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爱上樱桃滋味 > 第1章 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

第1章 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

《爱上樱桃滋味》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楔子

某日影剧版刊出一则教人捧着脸盆拾眼珠子的大八卦,白纸铅字镶在影剧版头条,随内容附上一张放大的俊美脸孔。

那张令无数少女尖叫,淑女贵妇脸红的美颜,竟小鸟依人似地偎靠在与他同等高度的男子身上。

这令多少女子幻梦破碎,一颗纯洁的心灵蒙上哀愁。

怎么会这样,他居然是一位gayboy?

太……太……太教人心碎了。

“该死的兔崽子,他以为祭出这招,老子就会轻易放过他,做梦。”

长相温雅英挺的中年男子,捏皱了手中刚出炉的早报,两道浓眉竖直如两把倒勾枪,恶狠狠的瞪着报上粲笑如“花”的俊美男子。

名模特儿左天青在经过百般挣扎,终在今日对本报记者透露出他的真实性向,原来他早已心有所属。

在本报记者不眠不休地追问下,左天青含羞带怯地用深情眼眸注视他的经纪人安迪。

这一段同性恋情是否会让社会大众接受?而那些心存爱慕的拥护者又该如何自处?

真情无价。

真爱无悔。

这是当红模特儿左天青的爱情宣言,我们谨能献上祝福。

他就不相信扳不倒这个不长进的小畜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再顽强的狂傲分子都不敌自己而落败,岂容得了这个小小地头蛇遁逃?

哼!孙悟空翻来覆去十万八千里,一样难逃如来佛祖的五指山,况且他只是个自以为聪明的小混蛋。

“儿子呀儿子!老爸若不在年底让你嫁……娶个老婆进门,左氏医院就拱手让人。”

左自云奸笑地盯着报纸上儿子“娇羞”的笑容。

第一章

有人天生少一根筋,单纯得近乎一张白纸,几乎完全没有半点心机。

孟洁穿着一双纯白的低跟鞋子,一套纯白色的制服,头戴着稍嫌不正的船帽,看起来十分圣洁高贵,宛如战地里的南丁格尔。

但因为她有张和一身护士服差之天壤的冶艳面孔,让她像个风骚妖娆的情妇人选,而不是一位舍己救人的白衣天使。

偏偏她的服务热忱和专业态度都令人不得不竖起大拇指,称赞她是位难得的好护士,除了偶尔有点小糊涂。

由于外表的缘故,她常常被病人吃吃小豆腐,或在言语上加以调戏,甚至有人以为她人如外表而百般骚扰她,不时有下流的猥琐动作。

有些人还自视口袋内有几张钞票,便开口要包下她当二奶、三奶,她也只是含笑婉拒,丝毫不懂自己外表所引起的觊觎。

护士长看不惯她的粗线条,基于爱才的心态下,将她调往小儿科及妇产科,或是照护长期卧床而鲜有男性子孙探望的老人病房。

“洁……洁儿,等一……等一下。”

抚着胸口喘气,小她两届的余巧君从走廊另一边奔了过来,一手撑着墙壁朝她直睇。

孟洁的个性随和,不爱与人争,再加上天性迷糊傻气,所以不曾计较称谓上的问题,即使她已在左氏医院工作了六、七年,仍是任由后进者直呼其名。

“别急,慢慢呼吸,我又不会飞。”她轻吐呢喃细语,简直酥人心魂。

余巧君心中大叹老天的不公。“洁儿,我嫉妒你。”

“嫉妒?!”孟洁不解地撩撩额前的落发。

“是呀,你不仅人长得美又艳,连声音都媚得像叫床声,当护士太可惜了。”她真的嫉妒。

同样是女人,怎么会差别如此之大?看看人家是水蛇腰、丰胸、翘臀,加上一双美腿,眼波轻荡,不笑也媚。

反观自己,一瞧就是那种宜室宜家,食久乏味的小家碧玉型,很难引起别人的注意力。

尤其是和洁儿站在一起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自己就像陪衬的小绿叶,安安静静地被忽略在一旁,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弃犬。

“小君,怎么你说的话我都听不懂?我的声音本来就是这样。”她随手拉拉胸口的衣领。

四周传来一阵急促的抽气声。

“你真是……”余巧君都不知该怎么说,拉着孟洁走向偏僻的防火梯。“我有件事要拜托你。”

“什么事这么神秘?”

余巧君别别扭扭地扯着身上的护士服。

“呃,洁儿,你有看到今天中廊贴的那张布告吧?”

“今天?中廊?”她美丽的眸中布满困惑。“你是说很多女人挤在一堆围观的那张红纸吗?”

挤?是趋之若鹜才是。余巧君没好气的睨她一眼,“是啦!就是那个为白马王子招亲的告示。”

“招亲?!”孟洁突地睁大眼睛。

“别告诉我你没看。”瞧洁儿那表情,八成是不知道。

孟洁很紧张的拉着她的手,“是不是医院要借给电影公司拍戏,还是又要举办活动?”

“嗄?!”余巧君怔了下,她想太远了吧!

“哎呀!怎么办?我最讨厌一堆人在我身边绕来绕去,游说我当主角了。”

不是孟洁自大,而是确有其事。

上回医院的花园借给一个电影公司取景,一不小心把推着病人出来晒太阳的她顺拍入底片中,隔天就有所谓的制片、导演捧着合约书前来,一再怂恿她签约,口沫横飞地说了一大票似是而非的歪理,把她烦得几乎要发疯,最后她索性请了两个礼拜的假去避难,并拜托同事向电影公司的人佯称她已离职才作罢。

孟洁实在怕死了被纠缠不休,她从十五、六岁开始发育后,这类的困扰不曾停歇过,她就是不懂旁人为何老是用异样的眼光瞧她。

“洁儿,洁儿,你不要走来走去,不是你想的那回事。”余巧君真是嫉妒她的好运,但也同情上帝少给了她一根筋。

别人巴不得穿金戴银在镜头前搔首弄姿,好一步登天当个人人称羡的天之娇女,而洁儿……唉,不提也罢。

人比人,气死人。

“我没有走来走去,我只是在踱步。”孟洁慌得来回踅步。

是喔,踱步,余巧君翻翻白眼,“是咱们院长要为他的儿子选老婆,麻烦你不要庸人自扰。”洁儿实在偶尔也要张大眼睛看清楚身边发生什么事,她在心里轻叹。

“真的?”

“真的。”

孟洁放下心头大石,露出平常却媚人的浅笑。“吓死我了,原来是院长要娶媳妇。”

“不是院长要娶媳妇,而选媳妇。”她笑起来真他妈的媚,余巧君羡慕得想哭。

“一样啦,和我没关系就好。”孟洁放心地拍拍胸口。

可是不晓得要不要包红包?快月底了,她的荷包早已所剩无几捉襟见肘,包太少会不会失礼?

“你……”对她的反应余巧君真是哭笑不得。“院长今夜要在自宅宴客,所有年满二十到三十以下的未婚女员工都得盛装参加。”

“不……不会吧?”那病人怎么办?孟洁微蹙眉。

“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看你那有没有适合的礼服可以借我。”余巧君一副含羞带怯的小女人模样。

灰姑娘的故事虽是童话,但仙杜拉一夕之间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境遇,仍是每个女人的梦想,谁会想错过荣升“王妃”的殊荣?

何况院长在告示上明白表示,只要能引诱他儿子上床,奖金三百万,因而受孕者则赏一千万,并保证拥有一个媲美王室般的盛大婚礼。

除去奖金不提,光是院长儿子俊美的容貌和忧郁的深情眼眸,想倒贴的大有人在。

因此这次和姿色好坏无关,只要卯足劲成功的勾引左家大少,就算难登大雅的容颜亦无妨,否则好歹可以亲近、亲近那俊雅无俦的美男子。

即使传闻中的他是男同性恋,仍止不住她们这些女人沸腾的心。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小君,我的礼服你穿得下吗?”她没有嘲笑含意,实在两人的身高……

刚回神的余巧君一瞧见孟洁为难的比比自身,立刻沮丧地低下头,人家是三十四d,她是三十二b,光是胸围就撑不起来,更别提身高接近十来公分的差距。

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她吁了口气,“唉!时不予我,你当我没开口。”

孟洁看看腕上的表。“小君,我该去巡房送药了,你……”

“不要管我,让我自生自灭好了。”余巧君无力的摆摆手,自叹少了灰姑娘的神仙教母。

善良的孟洁不忍见她无精打彩的模样,不过是一个宴会嘛!穿什么还不都是一样。

“我表姊的体型和你差不多,我打通电话问她一声,你再过去拿好了。”

余巧君黯淡的眸子一亮,“你表姊是做什么的?”

“她在报社工作,姓花名艳子,因为工作上的需要,她衣橱内有好几套漂亮的礼服。”当然大多数是慷慨的表姊夫送的。孟洁在心中补了句。

“哇!真好。”终于不致丢脸,但……余巧君迟疑地望着孟洁,“你去不去?”

孟洁摇摇头。“不行,今晚癌症病房有个老先生可能撑不过,我答应要陪他走最后一程。”

“太棒……呃,太可惜了,以你的条件一定可以掳获左医师的心。”余巧君有些庆幸地说着反话。

“左医师?!”她记得院里只有一位左院长呀!

“就是院长的儿子,今晚宴会招亲的主角。”余巧君喜孜孜地解释。

“他是我们医院的医师?”孟洁不解的蹙起眉,有这号人物吗?

余巧君知道她又犯糊涂了。“左医师是兼职医师,只有重大手术才会在医院的手术室出现。”

“噢,是这样呀!难怪我没见过他,因为我不是开刀房的护士嘛。”她一脸领悟地绽开笑容。

杀了她吧!洁儿真……天真。余巧君翻翻白眼,“你见过他,而且不只一次。”

那么俊帅挺拔的优越男子,她竟能再三的忽视遗忘,真教人佩服上帝的巧思,人是不可能完美的。

“是吗?”孟洁心不在焉地偷瞄一下表。

“洁儿,病人为重,我不耽误你了……”她没那么迟钝。

孟洁心中牵挂着病人,一听到余巧君的话,自然转身走回长廊,因她惦念着癌症病房老先生的家人,是否又为了遗产之事吵闹不休。

人都将死,到底为何而争,真令她想不透。

一只手高举的余巧君为之失笑,收回“待会见”三个字,洁儿的这种迷糊状又不是头一回见,她实在单纯得毫无心机。

“算了,还是早点回去装扮装扮,说不定还能雀屏中选当上下一任院长的夫人!”她忍不住飞扬的心,嘴角含笑地编织着美丽的远景,仿佛所有的美好都已握在手中。

☆☆☆

“要命,我就知道老狐狸耍阴,一肚子坏诡计等着把我推入火坑。”

一旁长相温和,戴着金边眼镜的尔雅男子噗哧一笑,难掩嘴角上扬的弧度,放肆的发出刺耳的笑声。

这对父子真是可爱透顶,一个拼命要抗婚,一个使劲要扭转儿子的性向,镇日像八年抗战般玩起谍对谍的游戏,这边算计来,那边买油准备开溜,而他这个无辜受害人竟莫名其妙成了危情第三者。

好在他的女友是从高中时代即交往至今,不致怀疑他的“性”趣,不然经报纸如此大肆渲染,他这辈子想讨个老婆可就难了,因为就算人家不当他是双性恋,也会自作聪明地替他冠上莫须有的罪名,譬如娶妻以掩饰见不得人的隐疾。

“笑笑笑,看好朋友万劫不复、痛苦不堪,你觉得很乐是不是?”什么朋友嘛!就会落井下石。

左天青瞪视没义气的好友,自顾自的生着闷气,现在的他是孤军奋战,力挽狂澜,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

“哎呀!我的小甜心,我是在苦中作乐,其实我在哭,你瞧我眼角都湿了。”男子指指自己眼尾的湿意。

“哼!好大的一颗泪珠,我信你才有鬼,嘲笑我很愉快吧!”敢笑出泪,太久没量他的脚底印了,欠踢,左天青的双脚正蠢蠢欲动。

“我怎么会嘲笑你呢?咱们是坐同条船的难民,禁不起一丝风浪。”

难民?左天青嗤了一声,“不要以为我听不出你话中的奚落,反正我会拖着你一直下地狱,咱们生死永相随。”

这……多暧昧的话语,他就是这样被搅进浑水中。

安迪本名徐文迪,大学时主修财务金融学系,原本等退伍后要自组一家金融公司,谁知阴错阳差之下,竟成了左天青的经纪人兼保母。

到现在为止,徐文迪还搞不清楚当初是怎么误信贼言上了贼船,如今想脱身是难上加难,而且竟还成为他传奇故事的“男主角”。

“小青青,做人何必太小气,瞧瞧你那三位姊姊多豪气。”徐文迪故意戳其痛脚。

“恶心,不要叫我小青青。”嗟!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左天青摩擦着自己的手臂。

“比起阁下的肉麻程度,小的只学到皮毛,尤其是你吹干指甲油的娇态更是媚得无人可比。”呕!徐文迪警告自己别想起那画面,不然又要反胃。

“少闹我。”

坐立难安的左天青皱着一张俊脸,想找办法要逃出生天,他没想到老爸不要脸到如此地步,竟利用老丈人的身分,“情商”他那当大哥的姊夫义务赞助。

趁他在台上走秀时,直接闯进发表会掳走他,顺便带走意图弃他而逃的“爱人”安迪,然后大方地走人,留下一室错愕的宾客。

尤其是石虎那张酷脸,不管他怎么娇嗔戏弄都不为所动,活脱脱是座冷冰冰的雕像,半点怜香惜玉之情都无,更别提放他一马了。

倒是他的手下个个防备地坐得老远,生怕染上什么不干不净的病菌。

一群笨蛋,同性恋又不会传染。

“小青青,温柔些,你愈来愈不像女人喽!”徐文迪做作地抚摸他的下颚。

左天青一个反手扣住他的咽喉。“我现在没心情演戏,要命就少惹我。”

“作茧自缚怨不得人。”徐文迪拨开颈上的桎梏。“我看你举白旗投降吧。”

“绝不,我要为自由奋战到底。”他慷慨激昂的说道。

“好志气,小弟,大姊我等着看你粉身碎骨。”出现在门口的左天虹耻笑地为他的大话鼓掌致意。

左天青微微一晒。“大姊,律师楼倒了吗?还是大姊夫另结新欢?”

“天青弟弟,你最近是不是踩了狗屎,要不要大姊替你去去味呀?”左天虹笑得十分和善可亲。

“我……我……嘿嘿!大姊是观世音菩萨转世,原谅小弟忘了刷牙口太臭,姊夫对你的爱如天高海深,用之不尽,取之不竭,比狗还忠诚。”

“哟!真是不得了,你拐着弯骂大姊是母狗,小么弟,我看你是在劫难逃喽。”左天绿顺口推他入死穴。

她是跟在大姊身后上来的,为了就是看笑话。

“三……三姊,你不要害我,近期我可没开罪你,好心点放我一马。”当老么真可怜,他心头淌血呀!

其实三个姊姊都矮左天青十来公分,可是不知为何,他打小被她们欺压到大,至今仍不敢反抗,只要她们一个眼神或轻哼,他便不由自主地矮了一截,气弱不已。

及长,工作场合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