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库 > 动物聊天群 > 第2章 吴墨打算找朋友打听

第2章 吴墨打算找朋友打听

来,跟对方握了握手。

“谢谢你救了这只流浪猫,我最近一直给它们喂食,所以跟它们感情很深,要是它们出了事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刘雪这个女人没有很多女人的矜持和娇柔,她话很直接,也很干脆,到底是外面混的女强人啊,就是不一样。

正文第三章奇葩的面试题

“这猫是你养的啊,赔钱!”

就在两个人聊天的时候,从巷子里走过来一个留着黄头发,穿着人字拖,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挺着个将军肚的胖子,一边吸着烟,一边吼道。

“刚刚就是你踢了它吧?”刘雪淡淡问道。

“就是老子怎么了?老子扔了一块鸡翅被它吃了!”大金链子盯着刘雪道,眼睛里露出了色眯眯的神色。

“你扔了还不准它吃?”

“就是不准怎么了吧?赔钱赔钱。要是不赔钱,老子今天把那些野猫全都给弄死!”大金链子嘿嘿笑道:“不然你陪陪哥哥我也行。”

吴墨实在听不下去了,正打算开腔,就忽然间身旁的刘雪突然飞起一脚,直接踢中了大金链子两腿交叉丹田之下的那个位置。

大金链子捂着那个地方蹲了下去,嘴里还哼哼唧唧叫着。

看到大金链子那惨样,吴墨都顿时感觉到胯下一疼,这女人还真是稳准狠啊。

“行了,把猫给我吧,我会妥善安排它们的,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有事儿,赶紧去吧,别耽搁了。”

流血拍了拍手,然后就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一样冲吴墨笑了笑。

“那就有劳了。”

本来吴墨还有担心这女人,可是看到刚刚那一幕,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别人不招惹她就好了,谁能欺负她啊。

将流浪猫交给了刘雪之后,吴墨就赶紧跑到了公交站台,把身上的土拍了一下,冲上了前往海河电视台的公交车。

……

“唉,不知道海河电视台这一回又要闹什么幺蛾子了,他们那个面试题简直能把人给噎死。”

“你参加过?”

“对啊,我这是来第三次了,前两次招聘我也来过了,你知道吗,他们问的那问题,让你根本无从着手,网上都查不到的新闻,非要让你出详情。”

“国内的应该没问题吧?”

“不不不,不光是国内的,全世界各地的都有,有些国家你连名字都没听过,就更别新闻了,有时候我都怀疑那些问题是不是他们故意弄出来整人的。”

吴墨刚刚踏入海河电视台的大门,就看到几个跟他穿着打扮差不多的年轻人一边一边往楼上走。

他早知道这海河电视台的面试题奇葩,没想到这么严重啊,实在的,对于一个刚刚毕业,也就实习了不到三个月的人来,知道的实在太少,他还真有不自信了。

不过既然来了,他就不可能夹着尾巴逃跑,无论如何都得先试试嘛,听那位都来了三次了也没气馁,自己才是第一次,就更没必要气馁了。

而且成为一名为大众服务的新闻记者,一直都是吴墨的梦想,虽然最近这几年,记者的名声可不怎么好,有一些人捏造新闻来提升名气,简直把这个行业都快搞臭了。

放在以前,无冕之王可是很受老百姓尊敬的,毕竟有许多事儿,只有他们能曝出来,敢曝出来。

现在的很多记者,已经不是记者了,那简直就是段子和作家,通过道听途的一资料就敢写新闻,而且还编的好像自己亲眼见过一样。

可即便如此,不能因为几颗老鼠屎就不干这一行了,如果没有了记者,很多事情老百姓将无从知晓。

海河电视台办公大楼一共有十八层,新闻部的记者面试地就在十二楼。

人很多。

或许是明星电视台的缘故吧,吴墨大概扫了一眼,最少也有七八十个人,而这一次招聘的人数,却只有三个。

幸好记者这一行跟主持人、演员不一样,不太在意长相,只要你五官端正,不是太丑就行了。

吴墨就是属于那种普普通通的人,放在人堆里没有任何特。如果非要特的话,那就是他的目光非常纯净,他的这双眼睛,在如今的都市里已经很少见了。

那是一双没有被污染的眼睛。

其实这一从他的网名就可以看出来了,这家伙经常被同事成是中二病,这年头谁还在乎什么正义邪恶啊,只要能赚钱,法律的空子也要钻。

“好了,都进来吧,从现在起,董,再来的人就不要让他们进来了,作为一名记者,连时间的宝贵性都不懂,还怎么做好记者这个职业?”

大概九的时候,人数增加到了一百多个人,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对众人了一声,然后又吩咐了一下自己的助手。

吴墨很庆幸自己来得早,不然估计就要跟这份工作擦肩而过了。

与其是办公室,不如是会议室,一百个人坐在那里也完全不拥挤,负责面试的人直接打开了墙壁上的液晶屏,上面有三道题。

“这就是今天的面试题,我不管你们通过什么手段,找到答案,最先完成的人就被录取了。另外,限时一个星期,如果一个星期都无法完成,你们就都不要来了。”

这也叫面试?

面试难道不是面试官面对面提问的吗?

算了,不过这样子也好,免去了许多麻烦。

吴墨一开始是这么想的,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可是当他们看到液晶屏上的三个面试题的时候,就直接傻眼了。

“第一道题,1997年4月6日,美国蒙大拿州波兹曼发生一起枪杀案,请详述这起枪杀案的整个过程,越详细越好,不用写自己的感想,如实写出过程就行。”

“第二道题,00年月15日,中国陕州富城发生一起儿童失踪案,如今已经过去十四年,孩子当是走失的时候只有三岁,至今生死不明,下落不明,孩子的父母希望我们电视台可以帮忙找到他们的孩子,这道题的要求是给出线索,一条线索就足够了,只要真实,就算答对了。”

“第三道题,今天早上八钟左右,海河卫视频道经理在什么地方干了什么事儿?”

之所以傻眼,是因为这三道题都有太奇葩了。

那第一道题,如果不是对美国十分了解,特别关注美国新闻的人,根本不可能答出来。

当然,这在三道题里面算是最简单的了。

第二道题就更难了,十四年了,警方和孩子的父母都没有找人任何线索,要让在场的记者找出线索,这实在太难为人了,幸好只是一条线索就足够了,要是让直接找到孩子,那干脆就不要参加面试了,直接回家更好。

不过真正困难的还是第三道题,海河卫视频道的经理是三天前才更换的,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甚至没有人知道他是男是女,更不可能有人知道他早上八左右干了什么事儿了。

当然,作为一名记者,还是可以慢慢去调查的。

电视台也很人性化,给了一星期的时间。

不过即便如此,一星期之内要把这三道题答出来,那也是非常困难的。

得到面试题之后,就有人开始利用网络搜索了,也有人通过朋友去打听。

“糟了,网上虽然有美国这个案子的一些资料,可是具体过程根本就没有,这怎么找啊?”

借助网络搜索的人,很快就发现了这个无奈的问题。

其实这个早就应该想到了,如果搜索一下就能找到的答案,电视台根本不可能会出的。

吴墨打算找朋友打听。

那个面试官笑了笑道:“这三道题,第一道考的是你们翻阅资料的能力,我可以告诉你们,这道题虽然网上搜索不到,但是在书上是可以找到的,第二道题考的是你们捕捉信息的能力,其实这个孩子的一些信息警方已经得到了,只是暂时还无法汇总,所以这些信息是凌乱的,没多大用处,你们可以尝试从他们那里得到答案,至于第三道题,这是一道综合能力考核,我就不多了,看你们的本事了。”

完话,面试官看了看表,然后就离开了。

他的助手则让来的人都签了到,然后就放大家回家了。

正文第四章作弊?

吴墨从会议室出来,正好撞见了一个人。

海河卫视《趣闻三人行》的节目主持人张毅行。

《趣闻三人行》这个新闻节目比较有意思,基本上是一周一次,汇集世界各地的有趣新闻进行讨论,参加的除了主持人之外,还会有另外两个嘉宾,而这两个嘉宾也都是绝对的名人,因此收视率是非常火爆的。

张毅行也因此成为了海河卫视新闻类主持人中的扛鼎者,距离第一还差,不过绝对算是风云人物之一了。

一般来,只有综艺节目的主持人粉丝比较多,也比较广,可海河卫视的节目不一样,虽然都是新闻类节目,可是节目主持人的粉丝却并不少。

尤其是像张毅行这样年仅三十多,长得帅气成熟的男人,女性粉丝简直比某些电影明星还要疯狂。

不过吴墨不太喜欢这个人,因为这人跟自己的老上司,也就是网浪传媒的那个灭绝师太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当然了,这种关系也不关他的事儿,问题在于他只是又一次不心撞见了,可他也没告诉谁啊,然后就被这个张毅行给恨上了,联合那个灭绝师太对他进行打压,真得让他非常不爽。

后来吴墨不爽了,干脆就把这件事儿捅到了网上,他又不是龟孙子,被人欺负了还不敢反抗。

结果那段时间,张毅行被海河卫视雪藏了一个月,听还受到了处分,不过并未伤筋动骨。

而他吴墨却差被那个灭绝师太送上了鬼门关,最后只能辞职了。

其实这都是事儿,关键还是吴墨被张毅行的粉丝给盯上了,网上各种言语攻击就没停过,电话骚扰更是不断。

甚至就连他在网浪传媒的个人资料也被放到了网上,还有人美其名曰“人肉”出来的。

幸好他那个资料没有家里头的电话,否则估计父母也要被连累了。

在这场对决之中,吴墨清楚意识到了自己力量的弱,这力量当然不是玄幻之中的那种力量,而是社会影响力,是社会地位,是粉丝力量!

如果自己有足够强大的人脉和粉丝力量,有足够厉害的社会影响力跟社会地位,这些人根本就不敢如此对待他,因为欺软怕硬,一直都是这些人的特长。

这也是为什么吴墨下定决心来海河卫视的原因了。

网络和纸媒方面,网浪传媒固然非常强大,可是电视这一块,海河卫视比网浪可厉害多了,而且海河卫视目前也正在创建自己的网络新闻媒体,再加上又是国营企业,只要肯投入,有出色的人才,超越甚至打垮网浪,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哎呦,这不是吴墨吗,怎么,昨天晚上睡好觉了?”

吴墨看到了张毅行,张毅行也看到了吴墨,他笑眯眯地走过来问道。

“托您的福,睡得还不错。”

为了避免被骚扰,吴墨将自己的手机号码换了,而且放弃了那个已经用了七八年的qq,重新申请了一个,这才好了很多。

毕竟网民也是一阵风的热潮,那个事儿过去了很长时间了,他们也懒得继续调戏这个可怜虫了。

“哈哈哈,不错就好,你是来应聘记者的?”张毅行看了看吴墨手中的资料,笑着问道。

“没错,是新闻频道的记者。”吴墨头道。

“那个,不是哥瞧不起你啊,就你那工作能力,连网浪都待不下去,还怎么在海河卫视混呢?要不哥给你介绍个工作,虽然公司是了,但混日子还是行的。”张毅行笑着道。

吴墨看了张毅行一眼,只是淡淡笑了笑道:“不必了,过不了多久,咱们就会成为同事的。”

完话,他就离开了。

“张哥,要不要我让人直接把这子给刷下去?”

看着吴墨离开之后,张毅行身旁一人低眉顺眼地笑着道。

“不用,他过不了关的,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经验太差。”

张毅行很是不屑地摇了摇头道:“更何况你别忘了,这一次出题的可是新来的女阎王,我估计啊,这一次是招聘三个人,可能最后连一个都过不了关。”

想到那个刚刚成为海河卫视频道经理的女阎王,张毅行身旁的那个人脸上顿时露出了恐惧之色。

与此同时,在海河电视台台长办公室里,一个人正拿着那面试题十分不满地着话。

“台长,这也太胡闹了吧,这三道题,别是那些人了,就算是咱们卫视频道的老人儿,估计也没几个能做出来的,咱们这是要招聘人才,不是吓唬人啊。”

海河电视台一共有三个频道,分别是卫视新闻频道、综艺娱乐频道和影视频道。

分工很明确,一个主打新闻节目,一个主打综艺娱乐,一个主打影视剧,目前来都是比较强的,不过卫视新闻频道的影响力更为广泛,也更大,盈利也更多,甚至已经成为了海河电视台的招牌菜。

这个频道弄好了,其余两个频道也会跟着沾光,如果弄不好,那就是一损俱损了,因此话的这位副台长其实也是为了电视台好。

“老刘啊,你就让她试试吧,新官上任三把火,不定还真能发现什么杰出人才呢。”

海河电视台台长贺前进笑着道。

“台长,你知道大家都叫她什么吗?女阎王啊!这才来了几天时间啊,卫视新闻频道已经是人人自危了。”刘副台长叹了口气道。

“严厉一也好,毕竟咱们卫视新闻频道还要开拓网络战场,没有这样的人,很多事儿是办不好的。刚退下去的老肖是比较仁慈,人缘也好,可问题是他那样的人,始终也没能把卫视新闻频道的收视率提升到更高程度,只能算是维持而已。”

贺前进很是兴奋地道:“我们要做到吊打央视,踩死网浪,这才算是真正的成功啊。”

“台长,我看您呢,也被她给洗脑了,央视是那么容易吊打的吗?网浪也不好惹啊。”刘副台长苦笑道。

“人不能没追求啊,我也快退休了,想在退休之前让海河电视台更上一层楼,你就原谅一下我的任性吧。”贺前进笑道。

“唉,算了算了,我不跟你争了,希望一个星期之后,这三道题可以有人答出来吧。”刘副台长无奈苦笑了一声,终于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咔!”

台长办公室的门忽然间被推开了,一个人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台长!台长!”

“什么事儿这么慌慌张张的,你也跟了好些年了,平日里也没这么毛躁啊。”贺前进看着自己的秘书,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皱了皱眉道。

“对不起台长,主要是这个事儿太惊人了。”

“惊人?是央视又出了新节目?还是网浪又出幺蛾子了?又或者是中东那边又发生什么事儿了?”刘副台长也有些不太高兴,在电视台工作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这么慌张让他有些不满。

“卫视新闻频道的三道面试题被人答出来了!”

那个中年人深吸了一口气道。

“什么!”

贺前进跟刘副台长都猛地站了起来,两个人的眼睛顿时都瞪大了,那三道题难度有多高,他们都是知道的,一个星期时间有人能答出来就不错了,现在不过才十多分钟吧,居然就有人知道答案了?

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第一个念头就是“作弊”,因为除了作弊之外,实在想不出来还有别的可能性。

正文第五章无所不知的动物