿时一股寒冷的气息,迎面扑来,让他的神志为之一清。

他伸手从兜里掏出了白皮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点燃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让浓烈的烤烟味道,进入肺腑中,然后深吸一口气后,缓缓呼出。

他望着出租楼下,那狭窄而脏乱的街道上,上班族的男女们,此时已经骑着电动车纷纷出动了。

而街道口,卖早点的王叔也早早的开业了。

抽完烟,洗漱好后。

杨青转身走到桌子前。

将昨夜炼制好的十几瓶药膏,装进背包。随后,他又将丹炉,放入了抽屉里,上了锁。

做完这一切。

他才拿起钥匙,关上了家门。

锁门的时候,正好听到背后有开门的声音。

杨青回头望去。

只见一个肌肤白皙,穿着牛仔裤,黑色长筒靴,白色夹克,长发披肩,身高足有一米七,身材高挑而性感的美女,背着包包从里屋出来,正在锁门。

美女锁好门后,转过头看到了杨青。

她不失礼貌的微微一笑,然后快步朝着楼道尽头的楼梯口走去。

杨青笑了笑后,锁好门,装好钥匙。点了一支烟,朝着楼梯口而去。

像杨青现在住的出租屋,是大王村的村民们自己盖的三层小楼中的一间。村民们将小楼改造成了类似于以前事业单位的单人宿舍。每个房间只有不到二十平方。里面可以摆下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套桌椅,还有阳台口的洗面池。

像这样的出租楼,在大王村里随处可见。虽然村民们私自盖的小楼,不被政府所承认,但就是这样一栋栋的出租楼,一间间狭窄的屋子,却给了无数从外地来到龙城打工族们,遮风挡雨,疲惫休息的居所。

杨青也是外地来到打龙城的龙漂。

他十年前来到龙城,先后干过很多活儿。物流,快递,外卖,卖房子。后来,偶然的一次机会,他开始涉足倒腾药品行业。

虽然干这行,也挣不了多少钱。但也就是这一次偶然,给他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周前的周六,南宫玩市场开市。

杨青和往常一样,大清早的赶到NG市场,开始摆摊卖货。

杨青的摊不大,也就是两平米。不过,里面的东西却品类齐全。

最多的却是各种壮阳类的东西。

有人参,鹿茸,枸杞,印度神油,还有各种动物风干的家伙,类似于牛马驴狗,样样齐全。

和以往一样,生意依然不温不火,不过杨青也知道,反正是赔不了,而且还有得赚。

那天临近散场的时候,杨青见市场里已经没什么人。

于是乎,他索性也去逛市场了。

那时候,日头已经西斜,晚霞洒满了整个市场。

客户们纷纷离去,很多摊主们,都已经开始收摊了,只留下遍地的垃圾。韩风吹过来,垃圾袋和碎纸片到处乱飞。

杨青叼着烟,逛了一圈。就在他准备回去收摊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正在收摊的同行的摊位上,有一个青绿色的炉子。

上面还有各种铭,不过,这炉子锈迹斑斑,似乎都锈死了。

杨青连忙走了过去。

“哎,哥们!”

杨青打了个招呼后,掏出烟递给了他一支。

那老板接过烟点上后,笑问道:“这市场都快关了,你还不收摊?”

“马上就收!”

杨青笑着说道。

随后,他瞥了一眼老板收了一半的摊位,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青绿色的炉子。

“我去,你还收火锅了?”

杨青蹲下来,笑着指着那个酷似北方吃的铜火锅的炉子,笑着说道。

话虽如此说,但杨青从丹炉上极其罕见的铭,心里已经笃定,那绝对是一件好货。

这么说的目的,是杨青知道老板不识货,不然的话也不会和一堆破铜烂铁用一块布包裹起来了。

此外,更是希望能够用白菜价买下来。

老板闻言,尴尬一笑。蹲下身来,和杨青并排。他扬了扬下巴,指着那炉子道:“反正也是十块钱的东西!”

他没好意思说,当初收的时候,他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原本以为自己捡到漏了,但没想到找了很多人看过,都说这是个民国时候的铜火锅。而且因为保存的不好,品相很糟糕。

他又不想以破铜烂铁的价格处理,所以每次出来摆摊,都把它带上了。

杨青拿起了这个小炉子,翻看了一番后,对摊主道:“前两天,我一开饭馆的朋友,让我帮他找几个老铜锅。对了,你这就这一个?”

杨青端着铜炉,好奇的问道。

老板闻言,被烟呛得咳嗽练练,他笑骂道:“这不废话,老子又不是开餐具批发的。要那么多干什么。”

杨青翻来翻去的看了看后,对老板道:“得,也行吧。你回家看看,看看还有没有了。”

“怎么卖?”

杨青问道。

“得,你想要的话,就拿走吧。也别说钱了。这玩意存世太多,品项又不行。也不值钱!”老板挥了挥手,豪气的说道。

“那哪儿成!”

杨青从兜里掏出了一瓶印度神油,给了老板。

一行有一行的规矩。

NG市场上也有自己的规矩,那就是不论相处的多熟,绝对不能白手拿同行的东西。要么给钱,要么以物换物。

之后,收摊回到家。

杨青迫不及待的拿出了这个铜炉。

擦洗一番后,炉子表面的青绿色被擦去,露出了里面漆黑如墨的颜色。

材质更是杨青见所未见的。

废铜废铁亦非钢,更像是某种木头,但又不像。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杨青终于将炉子打开了。

但就在炉盖开启的那一刻。

一团灰黑色的雾气,突然泄露而出,直接钻入了杨青的口鼻之中。

杨青猝不及防,直接中招。

梦中发生的事情,玄妙而不可对人言。

醒来后,杨青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除了全身污垢被清除出来后,他的体内多了一团灰黑色的火焰,又或许是这团黑灰色的火焰,一直就在他的身体里,直到现在才被他发现唤醒。

然后,他的脑海中多了很多关于炼药炼丹的东西。炼药是炼丹前必须经过的考验,同时也可以视作是炼丹前的实习训练。

而想要真正开启炼丹,他除了首先要熟悉各类药材,已经天才地宝的能效特点以外,更重要的是那团灰黑色的火焰,必须可以成长可以支撑施展炼魂术的地步。

这种事情毕竟太过天方夜谭。

在整理了一番脑海里的这些东西后,杨青先是愣了好一阵。

然后,他摇头嗤笑自己太会意淫。

怎么可能?

这叫什么,玄幻,修真,奇遇,还是异能。

但内心里的冲动让他难以自禁。

沉默了一会儿后,杨青心想反正家里也没有人。

也不怕被人笑话,更不用担心被人当成是神经病。

试一下总没问题吧。

他深吸一口气,心念一动,伸出了手掌。

一团灰黑色的火焰,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中,平静而幽深,肃穆而恐怖。

那一刻,杨青眼中满是痴迷,盯着那团火焰。

他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几天后,杨青终于从奇遇中平静了下来。

随后,他就开始尝试炼药。

失败了十几次后,在快要花光所有积蓄的时候,在昨夜,杨青终于成功了。

第一批,九瓶风湿膏,成功了!

下了楼。

出租楼的小院里,早起的房东大叔正蹲在水龙头边洗菜,很多上班族们,推着电动车,往门外而去。

小院里,住了至少不下二十多个打工族。

有西装革履的房地产经纪人,有一身工衣的水电工,还有打扮得体的职场女郎。

杨青找见了自己的电动车。

拔掉充电线后,推车出门而去。

骑着车到了巷子口。

杨青将车子锁到路边,坐在了早点摊边。

“王叔,一个老豆腐,两根油条!”

杨青坐下来后,对头发花白,穿着花格围裙,正忙着炸油条的王叔说道。

“好嘞!”

王叔将两根油条从油锅里捞出,放在铁盘里,端了过来。

“今天又去赶会?”

王叔笑着问道。

“是啊,生活呗!”杨青接过老王端过来的老豆腐说道。

“你在那边摆摊收入怎么样?”现在太阳已经升的高高的,上班族们大部分已经都走了,老王难得休息片刻,掏了一只烟递给杨青,扯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也就那样!”

杨青呼噜呼噜的喝着豆腐脑,就着小咸菜:“好的时候一个天能卖几千块,差的时候一个月也就几千块!”

“不错啊!”老王点着了烟,惊讶的赞叹了一番,然后想了想问道:“那边有没有卖快餐的?”

“好像还真没见着,不过有送外卖的!”杨青想了想,还真没见到市场上有卖午餐的。

老王一听来了劲头,认真的问道:“你说,我去卖午餐行不行?”

“必须行啊!”杨青笑着说道:“您要是去卖午餐的话,我第一个买!”

话音已转,杨青又好奇的问道:“王叔,你家里就一个姑娘,又不用买房,现在都上班了。干嘛那么拼命啊!”

“谁嫌钱多啊!”老王笑着说了一句至理名言,然后又说:“再说,还是有用钱的地方的。你婶儿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太好。我想带她去大医院看看。你说,去一趟医院还不得几千块啊?”

杨青皱眉点了点头:“婶儿怎么了?”

“就是身子软,没力气!”王叔说道:“现在还不知道,等去医院检查一下就知道了!”

这时,王叔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嗤笑着道:“我可是发现了,这人啊,有钱没钱看衣服看不出来。你让他去一趟医院,保准原形毕露呀!”

杨青闻言,哈哈一笑,伸出了大拇指。

第二章财大气粗的老头

吃过早餐,杨青骑着花三百块淘来的二手电动车,迎着晨光,朝着NG市场而去。

一路上滨河路旁边郁郁葱葱的树林,还有不远处那波光淋漓的龙江水,赏心悦目。虽然已经是十一月份,但迎面而来的寒风,也不知道是因为修真的缘故,抑或是今天心情格外喜悦的缘故,没有冷意,反而让杨青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到了NG市场,已经是八点半。

市场九点钟开市,此时市场内很多摊主都已经开始摆摊了。

各种大小车堵得水泄不通,人声鼎沸中,各种的巨型花瓶,青铜摆件,古色古香不知真假的古董,字画,茶叶等等被人们从车上搬运下来。

杨青停好车上了锁,走进市场管理处,交了号牌,领了摊位牌。然后直奔市场内。

他的摊位在市场的北侧,临近北门的地方。

不大不小,一平米的区域。

杨青蹲下来,从背包里取出小马扎,方块帆布摆在地上。然后将背包里的各种壮阳药,蜈蚣,各种动物的鞭摆放整齐,随后,他才把昨夜炼制好的风湿膏,摆在了正中央,最显眼的位置。

最后,杨青又掏出昨天定制的展架,摆在了旁边。上面写着醒目的一行字:神级风湿膏,一贴去病,无效退款。下面写着风湿膏的超级活动价:3000元每瓶。

做完这些,杨青才悠闲的坐下来,点了一支烟,等待着顾客上门。

日头渐渐升高,市场内的客户也越来越多。

因为NG市场绝大多数都是卖各种古董,玉器还有玩的,少部分卖茶叶,烟草,茶具的。还有一部分是卖各种药材,生活日用,当然还有极少数人鬼鬼祟祟的兜售钢珠,弹弓还有刀具的。多所以来逛市场的大多数中老年人。不过,随着玩在龙城市场越来越火热,这里也不乏一些年轻人来淘宝购物。

杨青叼着烟,一边招揽着路过的客户,一边和隔壁的回收老酒的老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偶尔有老年人路过,走马观花的看一看杨青摊位上的东西,然后就走了。也有人停步看一眼,但看到展架上的售价后,就撇嘴离开了。

一上午的时间,杨青卖出去了两根人参,挣了二百来块钱。隔壁的老板没有开张,最后索性让杨青帮忙看摊,他则去了一旁和其他几个摊主斗地主去了。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杨青腹中饥肠辘辘,于是掏出手机准备点个外卖。

就在他低头搜索附近既便宜又好吃又量大的美食的时候,一个穿着中山装,带着黑框茶镜的老人停在了杨青面前。

和市场上那些脖子上挂着佛珠,手腕上带着手串,手里把玩着核桃的买家们相比,老人略显另类。他身上非常朴素简单,没有任何的装饰,给人一种非常简洁却不简单的感觉。

“老板,你这风湿膏真的假的?”

老人花白的头发很浓密,眉毛很粗。他单手扶着膝盖,吃力的蹲下身来后,拿起了摊上的小瓷瓶问道。

“三千块一瓶!”

杨青连忙收起手机,看着这个给人一种正派严肃感觉的老人。心里不禁嘀咕,应该不是暗访的医疗卫生机构的官员吧。

不过想了想后,也觉得可能性不大。这市场上卖药的又不是自己一家,而且自己卖的也不是假药。

老人闻言后,皱了皱眉,拿着小瓷瓶犹豫了一下后,放在了摊位上,准备起身。

“大爷!”

杨青见老人要走,连忙开口道:“我也不跟您说这是什么祖传秘方,那太假了。不过,我跟您说,这药的效果绝对没的说。要是没用,我全款退给您!”

“太贵了!”

老人摇摇头,吃力的扶着膝盖,想要站起来。

“贵不贵,看怎么说了!”

杨青笑着递了一支烟给大爷,见大爷摆手后,又自己点上。他认真的说道:“您想啊,这风湿和类风湿的病,是很难缠的,去医院也没法根治,到了阴天又开始犯病。一来二去,这就不是几千块的事儿。”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大爷,笑着说道:“但这药就不一样了,只要一瓶,就能治好。您想想,到底是花几万块,几十万去医院浪费值,还是三千块根治的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