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轮回丧尸 > 第2章 幸存下来的乘警首当其冲

第2章 幸存下来的乘警首当其冲

脆响,随后便看到自己的左手被拷上了手铐,而手铐的另一边,正拷在女孩手上。

“你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最近你们华夏国和我们…”乘警欲言又止,“我也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望理解,等一会儿确认了两位的身份,我们一定会给予赔偿并郑重道歉。这都是为了列车上乘客的安全。好了,现在就带我去看看你们所说的那个怪物吧。”

“你一个人去很危险。”林天逸现在心里其实很着急,自然也懒得去说些废话。

乘警考虑了几秒,终于拿起来对讲机,“来三个人支援我,其他人原地待命。”

“是。”

听到对讲机另一头的回应,林天逸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丝,“4个乘警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不愿多浪费时间,林天逸转身开始带路。其实他也不知道在几号车厢,但是按照剧情,顺着之前那名女乘务员的行走的方向,应该就是对的。

为了不影响到列车上其他的乘客,乘警用一件衣服将两人的手套住,导致两人的手总是不停的碰撞。

所以这一路,林天逸走的,面红耳赤…好几个瞬间差点忘了自己现在正在经历什么…反倒希望能一直这样走下去…

【好嫩的手,好舒服…】

而另一边女孩的脸上则一直挂着不悦,毕竟林天逸的长相只能算中等,和她这样的颜值在一起,实在是不配…

连续穿过几个车厢之后,林天逸终于看到了电影的男主角石宇。正如电影中一样,躺在座位上睡觉。不过当他靠近正打算仔细观察的时候,突然吓的往后退了两步,直接撞在了身后的女列车员胸…哦不,身上。

女列车员顿感娇羞,连忙退后数步。

“你怎么了?”乘警警惕的问道。

“哦,没事,脚下滑了一下。”林天逸打了个马虎眼,继续前行,但是余光完全落在了男主角身旁。

这个位置本来应该是男主角女儿的,列车启动没多久之后,女孩就出去找厕所去了。所以那个位置应该是空着的,但是此时这个位置上却坐着一个人。

这是一个看着有近40岁的男子,身材十分魁梧,但脸却张的十分凶煞,左眼处一道明显的伤疤更是渗人。林天逸只是和他对视了一眼,就险些吓到跌倒。不过随着情绪的平复,林天逸马上就意识到,这个人,应该就是自己的另一个队友。

【三个人了】

加快脚步继续前行,接下来的一路,都没有再发现同伴的线索。不过倒是很快遇到了一个眼熟的人物。

釜山行的男二号,于谦老师,啊不对,尚华。

很多人都说,尚华是整部釜山行中最成功的角色,他的耿直,善良,以及对老婆的温暖还有那霸气的男友力,成功的俘获了一批粉丝。

面对迎面走来的六人,之前联系的三名乘警刚刚也都赶到了。尚华一边让出一条道,一边疑惑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没什么。”乘警笑着回应,“只是例行检查而已。”

“阿西,张的都不错,干什么不好。”尚华鄙夷的看了一眼林天逸和女孩手上的外套。

林天逸无奈的耸了耸肩。也不多做解释,现在可没有时间给他去废话。也不知道被他们改变了剧情后的丧尸会不会乖乖在过道里呆着。

再往前走了没多久,就到了那群学生的车厢。

“终于到了啊。”

林天逸本能的深呼一口气,在记忆中,那个丧尸离这节车厢很近,甚至好像,就是在这节车厢后面。

“怎么不走了?”乘警看到林天逸停下脚步,警惕的问道。

“就在…”

“那是什么!”林天逸刚准备说话,身后的女乘务员突然惊呼起来,林天逸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心中燃起一阵强烈的不安。

就在他们的前方,那个女丧尸,正用自己的身体压着一名女乘务员。是的,另外一名女乘务员…

“快阻止她们!”林天逸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转身对着四名乘警催促道。

四人看到眼前怪异的场景,倒也开始认真起来。彼此给了一个眼神之后,便拿着警棍慢慢向前移动起来。

车厢中的人此时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两只丧尸身上,虽然此刻他们并不知道她们是丧尸。

“撕!”

“糟了!”

林天逸心道不好,作为感染源的女丧尸突然仰起头,四名乘警被吓的后退数步,而丧尸也没有选择乘警作为目标,而是迅速的咬向了身旁的一名男子。

这些并不清楚情况的乘客又怎么可能反应的过来,只一消功夫,便有两人被咬。

“跑!快跑!”

林天逸大喊一声,所有人方才如梦初醒。连忙向外奔去。

林天逸和身旁的女孩互换一个位置,转身就跑。但是当他们马上就要到达下一节车厢的时候。

只看到一名年轻的男子正在用力的关闭车厢门。

“不要!”林天逸用力握紧女孩的手,拼了命的向前冲去。

眼看只有两三米的距离,而那扇门缝的空隙也越来越小,越来越窄…

“砰!”

林天逸仓促间一跃而起试图阻止,身体却生生的撞在了车厢门上,一阵剧痛随即传遍全身。

再抬头望去,他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他被困住了…

第三章所以呢?

林天逸强压着疼痛,猛的起身,拼命拉着车厢门。

“可恶,锁住了。”

门对面的一个人影渐渐离去,却引起了林天逸的注意。

“队友?不对,卧底?”

“啊!”

林天逸正心想着,身后传来的惨叫声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刚刚回头,一张扭曲的脸正好贴了过来。这是那群学生中的一个,此时已经变成丧尸,灰黑的牙齿掺杂着血肉,毫不犹豫的朝着林天逸的喉咙咬去。

“完了。”林天逸心叫不好,这个距离太近了,自己一时间竟然连反应的能力都没有。只能瞪大了双眼,不甘的看着即将发生的事情。

“砰!”

一股寒冷刚刚触及到皮肤,突然一条修长的白腿踢在丧尸的脑袋上,丧尸擦着林天逸的脑袋撞向一旁。

修长的白腿悬在半空之中,林天逸下意识的往旁边看了看。

【黑色的…】

女孩一脸惊恐的娇喘着,也许是出于女人自卫的本能,总感觉有人在偷窥自己。侧头一看,正看到林天逸一边咽着口水,一边盯着自己的…恩…

“流氓!”女孩由惊转怒,一膝盖踢在林天逸的肚子上。

“啊。”林天逸惨叫一声,捂着肚子不由蜷缩起来。

女孩似乎还不解恨,本想再踹一脚,一只脑袋突然冒了出来。

又一只丧尸!

大敌当前,女孩也只能以大局为众,艰难的一脚将丧尸踹出去,连忙拉了几下手铐。

半蹲着的林天逸稍微缓解了一丝疼痛,看了看涌过来的丧尸,求生的本能也终于使得他再次站了起来,面对迎面而来的一只丧尸,全力一拳砸了上去。

起身后连忙观察起情况,此时车厢内的人几乎全部变成了丧尸,只剩下两三名学生,还有之前的乘警和女乘务员,正手握电棍或者棒球棒,艰难的支撑着。

“喂,现在怎么办?”一旁的女孩焦急的问道。

“对啊,想办法。”林天逸的大脑高速旋转着,“想想之前的剧情…对了!”

“大家都躲进厕所!”

林天逸大喊一声,身前的几名幸存者互相对视,马上认可了他的方案。

幸存下来的乘警首当其冲,将电棍抵住三只丧尸的脖子,大吼一声,拼命的向前推去。一旁的两名学生也有样学样,用棒球棍抵住丧尸脖子,艰难的将丧尸往后推。只要推到厕所前面就好了。

林天逸看到一旁有一根电棍,连忙捡起来,帮助三人砸下那些冒进的丧尸,尽力保护着三人的安全。女孩因为手铐的原因,不得不跟着林天逸的脚步,一点点的向前挪动着。

“快开门。”

经过了一番努力,幸存者们终于来到了厕所旁,面如死灰的女乘务员和拉拉队队长真熙听到林天逸的声音才愣愣反应过来,一人一边连忙打开了厕所门。

“你们先进去!”

乘警对林天逸喊道。此时林天逸也不客气,因为从大家的站位来说,乘警一旦松手,对面的丧尸就会如潮水般涌来,到时候大家都得死。于是点了点头,带着身旁的女孩先行躲进了厕所。

两人进了厕所之后,林天逸探出半个身子招呼道,“快进来。”

乘警咬着牙,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后退着,直到身体退到门旁,突然一个卸力,整个人猛的跳进厕所之中。脑袋正撞在铁皮之上,鲜血渐渐的流淌下来。

待到乘警整个身体进来,林天逸和女孩连忙将门关上,乘警也不顾及自己的伤势,迅猛的起身上去帮忙。

眼看厕所门即将关上。

“嘶!”

一个脑袋突然冲了进来,生生卡出了一条缝隙,而随着这个脑袋的出现,接二连三的丧尸将自己的手和脑袋伸了进来。四人的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女乘务员更是吓的一屁股坐倒在地,眼神之中,尽是绝望。

“糟了。”

随着围过来的丧尸越来越多,林天逸意识到这门是八成是关不上了,但是如果一直这样耗下去,最终大家都会耗尽体力,所有人都得死…

“怎么办…”林天逸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娇弱而又颤抖的声音。

因为手铐的原因,女孩为了配合林天逸关门,身体此刻是在他身后贴着他的,所以虽然她是在特别小声的自言自语,但林天逸依旧能听的非常清楚。

侧过头看了一眼女孩,此时女孩的眼神中也已经透露出了绝望和恐惧。

【怎么办…是啊,能怎么办,现在在做的,都不过是最后的挣扎了吧。这是一个死局啊。真不甘心,刚来到这个世界就要死么?虽然说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可是好不容易有机会回去,好不容易有机会去救妹妹,居然死的那么快,还要去那个所谓的无尽深潭,真的好不甘心啊。】

“喂。”

就在林天逸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旁的乘警突然喊了一声。

“怎么了?”

“看你们的表现,看来这个怪物应该不是你们华夏人带进来的吧。”

“我去你大爷,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怀疑我们?你是不是对我们华夏人有偏见啊?你们高丽的明星来我们华夏的时候可是一口一个亲爱的叫的比亲儿子都亲啊!”林天逸吃力的回应道,手臂上的压力越来越重。

“哈哈。”乘警突然爽朗的一笑,笑的林天逸反倒有些莫名其妙,“说起来,我女儿也想当明星呢。老师说她很适合跳舞呢。不知道等她长大了,你们华夏人是不是还是那么人傻钱多。要是只靠在国内的收入,不知道她能不能过上好的生活呢。”

“喂,你说什么呢,谁人傻…”

林天逸本打算怒斥一番,死之前骂几句也挺爽。但是嘴边的话,却随着乘警渐渐落寞的表情,咽了回去。

乘警的笑容终于淡去,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忧愁,一种不舍,还有他眼角的泪。

“喂。”

正当林天逸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乘警再次说话,“既然你们不是始作俑者,那你们作为这趟列车的乘客,我自然会保护你们的安全。”

乘警说完,嘴角再次扬起了一个微笑,只是这一次,显得有些凄凉。

“你想干什么…”林天逸的声音很小,像是询问,又不像是,其实,他心里已经猜到…

乘警没有回答他,而是慢慢的退后了几步。

“朋友,我对你们华夏并没有任何偏见,只是作为一名曾经的军人,我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

“啊!”

乘警怒吼一声,一个健步向着门缝处猛的撞去。

林天逸也不矫情,稍稍卸下一点力道,使得乘警的撞击可以有效的将几只丧尸撞出,等到乘警伴着几只丧尸滚落出去,所有的丧尸在猎物的吸引下蜂拥而至。林天逸则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连忙将门锁住。

门刚锁住,林天逸就感觉到手腕一震,回身一看,正是女孩坐倒在地,一口一口的喘着大气。林天逸长叹一口气,也顺着厕所门,无力的坐了下去。

整个厕所内陷入了一片沉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孩突然开口,“我们现在怎么办?”

林天逸摇了摇头,没有接话,其实刚刚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在想对策,但是现在的情况显然不容乐观,外面全部都是丧尸,虽然应该进不来,但是自己也出不去。而且车厢门是锁着的,就算有办法冲出去也很难离开这届车厢。

最好的方法自然是等队友来救,只是,他们会来么?现在的他们,应该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吧。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也许是为了调节氛围,林天逸随意的问道。

女孩先是看了他一眼,随即无奈的回应,也许是确实也没其他事可做了吧,“杨倩颖。你呢?”

“林天逸,对了,有一件事情其实我一直想问。”

“什么?”

“看你穿的那么干净,应该之前是在安全区的吧?”

“没错,我在北都,那里还没被感染。”

“那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我也不知道。”杨倩颖眼神迷离起来,我当时正开车往北走,突然发生一起爆炸,我只感觉眼前一黑,然后就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见到一个叫白夜的人?”

“是的。”

【看来并不是被丧尸咬才会来到这个世界啊。】

“手机在这里看来一点用都没有啊。”杨倩颖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这是在华夏时候留下的习惯了。

“手机?”林天逸侧脸看了一眼对方手中的手机,突然一拍脑袋,“对啊,我怎么那么蠢!”

说完,将视线转移到对面的女乘务员身上,乘务员的神色比之前缓和了不少,但整个人依旧蜷缩在一个角落之中,不知道如何面对发生的一切。

“你身上有对讲机吧?”林天逸问道。

“啊?”女乘务员先是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给我。”

“恩。”

“呃…”拿到手之后林天逸发现自己不会用,学习了一番之后,打开对讲机说道,“白夜在么白夜?呼叫白夜,如果你能听到,请回复。”

期待的望着对讲机,等了约莫一分钟,却没有任何回应。

“白夜,来自华夏的白夜如果听到请回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还是没有任何回复。

“九人小组的白夜,听到请回复。”

林天逸再次尝试,无奈的看了一眼杨倩颖。

“也许,他们身边没有乘务员吧。”杨倩颖有些落寞的说道。

“也许吧…”

林天逸失落的垂下了右手,有些无奈的长叹一口气…

“喂,我是白夜。”

就在两人放弃的时候,对讲机突然传来了声音。

林天逸身体一震,兴奋的拿起对讲机。

“喂,我们这里有两个人,在学生呆的那节车厢的洗手间里。你们那边应该有人知道吧?”

“所以呢?”对面的声音异常冰冷。

“所以…”林天逸突然不知道如何作答…

“我们没有足够的武器,去救你们的成本太高。而且你们似乎也不值得我们冒险。如果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